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翻譯小說] [下町女僕物語] 第四話 「她能騎上馬的理由」

框々子 | 2021-08-07 10:49:51 | 巴幣 0 | 人氣 87

〈〈 原文網站、相關版權說明,以及翻譯轉載許可,放在頁尾 〉〉

下町メイド物語
官方網站
Twitter

/////////////////////////////////////////////////////////////////////////////////////////////////////////////////


「她能騎上馬的理由」


「妳剛剛那麼做,就是接受了茱莉亞提出的決鬥喔!」
「欸……欸欸!??」

        娜娜驚訝地叫了出來,決鬥?接受決鬥?到底在說什麼完全沒有概念,自己只是撿起茱莉亞掉落的手套並且歸還而已不是嗎?對於不知道這個舉動所代表意義的娜娜,麗莎深深嘆了一口氣「妳這個人實在是……」,臉上掛著不敢置信的表情。

「向要決鬥的對象擲出手套,而對方也撿起手套的話,就表示接受決鬥──這個是貴族之間的傳統喔。妳該不會連這種事情都不知道就把手套撿起來了?」
「……。」

        聽完麗莎的解說,娜娜終於理解了狀況。剛剛還一直以為茱莉亞只是因為憤怒而將手套扔向麗莎。不,這樣的理解本身也沒有錯,但是娜娜並不知道這其中包含了「向對方要求決鬥」的意義。

「怎麼會這樣……」,娜娜喃喃自語。

「不管怎樣,事到如今講這些都有點太遲了。事實上就是妳被要求了決鬥,並且也接受了……這個意思,妳應該懂吧?」
「呃……向茱莉亞道歉的話,可以被原諒嗎……?」
「笨蛋,一旦接受了對決就不能反悔的──這就是貴族大人們的規矩喔。妳所做出的承諾是怎麼樣都無法挽回的,不這樣講就沒辦法明白嗎?」

        聽到麗莎直白的說明,娜娜才終於理解了事情的嚴重性。妮可來到娜娜的身邊,握著面色鐵青的娜娜的手,娜娜則是一邊說著「這下該怎麼辦──。」一邊倚靠著妮可。

「我還在想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萊丁頓老師的聲音傳來。為了阻止麗莎和茱莉亞的爭執,妮可將她從教職員大樓帶了過來。兩個人都和麗莎一樣掛著不敢置信的表情。

「老師,我,該怎麼辦才好……。」
「這個嘛,既然已經接受了決鬥,也就只能這樣了──艾莉莎,妳說說看這間學校的『傳統』是什麼。」

        回應了娜娜的疑問,萊丁頓老師像跟在身後的學生提出了要求。那是茱莉亞的主人同時也是同學──艾莉莎白‧艾恩菲利亞。她也跟萊丁頓老師一起從教職員大樓趕過來了。

「……一旦接受了決鬥的雙方學生,一定要在一周之後,以雙方決定的方式分出勝負。並且,勝利者可以對敗北者提出一個絕對服從的命令……。另外,不戰而逃的一方,將會得到退學處分。」
「沒錯。」

        萊丁頓老師對於艾莉莎的回答給予肯定。

「將手套擲出,撿起,一旦成立的決鬥是無論如何都不能中斷的。雖然這只不過是貴族世界中的規矩,但在這間學園中則稍微有點不一樣。法爾特西亞學園原本就是貴族以及聖職者的教育機構,在這裡就學的貴族子弟們也將丟手套要求決鬥的習慣帶了進來,並廣為流傳。現在即使是平民之間,對於發生爭執的對象也是以這樣的方式來進行。不過最近比較少發生決鬥了……充滿活力的人也減少了的關係吧。」

