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翻譯小說] [下町女僕物語] 第十三話 「啟動」

框々子 | 2021-10-11 09:12:49 | 巴幣 0 | 人氣 62

〈〈 原文網站、相關版權說明,以及翻譯轉載許可,放在頁尾 〉〉

下町メイド物語
官方網站
Twitter

/////////////////////////////////////////////////////////////////////////////////////////////////////////////////


第十三話
「啟動」


        傾倒而下的斗大雨滴,清洗著道路上的石頭。從日落時刻開始降下的大雨,讓濃霧覆蓋的倫敦街道瞬間被塗上了墨色。法爾特西亞王國的天氣隨時都可能會有巨大變化,這點是非常有名的。位在北大西洋的東側,並且在歐洲西側位置的島國,從赤道加熱而來的暖流,和北海的冰冷的寒流會合的結果,產生非常多的霧氣。更因為西風的影響,雲的流動速度非常快,天氣預測非常困難。
        在那樣的滂沱大雨之中前進的一台馬車,朝著倫敦西側前進著。由兩頭強健馬匹拉著的有屋頂的箱型馬車,對三個女僕來說實在是過於擁擠。

「雨還真是大啊……。」

        三個女僕的其中一個人看著窗外這麼說。外表非常亮麗,嘴唇上抹著濃厚的口紅。特徵是有著又長又直,美麗金髮的女僕。從拱狀瀏海之下看出來的眼神缺乏變化,給人冷淡的印象。她的名字是阿薇里爾‧梅貝爾‧萊丁頓。身為大貴族的她也是持有徽章的女僕,同時也是王立法爾特西亞學園中,培育女僕候補生的教師。

「那些孩子們,不要被淋濕就好了……。」

        坐在阿薇里爾旁邊的女僕接著說。波浪狀的棕色頭髮綁成一條馬尾,臉上的雀斑讓人印象深刻的女僕。這邊和阿薇里爾形成對照,給人喜怒哀樂表情豐富的印象。她的名字是諾拉‧歐布萊恩。這位也是持有徽章的女僕同時也兼任教師,同時也是王立法爾特西亞學園裡,非常有名的馬術部指導人物。

「話說回來,行李還真的很多呢。」

        對著坐在諾拉旁邊的嬌小的女僕說,諾拉視線的目標停在三個鐵製的手提箱上。因為多次使用,外表充滿了刮傷的手提箱,散發著無法言喻的不祥氣氛。

「是『工作器具』喔。今天晚上是個很重要的工作,所以做了全套準備。」

        嬌小的女僕這麼回應,接著說了「話說回來今晚真是冷呢。」之後將身上所穿著的白色長袍拉緊。那件長袍是協會職員的象徵服飾,也就表示她是隸屬於統領全部女僕的「王立女僕協會」的其中一員,同時也是具備有高級特殊技能的女僕。
        她的名字是潘妮洛普‧哈巴德。是個擁有著協會倫敦本部的情報員身分,有著看起來像是快睡著的眼睛,特徵是近乎白色的金髮,外表看起來是年輕少女的女僕。雖然她有著那樣的外表,但實際年齡和外表看起來卻是差很多。看起來是十四、十五歲的程度,看視實際上已經十九歲了。潘妮洛普也和阿薇里爾和諾拉一樣,是擁有徽章的女僕。

「不愧是鎖匠(Key Maker)。一點都沒有鬆懈呢。」

        諾拉像是在揶揄一般的向潘妮洛普說著。對此潘妮洛普則是說。

「今晚的話,希望我的準備是多餘的。」

        這樣說,表情毫無變化的回應。

「差不多了,可以看到了喔。」

        完全沒有加入兩人對話的阿薇里爾這樣宣告,聳立在濃霧中的要塞已經出現在馬車前方。建立在化成一條濁流的泰唔士河邊,她的威嚴樣貌釋放出和「倫敦塔是國王陛下的宮殿以及要塞〈His Majesty's Royal Palace and Fortress of the Tower of London〉」這個稱呼相應有的威嚴。
        由過去的征服者威廉一世下令建造,以天守閣〈倫敦塔,White Tower〉為中心,這座要塞被堅固的城牆以及護城河包圍起來。三人乘坐的馬車通過了入口處的中塔〈Middle Tower〉之後,在通過橋的時候接受倫敦塔專屬衛兵──御用侍從衛士〈Yeomen Warders〉的敬禮,一邊慢慢通過城門。

