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翻譯小說] [下町女僕物語] 第十五話 「開火」

框々子 | 2021-10-24 20:15:45 | 巴幣 0 | 人氣 61

〈〈 原文網站、相關版權說明,以及翻譯轉載許可,放在頁尾 〉〉

下町メイド物語
官方網站
Twitter

/////////////////////////////////////////////////////////////////////////////////////////////////////////////////



第十五話
「開火」



        娜娜一行人跟隨著韋恩萊德侯爵的馬車,來到西敏的演說會場。走在下著雨的街道上的行人們,都抬頭看著馬車的車隊,並停下腳步來想了解究竟是發生了什麼事情。這也是很正常的,韋恩萊德侯爵的護衛並不是只有像娜娜一行人的協會女僕而已,軍方也動員了士兵。光是侯爵在移動的時候,護衛的馬車數量就多達13台,可說是戒備森嚴。
        娜娜一行人乘坐的馬車就在侯爵馬車的正後方。另一方面,佛羅斯特姊妹以及「槍殺大隊」的女僕們所乘坐的車廂,則是固定走在車隊的前方。

「娜娜,仔細觀察道路上。」

        露露的聲音就像鈴鐺一樣,娜娜說了一聲「是!」並點了點頭遵從指示。望向雨勢越來越大的街道,從來沒見過這麼多人數的人們互相交錯著。這裡是法爾特西亞引以為傲的王都。對於在法國南部農村長大的娜娜來說,所有的一切毫無疑問都是非常新鮮的景色,但現在必須要集中在任務上才行。

「要是有行跡詭異的人,就立刻讓我知道。敵人應該也在仔細觀察我們的行動才對。」
「了解!」

        像娜娜她們這群臨時執照持有者們在進行侯爵護衛的時候,阿薇里爾要求不管什麼狀況都要跟著露露。臨時執照的持有者單獨進行任務,原則上是不被允許的。一定要有紋付女僕隨時在旁監督。
        即使如此,由艾斯帕提亞的女僕來進行監督工作,也是特例中的特例。更何況是由最強女僕集團,艾斯帕提亞成員的露露來作為監督的話,更表現出這件事情的特殊。

「演說會場到了之後,侯爵周圍由我和費歐娜、芙蘿拉固守。娜娜妳們就請在會場周圍進行警戒。」
「了解!」

        對於露露的指示,同坐一輛馬車的娜娜、麗莎、玲一起點了點頭。
        話說,雖然從阿薇里爾那裡接受到要隨身護衛侯爵的指示,但是卻不被允許和侯爵同坐一輛馬車。即使是露露或是佛羅斯特姊妹也是一樣。這都是因為侯爵無法信任從協會派來的女僕的關係。他很堅持要帶著自己的私人護衛部隊,並把生活起居都交給信賴的執事們。
        即使是當代最高頂點的女僕的露露,他也是不予重視。不過也因此,娜娜她們才能夠享用到被侯爵推掉的料理──不管是哪一道都是露露親手製作的極品──這是發生在昨天晚晚上的事情。