        萊丁頓老師一邊說著一邊拍著娜娜的肩膀。

「娜娜‧米謝蕾,好好加油吧,小心不要死掉了。」
「怎麼這樣……。」

        娜娜一邊哀號一邊顫抖著,臉上流著斗大的淚珠。

「決鬥的意思就是……不和茱莉亞一戰不行了嗎……怎麼這樣,要和茱莉亞戰鬥什麼的……不可能啦……嗚哇啊………。」

        看到終於承受不住而哭出來的娜娜,艾莉莎用一臉 「真是性格惡劣的人啊……」的表情看著萊丁頓老師並嘆了一口氣。麗莎和妮可也是相同的反應。

「雖然不知道妳們是不是搞錯了什麼,但妳們知道要怎麼跟茱莉亞戰鬥嗎?」
「疑?」
「是馬上長槍比武喔。這間學園的對決就是指馬上長槍比武喔。妳們之前有做過嗎?」
「馬上長槍比武?」

        從萊丁頓老師口中聽到了不熟悉的單字,娜娜再次提高了音量。

「聽好了,接下來到決鬥的一個禮拜內,妳要拚命進行馬上長槍比武的修練。之前沒有過馬上長槍比武的經驗,這種藉口是不被接受的喔。決鬥當天,要是沒辦法騎上馬的話,對決就不成立,當場就會被判定是不戰而敗──會變成是這樣的結果。再說白一點,就是退學處分。」
「欸──???」

