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克蘇魯的黎明》0209.好一段時間不見了

佐渡遼歌 | 2021-07-31 20:00:03 | 巴幣 2210 | 人氣 438


  冬日深夜的街道極為寧靜。
 
  寒澈晚風從夜空高處倏然吹落地面,滑過腳踝之後再挾帶著腳步聲與呼吸飛往更遠的方向。
 
  李少鋒和楊千帆並肩走在無人的騎樓。
 
  「少鋒,不用那麼緊張。」楊千帆淡然開口:「你只要專心交涉即可,剩下的事情交給我處理。」
 
  「請師父不要太過輕敵,雖然學姊一直都是抱持懷疑的態度,然而我親眼見識過夏羽動手的畫面……她的武藝和修為都是無庸置疑的塵閃境界,若要打個比方,大概就是『白河雙花』馮芷綾那樣異質的感覺,在決定動手廝殺的瞬間絕對毫不留情。」李少鋒心有餘悸地說。
 
  「……你想說我會輸給她嗎?」楊千帆淡然橫了一眼。
 
  「不,我覺得師父會贏,然而很有可能因此受到無法挽回的重傷。」李少鋒低聲說。
 
  「那樣就不算贏了,對我還真沒信心。」楊千帆微微咬住嘴唇說。
 
  「我只是在擔心師父的安全啦。」李少鋒苦笑著說。
 
  「修為並不代表一切。只要用對方法,成核境界也可以贏過塵閃境界。」楊千帆不服輸地說。
 
  「如果能夠和平交涉還是最好吧。」李少鋒再度苦笑。
 
  「倘若真打起來,你得先顧好自己。每個人的立場會因為各種理由隨時轉變。在蒼瓖城的時候救過你,並不代表她不會在這個時候試圖殺你,希望在交涉的時候,至少保有最基礎的警戒。」楊千帆正色警告。
 
  「是的。」李少鋒一怔,點頭說。
 
  「你是迷途者,進入這個世界的時間相當短暫,卻擁有願意為了他人犧牲自己的氣概,我和燕子學姊在遭遇險境的時候都是因為這點才得救。這是你的優點,而且是無關修為、難得可貴的優點。」楊千帆突然說。
 
  「感謝誇獎,不過畢竟是師父和學姊,我不可能眼睜睜放著不管,而且嚴格講起來其實我也沒有做什麼,能夠度過那些險境有很多偶然、幸運的成分,以及其他人的幫助。」李少鋒沒有料到會受到如此直接的稱讚,強忍害羞地說。
 
  「問題就在這邊。我希望你的這份氣概只用在夥伴身上、只用在家人身上,不要因為無謂的同情心,不惜犧牲自己也要去救素不相識的陌生人。」楊千帆垂著眼簾說。
 
  「我知道了,感謝師父的提點。」李少鋒在回答完之後突然感受到某種既視感,思索片刻才想起夏羽也曾經在蒼瓖城的時候說過類似話語,然而來不及深思就正好抵達位於瞭望塔地盤其中一個邊角的公園。
 
  華文高中附近有許多座公園,規模都不大,數十步就可以筆直穿越到另外一側,風格也是各異,或是有鋪設著石磚的廣場、或是有園藝造景的花圃,唯一的共通點則是都設置長椅提供周邊民眾休憩使用。
 
  眼前這座小公園則是有著大象溜滑梯、小砂坑與兩個鞦韆等遊樂器材。
 
  李少鋒在入口的黃色車阻旁邊止步,凝視眼前一位穿著國中制服、坐在鞦韆上面的少女。
 
  她的容貌端正清秀,鼻梁高挺,帶著落落大方的開朗氣質,彷彿失去色素的蒼白頭髮在身後綁成一束長馬尾,被夜風吹得大肆飄揚,國中制服的百褶裙裙襬也因此激烈飄盪,正是夏羽。
 
  戴著皮革手套的雙手握著鞦韆鐵鍊,微微扭動。
 
  李少鋒皺眉細看,這才發現她穿的那身制服是華文高中隔壁忠山國中的制服。兩間學校路程時間不超過三分鐘,當然也位於瞭望塔的地盤之內。
 
  這個時候,夏羽同樣對上李少鋒的視線,勾起嘴角露出一個燦爛笑靨。
 
  楊千帆立刻拉住李少鋒的手腕示意不要再前進了,同時將右手擺在裙襬邊緣,以便隨時抽出短刀。
 
  雙方的距離約是三十公尺。
 
  「學長!好一段時間不見了!」夏羽立即從鞦韆彈起身子,張開雙手翩然落地,笑著說:「原本我是打算在這邊待在早上再去拜訪,沒想到才盪了幾下就發現你散出感知真氣了,難道是半夜睡不著覺嗎?」
 
