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NEW【受刑人】8.受刑人(15)-不會來的

暮羽 | 2022-01-28 18:23:01 | 巴幣 148 | 人氣 88

連載中(NEW)小說
資料夾簡介
一起殺人案件,兩個家庭的破碎。 多少人因而受到了牽連,而與這起案子相關的人又各自隱藏了什麼秘密? 誰是被害人?誰又是加害人?

※本作經鏡文學授權刊載
作品最新進度請至鏡文學觀看

  「喲,小哥!不一樣了喔!」

  後背被人用力一擊,痛得他不禁哀嚎一聲。

  「下次可以別打這麼用力嗎?打得我都剩半條命了。」

  「你真的很不一樣了,嚇死阿伯我了。」

  楊方杰撫著疼痛的後背,轉身面向笑到嘴角都快裂開的老伯問:「哪裡不一樣了?」

  「變開朗了。」老伯搔著下頷的鬍鬚說:「以前你說話都語中帶刺,每一句話都酸溜溜的,阿伯我每次找你說話就像熱臉貼冷屁股一樣。」

  「你真的很吵。」他苦笑著搖頭,接著轉身繼續清掃地上的垃圾。

  「我看到報紙報導了,你刑期減輕了,為何二審時突然出現那個證據?」

  他未應答,而是轉往他處進行清掃。

  「你個性還是一樣機機歪歪的。」

  老伯知道只要楊方杰不語就是不想回答,當他不想回應時任誰怎樣刺激也無動於衷,老伯無奈地搖了頭並搔著鬍鬚,拖著掃帚繞到楊方杰前方。

  「那是什麼改變你了嗎?」

  楊方杰停下手邊的動作,抬頭凝視老伯,未料對方忽然抱緊雙臂瑟瑟發抖。

  「你這樣看我怪噁心的,小哥你要不要保外就醫一下。」

  「我只是很慶幸現在自己還能活在這世上。」

  「說啥鬼話?難不成有人會想去死?」

  楊方杰苦笑一聲,唯有他清楚自己一直都在懸崖處不斷徘徊,也唯有他清楚這世上仍有人是在渴求生存的同時卻又凝視著死亡。

  他甚至目送一位對自己這輩子非常重要的人走上絕路。

  「阿伯我是不太懂為何會有人想去尋死啦,可能我沒這個遭遇我不懂,啊生活不管再怎麼難過阿伯都是會咬牙活下去啦!」遠處監看的管理員朝他們大喝一聲,老伯只好趕緊裝模作樣地掃起地來。

  「為什麼?」怕又被管理員大聲斥責,楊方杰故意背對老伯掃地,同時低聲問道。

  「還能為什麼,家裡頭大的小的都在等我回去,尤其家裡兩個小鬼頭每次來看我時都說很想我,離開時總是嚎啕大哭說不要走,所以阿伯我啊,在這裡面再怎麼辛苦也要撐完刑期結束,挺胸走出這裡。」頓了一回,老伯抬頭凝視藍天。「只是不知道還要等多久。」

  「你真的是個好父親。」

  「我是真的很愛他們啦,只是可憐他們有一個不負責任的媽媽和吃牢飯的爸爸,未來日子一定不怎麼好過。」

  老伯哼了一聲,用力將地上的落葉掃到楊方杰左側集中,趁著管理員沒注意此處時伸手攬住比他高一個頭的楊方杰說:「我都有看報紙,看到你爸跟你媽好像也為你做了不少事,尤其你爸不是還讓你住單人房,像雜役和放風什麼的都比別人待遇還好。」

  聞言,楊方杰僅是聳了聳肩,露出淡淡的苦笑,在管理員喊著集合時拖著掃把向室內移動。

  「你爸媽都有來看你吧?真想親眼一睹你爸跟你媽的風采,一個是集團董事長,一個是曾經很有名的名媛,你不如告訴我他們都什麼時間來,我也叫我家人那時來,這樣我坐附近或許可以稍微瞥一下。」