        毫不留情的這段話,讓娜娜接下來過著地獄般的一個禮拜──馬上長槍比武的特訓就此展開。

~~~

        馬上長槍比武,另一個名字是「Jousting」。是騎士們為了一較高低而進行的一種單挑競技方式,規則相較之下比較單純。穿著鎧甲的雙方騎著馬,在距離一段距離的地方開始向對方衝刺。並在雙方交錯而過的時候用手中的長槍〈Lance〉刺擊對手。勝負一般是以三回合制來進行判定,裁判則會以「技巧得分」、「有效得分」的方式來進行加分,並以總分來進行勝負判定。但是一旦將對手擊落馬背的話,在那個當下就取得勝利,比賽結束。
        在古代,對決是使用真正的劍與長槍,或是以斧頭等武器來進行的,是真槍實彈的一決勝負。但在現代已經調整為競技的模式,所使用的長槍都是木製的。然而雖然是木製的,在突刺的時候所產生的衝擊力仍然非常強大,落馬的狀況非常容易發生,是無法避免意外事故發生的危險競技。

        作為說明的結尾,萊丁頓老師接著說「事到如今要撤回對決已經是不可能的了,只能認清眼前的事實。即使是對現在的妳來說,挺身進行戰鬥也是女僕的一環。遺書之類的也可以先寫好喔。」

        留下了這些話之後,萊丁頓老師和艾莉莎便從更衣室離去,麗莎和其他的同學們則是紛紛留下了「加油!」「我會幫妳加油的!」「要讓茱莉亞那傢伙嚇到尖叫喔!」「遺書寫好了的話我可以幫妳保管喔。」之類的話語給娜娜之後便一一離去。其中也有部分同學的發言是「是決鬥!必須要向賭博屋莊家〈Book Maker〉格蕾前輩報告才行啊!」「茱莉亞不是對馬上長槍比武經驗豐富嗎?娜娜有勝算嗎?」「這賭盤開得起來嗎?」之類的。

        最後被留下來的,只有娜娜以及妮可。

「必須要做點什麼才行……。」

        總算是把思考冷靜下來,娜娜開始思考對策。對決要是不戰而敗就視同陣前逃亡,也就是退學處分,若是對決無法成立也是一樣的。絕對要避免因為自己的輕率行動,而使得成為女僕的美夢從此破滅。
        要靠著自己的力量,想辦法處理這次的危機才行。娜娜雖然這麼想,但是卻怎麼樣也想不到一個好方法。此時妮可帶著非常恐懼的表情提出了建議。

「總之想先問問看……娜娜以前有試過馬上長槍比武嗎?」
「沒有……。」
「那馬術呢?」
「也沒有……在家鄉附近倒是有騎過驢子……。」
「果然。不是貴族家的孩子就不會有這樣的經驗呢……。」

        經過一連串問答的確認後,妮可嘆了一口氣得到這樣的結論,接著短暫思索之後,這次意志堅定地看著娜娜。

「娜娜,要不要向馬術部的成員求助?請她們協助,讓我們練習騎馬。而且也要準備對決時的馬。」
「欸,但是,除了凱莉之外的馬術部部員我都不認識……。」
「不過,沒有辦法騎上馬的話就無法踏出第一步了。放心,這個交給我吧。」

        妮可信心滿滿地這麼說,放學後牽著娜娜的手前往學園領地的外圍,要前往拜訪馬術部。
        王立法爾特西亞學園馬術部,在王國中也是名聲響亮的名門,在馬上長槍比武方面不論是名聲或是實質上,都被認為是王國最強。而一般學生若是沒有取得特別許可的話,是不被允許進入馬廄或者是馬場區域的。因為這裡同時也是王國軍用馬的育成設施,並不是能讓他國留學生輕易就前往參觀的地方。
        妮可一邊解說著,一邊在沒有預約的狀況闖入這個區域。內心對妮可這樣的大膽感到驚嘆的同時也抱持著疑問,妮可到底有什麼秘策?

        要解決娜娜的現狀有幾種方法。總結來說的話就是,「要確保決鬥時有馬可以騎」以及「要有可以操控馬的能力」這兩個條件是必須的。

        「使用長槍的方法」或者是進一步的「將騎乘技術和長槍技術整合,並且掌握馬上長槍比武的技能」,這些都是之後再練習也沒問題的事情。在對決當天,只要可以騎上馬並且和對手對峙,就可以避免不戰而敗這個最壞的結果。

        然而,要完成最優先事項的兩個課題,難度也是非常高。
        首先是以馬上長槍比武來進行對決時使用的馬,如果自己本身沒有馬的話。透過馬術部的熟人──或者是社內有決定權的上級生──來進行調度的狀況很常見,在一年級後期開始的實習課程也有學習騎馬的課程。
        不管是哪一個條件,娜娜都不符合。唯一認識的馬術部同學也只有凱莉,和她提起這件事情後也是得到「我會幫妳問問看,但是請不要抱太大期待……還只是新社員的我是完全沒有決定權的……。」這樣的回應。況且現在還是一年級前半學期,並沒有騎馬相關的實習課程的時候。
        另一方面,茱莉亞是貴族出身,從義大利的家鄉帶來的馬,說不定都已經在馬廄中安置好了,想必也有騎乘的心得和經驗。在學園中就讀的貴族學生們大都是這個狀況,茱莉亞一定也是這樣。

        根據妮可的情報網,茱莉亞在母國義大利時,就已經是個透過馬上長槍比武獲得許多勝利戰果的選手。這樣的她對上完全是新手的娜娜,結果其實已經非常明顯了。
        因此妮可提出了「沒辦法獲勝沒關係,但不管如何都要避免不戰而敗」的方針,並帶著娜娜前往馬術部的馬廄區域。當天要是能夠騎上馬的話,至少可以避免遭到退學的最糟狀況。

「哇,好厲害……。」

        到達馬術部的區域後,娜娜不禁感嘆。眼前是讓人驚豔的設施,全新的馬廄以及廣大的放牧地、運動用的馬場也被整備得非常良好,波浪狀延伸到遠方的山丘上則是以柵欄分隔出運動用的賽道,規模和牧場一樣大。

「不好意思──!」

        將因為整個設施的壯觀而停下腳步的娜娜留在身後,妮可原本想先行一步靠近馬廄的出口,並大聲喊叫。用平常內向的妮可絕對不可能發出的音量,大聲叫喊著。

「我是女僕科一年級的妮可‧貝卡。請問歐布萊恩小姐在嗎?」

        對著從建築物中出現的上級生馬術部員,妮可用平常根本想像不到的果斷嗓音詢問著。

「社外人員要找歐布萊恩小姐有什麼事嗎?」
「有急事需要討論,請問您有看到她嗎?」
「快回去快回去,我們才沒有時間跟社外人員見面,而且歐文萊恩小姐目前正在忙,去取得預約之後再來吧。」
「別這麼說嘛──。」

        在沒有交集的回覆之下,妮可也只好放棄。就在這個時候。

「啊,是妮可啊!」

        在上級生馬術部員以及妮可的應對途中,馬廄內傳來了一個成熟女性的聲音。

「真的很感謝妳之前的泡芙喔──!料理研究會的茶會,下次也要請妳一起來喔。」

        穿著女僕裝,綁著馬尾的女性,揹著叉子狀的農具以及飼料葉的桶子登場。這就是妮可所說的歐文萊恩小姐吧,娜娜這麼想。因為這位女性一旦出現,剛才態度目中無人的上級生馬術部員就馬上變得畢恭畢敬。馬術部的重要人士──大概是顧問或是教師之類的吧,一定是能夠對社團所屬學生進行約束的存在。

「您太客氣了,歐文萊恩小姐。茶會的事情,請務必讓我再次同行。」

        妮可以微笑回應,剛才的上級生馬術部員已經不安地回到馬廄內了。事情發生得太突然,娜娜還沒搞清楚狀況,妮可和名為歐文萊恩小姐的人物已經展開了愉快的對話。

「──話說回來,那個孩子是?」

        歐文萊恩小姐的視線落向娜娜。

「我是娜娜‧米謝蕾!那個!今天有事想找您商量,打擾您了!」
「哼恩……商量啊。」

        手摸著下巴的歐布萊恩小姐思考著。娜娜擔心著會不會得到「回去吧」之類的答案,但是,接著卻出現了意料之外的發言。

「妳們兩個要不要進來喝杯茶?剛好我也想休息一下了。雖然不知道能不能拿得出可以讓妮可眼睛一亮的東西,有點沒有信心呢。」