        在遠方才剛閃過閃電的光芒,接著便傳來像地震一般的雷聲。拉車馬們頭朝上大聲鳴叫著,馬夫則是拉著韁繩制止牠們。在雨逐漸變大的同時,籠罩著的霧也跟著變濃,能見度非常低。
        馬車持續沿著城牆前進,經過鐘塔〈Bell Tower〉之後,接著經過叛徒之門(Traitor's Gate)旁的道路最後終於在韋克菲爾德塔(Wakefield Tower)前停了下來。

「阿薇里爾、諾拉。好久不見了,長途跋涉辛苦了。」

        三個人從馬車上下來後,披著雨衣的老人出來迎接她們。

「好久不見了,渡鴉大師〈Ravenmaster〉。」

        阿薇里爾用充滿敬意的聲音稱呼老人,並且握手致意。諾拉和潘妮洛普則是接著握手致意。

「因為這場大雨,渡鴉們都不知道躲到哪裡去了。照顧牠們的工作也沒辦法做,正好覺得有點無聊呢。」

        老人是負責照顧居住在倫敦塔的渡鴉的退役軍人。這個職位被敬稱為渡鴉大師。根據「要是渡鴉離開了倫敦塔的話,英國皇室將會毀滅」以及「倫敦塔的渡鴉是亞瑟王的化身,必須要非常慎重對待才行」的古老傳聞,照顧住在塔內的渡鴉們的飼育和繁殖,是非常重要的工作。

「哈巴德小姐,您手中的那個是工作對吧。」

        渡鴉大師對抱著眾多行李的潘妮洛普問道。

「嗯嗯,是這樣沒錯。今天是特別重要的工作。」
「熱心工作是好事,但不要太深入比較好。像鎖匠這樣的工作,是會逐漸腐蝕內心的。還請適時抽身。」
「我會放在心上的。」

        潘妮洛普以最高的敬意來回應這份忠告。
        就在對話進行的時候,渡鴉大師和三個人到達了低維克菲爾德塔〈Lower Wakefield Tower〉的入口。那個鐵門被門閂緊緊固定住。這裡配置了武裝御用侍從衛士兩名,可見這裡面是城堡中央的重要區塊。

「這樣的雨天真是辛苦了。這是會面者,派兩個看守跟著,以防萬一。」
「了解!」

        渡鴉大師對御用侍從衛士們這麼說之後,就出現了兩名非常強壯的看守。

「這邊請。」

        他們兩個帶領著渡鴉大師以及阿薇里爾三個人,穿過沉重的鐵門。塔中充滿濕氣,燈光微弱。在這裡關著的都是政治犯或是重罪的犯人。倫敦塔並不只是單純的要塞而已,這裡也是具有監獄機能以及處刑場功能的『犯罪者收容機構』。
        跟著看守們和渡鴉大師的領導,阿薇里爾三個人通過前往地下的階梯。狹窄的石造迴廊中,可以聽得到腳步聲的回音。

        迴廊旁邊的鐵籠子中,傳來犯人們的呻吟聲或是意義不明的低語。難聞的惡臭撲鼻而來,從天花板上滴著的雨水和汙水看來,實在很難說是衛生的環境。
        除此之外,地下迴廊異常陰暗。要是沒有渡鴉大師和看守們的提燈,在經過曲折的迴廊之後應該馬上就會失去方向感了吧。而且,這裡的氣氛實在是太過詭異,讓人懷疑這裡是不是會出現幽靈。在外面的雷鳴聲傳來時,潘妮洛普一行人肩膀一震嚇了一跳。

「不過這還真是諷刺呢,和阿薇里爾、諾拉一起──曾被稱為是學園第一的才女的妳們,再次見到對方居然是透過鐵柵欄的再會……。」
「還真的是這樣。不過,這就是捉摸不定的命運吧。雖然也覺得要是時間可以倒轉的話該有多好,但既然就現實來說那是不可能發生的,那我們就只能,去正視這件事情了。」
「呵呵,還是老樣子是個現實主義者呢。」

        對於表情完全沒有變化的阿薇里爾所說的話,渡鴉大師露出了苦笑。就在這時──阿薇里爾三個人,終於到達了目的地。

「犯人編號607號!有會面者!把頭抬起來!」

        看守的其中一人保持立正,用發自丹田的聲音大聲叫喊。在地下迴廊的最深處裡有個很醒目的單人房。在雙層的鐵柵欄之後,有個被束縛在鐵椅上的的女人。她所穿著的束縛衣上以數條皮帶固定著,為了讓她連身體動都不能動,全部都被緊緊束縛起來。

