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克蘇魯的黎明》0208.我是在誇獎啦

佐渡遼歌 | 2021-07-29 20:00:01 | 巴幣 2198 | 人氣 392


  數分鐘後,瞭望塔的全體成員在交誼廳集合完畢。
 
  在參加克蘇魯遊戲的期間,熬夜、放哨以及保持長時間的清醒都是家常便飯,然而現在的場所是地球,時間則是接近破曉的深夜,再加上被高頻噪音吵醒的緣故,即使所有人都保持全副武裝、手持專屬兵器的狀態卻難掩煩躁神色,各自佔據一個位置,沒有交談。
 
  片桐總一郎是在場唯一保持笑容的人,毫無倦意,穿著依然一塵不染的執事服,單手端著茶盤,分別在每個人面前擺上剛泡好的紅茶。
 
  「老爺子,人家很感謝這份心意啦……不過現在是悠哉喝茶的時候嗎?」燕子無奈地問。
 
  「既然對方沒有收斂氣息又好整以暇地待在公園,表示有交涉意願,我方也不用倉促行事,先喝杯紅茶暖暖身子讓思緒冷靜下來,以免做出錯誤的決定。」片桐總一郎微笑著問:「有人想要添加蜂蜜或糖漬檸檬片嗎?」
 
  「……好吧,請給人家一片。謝謝。」燕子將瓷杯舉在半空中,等著片桐總一郎用銀夾夾了一片糖漬檸檬片放進去之後才端到嘴邊,小啜幾口。
 
  原本緊繃的氣氛總算略為放鬆。
 
  「──由於我們曾經在面對蒼瓖派的時候隱藏關於那人的消息,如果那人將當時的事情抖出來會很棘手,因此我並未通知情報機關或殲滅軍,也沒有這個打算。」秦樓月同樣喝了口熱紅茶,率先正色開口。
 
  「那人的所屬隊伍比較有可能是盜日團,即使那件事情穿幫了也有藉口狡辯。」燕子說。
 
  「少鋒學弟講過那人同時也有黑曜薔薇的內應身分吧,那樣就是教團聯合的成員了。那些仇視教團聯合的隊伍根本不會管這麼多,屆時,曾經隱瞞過相關情報的我們也會成為被攻擊目標。」林誠搖頭說。
 
  「我也持贊同意見。孫琰的事件有殲滅軍的介入,運氣很好地平安落幕,然而這次的情況更加複雜也牽涉更廣,必須謹慎處理。」張定緯說。
 
  「是呀,我們在玉閣祭的時候隱藏夏羽的情報在先,講得難聽一些也可以說是騙了蒼瓖派和殲滅軍,稍有不慎就會變成很棘手的情況。」秦樓月抿起嘴補充。
 
  「說起來,殲滅軍沒有派人在附近監視我們嗎?」楊千帆突然問。
 
  「應該是沒有……」秦樓月不太確定地說:「打從孫琰的那次事件之後,我們這邊也提高了戒備,平時並沒有在地盤周遭發現修練者的蹤跡。畢竟華文高中附近並不算鬧區,即使路過也不太會經過瞭望塔的地盤。」
 
  「人家的話就會用不懷氣息的普通人,反正他們的員工裡面也有不少這種人,知道克蘇魯遊戲的事情但是幾乎沒有武術基礎,不然從雪峰派找幾名剛入門的新弟子也符合條件。」燕子沒好氣地說。
 
  「……真是性格惡劣的辦法呢。」李少鋒苦笑著說。
 
  「這是最有效率的辦法吧!我們身為玩家可以輕易分辨出武術家、魔法師和其他玩家,然而普通人就是普通人,根本看不出疑點啊。」燕子說。
 
  「咦?不是,那個……我是在誇獎啦!」李少鋒自覺失言,急忙揮手澄清。
 
  「最好啦,根本就聽不出來。」燕子不悅橫了一眼。
 
  「這是一個很好的辦法沒錯,雖然對方同樣無法一眼就分辨與我們接觸的人是否身懷氣息,不過只要用手機拍幾張照片,事後再進行調查即可,以殲滅軍的情報網而言並非難事。」張定緯同意地說。
 
  「殲滅軍應該忙於教團聯合與玩家協會的事情,不可開交,而且聽說他們也沒有落下遊戲本身的攻略,不如說,參加遊戲的頻率反而更高了,況且若是真的派出普通人監視,我們這邊也無法確認。現在只能夠祈禱楚久樘總帥願意給予信任了。」梁世明無奈地說。
 
  「回到主題吧。有人要去見那女人,這是確定的前提吧?」燕子問。
 
  「夏羽應該希望和我單獨對話。」李少鋒說。
 
  「我也是這麼認為,畢竟她在蒼瓖城的時候只肯在你面前現身。那麼就讓少鋒單獨去見那人,我們其他人分成四組,以那座公園為中心點保持約兩百公尺的距離,一旦情況不對就立即包圍掩護。」秦樓月說。
 