 ~~~

        跟著歐布萊恩小姐的引導,進入馬術部建築物內部的娜娜,小聲地對妮可提出疑問「這是怎麼一回事啊?」。

「在料理研究會的茶會上偶爾會遇到,好像很喜歡我做的點心的樣子。」
「那個歐布萊恩小姐,是馬術部的顧問嗎?」
「沒錯喔,是騎乘的名人喔。」

        妮可帶著微笑這麼說。娜娜跟妮可接著到達了像是職務室兼接待室的房間,「房間很亂真是抱歉,不過,請坐吧」,就被招待到沙發上就坐。

「喂凱斯,麻煩幫忙為她們準備一下茶和點心。也不要忘記我的份喔。」

        在房間的深處──歐布萊恩小姐朝著堆滿紙束的桌子另一端這麼說。

「好的好的,諾拉老師真是愛使喚人呢──。」

        隨著紙束堆崩落傳來的啪沙聲響,在那縫隙間出現了一個一頭亂髮的少女,帶著一臉想睡覺的表情看著這邊。從制服看起來,似乎是女僕科的上級生。話說回來黑眼圈也太嚴重,看起來是熬夜了好幾天都沒有睡的樣子。

「她並不是馬術部的部員,而是擔任我的研究助理的學生喔。三年級生,是妳們學科的學姊。雖然是騎士家系出身,但是怎麼看都不像對吧?」

        歐布萊恩小姐一邊笑著,剛才被稱作是凱斯的少女則一邊說著「真是失禮的人呢」一邊晃著手離開了房間,似乎是要去準備三個人的茶點。

「研究──是哪方面的研究呢?」

        娜娜一問完,歐布萊恩小姐的眼睛便閃耀著光芒。

「血統書〈Stud Book〉的建立喔。追溯並探求馬的血脈。這是由英國賽馬協會〈Jockey Club〉的會長詹姆斯‧威薩比氏所提出的委託,接下來十年內,將會是第一次將世界上所有的血統書整理完成,這樣的龐大工作喔──啊還沒做自我介紹呢。」