        女性犯人,緩慢將臉抬起來,盯著阿薇里爾她們看。
        在黑暗的深處──被塵土和泥巴沾滿,充滿著髒汙的臉上,女人的雙眼發出閃亮的紅色光芒。那個正是,如同鮮血一般鮮紅的目光。

        紅眼的克莉絲。
        那就是她的第二個名字。

「克莉絲‧灣哈德……想問妳的事情多到數不清。」

        正面著承受那道似乎可以射穿目標的視線,阿薇里爾如鐵面一般的表情毫無變化。看守將單人房的房門打開之後,阿薇里爾便毫不猶豫地便跨步進入密室內部。

「以防萬一給您一個忠告。不要距離她太近比較好……雖然是穿著拘束衣。」
「不用擔心。你以為我是誰。」
「是……失禮了。」

        朝著手上拿著槍的看守,阿薇里爾用一副沒事的樣子說著,並往被拘束的克莉絲靠近。對於這樣毫不猶豫的行動,潘妮洛普等人都無聲的吞了一口氣。

「嘴巴被塞住了嗎。好吧,我讓妳可以方便一點說話。」

        阿薇里爾抬起克莉絲的下巴,將口塞拿掉並丟在地板上。

「……事到如今找我要幹嘛。」
「我讀了憲兵的調查報告。妳啊,重要的事情都沒講呢。」
「……什麼事情。」
「關於妳的雇主,這件事情。在這次事件中逮捕到的黑女僕們,全都口徑一致地說知道的雇主就只有妳而已。但是最重要的妳卻沒有說,即使是給了妳殘酷的拷問依然如此。」
「……。」
「這次的事件──對我們學校的臨時執照試驗考試生進行誘拐未遂的事件,現在依舊是充滿謎團。我就直接問了,盯上楓的理由是什麼?」
「……。」
「沒錯,就是楓。在妳們狙擊楓的那個時間點上,妳想要做的事情,對我們來說是最需要調查清楚的事情。楓這個學生不管在內政上、外交上都是非常敏感的存在,妳應該不會不知道吧?」
「……。」

        克莉絲持續閉著嘴,用紅色的瞳孔盯著阿薇里爾。
        稱號「紅眼克莉絲」的克莉絲‧灣哈德──她正是在兩個月前,在王立法爾特西亞學園,襲擊正在接受臨時執照試驗的學生們的主謀者。在那次事件中,綁架了受試生的其中一人──東方人的學生,楓,而阿薇里爾等紋付女僕們為此進行鎮壓所產生的騷動。

        克莉絲本身就是被稱為「黑女僕」,也就是不被協會認可的女僕。不被協會認可的黑女僕們,常會被蔑稱為「無紋」。而相較之下,持有協會認可徽章的,就被稱為「紋付女僕」。
        而說到這個克莉絲,她曾經是和阿薇里爾一樣在軍情報部任職,經協會認證的紋付女僕。而之所以會投身為黑女僕的理由為何──阿薇里爾此時恰恰好切進這點,像克莉絲投出了疑問。

「妳是,遭到威脅的對吧。」

        那一瞬間,克莉絲眼睛深處的光芒,似乎有了微微的變化。但是,那樣的克莉絲再次盯著阿薇里爾。

「……沒錯,就是現在,我正在被眼前的妳威脅著。連鎖匠都帶來了,是打算拷問我吧。」
「這只是為了,如果需要的話隨時都可以採取強硬手段而已。不管如何堅固的鎖都能硬是撬開的『鎖匠』……真是的,還真的是很巧妙的別稱呢。」

        阿薇里爾稍微看了一眼在後方待命的潘妮洛普。
        而潘妮洛普則是一邊回應「不要把別人說得像是虐待狂一樣,傳出去多難聽啊!」,一邊將鐵製的三件手提箱放在地板上,並將其中一個用這邊可以看得到的方式打開來。手提箱內部整齊擺放了大小不一,各式各樣的拷問器具,每個都妥善保養並排列著。當然,這是帶有對克莉絲施加威脅意義的表演。

「克莉絲,不要逼我『使用』那個孩子。妳要是可以自己說出真實的話,我就可以不用使用那孩子就了事。妳自己也不希望承受不必要的痛苦對吧。況且我實在不覺得,妳可以忍受得了那樣的痛苦。」
「──要是『那個人』可以因此得救的話,那不管是什麼痛苦我都承受給妳看。」
「這是,說溜嘴了吧。」

