小說 達人專欄

NEW【受刑人】4.父親(6)-清白無辜

暮羽 | 2021-08-13 19:00:04 | 巴幣 58 | 人氣 81

連載中(NEW)小說
資料夾簡介
一起殺人案件,兩個家庭的破碎。 多少人因而受到了牽連,而與這起案子相關的人又各自隱藏了什麼秘密? 誰是被害人?誰又是加害人?

※本作經鏡文學授權刊載
作品最新進度請至鏡文學觀看


  外頭的天色逐漸昏暗,未開燈的客廳緩緩落入靜謐的黑暗中,一陣強風從門縫溜進來,將放在桌上的日記本用力吹開。

  本來癱在沙發上發起呆來的廖振和趕緊伸手欲將打開的日記本闔上,未料被風吹開的那一頁卻讓他當場怔住。

   
     我好想死。


  他慢慢地,猶如進行一場莊嚴的儀式,用手輕柔地將廖筠萱的日記本闔上,深怕強風又將日記本吹開來,趕緊拿起一旁的電視遙控器壓在日記本上。

  抬頭看向時鐘,不知不覺竟已經六點多了,自他將廖俊哲及廖辰安叫回房間後,已經忘記自己獨自待在這空蕩的客廳有多長的時間。

  他微微嘆了一口氣,用手揉了揉痠疼的雙眼,這才發現眼角不知何時已被泛出的淚水沾濕,意識到那排山倒海的悲傷正緩緩侵蝕著自己。

  狼狽地用手背擦拭滑下的淚水,不想被悲傷擊垮的他匆匆拿起桌上的遙控器將電視打開,欲轉移注意力,未料當黑色的銀幕化成顏色鮮明的畫面後,竟剛好停在晚間新聞的頻道。

  新聞節目下方的跑馬燈,斗大的字寫著『楊方杰殺女友一案,董事長夫人:他不會殺人』

  距離一審開庭已經有兩個多禮拜的時間了,直至最近才有兇手的親屬公開露面,但其出現在記者媒體前的一番發言卻引起軒然大波。

  兇手楊方杰的母親,同時也是格裕集團董事長夫人-江甯,在婚前便是活耀於鎂光燈前的名媛,時常出入時尚圈,與演藝圈的眾多藝人也傳過不少誹聞,她的有名程度就連鮮少注意八卦新聞的廖振和也略聽聞過,但自從她在二十幾年前嫁給楊士賢後,就漸漸減少出現在媒體面前,成了貴婦的她似乎非常稱職地擔任起母職角色,在家裡相夫教子。

  然而即使曾經是在時尚圈叱吒風雲的名媛,過著尊貴生活的貴婦,仍是因對兒子的溺愛蒙蔽了雙眼,看不清真相。


  『我至始至終都相信我的兒子是清白的,我也尊重法官的判決。』


  未施胭脂的蒼白面容,似乎想向眾人展現自己的委屈及可憐。


  『我相信他,他絕不是因為一時的憤怒就任意將女友殺害的殺人兇手,自小我和丈夫就很重視他的人格教育,他絕不會隨意做出這種殘忍的事情。』


  廖振和不知不覺緊握住自己的雙手,手勁大的幾近要將手掌心刺出一道血痕,人生活了大半輩子,他從未有如現下這般的憤怒激動。


  『我相信法官最後會還給他一個清白。』

  『請問楊士賢董事長也跟妳是一樣的意思嗎?』

  『董事長夫人有想過被害者家屬的感受嗎?他們……』


  江甯說完最後一句話後便不再有任何發言,僅是被一個個身穿黑衣的保鑣圍在中間,護送她步進轎車裡,任由媒體在她後方追趕提問。

  後來,廖振和也聽不見主播的總結以及下則的新聞內容,他的腦裡不斷浮現的都是剛剛江甯在攝影機前那令人反感的辯解。

  
  『我至始至終都相信我的兒子是清白的。』


  那我的女兒呢?我的筠萱何等不是清白無辜的?在還是花樣年華的年紀葬送的不是她的兒子,而是我的女兒啊!

  廖振和的喘息聲逐漸變大,在空無一人的客廳裡,無處宣洩的情緒在腦海裡嘶吼,毫無對焦的雙眼死死瞪著前方的電視。

  然後,他的耳朵彷彿聽見二十幾年前,在產房裡傳來的響亮哭聲,那是他的人生中聽過最美妙,甚至全身上下都因感動而微微顫抖的樂聲。

  「這女孩哭的這麼響亮,未來一定會是個健康的好寶寶。」

  他在褲子上擦抹因緊張出汗的手掌,顫顫伸出因做工而長年操勞的手臂,小心翼翼捧起那個小生命。

  小心捧著剛出世的女兒,深怕一個不小心就會弄痛她,當時的自己連一口大氣都不敢喘,一連憋了好幾分鐘的氣。

  然後那紅通通的小臉漸漸停止哭泣,露出一抹比晴揚還耀眼的笑容緩緩睡去,他怔怔地望著襁褓中的女兒,感受這微小的生命唐突撞入自己的人生中,卻將他往後的人生渲染的繽紛鮮明。

  他也理所當然地想為女兒鋪上平穩而絢麗的人生道路。

  「爸爸,我現在大學了,可以半工半讀,哥哥也出社會工作了,你就不用這麼辛苦一個人兼這麼多差了。」

  廖筠萱在大一剛開學時便這樣告訴自己。

  他們家的三個孩子總是體貼他和妻子的操勞工作,長子廖俊哲在出社會後每個月便會固定寄錢回來貼補家用,老么廖辰安雖然年紀還小,衝動火爆的個性雖讓他們兩老增添不少擔心,但成績一向在班上名列前茅的他向他們說過以後會考上好大學,找到好工作賺錢養家。

  而女兒廖筠萱也不例外,雖然學業上總是有那麼些差強人意,但自從上大學後幾乎就不向他們兩拿生活費,而是獨自在異地認真讀書打工維持生計開銷。

  他曾經很自責,自責自己沒給女兒一個無後顧之憂的人生。

  但現在的他,更憎恨自己沒有在女兒青春的暴風歲月裡,及時接住被這世界狠狠拋下的她。

  那是廖振和第一次沒有接住獨自墜落的她。

  多年後,他還是來不及抓住被人推下萬丈深淵的女兒。

  那是他第二次,來不及拯救墜下的女兒。

  而這也是最後一次了。

  「筠萱……爸爸對不起妳……對不起……」

  他獨自一人坐在陷入一片黑暗的客廳中,仍開啟的電視正不停跳轉各種鮮明色彩的畫面,高亢吵雜的音效聲劃破這落入死寂的空間。

  「我什麼都沒發現……還讓妳受了這麼大的委屈……對不起……」

  忽然,他感受到臉上有一股濕熱靜靜滑過自己的臉龐,掉落在褲檔上的淚沾濕布料迅速向外暈染擴散,原本占據一小範圍的水漬緩緩蔓延到四周,與另外一端的淚水相連,最終染濕整片布料。

  那是沉重且窒息的哀痛,在漆黑的客廳裡,壓抑在刺耳的電視機聲效下,無聲的控訴及哀悼。



現在發現在小屋更新爸爸篇章時剛好是八月父親節的這個月分,本來就是很難過的篇章了,如今又剛好更新在父親節的月份TT
爸爸不哭不哭,快要到下個篇章了,下篇就不是你了(咦?

創作回應

緣~/銨銨
第二個父親節~@@
2021-08-14 18:30:32
暮羽
TT
2021-08-15 23:47:24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