        歐布萊恩小姐注視著娜娜接著說。

「我是諾拉‧歐布萊恩,來自愛爾蘭。目前擔任這個馬術部的顧問,同時也是受到協會正式承認的紋付女僕。」
「聽妮可說非常擅長騎術。騎著馬的女僕感覺很帥,非常憧憬呢。」
「哈哈真是多謝。」

        歐布萊恩小姐帶著有點害羞的表情,一邊用手指搔著棕髮。

「原本就是這個學院的學生呢,在這裡一頭栽進了馬上長槍比武。和妳們的導師阿薇里爾之間,常常因為一些小事情而發生爭執,最後都用馬上長槍比武來一較高下呢。」
「和萊丁頓老師是熟人嗎?」娜娜驚訝地叫出聲來。
「是女僕學科的同學喔。也是同時取得臨時執照的,取得紋付女僕的徽章時也是同時。進入協會工作的時候也是同時,從軍的時候也是一起被派遣。也就是俗話說的孽緣吧。那傢伙是貴族出身的關係,自尊心也很高,我們之間的爭執從來沒有停止過。不過,三年以來,馬上長槍比武的決鬥,我可是充滿餘裕地全部獲勝了喔。」
「關係不好嗎?」
「那是當然的啦,那傢伙的蠻橫粗暴在當時的學園內可是非常有名的喔。不論何時總是會引起麻煩,總是牽連一大堆人,高高在上的人物,和在當時就像一匹狼一樣的我,總是一直發生衝突。大概也是一年級的這個時候吧,那傢伙對我提出了對決要求時的景象,我現在依然記得。嗯,真是讓人懷念的話題。」

