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克蘇魯的黎明》0207.深夜與清晨的交界

佐渡遼歌 | 2021-07-27 20:00:01 | 巴幣 112 | 人氣 366


  如同當時看完直播的結論,原本對於玩家協會的成立都抱持消極態度的台灣隊伍在那之後就展現出截然不同的積極態度,在隔天早上,申請加入的隊伍數量就超過三十支……雖然大多都是規模較小的新興隊伍,然而羅東趙家拳、桃園楊梅門、苗栗雪峰派等等地方門派也表示了參加意願。
 
  三天後,秦樓月在交誼廳內集合了瞭望塔的所有成員進行投票,扣除並非玩家因此不參與的片桐總一郎,最後以六票贊成、一票反對的結果同意加入玩家協會,當場就讓林誠使用筆電線上申請加入了。
 
  投下反對票的成員是張定緯,理由則是「認為應該再靜觀其變一段時間」,嚴格說起來也不算是完全的反對。
 
  瞭望塔加入玩家協會的事情就此底定。
 
  根據玩家協會官方網站的公告,預計在三月中旬集合所有希望參加的隊伍舉辦一場宴會,敦睦彼此情誼,並且選拔出會長與其他重要幹部,擬定詳細的協會規則。
 
  過年連假結束之後,寒假也逐漸迎來尾聲。
 
  考慮到參加遊戲的時候增加了「必須與教團聯合的成員互相廝殺」的風險,秦樓月以工房長的身分做出風險高於利益的判斷,放棄原本至少要參加至少三場遊戲的預定計畫,不再參加新的遊戲。
 
  不幸中的大幸,楊千帆三人在探索『砂之古城』的時候拾獲了十多樣銀器──外觀方面可以清楚辨識出「土之王」奈亞拉托提普的信仰痕跡,表面刻畫著朝向黑夜咆哮、吠吼、舞蹈與讚頌的精美浮雕,能夠在黑市以高價販售給研究相關外星歷史、文化的隊伍或專門的收藏家,盈餘足夠工房數個月的運轉。
 
  話雖如此,若是考慮到今後參加遊戲的頻率與風險,情況依然不太樂觀。
 
  瞭望塔本來就不是積極熱衷參與遊戲的隊伍,普通生活以外的大部分時間都用來進行十書的相關研究,偶爾才會參加建議等級較低的遊戲,賺取錢財,在無法繼續參加遊戲的現狀之下就沒有多餘的金錢購買研究資料,無疑陷入僵局。
 
  從這個角度思考,加入玩家協會或許正是一個轉機。
 
  不僅能夠閱覽殲滅軍內部關於十書的大量藏書,而且能夠得到一起參加遊戲的「盟友」,運氣好的話甚至可以能夠讓一場遊戲當中的所有參加者都是玩家協會的成員,不必擔憂教團聯合的攻擊……
 


  今天,李少鋒醒得特別早。
 
  打從戴上玩家戒指之後,李少鋒的生活就相當規律,畢竟需要學習、練習的事情太多了,必須排定行程、按表行事,根本沒有時間浪費。
 
  每天都是五點起床,然而今天醒來的時間卻更早。
 
  「──三點四十分啊,這個又是一個不曉得該說是深夜還是清晨的時間……大概算深夜吧,天都沒亮。」李少鋒瞇眼看著手機螢幕的阿拉伯數字好一會兒,不知為何毫無睡意,乾脆坐起身子凝視著晦暗不明的房間。
 
  昨天新聞播報今年最強烈的一波寒流來襲,話雖如此,習武練氣的玩家體魄強健,即使感到寒意也不會因此感冒。李少鋒現在依然穿著便於活動的薄長袖和學校運動長褲,只有偶爾注意到張口呼出的白煙才會意識到現在其實是寒冬。
 
  「這麼說起來,距離寒假結束也沒剩多久了……差不多要動真格催燕子學姊去台南了,但是感覺一催她就會鬧彆扭啊。好不容易讓她向白河雙花保證過會去拜訪了,操之過急應該不好。」李少鋒暗自嘆息,起身踱步走到浴室,準備盥洗之後前往第一練武場練習空揮。
 
  刷牙途中,李少鋒隨意散出感知真氣。
 
  這是打從孫琰突然來訪之後養成的習慣,為了避免孫琰或其他教團成員又莫名其妙地接近、接觸,進而導致瞭望塔蒙受不白之冤,只好由己方搶先頻繁確認瞭望塔的地盤是否出現無法辨識身分的陌生真氣源,幸好自己的氣息總量龐大,瞭望塔的地盤範圍又只有幾個街區,一天散出十多次感知真氣都沒有問題。
 