  「你入獄前會常常帶你小孩出去玩嗎?」

  「蛤?」話鋒一轉,老伯先是發楞一回,搔著頭低聲喃喃說現在年輕人講話都這麼沒頭沒尾的嗎,爾後又搖頭說:「以前都忙著工作沒時間帶兩個小鬼頭去玩啊,入獄後每天都在後悔以前沒好好珍惜時間相處,出獄後說什麼也要帶他們去遊樂園玩個一天。」

  「要記得啊。」

  「當然,我答應孩子的事情是絕對不食言的。是說我要是出獄的話應該跟周遭的炫耀一下,我在監獄裡認識格裕集團的……」老伯戛然中止話語,拍著胸脯不安地朝楊方杰看了一眼。「小少爺?」

  大概是在這裡待久了,也習慣很多對他保有惡意的受刑人朝他脫口這個充滿諷刺的詞,似乎也漸漸對這個原本輕易就能挑起自己憤怒的詞感到麻痺,但也或許是重新正視自己的存在價值,慢慢不再這麼介意自己身為格裕集團小少爺的身分。

  「還知道會怕呢,不白費你對我死纏爛打這麼久了,但你說出去或許也沒人相信。」

  「那邊的,趕快過來集合收拾掃具了。」

  聽到不遠處的管理員對他們這幾個動作緩慢的受刑人大聲吆喝,楊方杰撇下老伯先一步迅速走去。 

  「楊方杰,等等結束後到會客室,有家屬要會見你。」

  「會是誰來啊?爸爸還是媽媽?」老伯走到他身旁悄聲問著。

  「媽媽。」他沒多思考當下便馬上回答:「我爸不會來的。」

  「真的假的?為什麼不來啊?」

  楊方杰未回答,完成自己手邊的工作後便直接走到在一旁等待的獄警,跟在他身後緩步走向會客室,在走路的途中,楊方杰開始回想前段日子與母親會面的情景。

  二審開庭結束後,似乎讓母親臉上的愁容減少許多,每一次會見時,她的聲音也不再似之前那般總帶著哭腔,吐出的每一句話都像是用盡身上所有力氣。

  母親看起來比以前還要有精神許多,說出的話也不再字字斟酌、小心翼翼。

  但母親漾起的笑容總在他提起父親時變得僵硬。

  母親說父親這陣子因為公司出事情所以變得比較繁忙,一直抽不出時間來探望他。

  公司的事情是真的,因為他在母親送進來的報章雜誌上看到格裕集團陷入弊案醜聞的風波,所以他選擇相信這項說詞,相信父親真的是因為事業繁忙而抽不出時間來看他。

  但每當到深夜獨自一人坐在牢房裡時,環抱雙膝瑟縮在角落的他會不斷反芻那些為父親找到的所有理由,接著開始用一個個的事實將父親不來探望自己的理由一一撕毀。

  即使自己身陷囹圄,父親對他卻始終如一的冷漠及忽視。

  然後他開始仰頭大笑,笑自己是如此可悲的人,可悲到自己必須要靠犯下滔天大罪來引起父親的關愛,未料這樣做的結果卻並不如他的期望。

  父親仍舊沒有在他身上駐留過一絲一毫。

  獄警停下腳步開啟門,讓楊方杰踏入會客室內。

  「媽……」



這邊也先祝大家新年快樂~~虎年行大運!!


創作回應

神秘贊助者向創作者進行贊助 ✦
有人默默贊助你,願創作能量隨時飽滿!
2022-01-28 18:48:41
超熱血聖騎士
謝謝分享並祝褔虎年快樂
2022-01-28 18:55:44
暮羽
虎年行大運!
2022-02-04 10:30:06
露諾弭
虎年行大運 暮羽姊姊 (❁´ω`❁)
2022-01-28 19:10:41
暮羽
虎年行大運!
2022-02-04 10:30:11
小屋已經死了.緣~/銨銨
天天快樂~ ✩——ㄱ(・ω・ㄱ)
2022-01-28 21:50:43
暮羽
也祝你天天都快樂~~
2022-02-04 10:30:20
小馬
新年快樂,平安如意。
2022-01-29 20:31:07
暮羽
新年快樂~事事順心~
2022-02-04 10:30:28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