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翻譯小說] [下町女僕物語] 第三話 「她接受對決的理由」

框々子 | 2021-07-31 10:21:48 | 巴幣 0 | 人氣 53

〈〈 原文網站、相關版權說明,以及翻譯轉載許可,放在頁尾 〉〉

下町メイド物語
官方網站
Twitter

/////////////////////////////////////////////////////////////////////////////////////////////////////////////////


第三話
「她接受對決的理由」


「……這句話我可不能當作沒有聽到!不過是個沒落貴族大小姐,事到如今還說什麼特權階級……居然說我是『一般人』?我最看不慣的就是妳們這些沒落貴族的這種作風!」

        麗莎對著茱莉亞,非常生氣地大聲咆哮──。

「不准妳再繼續侮辱大小姐!!」

        茱莉亞也瞪著麗莎,咬牙切齒地大吼著──。
        兩個人之間的爭執,即將超出口舌之爭的程度。「該怎麼辦才好……。」在這樣緊張的情況下,娜娜只能狼狽的不知道該怎麼化解。但是,就這樣放著不管的話一定會發展成無法挽回的狀況。
        娜娜下定決心要阻止兩個人的爭吵,為此必須要採取一些行動才行。於是她朝著兩個人之間,踏出了第一步──。

        話說麗莎與茱莉亞為何會發生這樣的爭吵呢。
        這件事要回溯到三天前。

~~~

        宿舍的晚餐是由住宿生輪流負責準備的,今天晚上是輪到娜娜、妮可、麗莎來負責。主菜是Cock-a-Leekie。這是在妮可的故鄉蘇格蘭的家庭料理。是一道由雞肉〈Cock〉和韭菜〈Leekie〉熬煮而成的湯,因此被稱作Cock-a-Leekie。

「最近變得有點冷了,所以我想提供一些比較溫暖的料理。」

        這是妮可提供的點子。身為料理負責人的妮可,一邊對娜娜以及麗莎下達指示,一邊確認烤麵包的時機,一邊準備甜點,在廚房裡忙進忙出。
        遵從著妮可的指示,大家分工合作,晚餐逐漸準備完成。娜娜負責的是最重要的原料:韭菜以及蔥的切絲,雖然娜娜一邊喊著「跑進眼睛裡面啦──。」,一邊淚流滿面,但仍然進行著切絲作業。
        在這期間,持續切著雞肉的麗莎則是回以「手不要停下來!」,而妮可則是一邊說著「還好嗎?」一邊用手帕擦掉娜娜的眼淚。

「哇,味道真香。」

        將準備好的料理上桌後,和室友一起前來的楓和玲‧芳發出高興的聲音。
        玲和楓,和娜娜一樣是女僕科的一年級生。玲是從清〈中國〉前來的留學生,而楓則是在法爾特西亞長大的東洋人。分別是十二歲以及十一歲,因為從小時候就一直在一起,就像是感情非常好的姊妹一樣,在同年級生中非常受到歡迎。

「這個是什麼湯?」
「Cock-a-Leekie,雞肉和韭菜熬煮而成的湯,是妮可的家鄉料理喔。

        娜娜回應了玲的疑問。

「準備了很多,請盡量吃吧!」

        將晚餐準備好的妮可和麗莎,和娜娜、玲以及楓一起同桌坐下。

「甜點是焦糖布丁喔。」
「焦糖布丁?」

        對於妮可說出的這個陌生單字,玲歪了一下她小小的腦袋。

「就是焦糖布蕾喔,妮可的焦糖布丁非常好吃喔!吃了一定會嚇一跳喔!」
「哦──真是期待!」

        聽到了娜娜的話,玲的眼睛發出閃閃發亮的光芒。
        完成了飯前禱告後,大家喝了湯並發出了「真好喝」「好溫暖」的感想。聽說在妮可的家鄉,蘇格蘭的冬天非常寒冷的關係,大人們都會一邊喝著這種湯,搭配威士忌來讓身體溫暖起來。這確實是一道讓身體從內暖起來的湯料理。

        十一月──冬天的氣息從昨天開始逐漸顯露,對於這道溫暖的料理來說,時機是恰到好處。對於妮可的體貼,大家都表達了感謝之意。

「話說,今天的歷史課。」

        玲突然的發言,讓娜娜不加思索的「嗚」地哀嘆了一聲。氣氛凝重,畢竟這是個讓人完全不想思考的話題。

「關於報告的問題,大家覺得答案是什麼?」
「我記得是……呃,大戰與協會與大德意志……大德意志的……的什麼?」

        娜娜一邊說著,一邊歪著頭充滿疑惑的樣子。麗莎用側眼看著這樣的娜娜,不禁嘆了一口氣,代替她把題目的內容背誦出來。

「十六世紀到十七世紀中的貴族以及農業資本家們的資本與財力與女僕文化的發展,到經過大戰之後,協會設立的過程,以及歐洲聯盟、大德意志、鄂圖曼帝國之間的關係,請以地緣政治學的角度來描述這些事件──。」

        並不是那麼難的題目吧,麗莎這麼說。

「首先應該要從十七世紀,德意志統一軍向各國發動大戰,社會的不安開始擴大對吧?接著針對貴族以及農業資本家的叛亂,以及人民在歐洲各國武裝起義的關係,當時由特權階級所雇用的女僕傷亡數量大幅增加──促使當時『大戰』的中立國法爾特西亞王國設立保護、管理以及培育女僕的『協會』……就這樣照著課本的答案來回答就可以了吧。」