        阿薇里爾像是在感慨似的把嘴巴噘起來。看起來像是在吹口哨似的樣子。克莉絲對那樣的她翻了翻白眼,咬著嘴唇。

「……為什麼會變成這樣子呢。」
「誰知道。」

        對於克莉絲小小聲的低語,阿薇里爾則是無比冷淡地對應。

「就跟妳說的一樣,我是被脅迫的……。要是不這麼做的話,『那傢伙』就會立刻被送上斷頭台。」
「是在這座塔裡收容的,妳的弟弟嗎?」
「沒錯。」

        像是要吐出來似的,克莉絲這麼說道。

「我和妳一起在軍情報部任職的時候……弟弟被當作政治犯,被憲兵們逮捕了。那傢伙和大學認識的社會運動家們,只不過是一起吃過幾次飯而已……。」
「弟弟被看見跟煽動打倒王權思想革命的社會運動家在相同場合出現,因此被關在這座倫敦塔之中。雖然主張弟弟的清白,但是最後卻毫無效果──是這樣吧。」

        阿薇里爾搶在克莉絲之前把話說完,並且接著繼續。

「接著妳就在我們的面前消失,也就是那個時候開始作為無紋活動。」
「沒錯。被命令要捨棄徽章的我,從那時候開始就為了某個人開始賣命。當然,是以黑女僕的身分呢,從事各種非法活動。貴族或民意代筆的誘拐與脅迫,以及暗殺……多倒數也數不清。」
「妳說了『某個人』呢,說出那個名字。」
「『符號』。她是這麼自稱的。」
「那是誰?」
「我也不知道她的真實身分。從來沒有見面過,她總是透過聯絡員來接觸的。」

        這時,阿薇里爾背後站著的諾拉,看了一眼在個人房之外等候的渡鴉大師。

「請讓看守的兩位離開這裡。接下來的事情,事關國家機密……。」
「對方是那個紅眼克莉絲。萬一有個什麼的話要怎麼辦呢。」
「請您不用擔心。雖然對你們來說,阿薇里爾只不過是個教育雛鳥的老師而已,但是這並不正確。不管怎麼說,她可是將『凡賽提』的那四個人拉拔起來的女傑喔?被那個狀態下的克莉絲有機可乘,是不可能的事情。」

        諾拉說完眨了眨眼。嘆了一口氣的渡鴉大師下令之後,看守的兩個人敬禮之後就離去了。

「──命令妳去綁架楓的,就是那個自稱是『符號』的人嗎?」
「沒錯。」
「目的是什麼?」
「我不能說,這事關我弟弟的性命。」

        克莉絲用充滿決心的眼睛看著阿薇里爾。

「快說。不要逼我使用鎖匠。」
「要拷問還是什麼的都隨便妳。要是能拯救我弟弟的性命的話,眼睛還是牙齒都拿去吧……!」

        接著,阿薇里爾用帶著純白手套的指尖,撫摸了克莉絲充滿髒污的臉頰。一點也不在意絲製的手套會因此,被凝固了的血跡與髒污弄髒。

「聽好了,克莉絲。在妳將矛頭指向協會的時候,妳就已經是我們的敵人了。但是在這之前,妳也是曾經的盟友。所以我才會非常了解,妳是個會為了弟弟著想的溫柔的姐姐這件事情。弟弟被逮捕的時候,自己一個人非常煩惱但是卻又救不了他,對此只能一直後悔著……。」

