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克蘇魯的黎明》0210.莿桐慘案

佐渡遼歌 | 2021-08-03 20:00:01 | 巴幣 220 | 人氣 427

連載中克蘇魯的黎明
資料夾簡介
克蘇魯元素的奇幻武俠作品!!

  ──所以現在究竟是什麼情況?李少鋒深切思考著這個問題。
 
  目前的所在場所是瞭望塔交誼廳,主動說要進來談論後續的夏羽端正坐在單人沙發,無視於集中在自己身上的冷淡視線與濃重殺氣,怡然自得地喝著片桐總一郎剛沖泡好的熱紅茶。
 
  瞭望塔內修為最為高深的楊千帆和張定緯分別站在通往電梯與通往內側走廊的門口,各自手持黑紋短刀與鋼刀,毫不掩飾地提氣戒備。
 
  秦樓月以工房長的身分坐在李少鋒身旁,準備交涉。
 
  梁世明、林城、燕子則是分別站在其他角落,倚靠牆壁、坐在高腳椅、站在流理臺旁邊,拉起三角形的包圍網凝視著夏羽。雖然沒有像楊張兩人那樣保持提氣狀態,手中依然握著武器。
 
  原本以為樓月學姊只會讓夏羽進去一樓大廳的會客室,沒想到居然直接讓她上到十樓交誼廳……然而換一個角度思考,十樓的逃跑難度自然遠遠高於一樓。李少鋒同樣端正坐姿,注視著淡然自若的夏羽。
 
  「──真是殺氣騰騰呀……不曉得學長是否有提過了,我上次在蒼瓖主城的茶室同時面對夏逸舟、馮珮蘭、胥明與莊邦毅的圍攻,依然無傷離開了。」夏羽若無其事地開口。
 
  此話一出,負責鎮守兩個出入口的楊千帆和張定緯大幅催發氣息。
 
  酒紅與青綠的真氣高漲四散。
 
  「請不要這麼緊張啦,我是友方。」夏羽微笑著說。
 
  「這樣不斷重複強調自己是友方反而讓人起疑。」燕子冷哼。
 
  「因為就真的是友方呀,但是各位學長姊又不願意相信。」夏羽保持著甜甜笑靨,依序掃視著眾人說:「我可是很希望能夠與各位學長姊友好相處呢。樓月學姊、世明老師、千帆學姊、誠學長、燕子學姊、片桐老爺子、定緯學長,今後還請多多指教囉。」
 
  「哎呀,果然事前調查過我們的情報了?外人可不會知道『老爺子』這個稱呼呢。」秦樓月露出雙眼完全沒有在笑的笑容,淡然反問。
 
  「那、那個!」李少鋒見氣氛劍拔弩張,趕忙緩頰說:「雖然剛剛已經提過了,不過還是趁著大家都在場的時候重講一次……這邊這位說她希望加入瞭望塔。」
 
  「是的!我是隔壁忠山國中的學生!今年三年級!因為仰慕貴工房的李少鋒學長就毛遂自薦了!希望能夠讓我加入瞭望塔!」夏羽立刻高舉起右手,露出純真學妹的神情高聲說。
 
  「這種時候就不要一臉正經胡扯了,妳剛剛才自己提到蒼瓖城的事情吧。」李少鋒萬般無奈地說。
 
  「兩件事情沒有衝突呀,我可以是隔壁忠山國中的學生又是那位對蒼瓖派有大恩的人。」夏羽說。
 
  「妳也知道自己被蒼瓖派懸賞了喔……總而言之,在場各位都知道妳在玉閣祭的時候兩度現身向我提出警告,同時也知道妳有著黑曜薔薇的『瓦蘿莎』和『阿撒托斯』這兩個假身分。」李少鋒說。
 
  「真是的!學長你怎麼這麼簡單就把我的情報全部講出去啦。難得事前擬好了各種說詞,只要演得好一點,說不定可騙倒他們耶。」夏羽頓時垮下肩膀,嘟起嘴埋怨。
 
  上次見面姑且是充滿神祕感的絕世高手,現在卻如同自己宣稱的身分變成一個愛撒嬌、愛鬧彆扭的學妹角色,到底哪個才是真正的個性?還是說兩個都是裝出來的?李少鋒眉頭深鎖地暗自思考,沒有回應。
 
  「姆姆,如果沒有發生玉閣祭的那齣插曲,氣氛應該不至於變得如此緊繃,所以我當時才會想要盡可能地隱瞞身分呀……」夏羽悔恨地自言自語,片刻才端正神色地面向秦樓月說:「無論如何,我希望加入瞭望塔的想法都是真的。希望工房長的樓月學姊給予許可。」
 
