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NEW【受刑人】6.弟弟(2)-來不及了

暮羽 | 2021-09-21 19:00:02 | 巴幣 44 | 人氣 62

連載中(NEW)小說
資料夾簡介
一起殺人案件,兩個家庭的破碎。 多少人因而受到了牽連,而與這起案子相關的人又各自隱藏了什麼秘密? 誰是被害人?誰又是加害人?

※本作經鏡文學授權刊載
作品最新進度請至鏡文學觀看


  妳是否有收到,我在妳離開的第三百天送給妳的柳橙汁呢?
  我記得每次我們出去幫老媽買東西時,妳總是會偷塞一瓶在購物籃裡,即使每次回家都會被老媽發現並碎念一頓,但妳每次還是依然將柳橙汁放進去。

  我曾經問過妳為何這麼愛喝柳橙汁,妳跟我說:「因為每天過的日子很苦,總要吃點甜的東西來麻痺自己。」

  後來,妳離開我們了,以前總是不准妳買這種飲料的老媽,現在卻將冰箱都塞滿這些柳橙汁。

  有一次,我聽到老爸要老媽不要再買這麼多柳橙汁了,可是老媽卻緊緊抱著那些飲料說,妳生前喜歡這個飲料,只要看到冰箱還有這些柳橙汁,她就覺得妳還在這個家裡生活,從來沒有離開過我們。

  後來,老爸再也沒有阻止老媽買柳橙汁了。

  我也想和老媽一樣,看著那些柳橙汁就覺得妳還活在這個世上,妳還生活在這個家裡。

  但只要當我看到妳的房間是昏暗時,我就會從夢中醒來,想起妳已經不在的事實。

  是啊,妳早就不在了。

  妳已經離開我們快要一年的時間了。

  而我總是希望妳能在某個夜晚來到我的夢裡,因為我很想問妳

  沒有我們在的那裡,妳是不是過得比較快樂呢?



  「姊,妳好了嗎?」

  走過超市裡的好幾條走道後,廖辰安終於找到姊姊的身影。

  「我已經拿了豆腐、雞蛋跟一瓶鮮奶,連妳的柳橙汁我都偷偷放進去了,還有什麼是老媽說要買但我漏掉的嗎?」他將籃子提起,向蹲在架子前的廖筠萱問道。

  「姊?」

  未料對方似乎沒聽到自己的聲音,於是他又再喊了一次。

  「啊?啊,對不起啊辰安,我剛剛沒聽到你在說什麼。」

  「我說老媽還要我們買什麼嗎?我已經拿了豆腐、雞蛋和鮮奶了。」他吸了一下鼻子說:「妳是在看什麼,怎麼看得這麼入神?」

  「還有水果啊,你忘記了嗎?」不知是不是故意的,姊姊並沒有回答他後面的問題,她緩緩站起身說:「媽有說要買一串香蕉跟芭樂。」

  「對吼!我都忘記了。」

  廖辰安跟在廖筠萱身後一同往水果區的方向走去,離開前,他好奇回頭看了一下剛才姊姊蹲著的地方到底有什麼。

  「木炭?最近是有要烤肉嗎?」距離中秋節還有一段時間,所以應該也不是為了中秋節而來看木炭的,他獨自想了很久最後還是沒有想出個所以然,聳了聳肩快步追上前方的廖筠萱。

  「謝謝光臨,歡迎下次再來。」

  步出涼爽的超市,姊弟倆一前一後拿著採購的物品走在夕陽下。

  當他們走在橋上的人行道時,廖筠萱卻突然停下腳步看著橋底下湍急的溪水。

  「姊姊?」

  他也跟著廖筠萱的視線往下探看,但除了河水衝撞岸邊石子的清脆聲響以及在溪水裡的幾條魚外,他實在想不出到底有什麼值得讓姊姊停下腳步觀看的理由。

  「辰安,你不覺得牠們過得很優游自在嗎?」

  「蛤?妳是說魚嗎?」

  她點點頭。

  「可能吧,我也不知道。」廖辰安認真地看了一下溪裡游泳的魚說:「但妳看這條河水好像沒有很乾淨,我只怕牠們游著游著哪一天就突然暴斃在裡面,說不定現在牠們過得很逍遙,但未來就不一定吧?」

  「那如果現在過得不快樂,以後還一樣會過得不快樂?還是有一天會快樂起來呢?」

  姊姊將袋子放在地上,雙手垂掛在欄杆上擺動,看向他的眼神有一層淡淡的憂傷。

  「姊,妳過得不快樂嗎?」

  「我只是隨便問問而已,你怎麼會覺得我過得不快樂呢?」

  「那妳為什麼要問我這個問題?」

  話了,廖筠萱似乎也有些愣住,隨即她嘆了一口氣撇開了視線。「只是有感而發而已,想著人為什麼壽命這麼長呢?這樣不好的事情就要經歷很多,如果像有些魚的壽命只有兩到三年不是也很好嗎?」

  「這樣子的話,快樂跟痛苦的經歷也就只有那麼一下下,在要將那些回憶深深刻劃在腦海裡前就已經先離開人世了,所有事情都不會被記憶很久的。」

  「誰又欺負妳了?」廖辰安沉著臉打斷她的自言自語。

  「辰安啊,你怎麼這麼口氣這麼兇,嚇到我了。」她搖了頭將地上的袋子拿起。「我們回家吧。」

  但廖辰安沒有就這樣放過她,跨開腳步先一步跑到她面前擋住去路。「為什麼不說?」

  「我現在不一樣了,我長大了,至少更有能力幫助妳了,所以妳不要再什麼事情都不跟我說,都自己擔著好嗎?」

  今年剛升上國二的他忍不住朝姊姊大喊,但後者露出的神情就跟當年一樣。

  「這件事就別問了,好嗎?」

  在昏暗的巷口裡,原本垂著頭的姊姊緩緩抬眼注視他。

  「你答應我可以嗎?今天的事就你知我知,不要再跟別人提起。」

  可是他不希望今日再如當初還是國小的自己一樣,什麼事都無法做,只能顫抖身子看著姊姊收拾好被撕碎的心,獨自走向明亮的街道。

  他吞了一口唾沫,雙唇微微張開欲打破這段沉默。

  「辰安。」

  最後,卻是廖筠萱先一步開口。

  「你要怎麼去挽救已經發生過的事情呢?」

  她輕輕從廖辰安身邊走過,背對著他凝視遠方的河堤。

  「那早就已經……來不及了,對吧?」



故事裡說離中秋還有一段時間
但發表的時候剛好是中秋節哈哈
只是今年中秋也是無法烤肉.....嗚嗚該死的疫情((氣死



創作回應

緣~/銨銨
不烤肉的我無感~[e6]
2021-09-21 19:39:45
暮羽
竟然!!
2021-09-24 22:23:15
喵君
中秋快樂
2021-09-21 22:16:55
暮羽
月餅節快樂^^
2021-09-24 22:23:48
宇宙吃貨胖宅貓
真的好想烤肉QQ
2021-09-21 22:28:50
暮羽
明年來約一攤?
2021-09-24 22:23:58
宇宙吃貨胖宅貓
GOGO
2021-09-25 01:16:14
暮羽
https://media.tenor.com/images/4fefac52e6c9893e34c706a69fc979e9/tenor.gif
2021-09-28 20:29:25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