        對決──這個字讓娜娜身體顫抖了一下。該說是時機正巧,凱斯在這個時間點將三人份的茶和點心帶了進來。

「哎呀,妳們不是來聽過去的故事對吧?剛剛說有需要商量的事情是?」

        向凱斯道謝之後,歐布萊恩小姐一邊將茶壺中的茶倒出,一邊詢問。

「其實──。」

        聽完娜娜說明完不得不接受對決的狀況之後,歐布萊恩小姐噴出大聲的爆笑。」

「太好笑了吧!這樣的對決真是前所未聞!學園新聞部的傢伙們一定會搶著採訪妳們呢!這是學園首見的稀有事件呢!」

        看到娜娜臉上浮現了有點哀傷的表情之後,「抱歉,抱歉」歐布萊恩小姐一邊抱著肚子大笑,一邊向娜娜道歉。

「所以,是想來問能不能協助提供決鬥當日所需要的馬啊。並且也向順便問問看能不能練習騎馬,嗯,這下有點麻煩呢……。」

        歐布萊恩小姐抱著頭。看到那個樣子,娜娜感到一陣不安襲來。但感覺似乎不是拒絕的意思。

「看在妳的膽識上,我是非常想幫妳提供馬方面的協助。但是練習用的成馬都已經出借給二年級和三年級生作實習用了,現在馬房裡並沒有可以出借的馬。」

        接著在短暫思考後,歐布萊恩小姐突然抬起頭來並繼續說道。

「目前只有一頭。但是這個實在是有點不推薦呢……。」

 ~~~

        歐布萊恩小姐的腳步毫不猶豫地在馬廄中前進著,後面跟著娜娜和妮可。途中錯身而過的部員們一看到歐布萊恩小姐,紛紛停下動作並大聲打招呼「辛苦了!」。其中之一是同班同學凱莉,她一看到娜娜和妮可便驚訝地睜大眼睛。在部外人員禁止進入的馬廄裡,由馬術部的老大帶領著前進,也難怪會讓人感到驚訝。
        馬的大聲嘶鳴聲以及空氣中瀰漫著馬的味道,就在這樣的環境包圍下,娜娜一行人到了目的地的馬房。在那裡有一頭灰色毛的馬正在睡覺。身上的體毛隨著年齡的增長,正在替換成和原本濃厚灰色不同的純白色。

「這傢伙的名字是獵狐者〈Fox Hunter〉,是血統純正的母馬。」

        名為獵狐者的母馬,從馬房中望著娜娜一行人。

「品種是賽跑用馬〈Running Horse〉,是名馬月蝕〈Eclipse〉的孩子。原本是貴族所持有的馬,在葉森賽馬場跟New Market的賽馬比賽中出賽,但是因為有將騎士摔落馬背的壞習慣,因此被賣到這邊的馬廄來,個性倔強這一點是可以保證的。」
「月蝕──我有聽說過,是非常有名的馬呢。」

        對於歐布萊恩小姐說出的詞彙,妮可有了反應。

「曾經被稱為『屠殺者坎伯蘭』的種馬,正如其名是在月蝕之日出生的,法爾特西亞王國最快的競賽用馬……那就是她的父親,月蝕。」

        歐布萊恩小姐用興奮的語調說著。

「也就是『獨一無二〈Eclipse first and the rest nowhere〉』,在競賽時持續將第二名遠遠拋在240碼以外,是名馬中的名馬喔。」
「那樣的名馬的孩子的話,一定也可以跑得非常快吧。」

        妮可這麼回應之後,歐布萊恩小姐臉上浮出了陰沉的表情。

「月蝕毫無疑問是王國最快的馬,但同時也是性格最粗暴的凶馬──獵狐者也從她的父親那裡完整地把那樣的性格繼承下來了。即使是馬術部技術最好的人也沒辦法駕馭她。即使是廣大如王國,能夠騎乘獵狐者的人數,包含我也只有寥寥幾個人而已。完全沒辦法矯正她的性格。就是這樣的凶馬。」

        不知道是不是有辦法理解這些內容,但馬房中的獵狐者張大嘴巴打著哈欠。

「因此,這傢伙目前是沒有騎士的狀態,所以是可以借給妳們。但是,這畢竟不是初學者可以駕馭的馬。即使如此也要嘗試的話也是可以考慮,但……。」
「那就她吧!拜託請教我騎馬!」

        娜娜充滿決心地說。也沒有其他辦法了,也只能這樣了,抱持著這樣的想法的聲音。不管如何,要是無法騎上馬的話就會被視為不戰而敗,並遭到退學處分。為了能夠實現成為女僕的夢想,必須要把握住這個機會。而且,妮可已經幫忙到這個程度了,接下來自己也必須努力一點才行──娜娜這麼想著。

「要是發生什麼事情,這裡是不負責的喔,這樣也沒問題嗎?」
「沒問題!」

        接著,為期三天地獄般的騎乘訓練就此展開。

~~~

「等一下、等一下、快停下來──!」

        娜娜坐在馬鞍上大聲喊叫著。開始練習駕馭獵狐者已經經過了三天,但是絲毫沒有任何一點點能和馬之間能夠互相溝通的樣子。獵狐者完全不理會身為騎士的娜娜的制止,在原地繞圈,接著向右旋轉,然後將前腳舉起來原地站立,並且大聲鳴叫著,將娜娜從馬背上摔下來。


「好痛啊──!」

        一屁股著地的娜娜痛到眼眶帶淚。靠近到身邊的獵狐者,伸長舌頭舔著娜娜的臉,露出看著笨蛋的表情。並從鼻孔中吐出特大的吐息,吹在娜娜的臉上讓人無法忍受。

「唉呦──!要聽話啦──!」

        即使根據歐布萊恩小姐所教導的騎乘技巧來嘗試駕馭,獵狐者也毫不隱藏反抗心,個性執拗地將娜娜摔下馬背。雖然持續嘗試著要練習奔跑起來,但仍然連一次也沒有成功過。
        娜娜每天早上,雖然都跟著馬術部一同進行獵狐者的騎乘訓練。天未亮之時就前往馬房,將睡覺用的乾草堆換成新的,將獵狐者帶出馬房進行散步和騎乘訓練。但是結果卻非常悽慘,散步運動非常簡單地就可以拉著前進,但是一旦跨上馬鞍之後就不斷重複落馬,現在已經被獵狐者當作笨蛋一樣對待。但是娜娜並沒有因此放棄。
        早晨的練習結束後,傍晚到太陽下山之前都持續努力想要騎乘獵狐者。儘管娜娜已經渾身是傷,但是仍然持續進行著騎乘訓練。