  「請先說明自己的身分吧。」秦樓月說。
 
  「沒有問題,首先,我的修為抵達了塵閃境界……我不喜歡使用實力強壓過對方的說話方式,然而避免產生不必要的衝突,希望各位學長姊可以認清即使你們聯手也無法制伏住我或留住我的事實,避免不必要的衝突。」夏羽一邊說一邊揮手散出氣息。
 
  淡金色的真氣在空氣劃出一道軌跡。
 
  閃亮的粉末搖曳飄落,很快就消散無蹤。
 
  「妳是盜日團的成員嗎?」燕子搶先質問。
 
  「盜日團?」夏羽一楞,失笑地搖頭說:「我不曉得為什麼會產生這種誤會,然而我不是盜日團的成員,而是『銀鑰』的成員。」
 
  此話一出,瞭望塔的成員們都不禁動容。
 
  銀鑰乃是崇拜著「三柱神」尤格‧索托斯的教團隊伍。
 
  雖然是教團隊伍,然而始終保持中立立場,不參與其他隊伍的紛爭,再加上偶爾會公開準確性極高且影響深遠的預言,在玩家之間擁有超然的崇高地位,即使在教團聯合的事件之後,這個地位依然沒有受到影響,乃是目前唯一僅存且持續公開活動的大型教團隊伍。
 
  「此話當真?」秦樓月嚴肅地問。
 
  「我沒有必要在這件事情上面說謊。因為這個緣故,我必須站在中立立場,當時在蒼瓖城才會使用各種方式隱瞞身分,若是引起了各位學長姊的誤會,在此鄭重致歉。」夏羽誠懇地說。
 
  「有什麼證據嗎?」梁世明追問。
 
  「我有一些代表銀鑰幹部的飾品與身分證明物品,問題在於銀鑰的相關情報幾乎不會在外面流通,即使拿出來也沒有太大意義。再者,瞭望塔工房內部並沒有年長的耆老成員,否則若是換作蒼瓖派、秦家刀、鯤島丐幫等等歷史悠久的地方門派,即使不曉得銀鑰的內部細節也該耳聞過『莿桐慘案』、『吳世頡』、『紀錄者』這些事情,能夠成為佐證。」夏羽平靜地說。
 
  「莿桐慘案嗎……」秦樓月喃喃自語,低頭深思。
 
  「樓月,妳聽過嗎?」梁世明低聲詢問。
 
  「似乎在很小時候曾經聽過,不過……僅僅只記得名稱,細節已經想不起來了。」秦樓月停頓片刻,轉頭詢問:「定緯,你對此有印象嗎?應該是聽父親提過的。」
 
  「不好意思,沒有太大的印象。」張定緯說。
 
  「老朽倒是曾經耳聞過這些事情。」片桐總一郎突然開口。
 
  迎著眾人的目光,片桐總一郎不疾不徐地將手上的托盤放到流理台桌面,頷首說:「老朽並非玩家,對於遊戲當中的知識比不上各位,只是偶然聽聞過那件在數十年前的駭人事件。」
 
  「老爺子,麻煩說明。」燕子說。
 
  「是的,莿桐派原本是台灣中部的一大地方門派,勢力方面足以與蒼瓖派互相抗衡,當時台灣的武術家都聽過『西莿桐、東蒼瓖』這個說法。在武術方面,莿桐派以霸道無匹、橫掃千軍的重棘槍法聞名,門下弟子超過千名,主要根據地位於雲林,卻也在彰化、台中、南投都設有據點。」總一郎流暢地說。
 
  「我踏入這個世界也第三年了,卻是第一次聽到這個門派的名稱,應該表示其中有所蹊蹺吧,還是單純只是自己太過孤陋寡聞了?」林誠左顧右盼地問。
 
  「我也沒有聽過。」梁世明搖頭說。
 
  「因為這個門派在一夜之間傾覆了,本宅被莫名大火付之一炬,直系弟子死絕,武藝與心法盡數失傳,在數十年後的此刻,各位從未聽過他們的名號並不稀奇。」總一郎沉聲說。
 
  聞言,秦樓月等人都不禁露出驚訝神色。
 
  李少鋒打從剛才就抱持著在聽一個很久以前發生故事的心態,難以湧現實感,不過轉念思考,想像著倘若蒼瓖派在一夜當中傾覆、門徒死絕,確實是駭人聽聞的事件。
 
  「難道是銀鑰下的手嗎?」林誠遲疑地問。
 
  「並非如此,根據老朽當時聽到的傳聞,當時莿桐派的少主吳世頡靠著一桿鐵槍連敗台灣各大門派的高手,弱冠之年就將修為練至返老境界,確實是天縱英才,然而這位被寄予厚望的吳世頡卻在一夜之間殺盡本宅的親人弟子,接著消失無蹤。」總一郎說。
 