        就像是正在翻閱著課本一樣,非常順暢地把課本上的內容娓娓道來。但是卻被玲回應「這樣的答案還缺少了地緣政治學的觀點」,並接著補充。

「協會的設立是起因於大戰所引起的不安,這點是可以由麗莎的回答來說明沒錯……。但是協會設立的由來,則應該要與十六世紀中的『黃金的和平』,以及女僕文化的盛行一起討論才行。這又要說到,『黃金的和平』是在歐洲本土鄂圖曼帝國,在地緣政治上的威脅下建立起來的──」。

        突如其來難懂的歷史討論,娜娜感到一陣暈眩,只能無力地抱著妮可「完全聽不懂……等下教我作業……」。
        對所有科目都不擅長的娜娜,對於歷史學特別不行。只要一開始閱讀這本由既困難又不熟悉的詞彙所組成的科目,就會不自覺地開始想睡覺的程度。
        看到這樣的娜娜,麗莎把眉毛稍微抬了起來。

「這種程度的討論也沒辦法跟上嗎?這樣的學力居然也可以進來這間學園……真的難以置信。」
那個眼神帶著些許輕蔑。女僕是需要為主人進行諜報活動的職業,因此了解歷史學以及政治學是最低限度的能力需求──但是這傢伙……只能說是半調子。
「麗莎,確實娜娜對念書實在是不擅長──。」

        對念書實在是不擅長──玲這句一定是不含惡意的發言,卻深深刺進娜娜的胸口。「嗚──妮可……。」娜娜發出一聲悲鳴,再次抱住妮可。妮可一邊摸著娜娜的頭安慰,一邊在臉上浮現出有點開心的表情。

「娜娜是比誰都認真的人呢。這點應該是可以認同的吧。雖然現在可能還看不出什麼結果,但是能夠持續努力的人,最後一定能夠走出一條路的──我是這麼想的。」

        麗莎瞇著眼看著玲。

「妳到底……想說什麼……。」
「請不要把娜娜當作笨蛋,這就是我的意思。」

        餐桌上瀰漫著尷尬的氣氛,玲是想到什麼就說什麼的類型,和相較之下講話比較尖銳的麗莎之間,偶爾就會產生這樣的衝突。

「現在是,怎樣……。」

        麗莎並沒有再多說什麼──不,應該說是沒辦法再多說什麼,這樣的說法比較正確。
        女僕科一年級生的成績裡,不管是哪一個科目,玲都是學年第一名,第二名是艾莉莎白‧艾恩菲利亞以及茱莉亞‧海恩菲利亞貴族出身組,幾乎每次都是並列第二。麗莎則是更遙遠的學年三位。

        換句話說,這場口舌之爭是沒辦法贏過玲的,麗莎非常了解這個狀況。麗莎的內心也早就理解到,要比頭腦好不好,是根本就贏不了的。玲的成績就是這麼突出。
        根據清國的國家策略,從女僕養成計畫中千挑萬選出來的──玲‧芳。即使本來就是頂尖的麗莎也必須多少抱著敬意,也是因為這個原因。

「我、我去拿甜點過來喔……。」

        為了轉換這沉重的氣氛,妮可朝著往廚房走去。

「話說,聖誕節茶會,大家有沒有什麼計畫……?」

        帶著生硬的笑容,楓已經無法忍受這沉重的氣氛,決定嘗試轉換話題。

「聖誕節茶會就是所有女僕科一年級生要招待上級生的活動對吧? 要我們自己思考要進行什麼樣的企劃,並且付諸實現,真的是很困難的要求呢……對方可是走在我們女僕道路上的前輩呢……。」

        玲痛苦的說著。這是萊丁頓老師出給全班的難題,即使是天才少女也會因此而煩惱。

「沒問題的!只要可以傳達接待學長姐的心意,一定沒問題的!」
「在這種狀況下還能這麼樂觀的娜娜,真是太讓人敬佩了,有什麼好點子嗎?」
「嗯──沒有什麼……特別的呢……。」
「真的假的,真想知道剛剛的自信是從哪裡來的。」

        在娜娜和玲一來一往的相聲中,雖然楓呵呵呵地笑著,但麗莎卻維持著沉重的表情,握著湯匙的手一動也不動。

「久等了!」

        妮可將裝成在小碗中的焦糖布丁,分配到每個人的面前。「哇看起來好好吃喔!」但在浮現出笑容的娜娜一群人旁邊,麗莎還是擺著一點也高興不起來的表情。

「抱歉,我不用了……。」

        麗莎緩緩站了起來。

「我的甜點讓大家分了吧……。抱歉,明明是特地做的……。」

        垂著頭的麗莎說完後,拿著還沒吃完的碗盤往廚房的方向移動。

「麗莎……。」

        妮可看著麗莎的背影,擔心的說著。

「她只是在鬧彆扭而已,暫時讓她冷靜一下吧。」

        玲的嘴裡塞著焦糖布丁說。

「總覺得麗莎,很焦急的感覺……。」
「焦急?」

        聽到楓突然冒出的話語,玲露出疑惑的表情。

「本來成績優秀的麗莎就不需要緊張,為什麼會這樣說呢?」
「我也不知道……但是,最近的麗莎給人沒什麼餘裕的感覺,讓人看了覺得有點危險……。」

        對於楓的感想,玲稍微思考了一下,「嗯,再觀察看看狀況吧。」就這樣把話題結束了。
        但是這時候還沒有人知道,就在隔天,麗莎和茱莉亞就引起了激烈的爭吵。