「好痛啊──!」

        娜娜再度從馬上跌落,比起騎馬的技術,反而是受身的技術有明顯提升。

「真是的,真是看不下去啊……。」

        突然間,從馬場外傳來聲音,那是麗莎的聲音。不知道是為什麼,似乎是來看看娜娜的狀況的樣子。因為發生了意料之外的事情,娜娜睜大雙眼。這三天以來,麗莎已經不會對娜娜一行人惡言相向了,差不多是娜娜自己也開始對那樣尖銳的態度感到不耐煩的時候了。

「麗莎!」娜娜不禁叫了出來。

「趕快意識到在馬鞍上面時要把背伸直這件事情吧。還有妳太僵硬了,根本就完全沒辦法跟上馬的動作嘛。要將馬的動作的衝擊用脖子和背部來吸收。還有馬銜以及馬靴的使用方法,不能用強硬拉扯的,請用更纖細的心情去使用它們──那隻馬,一定是用在馬背上的能耐來試探騎乘人的心態吧。妳實在是太差勁了所以不讓妳騎,應該是在表達這個意思吧。」

「感謝!感謝妳的意見!總覺得妳很開心呢……。」
「才,才沒有呢!只是小時候有騎過馬的經驗談而已啦!」

        娜娜一邊想著這不就是提供意見嗎,一邊心情覺得好多了,一邊也因為讓別人為自己擔心了,感覺有點抱歉。兩種心情在心中交錯。

「麗莎以前騎過馬啊。」
「老家有養馬的關係,我們家是鄉下農家的關係……。」
「這樣啊!有養過馬啊,真是厲害!」

        聽到一直在討論法國老家的事情,麗莎露出了不好意思的表情。對於終於談論到自己事情的麗莎,娜娜的表情浮現了笑容。

「那麼,就照妳提供的指示多加注意,再試一次……!」

        重整士氣的娜娜,再次跨上獵狐者的背上。這次很仔細地對姿勢做了調整,對於走路時所產生的振動,也精準地用脖子和背部吸收,並且溫柔地操作韁繩和馬銜──這麼做之後會如何呢。終於可以控制獵狐者而不會摔落馬背了。

「成功了!成功了喔麗莎!終於成──哇啊!」

        在短暫的喜悅之後。娜娜所乘坐的獵狐者突然將前腳高高地向天空舉起,原地站立。隨著呼嚕一聲,獵狐者大聲嘶叫著。失去平衡的娜娜則是背部朝下,直接摔到地面上。

「痛痛痛痛……。」
「夠了,放棄吧。這傢伙根本不打算讓人騎啊。」

        麗莎嘆著氣說,發出萬念俱灰的聲音。

「不行啦……要是放棄了,一切就結束了……!」

        娜娜的話語,稍微打動了麗莎的心,麗莎的表情稍微有了一點變化。追根究柢,這件事情都是娜娜代替了麗莎和茱莉亞之間的決鬥所導致的。而且那時候要是沒有跟茱莉亞槓上的話,娜娜現在也不會變成這樣的慘狀──一旦這麼想,麗莎的心中浮出了不少覺得自己輸了的感覺。
        應該要對娜娜道個歉才行,不,說到底都是娜娜的自作自受──不過,娜娜這樣的行為,毫無疑問是為了麗莎。這是無論如何都釐清的事情。只因為是個笨蛋就棄之不顧,這難道不是太過冷淡的行為嗎──麗莎的心中如此百感交集。