  「扣掉自己,工房裡面還有七個真氣源……很好,一如往常的情況。這個時間外面沒有多少人真是幫大忙了,雖然習慣了刻意忽略掉修練者以外的訊息,如果人數龐大還是會感到輕微反胃……」李少鋒一邊刷牙一邊喃喃自語,正要散去控制的瞬間猛然注意到有第八個真氣源,而且顏色似曾相似,當下急忙漱口吐掉嘴中牙膏泡沫,抄起放在桌面的那徹亞之後匆匆跑出房間。
 
  話雖如此,李少鋒很快就呆站在十三樓的走廊,不曉得該怎麼處理。
 
  根據方才感知真氣的結果,其他成員都待在自己房間,應該還在睡夢當中,即使在群組發訊息也不會注意到,然而也不想要使用大聲呼喊這種可能會引發騷動的方式。
 
  「自己還是想得太淺了,下意識地認為真注意到異狀也是白天時間,交誼廳內隨便也找得到人,沒有設想過現在這種深夜的情況……工房裡面應該會有一套在緊急時刻互相聯絡的方式,早知道就先問過師父了。」李少鋒搖頭甩去後悔,決定先通知工房長的秦樓月這個消息,迅速提氣跑動。
 
  雖然知道秦樓月的房間位置,主動過去還是第一次。李少鋒看著貼在門旁牆壁的紫色菱形貼紙,確認沒有找錯房間之後才伸手敲門,然而沒有得到回應。
 
  「樓月學姊,不好意思了,有重要事情需要報告。」李少鋒一邊提高音量一邊加快敲門的頻率,片刻才聽見半夢半醒的「進來」,隨即推門而入。
 
  秦樓月的房間擺設典雅簡潔,以米白為主要色調,傢俱都是淺色木製品,營造出統一的風格,各種物品也收拾得很整潔,視覺看起來相當舒服,不過只有書桌附近尤其混亂,牆面的懸掛式書架塞滿古籍和資料,感覺快要撐不住重量掉下來了,桌面更是交錯、交疊擺滿無數筆記、紙張與便條紙。
 
  位於床頭櫃的貓咪造型夜燈正發出淡淡鵝黃色光暈。
 
  身穿半透明絲綢睡衣、姣好身材一覽無疑的秦樓月站在床邊,露出半夢半醒的愛睏表情,伸手掩住哈欠。只穿著一件四角內褲的梁世明則是在床鋪坐起身子,單手依然抓著枕頭,連眼睛都沒有睜開。
 
  這個時候,李少鋒才遲來地意識到半夜突然闖入他人臥室的行為很沒禮貌,急忙偏開視線說:「抱、抱歉,那個,真是不好意思打擾了,不、不過我是因為有要事報告──」
 
  「少鋒,這個時間怎麼了嗎?居然還帶著刀子?」秦樓月隨手拿了一件掛在旁邊椅子的薄外套披在肩膀,又伸手掩住一個小哈欠,走到門邊詢問。
 
  「夏羽就在地盤裡面,推測是在邊界的那座公園。」李少鋒立刻報告。
 
  「──我知道了,這個確實是重要事情。」秦樓月的表情頓時一凜,用力拍了兩下臉頰提振精神,轉頭望向梁世明喊:「世明,緊急事態。」
 
  「我有聽到。」梁世明跌跌撞撞地跑向衣櫃,開始穿起衣褲。
 
  「需要我先去外面等一下嗎?」李少鋒遲疑地問。
 
  「不必,她的真氣源有移動的跡象嗎?」秦樓月問。
 
  「請等三秒……沒有,依然還是在那座公園。」李少鋒又散出一次感知真氣,立刻回答。
 
  「周遭有夏羽以外的陌生真氣源嗎?範圍可以更廣一些。」秦樓月追問。
 
  「沒有,就只有她一個人。」李少鋒說。
 
  「為什麼你會在這個時候散出感知真氣?」秦樓月轉而問。
 
  「我突然醒來,本來打算去練武場,保險起見散出確認就注意到她的真氣源了。」李少鋒說。
 
  「你在這之前有在這個時間帶散出過感知真氣嗎?」秦樓月又問。
 
  「沒有……之前都在睡前散出最後一次,通常都是十二點之前。」李少鋒說。
 
  「所以有可能是純粹的巧合,也有可能她以前曾經在這個時間踏入過瞭望塔的地盤,只是都沒有人察覺。」秦樓月低頭思索。
 
  這個時候,梁世明已經穿好衣服,隨手拿著擱在牆邊的鋼刀,走到寢室門口說:「樓月,我去啟動開關順便帶少鋒跑一趟必要程序。」
 
  「麻煩了,交誼廳集合。」秦樓月說完就拉緊薄外套,大步走向衣櫃。
 
  「少鋒,你應該是首次遇到這種情況吧?最簡單的方式是當場大量散出氣息,這麼一來,其他成員不管在做什麼事情都會立刻注意到異狀,然而這麼做也會刺激到敵人,非到極為緊急的情況還請避免。」梁世明一邊在走廊邁步一邊正色說明。
 