        伸出的手指撫摸著臉頰,讓克莉絲穿著拘束衣的身體微微抖了一下。

「……妳想說什麼?」
「這是交涉。我們這邊打開一張牌,要是那張牌是妳想要的牌的話,那妳就把我們想要的那張牌也交出來。是要回應這個交涉,還是要透過鎖匠,二選一。」

        如何?阿薇里爾問道。

「……讓我看看妳所說的那張卡的內容吧。剩下的之後再說。」
「可以保證妳弟弟的人身安全。減刑方面的手續也已經準備好了。」

        一臉驚訝的表情,克莉絲抬著頭看著阿薇里爾。

「我們協會在倫敦的司法界也是很有力量的。這種程度的事情,並不是太困難的事。」
「……妳說的話能夠相信嗎?」

        一臉無奈的阿薇里爾聳了聳肩,朝著諾拉的方向看過去,並拿來了兩張紙。在克莉絲眼前的是,協會的重要成員擁護克莉絲弟弟的內容,以及有著減刑相關的司法大臣簽名的證書。

「我想應該是沒有什麼選擇的餘地。」

        肩膀放鬆後,再次往上看著阿薇里爾的克莉絲,總算是鬆口了。

「要抓楓小妹妹的目的是,為了要讓紅葉從棋盤上退出──名為『1〈ACE〉』的聯絡員是這麼說的。」

 ~~~

        一邊說著「真是有夠忙碌的一天。」一邊在更衣室換完衣服的娜娜‧米謝蕾,將疲勞困頓的身體投往床上。宿舍的床單就像是全新的一樣非常舒服,表面柔順柔順的。因為實在是太舒服了,眼睛閉上的瞬間,睡意就席捲而來。

「娜娜!快起來!要睡也要等日誌寫完再睡!」

        身體被用力搖晃著,已經幾乎要進入夢中的娜娜,用迷迷糊糊的聲音問了一句「嗚哈?已經早上了嗎?」。眼睛一張開,眼前就是妮可說著「真是的!」的生氣表情。
        對了!忘記了!外出到學園外面的時候,必須要將一整天的行動都記錄下來才行。
        娜娜迅速跳起來,從行李中取出本子。在宿舍中的大房間裡,大家都在房間中央的一張設有桌燈的桌子旁集合,毫無例外,都一邊在討論著一整天下來的感想,一邊進行日誌的作業。

「妳啊,即使是成為了獨當半面的女僕,還是要有一點緊張感喔。團體活動對女僕來說是基礎中的基礎喔!」

        麗莎拍了拍娜娜的背後並且這樣說。妮可和麗莎、是娜娜的室友們。妮可‧貝卡是蘇格蘭出身的15歲少女。給人人緣非常好的印象,稍微有點亂翹且帶青色的黑髮是她的特徵。另一方面,麗莎‧加洛特則和娜娜一樣是法國農村出身的14歲。個性堅強,給人情感強烈的氛圍,深褐色的長直髮則是她的特徵。

「不管到哪裡都能立刻睡著也是一種才能呢,才能。還是說愛睡的孩子長得比較好呢,將來的娜娜一定可以長得很高吧。對一直以來都很矮小的我來說,真是羨慕呢。」
「玲常常唸書唸到很晚吧。要是能夠早點睡的話,說不定身高可以再長高一點喔?」

        對於說話有點衝的玲,楓一邊呵呵呵的微笑著一邊回應。因為兩個人既是室友,且一直以來都一起行動的關係,高年級生們都說她們兩個像是姊妹一樣。
        玲是從清來的12歲留學生。有著和她年齡相仿的可愛的外表,是個有三股辮的少女,但頭腦的清晰和武術的手腕卻是全年級第一。是經由清的國家政策,女僕養成計畫所選出來的特別留學生。

        另一方面,楓則是柯茲窩地區的孤兒院出身的11歲。除了跟玲一樣,有著和年齡相仿的可愛外表以及東方人的臉孔外,但實際上是哪個國家出身的,則是連本人都不清楚。唯一可以確定的是,母親所留下來的一個東洋風格的髮飾。楓至今為止都很喜歡那個髮飾。
        紅葉──聽說這是楓的母親的名字……娜娜回想起萊丁頓老師的話。以楓的母親為首的組織,不僅是萊丁頓老師,連凡賽提都為此賣命──今天聽到的話實在是讓人難以相信的話,但是……寫著日記的手停了下來,娜娜的思考則是繼續在進行。

「早點睡嗎──原來如此,確實是好方法呢。但是要選身高高一點或是成績好一點的話,我會毫不猶豫的選擇成績好一點。」

        玲寫著日記的手並沒有停下來,並對著楓說。
        但是,對於這個意見,有人卻以「不對,那倒是不一定。」來反駁。

