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NEW【受刑人】5.記者(7)-是我讓她走上絕路的

暮羽 | 2021-09-14 21:33:45 | 巴幣 64 | 人氣 119

連載中(NEW)小說
資料夾簡介
一起殺人案件,兩個家庭的破碎。 多少人因而受到了牽連,而與這起案子相關的人又各自隱藏了什麼秘密? 誰是被害人?誰又是加害人?

寫在前頭,最近不知道自己在昏頭啥,一堆小說的排序全都混亂
由於巴哈不能調整章節順序,如果要照確切順序閱讀的話請點下方的小說一覽表閱讀
(乾想撞牆了......)

※本作經鏡文學授權刊載
作品最新進度請至鏡文學觀看

  這已經是她這陣子第十三次萌生想要辭掉記者的念頭了。

  採訪廖筠萱的弟弟-廖辰安遠比去採訪廖俊哲還不順利,先不提兩兄弟本來就對記者媒體有所戒心,但好歹廖俊哲已經出過社會,即使心中有所不滿,可是表面上對她還算客氣禮貌,哪像正值青春期的廖辰安,一見到她就是先入為主的謾罵。

  「妳這個專寫垃圾新聞的記者跑來堵我做什麼?我是絕對不會答應接受妳的採訪的。」

  沒關係,這個批評她可以忍,畢竟她不是第一次聽到這種話。

  「醜八怪,妳不管說什麼我都不會聽的,還有我警告妳喔,妳不要一直跟著我,小心我去報警!」

  即使她費盡唇舌跟廖辰安說明採訪的原因,但對方仍就不領情,不領情就算了,還對她做人身攻擊。

  「賄賂也是行不通的!哼!我才不會領情,而且妳買這種甜的要死的飲料我才不喜歡呢!」

  「那你喜歡什麼?」她甚至因為想不到任何突破的法子,只好買了這個年紀的學生應該會喜愛的手搖飲料給他。

  「百香雙響炮。妳不是記者嗎?不是應該都把我的底細給摸清楚了?」

  「會調查你的基本資料,但不代表我連你喜歡的口味都會知道,我是記者而不是偵探。」對於這個青少年的無厘頭想法,謝雯琳實在覺得頭很痛。

  雖然很煩,但為了工作,她仍然在隔天買了一杯百香雙響炮過去校門口等廖辰安放學,十分鐘後學生們開始從學校裡魚貫而出,看著滿滿的學生背著書包三五成群的聊天放學回家,她不免也有些感慨自己已經離那青春洋溢的歲月有好一長段時間。

  但今日的她卻遲遲等不到廖辰安,反而有一個陌生的男子朝她走來。

  「請問您是謝雯琳記者嗎?」

  「是,我就是。請問您是?」謝雯琳對於對方知道自己的名字感到有些訝異。

  「我是辰安的班導師,叫劉志元,也可以直接叫我小志。」男子搔了搔下巴,面有難色的說著:「因為最近常看到您有跟辰安碰面,所以我今天早上就問了他有關於您的事情,才知道原來您是記者。」