  「我剛才也想過那個辦法,不過還是先來找樓月學姊。」李少鋒急忙跟上。
 
  「這樣的判斷沒錯。瞭望塔有一套緊急應變流程,只要有敵人入侵工房就會啟動,屆時所有樓層都會被十二樓儲藏室正門的那種大型鋼門封住,每位成員的生物認證可以開啟一扇門,不過也只能開啟一扇,所以通常是打開通往樓梯間的那扇門,前往十二樓匯合。」梁世明詳細說明。
 
  「這個還是第一次聽到。」李少鋒頷首說。
 
  「千帆應該是認為這件事情的重要度不高,延後說明了,畢竟建立這支隊伍的三年時間,其實從來沒有進入過這個緊急應變流程。」梁世明說完,忽然停在走廊轉角處,提氣將牆面一幅大型油畫拿下來,接著打開位於後方牆面的金屬蓋。
 
  裡面是類似配電箱的構造,鋼筋混凝土的內部有不少電線與開關。中央有一個黑色開關,右邊是一個紅色圓形按鈕和一個藍色圓形按鈕,左邊則是三個可以上下扳動的開關。
 
  梁世明迅速按下藍色圓形按鈕,接著將第一個開關往下扳。
 
  下個瞬間,李少鋒頓時聽見一聲極為尖銳的高頻噪音,忍不住摀住耳朵,過了好幾秒才注意到走廊的日光燈角落出現一個輕微卻不會忽視的綠色光點。
 
  「紅色按鈕就是放下全棟的鋼門,目前暫時不需要那麼做,藍色按鈕則是發出只有修練者才聽得到高頻噪音。」梁世明一邊解釋一邊闔起金屬蓋,提氣單手將油畫掛回原處,繼續說明:「偶爾會在走廊看到掛著的油畫吧,只要裡面有畫到紅色屋頂的房子,背後牆壁就有這個裝置。」
 
  「瞭解了。」李少鋒依然覺得高頻噪音揮之不去,忍不住用指尖壓住耳朵,同時暗自訝異自己也在工房住了將近半年,沒想到居然還有這種高科技的防衛系統。
 
  緊接著,李少鋒忽然察覺到好幾次輕微氣息波動,顯然工房成員都被吵醒了。
 
  「旁邊三個開關則是改變日光燈角落的LED小燈泡顏色。綠燈表示暫無危險,請立即集合;黃燈表示工房可能受到攻擊,請保持警戒;紅燈表示工房已經遭到入侵,請做好隨時臨敵的心理準備。」梁世明說完,大步走向樓梯口。
 
  「綠燈時候的集合場所固定都是交誼廳嗎?」李少鋒問。
 
  「通常是如此,不過如果看到綠燈的話還是先散出一次感知真氣,掌握情況,朝向最多成員待的場所移動。」梁世明說。
 
 
 



創作回應

露米諾斯 Luminous
標題我覺得,如果是要指黎明的話,似乎不太對?
黑夜與白晝的交界可能好一點
2021-07-27 20:33:34
佐渡遼歌
使用黎明這個詞彙會和上次孫琰講過的黎明混淆
所以是用清晨,表示快天亮的那段時間,應該是ok的XD
2021-07-27 21:29:50
丹雀
終於讓我等到「夏雨」出場了xd
2021-07-27 21:21:03
佐渡遼歌
大家都在錯字wwww
2021-07-27 21:30:09
你艾希我吶兒
會叫的按鈕 想按
2021-07-28 00:31:35
佐渡遼歌
就跟學校牆壁的防災警報器一樣(?XD
2021-07-28 01:19:09
Ddpaul
都是瞭望塔這邊的劇情,怪不得有點尷,該下雨了吧
2021-07-28 06:35:35
佐渡遼歌
少鋒待的隊伍是瞭望塔,這點也是難免啦XD
2021-07-28 10:14:02
Darkwolf
提問,是老師吃掉學生還是學生吃掉老師?
2021-07-29 19:42:09
佐渡遼歌
兩情相願啦www
2021-07-29 19:44:32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