「話說回來,露露的料理真的是非常美味呢……好想再吃到啊……。」
「喂妳們,現在是任務中喔!」

        對於娜娜的發言,麗莎立刻出言制止。

「呵呵呵,非常感謝。不過啊,諾菲才是我們凡賽提之中最擅長料理的喔。她所做的肉醬真的是絕品喔,下次也讓妳吃吃看吧。」

        露露露出柔和的微笑,對娜娜這麼說。沒錯,凡賽提成員之中的諾菲娜‧德‧塔爾特,是被讚譽為擁有當代第一料理手腕的艾斯帕提亞。

「真的嗎!?太好了!好期待啊……。」

        看到像小孩子一樣吵鬧的娜娜,麗莎深深嘆了一口氣,玲則是無奈地做了聳肩的姿勢。

「夏洛特小姐,還請不要太寵娜娜比較好。她只要被寵了就會得寸進尺的。」
「哪有,玲,太過分了!」
「唉呀唉呀,呵呵呵。」

        對於娜娜她們的對話,露露一邊看著,一邊露出如女神一般的溫柔笑容。

 ~~~

「……後面的馬車真是吵啊。」

        羅巴德‧納薩尼耶姆‧韋恩萊德侯爵一邊聽著後方箱型馬車中傳來的少女們的聲音,表情顯得非常不開心。不過對他來說,他並不可能會知道那是娜娜她們的聲音。韋恩萊德侯爵從最初開始就不信任女僕協會派來的女僕,也沒有打算讓她們靠近身邊,即使是露露親手做的料理也是完全不碰的程度。所以對於後方的馬車坐著哪些女僕之類的事情,自然也是毫不關心。

「該怎麼辦才好,要把她們趕出車隊嗎?」

        坐在侯爵對面座位的老執事,立即提問回應。

「算了。不管她們──不過圓桌的那些傢伙到底是想怎樣,居然為我安排護衛的女工。」
「監視您的身體健康狀況或者是……監視您的動向並且逐一回報。我認為護衛只是個名目而已。」
「哼。護衛的話早就準備萬全了。這邊可是有一大堆手腕高明的退役軍人們在擔任執事群。居然還派手腕纖細的女工過來,根本沒有必要。」
「不過『凡賽提』和『槍殺大隊』。真虧能夠找齊她們呢,暗地裡透過圓桌出手的紅心大人。萊丁頓侯爵的次女似乎也出動了。」
「協會的女狐狸啊……。」

        對於阿薇里爾,韋恩萊德侯爵這麼說。

「一想到她的臉就覺得想吐。真是讓人不悅。」

        只丟下了這句話。

「另外,紅心那傢伙也無法信任。跟萊丁頓一樣,他們都是軍隊的情報機關……對海軍軍閥的我們來說是水火不容的。對那種在陰暗處晃來晃去,並執行著各種詭計的傢伙來說,現在這時候,就應該要讓他們嘗到被背叛的滋味才對。」
「大德意志和情報部的那些傢伙,侯爵大人比較討厭哪一個呢?」

        老執事用開玩笑的樣子轉移話題。

「不管哪一個都很討厭。非常討厭。不過話又說回來,能夠痛打一頓讓他們閉嘴的是大德意志這邊呢,我是這樣想的。」
「真是說的太好了。」

        侯爵乘坐的馬車,隨著護衛的車隊,持續著著西敏寺前進著。

 ~~~

「那個啊,ACE。把那個廣場整個炸飛也沒關係吧?」

        在西敏寺附近的建築物屋頂上──大雨雖然一邊下著,但透過雙筒望遠鏡窺看著的少女舔了舔嘴唇並小聲說著。她的外表雖然因為蓋著的斗篷而無法清楚判斷,但濃厚的黑眼圈給人個性陰暗的感覺。

「不行喔『SIX』。這次不能爆破,要是把侯爵也炸飛了那就沒有意義了。」

        藏身在背後的少女,制止了那名被稱為SIX的少女。

「作戰目的是偵查敵人的力量以及煽動的前置作業……應該有說過只要適度地搞一下破壞就好了……。」

        接著發言的少女,從名為SIX的少女手中接手了雙筒望遠鏡。那是個身高非常高的少女,身高最少也有180公分,也許有190公分。她也是將面孔覆蓋在斗篷之下。但又長又垂下來的黑色瀏海非常引人注目。