~~~

        事件的預兆,在隔天的放學時間逐漸顯現出來──女僕科一年級生全員都聚集起來,討論聖誕節茶會的企劃會議上。

「所以說啊,由我們學校最引以為傲的馬術部一年級生VS上級生,舉辦一場馬上長槍比武大賽〈Joste tournament〉!並且開放下注!一定會很熱鬧的!」
「等一下啦凱莉,都是妳的意見,我看妳一定是想要做黑箱,然後趁機大賺一筆對吧。」

        美術部的比安卡一說完,教室中瞬間爆出笑聲,娜娜和妮可也開心的笑了。

「我才沒這麼打算呢!嗯,這樣不好嗎?反正不管怎樣,我覺得跟妳剛剛說的美術展覽比起來,一定是更有娛樂性的活動喔。」
「妳啊,不會只想著要熱鬧而已吧。這是茶會喔。這是把上級生當作國賓一樣招待的官方正式茶會喔,妳懂嗎?Do you understand?」
「是是是,比安卡大小姐。明明是米蘭的大小姐,英文卻很好呢。」
「總比妳的愛爾蘭腔好太多了。每天的語文學的題目都是誰幫妳檢查的,妳都忘記了嗎?」

        馬術部部員的凱莉與美術部部員的比安卡,兩個人的一來一往像是永遠都不會結束一樣。「好了好了,不要再吵這種笨蛋話題了。」為了停止這看似永無止盡的相聲,由萊丁頓老師委託了議長職責的級長,只好出聲制止她們兩個。順帶一提,萊丁頓老師本人將督導會議進行的責任委託給級長之後,便立刻前往教職員大樓了。