  謝雯琳聽到此不禁有些緊張,雖然廖辰安沒有去報警,但讓學校的師長知道自己的存在可能會讓她之後的採訪窒礙難行。

  「不好意思,我其實是有些事情想要來問辰安的,可能……」

  「謝小姐,我知道您們工作所需,所以都會對受害者的家屬進行採訪,只是身為他的班導師看到您這樣三番兩次的來找他,我覺得已經有點影響到他平常的生活了。」

  「如果可以的話,還請謝小姐體諒,還給辰安一個安寧的校園生活吧。」

  只見小志露出誠懇的表情看著她,這讓她不禁在心中思考是不是所有老師都會是這麼待人,這樣誠摯的動作跟話語,不只能讓學校裡的學生信服,還能說動外人。

  「我很抱歉。」面對如此真摯的拜託,連謝雯琳都感到無比愧疚。「可是我也是想幫助他所以才來找他的。」

  「您想幫助他什麼呢?如果是辰安的身心狀況我想您可以不避太擔心,他一直都有接受學校裡的心理輔導。」

  原來他一直都有接受心理諮商輔導啊,不過也是,畢竟發生這麼重大的事情。謝雯琳在心中喃喃道。

  「二審後他的狀況沒有改變嗎?」

  聞言,小志愣了許久,遲遲未開口。

  「本來只是單純被殺害的姊姊,卻在一夕之間成了教唆他人殺害自己的加害人,在二審後他的姐姐已經不再只是個單純的受害者而已,面對這樣子的結果,辰安都沒有任何表示嗎?」

  「但是謝小姐,您真正想要採訪的用意是什麼呢?您只是單純想問辰安的想法嗎?如果他覺得姊姊不可能犯下此罪,那報導出來不就會更抹黑他們家?」

  「不是的。」她發現小志開始對自己的來意有些堤防,趕緊出聲澄清道:「難道警察在偵辦案件的過程中不會有誤判嗎?這樣的結果會是真的嗎?如果不是,那身為記者的我們是不是也能協助找到真相為辰安他們一家平反,即使是微薄的力量,總還是可以把他們的心聲傳達出去吧!」

  「那如果二審的結果就是實際的真相呢?」

  「我所熟悉的妹妹不會是那種去威脅別人犯案的人,也不會這麼輕易就想死的,我認為她沒有理由會想死。」

  此時,謝雯琳的腦海中浮現廖俊哲的聲音。

  「那我也想知道,知道廖筠萱會這樣做的真正用意。」

  「因為她是那麼掛念著爸媽和弟弟的好女兒跟姊姊啊。」

  直到現在,她其實還是不願意相信二審的結果就是真的,從她的雙親、手足、朋友、師長眼裡,對她的評價不外乎都是乖巧懂事的好學生。

  她想不透那麼好的女孩到底有什麼理由會走上絕路,甚至還想藉此嫁禍給別人。

  「妳說的都是真的?」

  「嗯?辰、辰安?」

  此時從學校圍牆的後面走出一個熟悉的身影,身穿學校制服揹著書包的廖辰安用銳利的眼神看向她。
  「妳剛才說的都是真的嗎?真的不是為了要拿到更辛辣的報導所以來欺騙我?」

  聞言,她將手上的百香雙響砲提到半空中。「說真的,照你這幾天的表現來看,我其實可以寫個被害者家屬不願面對真相,口出穢言攻擊記者的報導拿回去隨便交差了事,但我今天還為了你特地買了百香雙響砲給你,所以你覺得呢?」

  「廖辰安,你真是好樣的,還不忘從記者身上揩油?」小志額上的青筋微微跳動,同時伸出手敲了廖辰安的背部一下。

  「噓!我等等就將這杯獻給你,我親愛的小志。」話了,他就很順手地將謝雯琳手上的飲料遞給旁邊的小志。「雖然好像不是你平常愛喝的青茶,但你就將就點,笑納愛徒給你的飲料吧。」