「戰鬥中,體重以及有效射程是非常重要的要素。以用槍的玲來說,有效射程的差距並不是太大的問題吧。但是重量就是問題了。以玲的體重,要是遇到體格差距大的對手,很容易就會被壓制。因此對玲來說,身高是必要的。」

        發出聲音的是茱莉亞。她也是一樣,一邊寫著日記一邊繼續說話。

「試試看早晚都會喝牛奶如何?牛奶具有促進骨骼成長的效果。」
「居然這麼具體的提案,怎麼反而覺得有種把我當成是笨蛋的感覺……。」

        玲的眉間一抖一抖的跳動著,一邊回答。她的內心,多多少少正在煩惱著明明成長期就來了,但是身高卻沒有變高,這樣子複雜的心理。
        另一方面,看著兩個人一來一往的伊莉莎白,則是大聲地以「阿哈哈哈」的貴族小姐式的笑聲笑了起來。

「嗯,艾莉莎。有什麼好笑的事情嗎?」
「抱歉呢……沒有惡意。茱莉亞居然會用這種詼諧的方式交談,還是第一次看到呢,並沒有什麼好笑的事情喔……!」

        對於艾莉莎白的話語,身為從者的茱莉亞則是以「我又講了什麼奇怪的話了嗎……?」來作回應,像是在看著主人的忠犬一樣歪著頭。不知道是不是覺得這樣的從者實在是太可愛了的關係,艾莉莎白將茱莉亞緊緊抱住,一邊說著「完全沒有,並沒有那種事情喔!乖。」,一邊摸著茱莉亞的頭髮。

「不知道是哪裡來的笨蛋情侶呢。真是沒辦法。」
「臨時執照試驗之後,艾莉莎對茱莉亞的溺愛程度不會有點太高了嗎?」

        對於一邊偷偷看著的玲,尤斯蒂娜悄悄說著。玲則是毫不猶豫地點了點頭。將自己的從者當成是大型犬一樣持續撫摸著的艾莉莎白‧艾恩菲利亞。是居住在義大利的拿波里以及西西里亞的名門貴族。艾恩菲利亞家族的女兒。年齡是15歲,樣貌端正,頭腦聰明,精通各種技能和武術的貴族千金。以讓人驚豔的寶石一般的眼睛、閃閃發亮的金髮,以及修長的四肢為特徵的美少女。

        被那樣的貴族千金美少女持續撫摸,卻面無表情的是茱莉亞‧海恩菲利亞,15歲。名門貴族,艾恩菲利亞家專屬的從者家族,海恩菲利亞家的女兒。這邊也跟主人艾莉莎白一樣,容貌端正,頭腦聰明,精通各種技能和武藝的關係,如果說艾莉莎白是照亮周圍的太陽般的美少女的話,那茱莉亞就是即使是在黑暗中也能發出光輝的月亮般的美少女。高年級生們是這樣評價的。

        另外,跟玲講悄悄話的眼鏡少女則是尤斯蒂娜‧潔爾貞斯卡雅。是俄羅斯帝國出身的15歲少女。她的雙親是從莫斯科逃亡到法爾特西亞王國的新聞記者夫婦。不知道是不是因為繼承了那樣的血脈,身為女兒的尤斯蒂娜也成為了學園新聞編輯部的新銳王牌記者。將來將做為記者以及身兼戰地記者的女僕,目標是以和大德意志之間的「冷酷的戰爭」為主題,將最前線的事件報導出來。和身為知識階層相符的緊閉的雙唇和藍色的瞳孔,綁著三股辯的黑色頭髮,以及白皙的皮膚是她的特徵。

「外面的雨,一直下不停呢。」
「要是明天之前會停就好了……雨再繼續這樣下,難得來王都參觀都泡湯了。」
「給宿舍的大家的伴手禮,要買什麼才好呢?」

        楓和玲,以及妮可的聲音。再加上持續撫摸的茱莉亞的艾莉莎白的聲音。宿舍的大房間裡,一邊聽著同學們的笑聲和說話聲,娜娜‧米謝蕾的思考卻飛到了遠方。
        今天一整天手忙腳亂地度過了的記憶──和現在眼前的女僕科學科一年級同年級生們一起,被倫敦的王立女僕協會本部正式授予了臨時女僕執照的時候。居然能夠一起通過那場殘酷的試驗,共同達成取得臨時執照的目標,現在回想起來,這份感慨讓全身都熱了起來。
        另外還有,和救命恩人露露‧拉‧夏洛特,以這種意想不到的方式再見面的時候。

        露露對娜娜來說,用「偶像」來表現是一點也不為過的充滿憧憬的人物。過去救了她的性命的恩情──這也是原因之一。但是除此之外,在那個命運之日,將威脅娜娜的傭兵團的盜賊們擊退,那時戰鬥的露露的身影是多麼的高貴,多麼的美麗。
        要是戰鬥女神在地上顯現的話,那一定就是露露‧拉‧夏洛特那樣的姿態吧。就在不知不覺這樣想的時候,露露在娜娜的心中就呈現了像那樣的神聖姿態。