「凱莉和比安卡,那兩個人正在交往的事情,娜娜知道嗎?」

        為了不要讓別人聽到,坐在旁邊的妮可很小聲地偷偷告訴娜娜,聽到這個消息的娜娜不加思索地發出「欸!!?」的大叫聲。

「安靜!」

        級長用力咳了一聲並且瞪著娜娜,這時才發現教室中的每個人都注視著娜娜。娜娜帶著不好意思的笑容,「抱歉抱歉」,立刻做出道歉。

「這是真的嗎!?」

        娜娜這次小聲地向妮可問。仔細想想這可是一件必須認真看待的事情,妮可是女僕科一年級生中,消息最靈通的,人緣也非常廣。既然是這樣的妮可所提供的消息,不用說一定有很高的準確度。

「嗯,聽馬術部以及美術部的人說的,一定不會錯的。」
「嘿,嘿……在交往啊,都是女孩子……。」
「沒錯,而且美術部的人還曾經看過……」

        娜娜的耳朵感覺到妮可的吐息所夾帶的熱量正在靠近。忽然之間,娜娜全身抖了一下。

「在美術部的倉庫裡,就只有兩個人……。」
「欸!?!?!? 這麼大膽!?!?!?」
「安靜!!!」

        級長尖銳的聲音再度傳來,因為娜娜又再度發出很大的聲音。教室中的各位再次將視線集中在娜娜身上。級長銳利的眼光,讓人感到非常刺痛。

「……那──,還有其他的方案嗎?」

        深呼吸之後的級長這樣問。教室中各處傳來「嗚……」「恩……」,各種陷入思考的呻吟聲,但是並沒有出現什麼明顯的反應。於是級長決定轉換分針,一個一個點名並且徵詢意見。

「茱莉亞。」
「是!」

        看起來一板一眼,表情一點也沒有變化的茱莉亞回應。

「有什麼好的想法嗎?」
「沒有!」

        一點猶豫也沒有,瞬間就進行了回答。換了方法也毫無進展,級長瞬間陷入沉默。

「茱莉亞。」

        艾莉莎白出聲叫了茱莉亞。語氣就像是主人在斥責自己飼養的狗一樣。

「級長是在詢問妳個人的意見──請用妳個人的意見來回應。」
「我個人的意見並不存在。我只遵從大小姐的意見。」

        毫無懸念的回應讓艾莉莎白用手壓著頭,向級長謝罪

「非常抱歉。我等下會和她好好溝通的……。」

        艾莉莎白的一舉一動,讓在教室的每個人都很仔細的注視著。以冷澈的嗓音發言,即使只是為了自己的過失而道歉,也都讓人不禁嘆為觀止。
        不只是女僕科,在整個學園中,光鮮亮麗的艾莉莎白也具有廣大的追隨者。即使是用手指壓著額頭,感到非常困擾的表情,仍舊像是一幅畫一樣。
        ──重新振作起來的級長,繼續又問了幾個人對於企劃案的想法。就在那個時候,麗莎將非同小可的炸彈丟了出來。

「我就來清楚地,說說我自己的意見吧。」

        麗莎這麼說。級長期望著能得到一點進展,但麗莎則是把視線送往茱莉亞的方向。

「和某個沒規矩的貴族大人的侍女不一樣呢。」

        最後這句是多餘的──表現得就像是「這也是沒辦法的樣子」。茱莉亞瞇起眼瞪著麗莎。

「妳,這是要侮辱大小姐嗎……。」
「喔喔好可怕,真是抱歉啊。這是我的錯,貴族大人。」

        擺明要吵架的發言,以及麗莎的挖苦。除此之外,還有把對方當成笨蛋一樣的表情。不知道是不是錯覺,茱莉亞那張鐵面具一般的表情,似乎稍微有了一點動靜。
        一觸即發──周圍的空氣彷彿凍結了。茱莉亞繼續瞪著麗莎,麗莎則是繼續用一副「妳有什麼意見嗎?」的表情,一言不發地看著茱莉亞。
        咳哼! 級長刻意大聲咳了一聲。將兩個人的僵持狀態打破。

「……經過長時間的會議,大家都累了的樣子,今天就先到這裡吧。明天會再次召開會議,所以下課後再到這裡集合吧。」

        在大家起身離開的同時,娜娜朝著兩人的方向看了一下。麗莎默默地看著桌面,接著突然之間站起來,並快速離開教室。而茱莉亞這邊,則是被艾莉莎白一邊說著「過來一下」一邊拉著茱莉亞的手離開教室。娜娜看著這場留下不安結尾的會議,一邊想起前一天晚餐時,楓所說過的話。