「不戰而敗視同在敵人面前逃亡,將以退校處分。」
「沒錯……所以,絕對,要在茱莉亞的面前……不站出來不行……。」
「為了不放棄成為女僕的夢想嗎?」
「沒錯……。」

        娜娜坐起上半身,將制服上的沙土拍掉。就在這個時候。
        獵狐者來到娜娜的身邊,用鼻尖不斷聞著娜娜腰間的玩偶。那是娜娜家鄉的祖母所給的泡芙玩偶──她私底下將她稱之為『泡芙君』,並當成是護身符的泡芙玩偶。

「妳想要這個嗎?」

        聽到娜娜這麼問,獵狐者一邊點頭一邊用鼻子吹著氣。

「不,不行啦!這是很重要的東西,不能給妳啦……。」

        但是,像是在說著「好啦快給我」的獵狐者繼續不斷用鼻子嗅著泡芙君。
        就在這個瞬間,娜娜的腦中像是得到天啟一樣閃過了一個念頭。「幫我看著她!」娜娜向麗莎丟下這句話之後,就一直線往馬場外跑出去,完全是一時衝動的行為。

「喂,喂等一下!」

        不顧麗莎的抗議,在漸漸被染成紫色的天空之下,娜娜奮力持續向前奔跑。目標是宿舍的廚房。如果現在的話,妮可應該剛好在那裡烤泡芙。為了讓辛苦了一整天,滿身瘡痍的娜娜可以打起精神,妮可每天都會烤娜娜最喜歡的泡芙。這樣的話──。

        也許那只是單純想太多了。但是,娜娜心中卻有種奇妙的確信感。雖然沒有證據,只示照著直覺行動,但值得一試。這樣一想,娜娜雖然快喘不過氣了但仍然繼續跑下去。

 ~~~

「抱歉,久等了!」

        在完全已經被染成紫色的天空下,手上拿著蒸籠的娜娜總算回到了馬場。在這段期間,麗莎一直站在馬場的中央,手裡握著獵狐者的韁繩。

「那個是什麼?」

        一臉呆滯的麗莎這麼問,對於娜娜既突然又意味不明的舉動,目前仍然無法理解的樣子。

「是泡芙喔!而且妮可特製的!」

        沒有聽完麗莎的發言,娜娜便從竹籠中拿出一顆泡芙,送到獵狐者的嘴邊。獵狐者稍微嗅了一下之後,就大口吃了起來,並發出滿足的鼻息。

「好。」

        看準時機,娜娜跨上獵狐者的背,接著獵狐者便靈巧地針對韁繩的方向做出反應,並照著娜娜的意志來行動。常步,然後是輕速步──至今為止的狂暴似乎都像不是真的一樣,獵狐者很順從地聽從娜娜的指示。不再看到將騎士摔下馬的跡象。

「成功了!可以駕馭了!妳最喜歡泡芙了對吧!」

        在馬上的娜娜大聲叫喊著。獵狐者將得到的泡芙在口中不斷咀嚼著,身體開心地鼓動著,臉上浮現出非常開心的表情。看到這樣的人馬組合,麗莎不禁說出「真是詭異」的感想。
        接著,娜娜第一次看到了麗莎的笑容。笑起來真的是很可愛呢,雖然得到這樣有點失禮的感想,但不管如何,可以感覺到她心情真的很開心。
        忽然之間和麗莎視線相交,麗莎立刻一臉慌張地把臉轉向旁邊。

「只是騎乘而已,是無法在馬上長槍比武獲勝的喔,不要忘記了!」

        紅著耳朵的麗莎,向娜娜大聲斥責,一定是在掩飾害羞吧。




////////////////////////////////////////////來源相關/////////////////////////////////////////////////////////

下町メイド物語
官方網站
Twitter
原文

翻譯許可

特別聲明:
1. 翻譯所使用的圖片以及文字,其著作權與所有權都屬於Laugh Sketch。
2. 翻譯文字若有不精確、錯誤等狀況,都與Laugh Sketch無關,純粹是個人翻譯能力所致。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