  李少鋒原本嚴肅思索著要先從「本次目的」和「個人情報」哪邊開始著手,不料立即被一個意料之外的稱呼喊得思緒停滯,愕然反問:「我什麼時候變成妳的學長了?」
 
  「我是隔壁國中的學生呀,明年也打算報考華文高中,現在先稱呼一句學長也無不可吧。」夏羽甜甜笑著說。
 
  「那是不可能的事情。樓月學姊他們早在新學期開始的時候就徹底清查過新生與新任教師,確認過地盤內的三所學校──華文高中、忠山國中和大壬國小都沒有不認識的陌生武術家與魔法師,當然更不可能有玩家。」李少鋒斷言說。
 
  「因為我今天才轉學過去嘛,那些手續真是麻煩。」夏羽笑著說。
 
  不行,看來她早就預設過自己的問題並且想好回答了,這樣下去只會完全落入她的步調當中。李少鋒暗自懊悔剛才壓根不應該去理會那個稱呼,管她想喊什麼就喊什麼,不過也無法重來了。
 
  「妳想要做什麼?」楊千帆淡然插話,閃爍酒紅異芒的雙眼凝視著夏羽。
 
  「不好意思,方才顧著和學長講話都沒有打招呼,妳是楊千帆學姊吧,初次見面,我是夏羽。雖然在蒼瓖城內遠遠見過幾次,不過近看之下果然很漂亮呢,那頭長髮保養起來應該很麻煩吧?」夏羽微笑著說。
 
  「請回答問題。」楊千帆冷淡催促。
 
  「其實我本來也是像千帆學姊那樣很有光澤的漂亮黑色,後天練氣出了點岔子才會變成這樣,這點真的很討厭,我很喜歡很喜歡黑髮的說,不然變成金色或紅色也好,偏偏就是這種沒有光澤的白色,顯眼又不漂亮……難得的長髮也只能夠綁成馬尾。」夏羽用手指捲著髮尾,鼓著臉頰接連抱怨。
 
  「夏羽,妳在城內的時候提過遲早會坦白所有情報,而且時間點會比我想像得更早,難不成就是現在嗎?」李少鋒見自家師父已經將手指伸到裙襬內側,隨時都有可能拔刀,生怕她會強行出手,急忙強行提問。
 
  「是的,學長的直覺真的很敏銳呢,不過接下來請稱呼我為羽兒,除此以外的稱呼一蓋不接受。如果不喊,我也不會繼續開口說明。」夏羽笑著說。
 
  「……什麼?」李少鋒再怎麼都沒有想過會聽見這種奇怪的要求,方才被「學長」這個稱呼弄到稍微停擺的思緒好不容易要正常運轉又再度受到衝擊,吶吶地問:「咦?啥?呃,請問這是什麼意思?夏羽小姐──」
 
  「為什麼還多加了敬稱啦!不用敬稱也不用姓氏,就喊羽兒。」夏羽說完之後就做出一個將嘴巴拉起的姿勢,表示沒有達到這個要求就不會再說出更多情報。
 
  「……嗯?」李少鋒自認為在成為克蘇魯遊戲的玩家之後也遇到過不少考驗,然而從來沒想過會遇到這種難題。自己是獨生子,再加上學生時期都獨來獨往,沒有熟識的朋友,因此也沒有喊過女生的小名或綽號,唯二接近的只有楊千帆的「師父」和燕子的「學姊」,現在突然被這麼要求,即使理智上知道沒有什麼偏偏就是喊不出口。
 
  楊千帆露出銳利目光,蹙眉正在思考這個要求的深意,喃喃自語著「難道是色誘嗎」一類的內容。
 
  不不不,怎麼看都和那身國中制服還有「學長」的稱呼一樣,只是單純混淆視聽的策略吧。李少鋒急忙端正神色,開口詢問:「夏羽,如果妳有什麼想要說的情報就請直接說出來。」
 
  「……」夏羽保持沉默。
 
  「主動踏入瞭望塔地盤的人是妳,保持沉默可不是什麼明智的選擇,刀劍無眼,如果弄成武力衝突的場面就難以善後了。」李少鋒說。
 
  「……」夏羽繼續保持沉默,豎起雙手食指在嘴巴面前打了個叉叉。
 
  「……等等,妳居然是認真的嗎?不喊那個暱稱就不肯開口?」李少鋒遲疑地問。
 
  「……」夏羽依然保持沉默,但是用力點了點頭。
 
  明明就是一個莫名其妙的要求,為什麼現場氣氛似乎變成自己的問題了?客觀來想,喊一聲暱稱就能夠問出情報根本是不需要考慮的划算交易,即使那樣會再度落入夏羽的步調當中,己方也沒有損失。李少鋒深呼吸一口氣,妥協地喊:「羽兒?」
 