『最近的麗莎給人沒什麼餘裕的感覺,讓人看了覺得有點危險……。』

        還真的如她所說的。麗莎既是室友,也是朋友,也是同學。究竟是什麼事情讓她每天都這麼焦躁不安,一定要好好確認才行。
        不然的話,麗莎一定會在某個時候爆發──這到底是不是自己想太多了呢,娜娜一邊自問一邊和妮可踏上歸途。

~~~

        就像楓以及娜娜擔心的一樣,事情終於爆發了。會議的隔天是武術的實習課程。
        女僕科的一年級生們,在入學第一個月開始到第二個月為止,大約一個月的時間都會被要求進行徹底的基礎體力訓練。在這樣的新兵教練課程結束之後,接著就是將基本的架式逐漸導入實戰的訓練。首先是空手的攻防以及木劍的使用方法。
        講師因為是曾經隸屬於教官隊的前任軍人,所以講師實施的訓練非常嚴格。
這樣的魔鬼教練講師在課程的一開始,先將學生整隊之後,便隨機分成兩人一組。以各種「組合對打」的方式來確認基本架式,並讓大家藉機學習。
        娜娜和楓分配到同一組,妮可和玲則各自和其他學生一組。但最糟的是──麗莎和茱莉亞被分配到同一組了。讓大家不只是嚇了一大跳,更是到了害怕的程度。即使是艾莉莎白,也很罕見地讓大家看到了狼狽的模樣。

「這實在是太糟糕了……」。大家一定都是這麼想的,但兩個人既然已經被分成同一組,空手搏擊的訓練也只能就這樣開始了。

~~~

        武術實習結束之後的更衣室裡,茱莉亞正在擦拭著身上的汗水,並換上制服整理儀容。此時麗莎怒氣沖沖地前來。那時候發生的事情的每一個細節,娜娜都依然歷歷在目。

「妳剛剛……手下留情了對吧!為了不要讓我受傷而手下留情……!」

        麗莎大聲叫著,帶著非常憤怒的情緒。因屈辱而感到發狂般的憤怒──只有這樣才能準確形容這股情緒,也才是這股憤怒的原型。
        就在剛才,麗莎感到了無比的屈辱。在實戰訓練中,麗莎被茱莉亞多次制伏在地,大半時間都待在地板上,但麗莎的反擊卻一次也沒有對茱莉亞產生效果。兩個人之間的實力差非常明顯。即使是娜娜這樣的新手,也能夠看得出來茱莉亞對麗莎已經過度手下留情了。那是過於殘酷的一面倒局勢。

「因為大小姐曾經命令我,絕對不可以讓一般人受傷的關係……。」

        針對麗莎的質問,茱莉亞只做了簡潔的回覆,連看也沒有看麗莎一眼。這個態度瞬間引爆了麗莎的怒火。一般人──這個詞對麗莎來說可是禁句。
        若是艾莉莎白在場的話,一定會阻止茱莉亞的發言,並且同時緩和麗莎的情緒吧。但是不巧,艾莉莎白並不在這裡。萊丁頓老師也因為來自教職員棟的召喚而先行一步離開了更衣室。

「什麼啊!開口閉口就是大小姐大小姐的!明明就只是個沒落貴族!」

        麗莎發出從未有過的大聲怒吼,氣氛到了差一點點就要撲上去扭打的臨界點,更衣室的所有人都注視著兩個人,什麼也不敢做。娜娜、妮可、玲以及楓也是一樣。
        聽到麗莎說出的那個詞之後,茱莉亞的表情很明顯有了變化。一直以來的面無表情,現在顯露出了些微的憤怒情緒。沒落貴族──這個詞對茱莉亞來說可是禁句。

「妳說什麼?」

        從茱莉亞的臉上,剛才還看得到的憤怒情緒瞬間消失了。雖然原本就是個沒有表情可言的少女,但此時卻變成更加沒有人情味可言的表情。這樣的變化實在是太過震撼,讓麗莎呆滯了一瞬間。但是,事到如今不能退縮。

「……沒聽清楚的話我就再說一次!不過是個沒落貴族,事到如今還在說什麼特權階級……說我是一般人?我最看不慣的就是妳們沒落貴族的這種作風!」
「不准妳再繼續侮辱大小姐!!」