  「我要陪在少鋒身邊。」楊千帆搖頭說。
 
  「……考慮到玉閣祭時候的情況,對方很有可能只願意在少鋒面前吐露情報,如果發現妳跟在旁邊,說不定會保持沉默或直接離開。」秦樓月困擾地說。
 
  「如法保證她下一次也會像現在這樣公開表明行蹤等待交涉,需要好好把握。」張定緯說。
 
  「我會在她做出任何舉動之前出手制伏。」楊千帆用著壓抑怒意的平淡語調說:「因為她擅自將少鋒的名字加入那份名單才會引發後續這麼多問題,甚至數次令少鋒陷入稍有差池就會喪命的凶險局面,我要當面詢問理由。」
 
  「那點當然也很重要,不過……現在的重點必須先放在問出『本次踏入瞭望塔地盤的目的』與『關於她本人的情報』,兩件事情都問不出來的情況才會進入『活捉』的環節。」秦樓月苦笑勸說。
 
  真要活捉夏羽應該是不可能的任務吧。李少鋒不禁想起她在蒼瓖城的時候,數個吐息就無傷將整棟屋舍數十名教團成員都打趴在地,卻礙於現場氣氛,沒有將這句話說出口。
 
  「現在事後看來,當時她所提供的警告相當準確,本次也有可能是為了提供其他警告才過來。」林誠猜測說。
 
  「玉閣祭是台灣玩家的年度盛事,如果規模相當……難不成是關於玩家協會的警告?」梁世明自言自語地說。
 
  「也有可能同樣是關於教團聯合的警告。打從寒假開始過後,教團聯合就幾乎銷聲匿跡,算算時間應該也差不多要進行下一場大行動了。」林誠說。
 
  「那些討論就請先暫緩吧。」秦樓月說。
 
  「回到原本話題吧,人家也贊成有個人跟著。」燕子開口附和:「雖然說笨蛋學弟的氣息總量龐大,發覺不對勁就可以搶先爆出大量氣息飛掠撤退,然而那人的修為是裝神弄鬼的塵閃境界吧,而且擅長輕身變化,難保會有變故。」
 
  「是的,如果那女人挾持少鋒當成人質就束手無策了,我要陪在旁邊。」楊千帆再度堅定地重複。
 
  「……好吧,如果發展成那樣的情況確實難以處理。」秦樓月妥協地說:「那麼就請定緯負責東方、燕子負責南方、世明和林誠負責西方,我負責北方,只要爆發氣息衝突,不要猶豫直接出手。第一優先目標是自身安全,第二目標才是活捉。」
 
  瞭望塔的成員各自應好,握緊武器,露出不亞於參加遊戲時候的嚴肅神色。
 
  李少鋒也被這股氣勢渲染,忍不住挺直脊背。
 
  「即使那人在玉閣祭的時候多次聲明自己是少鋒的友方,卻不曾聲明過是瞭望塔的友方,行事更是亦正亦邪,無法因為片面之詞就給予信任,現在正是一個絕佳機會讓她說明為何對少鋒如此執著,如果沒有釐清這點,今後說不定會重蹈玉閣祭時候被陷害的覆轍。」秦樓月說。
 
  「那麼我們過去赴約了。」楊千帆說完,伸手拂過裙襬,確認完黑紋短刀的觸感之後才站起身子,走向電梯。
 
  「我會努力套出情報,然而如果不幸失敗就麻煩各位支援了。」李少鋒一邊說一邊拿起那徹亞斯,不過斟酌片刻還是將之放回壓克力桌的桌面,暗忖自己可不希望發展成武力衝突,況且真打起來多一把偽外星武器也不可能彌補塵閃境界之間的差距,帶著武器反而會成為逃跑時候的累贅。
 
  「不用擔心,後方支援就交給我們吧。」秦樓月微笑著說。
 
  「嗯。」李少鋒點點頭,隨即追著楊千帆的背影離開交誼廳。
 



創作回應

Ddpaul
都是守序沒意思,我要看到血流成河!
2021-07-29 21:34:43
佐渡遼歌
望向教團的各位(
2021-07-29 21:35:50
你艾希我吶兒
偵查守衛 要記得插(?
2021-07-30 01:41:47
佐渡遼歌
wwww
2021-07-30 02:17:44
白昼夢
千帆和夏羽要打起來了嗎?
2021-07-31 14:02:01
佐渡遼歌
還請期待今晚的更新XDDD
2021-07-31 14:32:18
Ddpaul
今晚,我想來點⋯⋯
2021-07-31 19:34:57
佐渡遼歌
這個回應豈不是讓人想要去吃消夜了嗎www
2021-07-31 19:42:04
超熱血聖騎士酷愛巨乳
謝謝您分享
2021-07-31 20:27:53
佐渡遼歌
如果能夠看得喜歡就太好了XDD
2021-07-31 20:28:36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