  「是的!請問學長有什麼事情想問!身為學妹的我知無不言、言無不盡!請盡管問吧!」夏羽再度漾起燦爛笑容,精神十足地回答。
 
  既視感有夠重的!這麼說起來,以前也曾經和楊千帆因為「師父」這個稱呼上演過類似情況吧!李少鋒無奈回想,偏頭確認自家師父的反應,不過只有看見冷若冰霜的俏臉,默默轉回視線問:「妳和上次見面時候的個性是不是不太一樣?」
 
  「那個時候的情況緊急,隨時可能會有生命危險又要注意學長的安全,忙都忙得暈頭轉向了,當然會緊繃一些,不同於目前處理完大部分麻煩瑣事的放鬆狀態。」夏羽豎起食指撐在酒窩旁邊,笑著說:「而且我現在是學妹嘛,稍微撒撒嬌也不為過,對吧對吧?」
 
  李少鋒一時之間內難以調適這個激烈反差,皺眉瞪著笑臉盈盈的夏羽,好半晌才有辦法繼續提問:「妳到底打算做什麼?」
 
  「學長方才已經猜到了。時機已經成熟,我奉命前來向學長坦白一切。」夏羽稍微收斂神色,頷首說。
 
  「妳在蒼瓖城的時候說過自己奉命進入教團聯合當臥底,現在又奉命前來向我坦白一切嗎……」李少鋒喃喃自語。
 
  「慢著,先坦白妳究竟隸屬於哪一支隊伍。」楊千帆插話說。
 
  「正好千帆學姊提到了這個話題,我在此正式請求,希望能夠加入瞭望塔。」夏羽說。
 
  「……什麼?」楊千帆不禁蹙眉。
 
  「……這句話有前後連貫嗎?」李少鋒同樣愕然反問。
 
  「兩位學長姊沒有聽錯,我希望加入瞭望塔。」夏羽笑著重複。
 
  這個時候,一名遛狗的老爺爺突然經過公園出入口,有些疑惑地注視著大清早聚集在公園的三名年輕人。
 
  李少鋒頓時禁聲,用眼角觀察著那名老爺爺,暗自祈禱他不是殲滅軍的眼線。
 
  老爺爺一瞬間露出上前向三人搭話的好奇表情,不過牽著的柴犬蹲在入口圍牆角落不肯移動,拉了幾次之後只好悻悻然地放棄,又疑惑瞥了好幾眼才逐漸走遠。
 
  見狀,李少鋒暗自鬆了一口氣。
 
  「在這邊講話不太方便,請問能夠讓我進去工房裡面嗎?」夏羽微笑詢問。
 
  「這個……」李少鋒認為自己沒辦法做出這個決定,將視線轉向眉頭深鎖的楊千帆,尋求答覆。
 




創作回應

你艾希我吶兒
好啦,我全都要
2021-08-01 00:24:12
佐渡遼歌
www
2021-08-01 00:27:28
Ddpaul
請問姑娘要加入的是「瞭望塔」還是⋯⋯「我的後宮」?
2021-08-01 19:03:03
佐渡遼歌
這句台詞講出來的瞬間大概會出人命吧w
2021-08-01 19:11:38
丹雀
可以、可以,這很可以!完全符合我的胃口~ (如果出周邊,我好想買公仔!
2021-08-01 20:15:09
佐渡遼歌
還請期待夏羽學妹的插圖XDDD
2021-08-01 20:17:23
Ddpaul
我常常幫助一些俏佳人
2021-08-03 10:25:30
佐渡遼歌
ww
2021-08-03 10:49:43
白貓臨停(鹹魚ver.)
我覺得夏羽在公園的鞦韆是不是在暗示什麼
因為少鋒他妹好像就是在公園盪鞦韆的時候被抓走的
韶涵實錘了(並沒有
2021-08-16 21:00:46
佐渡遼歌
嗯?嗯,但是公園裡面的遊樂器材應該只有鞦韆和溜滑梯兩種(?
機率一半一半XDD

不過還請期待後續劇情XDD
2021-08-16 21:32:10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