  「廖辰安,你就等著待回被我好好訓話吧。」

  「不、不要啦,我最受不了你一直唸我了。」廖辰安閃過小志身邊,走到她面前低聲說:「我勉強接受妳的採訪,反正只要能讓我逃過小志的碎念要我幹麻都可以。」

  「廖辰安,不要以為我聽不見你在說什麼啊?」

  廖辰安趕緊舉起雙手成投降姿勢。「沒有,我真的什麼都沒有說,你一定是聽錯了,小志。」

  看著這對師生的有趣互動不禁讓謝雯琳莞爾一笑,也讓她稍稍對廖辰安這陣子的惡語相向氣消不少。





  小志表示外頭吵雜,也怕他們的談話會引來不必要的注目,所以就短暫使用班上的教室來進行此次訪談。

  「我應該可以在場吧?畢竟他還未成年。」小志挑了前排靠近後走廊的座位示意大家入座。「還有,你應該是沒將這件事情告訴你爸媽吧?」

  「這種事情我怎麼可能跟他們說。」廖辰安立刻大聲喊道。

  小志搔了搔頭說:「那不好意思了,謝小姐,採訪時請允許我陪同他,否則我會先替他拒絕此次的訪談。」

  「沒關係的,我不介意老師在場。」相反的還可能有些感激,畢竟要是採訪過程有什麼意外的話,應該也只有眼前這位老師可以制得住這個火爆的高中少年。

  「不是啊小志,你不是老是說你很忙嗎?怎麼今天放學還有空跟我約會啊?」

  「這種事情我就算再忙也會抽空來陪你。」小志沒好氣地瞪了他的學生一眼。「你等等要是不好好回答就完蛋了。」

  雖然這位老師用恐嚇的語氣威脅廖辰安要乖乖聽話,但後面仍補了「如果遇到不舒服的問題不回答也可以」的話語。

  謝雯琳暗自為廖辰安能遇到這位好老師而感到欣慰,在宛若風暴的學生生涯裡若是有一個能指引自己的好老師,那未來勢必會減少許多迷茫跟跌撞。

  「好了,我準備好了,大記者妳儘管提問吧!」廖辰安吸了一口手上的飲料後說道,最終他還是從小志手上拿回百香雙響砲。

  「你對於這次二審的判決結果有什麼想法?」她想了想,最後決定還是不換提問的順序,跟廖俊哲一樣都先以此問題開場。

  廖辰安聽到此問題時未立即回答,反而呆呆地看著她許久,久到讓她不禁有些擔憂,於是小心出聲探問:「辰安?你還好嗎?」

  「啊……呃……我、我還好……」回過神的他撇開原本和謝雯琳對視的眼神,雙手不安地在桌子下摩擦。

  「不好意思謝小姐,妳可以換個問……」

  「等等,我沒說我不回答這題。」廖辰安打斷小志的話,抬頭看向她說:「妳想問的想法是指什麼?」

  「其實就只要簡單說出你對於此次判決結果的感受就可以了。」她沒料到廖辰安對此問題的反應會這般冷靜,而且是冷靜到讓她感到有些害怕。「二審的結果出來,意味著你的姊姊廖筠萱並不只是單純的受害者而已,她還可能是加害者。」

  「我、我知道判決的結果。」那顫抖的語氣終於表露出他現在的真實心情。

  「你只要如實說出當時聽到的感受就好了。」

  謝雯琳其實都能預期他的回答了,不外乎是跟他哥哥一樣,震驚、難過或是生氣。

  「我……很震驚。」

  「為什麼震驚呢?是因為你姊姊威脅楊方杰的事情,還是是因為她自己想了結生命而震驚呢?」

  「……我……我想一下……那時候只是覺得……就是覺得很不真實,平常那麼溫柔的姊姊會做出這種事情。」

  她的預測沒錯,廖筠萱就是不應該會做出唆使別人殺了自己的女孩,這樣真的太不合理了。

  看來二審的結果一定是有楊士賢那邊的人去介入,雖然不知是用了什麼惡劣的手段去逆轉這整個判決結果,但反正這之後的採訪就可以往法官判決不公的方向去調查,不必再去追朔廖筠萱做此事的可能動機。

  這讓她這陣子心裡一直懸著的大石終於放下,因為謝雯琳始終相信廖筠萱就只是一個在這起命案裡的無辜受害者。

  「你覺得你姊姊應該沒有理由想尋死嗎?」一邊抄寫筆記的同時她一邊提問,不料這回對方又再次頓了很久。

  「辰安?」

  「不是的。」

  顫抖的唇齒緩緩吐出那虛弱的聲音,跟剛才還神采奕奕的他截然不同,讓她一度覺得眼前的廖辰安根本是不同人。

  「這是什麼意思?」

  「她不是沒有理由的。」

  謝雯琳慢慢停下抄寫,瞪大雙眼看著眼前的高中男孩。

  「你的意思是……你知道你姊姊尋死的原因?」

  「是我的錯。」

  未料,少年的發言讓她更加錯愕。

  「是我……是我讓她走上絕路的……」

  夕陽餘暉灑進的空蕩教室裡,少年用力摀著胸口,用沙啞的聲音哭吼出這段絕望至極的話。



做人要像廖辰安一樣,記者要採訪我要先賄賂我一杯飲料才行(啊不過是我應該要換個更有價值的東西)
下一篇是辰安的篇章,塵封的過去,為何筠萱的死會是辰安導致的呢?


創作回應

亞龍蝦
巴哈只能照發表時間排真的很爛...
2021-09-14 23:18:49
暮羽
畢竟巴哈也不是小說專門的平台,但發錯了就真的很冏(我這陣子真的發錯頻率超高
2021-09-15 18:52:26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