  「這麼聽起來,似乎也無法肯定兇手就是吳世頡吧。」林誠說。
 
  「據說莿桐本宅的所有屍體在身體要害某處一定有穿透而過的大窟窿,無疑死於重棘槍法之下,而且當時吳世頡本人也待在本宅,若非本人,全世界應該沒有第二個人能夠在他眼下做出如此殘虐之事。」總一郎說。
 
  「原來如此。」林誠點頭說。
 
  「此外,據說將近百具的屍體全部被整齊排列在本宅廣場,無論多麼瑣碎的屍塊也被撿在一起,毫無遺漏,接著被燃燒整晚的大火燒得焦黑。燃燒屍體的刺鼻味道甚至甚至飄到了其他縣市,這點也增添這起慘案的恐怖色彩。」總一郎平靜地補充。
 
  「所以那位吳世頡殺完整個門派的人就放火湮滅證據,徹夜逃跑……然後再也沒有被找到嗎?」燕子追問。
 
  「老朽當時也是偶然前來台灣,並未停留太久的時間,所知有限。不過對於這件事情留下深刻印象,兩年後再度來台的時候有刻意打聽相關情報,正如同燕子大小姐的猜測,再也沒有其他人見到吳世頡的身影。待在其他據點、僥倖逃過一劫的莿桐派弟子們因為擔心會遭到毒手,不是隱姓埋名就是逃往國外,曾經稱霸一時的重棘槍法與莿桐心法也因此沒落。」總一郎說。
 
  「難怪沒有聽過這個門派。」林誠低聲說。
 
  「由於這起事件的經過太過離奇,再加上擔心會被牽連的緣故,成為當時閉口不談的禁忌。經過幾十年的時間,台灣年輕一輩的玩家們不曾聽過莿桐派這個門派也在情理當中。」總一郎總結地說。
 
  「所以這件事情與銀鑰有什麼關係?如果不是兇手,難道妳們就是害得那名吳世頡發狂的原因?」燕子皺眉問。
 
  「燕子學姊想得太過複雜了,銀鑰與這起莿桐慘案的關聯在於當時有銀鑰的成員在一旁見證了前因後果。」夏羽說。
 
  「據說從來不會在公開場合現身的銀鑰成員居然湊巧在場?」燕子懷疑地問。
 
  「首先,我要說明銀鑰的一項傳統。只要銀鑰高層判斷世間出現將來會大幅影響歷史的關鍵人物就會派出成員,前往接觸,面對面取得第一手情報,必要時刻甚至會長伴那人身旁,親眼見證他的成長與經歷,在東方國家,某些門派會將那些肩負此項任務的銀鑰成員稱為『紀錄者』、『塵修者』或『入世者』。」夏羽詳細解釋。
 
 
 
 



創作回應

Ddpaul
對於夏羽的加入我們瞭望塔只有一個要求,那就是「賣」!
遇到問題賣!遇到危險賣!只要打不贏,就不要猶豫馬上賣!
遇到教團就把夏雨推出去賣!遇到殲滅軍就拖出來賣!
跟情報一起合著賣!把制服脫下分開賣!
賣臉!賣(。)(。)!賣ASS!
我們瞭望塔株式會社幫妳實現偶像夢!
羽兒、帆帆、燕子,直接出道!
賺她個盆滿缽滿!
2021-08-04 09:16:40
佐渡遼歌
因為章節切得有點開,交涉才剛起了個開頭
就請先觀望看看夏羽的後續說法吧XD
2021-08-04 11:24:18
Ddpaul
我們別的不說,但還請您告訴我夏羽會不會跟少鋒同房
2021-08-04 19:21:51
佐渡遼歌
還請勿心急,靜觀後續劇情發展XD
2021-08-04 19:48:26
Ddpaul
猶豫就會敗北,果斷就會白給
2021-08-05 08:05:58
Ddpaul
雖然夏羽是來紀錄的,但她好像很想把自己也寫進故事裡
2021-08-05 08:28:22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