        實際上確實也應該是這樣。露露‧拉‧夏洛特在目前地表上存在的所有女僕之中,位處在實力與名聲都是最高峰的位置。她的三個同伴女僕們──也就是存在於「凡賽提」中,和露露並列的女僕一般的存在。

        「凡賽提」──由王國最強,不,由地表上最強的四個女僕所組成的夢幻隊伍。其成員的四個人,才是王立法爾特學園有史以來的最高傑作,第133期的主席四人眾──露露‧拉‧夏洛特、希耶娜‧菲娜謝、諾菲娜‧德‧塔爾特、瑪莉艾爾‧薇肯德四名。

        「王宮女僕」的頂點的最強女僕們──受到所有女僕們憧憬的,菁英中的菁英的「凡賽提」的大家。娜娜今天終於跟她們直接進行對話了。

        在宿舍大房間的大家,妮可、麗莎、玲、楓、艾莉莎白、茱莉亞、尤斯蒂娜也,今天也都無法好好地跟凡賽提的各位對話。這也是很正常的。那並不是立刻就能夠冷靜下來的狀況。沒錯,因為和她們說話,不做好心理準備是沒辦法進行的──。

「妳們幾個作為臨時執照持有者,接下來將會與『凡賽提』一起行動。並且協助這些人,為祕密作戰進行各種支援。」

        娜娜的記憶,飛往今天下午,在協會本部的會議室。妮可、麗莎、玲、楓、艾莉莎白、茱莉亞、尤斯蒂娜,以及萊丁頓老師與潘妮洛普也在的那個場所。在臨時執照授予典禮之後,「為了貫徹正確的事情,能夠為了女僕道而死的覺悟」,要是擁有這樣的覺悟就跟著過來,為此,娜娜一行人被叫到會議室。
        在整理的非常乾淨的會議桌旁,潘妮洛普依序將泡好的紅茶分配給每一位出席者。而娜娜一行人的眼前坐著的是,「凡賽提」的四個人。

        和夏洛特小姐一起,行動──?
        娜娜一時之間無法理解萊丁頓老師所說的事情。
        不知是否看穿了那樣的反應,萊丁頓老師無奈地聳了聳肩,繼續往下說。

「那麼,要是剛剛講的那些事情,現在無法立刻接受的話,也是沒辦法的事情,我可以理解。那這樣吧……首先就從事情的來龍去脈開始說明好了。我們王國和席捲整個歐洲的大德意志之間的情勢,現在是什麼狀況,各位應該知道的吧?」
「為了消解兩陣營的冷戰狀態,目前正在朝向締結和平條約的方向,東西陣營正在進行協商。」

        對於這方面的話題非常敏感的尤斯蒂娜,率先回答了。

「跟教科書一樣的回答。正解,就是這樣。那麼潔爾貞斯卡雅,對於和平條約的簽訂,在我們的王都的議會中,發生了什麼事情呢?」
「對於大德意志要求我們縮減軍備規模這件事情,每天都在進行著鬥爭。」
「沒錯。我們國家現在,對於大德意志的態度分成兩派。」

        一邊聽著萊丁頓老師和尤斯蒂娜的對話,娜娜的頭上冒出了無數問號。雖然拼命去理解對話的內容,但感覺從頭頂漸漸冒出了蒸氣。往周圍一看,妮可和楓似乎也是相同的狀況。
        看到娜娜這個樣子,坐在對面的露露呵呵呵地露出柔和的笑容,接著說了一句「失禮了」打斷萊丁頓老師的話。

「由我這邊來做一點補充吧。對於學生們,稍微多講一些瑣碎的事情吧。」




        露露說完之後,萊丁頓老師則是點了點頭,並將十指交扣。

「以法蘭西為首的西歐陣營,和以大德意志為首的東歐陣營之間的冷戰關係,迎來了重大的轉變。我國作為仲裁國,將要簽訂和平協議,自上個世紀那場讓人忌諱的『大戰』之後,百年以來兩國的緊張關係即將要畫下休止符。那就是表面上所謂的『由戰爭的時代轉向對話的時代』,但是實際上在檯面下,這是一場賭上兩國霸權的鬥爭。」

        妮可和楓一邊熱烈點著頭一邊聽著露露的話。另一方面,對這個領域非常不拿手的娜娜則是似懂非懂的樣子。但露露的話就順勢繼續往下進行了。

「對於和平條約的締結,大德意志政府對我國政府提出了一個條件。那就是派駐到西歐各國的法爾特西亞王國軍的撤退,以及海軍規模縮小,以及其他一連串的軍備縮減約定。這就是我國軍閥系議員以及軍人們所反對的,也就是『大德意志的策略就是削弱法爾特西亞的軍事能力』。」