        說完之後,茱莉亞將自己的一支手套甩向麗莎的右臉頰,這個完全只是一時衝動所做出的行為。自己所服侍的主人家族,不只一次,兩次,甚至第三次被以「沒落貴族」嘲笑的瞬間,終於突破了忍耐的極限。兩個人的口舌之爭已經跨越了無法挽回的界線。
        若是不在這裡阻止她們的話,就一發不可收拾了──娜娜下定決心之後,踏入兩個人之間。


「等一下!不要吵了!」

        麗莎和茱莉亞,同時轉過來瞪著娜娜。好可怕──娜娜一瞬間因為害怕而停住了腳步。但是在這裡退縮的話,就無法阻止她們了。

「不要吵了,好嗎……。」

        娜娜的腳就像小鹿一樣顫抖著。果然好可怕──但是麗莎是朋友,我不能眼睜睜看著麗莎跟同學這樣吵架。妮可她們為了找教師來,已經在外面奔走了。能夠阻止這場爭吵的大人遲早會到這裡來,在這之前要繼續說服她們才行。

「妳是這傢伙的同伴嗎……?侮辱了大小姐的,這傢伙……?」

        茱莉亞的怒火指向了娜娜。面對這樣的盛怒,娜娜意志堅決地回應了。

「因為麗莎是朋友……這種事情我不能無視……。」

        那是娜娜純粹為了阻止這場爭吵而說出的話語。但是不幸的是,茱莉亞將她理解成另一個意思。「娜娜是麗莎的朋友,因此是站在麗莎那邊的」。這是因為茱莉亞這樣一板一眼的性格才產生的誤解。
然後──更加不幸的是。

「這個,是茱莉亞的對吧……。」

        娜娜將掉落在腳下的茱莉亞的手套撿了起來。是剛剛茱莉亞在盛怒之下扔向麗莎臉頰的手套。

「等下,妳在幹嘛!」

        麗莎慌張的抓住娜娜的肩膀。

「……妳,到底想幹嘛。妳知道自己在做什麼嗎?」

        茱莉亞瞪著娜娜並說。
        另一方面,娜娜則是完全不了解兩個人到底在說什麼。把掉落的東西撿起來不是理所當然的嗎──雖然想這樣說,但卻沒辦法好好從嘴裡說出。現在這兩個人到底是在說什麼,完全無法理解。

「呃,並沒有特別想要做什麼……。」

        娜娜一邊困惑地回應,一邊將沾了灰塵的手套以手帕小心擦掉之後,打算交還給茱莉亞。

「來,這個。」
「妳終究是那邊的啊……。」

        茱莉亞小聲地說著。

「好吧。那一個禮拜後,在禮拜堂旁邊的馬場見。」

        收下了手套的茱莉亞,稍微思索了一下之後,只留下這句話便從更衣室離開了。被留下的娜娜和麗莎,只能默默看著茱莉亞離開。
        接著,沉默了片刻。

「妳是笨蛋嗎!!!!」

        麗莎竭盡全力地怒吼,讓娜娜的耳膜感到一陣疼痛。因為才剛制止了爭吵而感到鬆了一口氣的娜娜,瞬間被嚇了一大跳,眼帶淚光地看著麗莎。完全不知道為什麼麗莎會這麼生氣。有一瞬間娜娜甚至覺得,這是不是只是因為麗莎的怒氣還沒消所以才被波及而已。

「妳真的知道自己在做什麼嗎?」
「欸?」

        對於這樣的質問,娜娜只能做出充滿疑惑的反應。自己做了什麼──?也就是說自己剛剛做了什麼事情的意思吧。從這氣氛看來,應該是一件非同小可的事情。雖然這樣推測,但是卻百思不得其解。看到這樣的娜娜,麗莎不禁嘆了一大口氣。

「妳剛剛那麼做,就是接受了茱莉亞提出的決鬥喔!」
「欸……欸欸!??」




////////////////////////////////////////////來源相關/////////////////////////////////////////////////////////

下町メイド物語
官方網站
Twitter
原文

翻譯許可

特別聲明:
1. 翻譯所使用的圖片以及文字,其著作權與所有權都屬於Laugh Sketch。
2. 翻譯文字若有不精確、錯誤等狀況,都與Laugh Sketch無關,純粹是個人翻譯能力所致。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