「簡單來說。因為那個什麼軍備縮減約定的關係,在議會上,要求停止跟大德意志談判的議員們正在大鬧,因此陷入了議會機能不全的狀態。」
「在這裡問題就出現了──雖然大德意志政府單方面要我們接受軍備縮減約定,但國王陛下自己是怎麼想的呢。陛下自己是這麼說的『為了轉移到對話的時代,是必須要付出代價的。』,但實際上究竟如何呢……。」

        對於露露的講解,希耶娜‧菲娜謝以及瑪莉艾爾‧薇肯德分別做了補充。希耶娜就像外表看到的,用非常平易近人的語氣,而相對的瑪莉艾爾則是和外表一樣,用有點神經質的語氣。

「在這之後的話題多說無益,因為是會接觸到我們協會機密的話題呢。」

        接著萊丁頓老師嚴正說道,那是不容否定的語氣。既然都已經說了這麼多,應該都已經了解了吧──言外之意傳達出這樣的訊息。娜娜她們實在過於緊張,不禁吞了一口口水。

「我所領導的隊伍以及『凡賽提』四個人,正在進行某項非常機密的內部偵查行動。毫無疑問是機密中的機密的秘密任務。」

        短暫的沉默之後,萊丁頓老師繼續往下說。

「從結論開始說起吧。我們的任務所要偵查的對象,就是國王陛下。陛下的周圍佈有大量大德意志情報機關間諜網的可能性非常高。我們的目標就是重挫這個企圖補足間諜網,並且逼迫陛下吞下軍備縮減合約的大德意志情報機關。」

        這樣的內容,讓在場包含娜娜在內的八名學生,失去語言能力。

「請,請稍等一下!」

        艾莉莎白很快進行了發言,那是無比混亂的聲音。

「『凡賽提』的各位都是王宮女僕……也就是說,是在以國王陛下為首的『王宮』的指揮命令下的女僕!」根據協會的指示,對陛下進行內部偵察任務的話……不只是從指揮命令系統來說有問題,也可能被視為是對王宮的叛亂行為……!這種事情,是可以被允許的嗎……!」
「艾莉莎,就跟妳所說的一樣,本作戰在暴露的時候,『凡賽提』就會被王宮視為陽奉陰違的卑劣叛徒。身為國家的英雄的她們會遭受到怎麼樣的處罰,是非常顯而易見的。」

        聽到到萊丁頓老師話語的希耶娜,不知道為什麼嘻嘻嘻地笑了起來。

「確實,凡賽提的指揮命令權在現在的王宮中的高層手裡。但是就和其他的王宮女僕們一樣,我們協會說到底只不過是把凡賽提四個人借給了王宮而已。而為了不讓凡賽提被隨意動用,王宮的高層們也被施加了法律的枷鎖。只要協會沒有同意,王宮就不能隨意動用凡賽提。因此王宮內部的情報,只要透過凡賽提就可以傳入我們的耳中,還有比這個更好的人選嗎?」

        聽好了,萊丁頓老師用銳利的眼光看著娜娜一行人。

「在同意進入這個房間的同時,妳們就已經無法回頭了。支援凡賽提,並且為我們的目標達成而貢獻吧──作為走在女僕道上的人,這是值得為此而死的正義。」

        接著,娜娜朝著坐在對面的露露的臉龐偷看了一下。在那裡,娜娜所憧憬的那個人,正露出柔和的微笑,溫柔地看著娜娜。
        對於複雜的對話,不知道該說什麼,但萊丁頓老師的主旨已經了解了。露露她們的「凡賽提」,現在正在和大德意志的間諜們戰鬥,在王國頂點的國王陛下身邊進行調查任務。但是同時,要是任務的內容曝光了的話,就有可能會被當成是王國的叛徒,可說是非常危險的任務。
        究竟我們幾個,接下來會怎麼樣呢……娜娜內心一邊這麼想著,一邊眺望著露露的微笑。





////////////////////////////////////////////來源相關/////////////////////////////////////////////////////////

下町メイド物語
官方網站
Twitter
原文

翻譯許可

特別聲明:
1. 翻譯所使用的圖片以及文字,其著作權與所有權都屬於Laugh Sketch。
2. 翻譯文字若有不精確、錯誤等狀況,都與Laugh Sketch無關,純粹是個人翻譯能力所致。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