「『FIVE』的理解力真好,真是幫大忙了。妳該不會跟SIX不一樣,其實很聰明吧?」
「啊?ACE,妳是什麼意思,是想吵架嗎?」

        黑眼圈濃厚的少女──SIX凶狠地質問。

「喔?要打嗎?我可以撐得過三分鐘嗎?」
「以會輸為前提啊……。妳吵架還真的是很弱呢。」

        被這麼一說,ACE嘻嘻嘻地笑了起來。她的臉也因為斗篷覆蓋而無法判別。

「啊真的是這樣。我吵架很弱呢……打架也打不贏的話,那只好用頭腦瞄準敵人腳下的漏洞了……。」

        然後,接過了雙筒望遠鏡的ACE,一邊看著下方的街道,一邊微笑著。韋恩萊德侯爵所乘坐的馬車到達了西敏寺前的廣場。

「妳看,VIP到場了。慎重招待吧。」
「了解!」
「了解……。」

        留下這樣的回覆之後,FIVE和SIX兩個人消失在人群之中。剩下的ACE的身影──也已經消失不見了。

 ~~~

「我們國家的繁榮,絕對不會被威脅!在這之後的幾十年,幾百年也絕對不會改變!我們國家的繁榮必須永遠維持,這是絕對不可以退讓的!不管是誰來威脅我們,這都是不被允許的!」

        從講台上,韋恩萊德侯爵用從丹田發出的宏亮聲音說著。

「肩負這個國家繁榮的是誰!毫無疑問就是像各位這樣的市井小民們!耕作田地、買賣交易來富足、繳納稅收、接受徵兵、讓國家富強的就是各位!」

        不愧是前海軍提督的貴族院議員。那充滿自信的演說,對於自己的言論毫不懷疑地深信著,充分展現出這樣的氛圍。

「而各位人民的盾牌是誰呢?毫無疑問就是士兵們!隸屬於軍隊的士兵們!他們這些精實健壯的士兵們,日夜守護著這個國家,各位人民們才能夠享受這份安寧!而現在,各位的安寧正遭受到外敵明確的惡意威脅,這件事情請務必要有自覺才行!」

        街道上的人們逐漸停下腳步並開始聆聽侯爵的演說。聽眾的數量逐漸增加,並且聚集成一大群群眾。
在那樣的人群中穿梭著,娜娜一行人正在搜查周遭是否有可疑人士的行蹤。露露和佛羅斯特姊妹則是堅守在侯爵的身邊,呈現警備狀態。

「話說回來,那個侯爵先生,還真是個充滿自信的大人呢。」

        和娜娜一起警戒周圍的玲這麼說。

「這個人簡直就是父權社會的具現化呢……。把女僕叫成女工,這種上個時代稱呼方式,根本是瞧不起女性。」

        麗莎的意見也是相同想法。

「海軍是父權社會最明顯的地方。在一支封閉的軍艦環境裡,會形成『父親或兄長所說的話是絕對的』這種模擬家族的環境。幾乎可說是位在那個頂點的侯爵,就像是家長中的家長一樣吧。是大家長呢。」

        困難的事情對娜娜來說實在是有點難以理解,但是對於露露被看不起的事情則是頗為不滿,因此對於伯爵也不是什麼好人的看法也是同意的。

「這個國家要有繁榮,最重要的就是兵力!但是大德意志的那些傢伙,竟然要我們做什麼?兵力的縮減!從大陸撤兵!然後是三成的軍艦縮減!這是把我們當成笨蛋!但是對於大德意志這樣愚蠢的要求,我們的國家現在居然要接受!接受這種事情,只為了追求和平,這毫無疑問就是侵略!根本不能被允許的事情!」

        忽然,娜娜的視線捕抓到群眾之中,某個讓人在意的人物。
        穿著雨衣狀的斗篷,臉埋得很深的雙人組。其中一個身高矮小,另一個身高驚人地高。即使是在人多聚集的廣場裡,也非常醒目。

「在這個時候更要清楚說出來!大德意志就是垃圾!對我國的繁榮提出挑戰的侵略者!我國的繁榮是不可侵犯的,現在就必須在這裡,跟那些卑鄙的大德意志說清楚才行!」

「是這樣嗎!那就去死吧!」

        為了打斷侯爵的演說,一個女性的聲音突然傳來。娜娜查覺到,那是披著斗篷的二人組之中,身高比較矮小的那個人所發出的聲音。

        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的群眾們、被中斷的演說、在娜娜的視野中,一切彷彿進入慢動作一樣,然後娜娜看到了。披著斗篷的人,朝空中投擲了什麼東西。

「這就是來自柏林的訊息!」

        爆炸──發生了。但卻不是想像中那麼大的爆炸。但是,那是足以讓群眾陷入混亂的爆炸。慘叫的人們四處逃竄,廣場瞬間陷入大混亂。

「玲、麗莎,跟我過來!」

        娜娜跑了起來。穿過群眾間的縫隙,朝著鎖定的目標敵人向前衝刺。必須要做點什麼來壓制住那個二人組才行。在這場大混亂中,不能在這邊等侯待在爵身邊的露露和佛羅斯特姊妹到達。這是自己必須要做點什麼來爭取時間才行的狀況。只要能夠爭取時間,就可以期待露露她們之後加入戰局。反過來說,眼睜睜地讓那個二人組恐怖份子逃掉,這件事情是絕對要避免的。
        拔起劍的同時,娜娜跳了起來。


        在空中呈現拋物線的狀態進行旋轉,並且奮力地朝向敵人揮出一劍。首先是第一擊,朝著施放炸彈的敵人進行奇襲。接著再直接將刀刃揮往身高較高的敵人做攻擊,再由後來居上的玲和麗莎進行追擊。同時間,別的分隊的妮可、艾莉莎白、楓、尤斯蒂娜前來會合之後,就可以進行包圍攻擊。應該是要這樣子才對的──。

「唉呀,真是危險呢。」

        被彈開了──就在這麼想的瞬間,就從腹部被狠狠地踢飛了出去。在石舖的道路上翻滾了好幾圈,全身擦傷之後,娜娜再度站了起來。

「嗯,意外地滿堅強的嘛。明明就只是個小鬼。」

        眼前的敵人舉起拔出的短劍並且笑著,是那個拋出炸彈的敵人。有著像狗一樣尖銳的牙齒,眼角上也有著很深的黑眼圈,是個讓人感受到不祥氣息的女人。

「不要叫我……小鬼……!」

        一邊忍耐著疼痛,一邊使盡全身的力氣站起來,娜娜再度把劍握好並盯著敵人。武器沒有因為被踢翻出去的衝擊而掉落真的是僥倖。還可以戰鬥,只有一點點也好,到露露她們來之前必須要多爭取一點時間才行。

「真不錯呢,有毅力的傢伙不管是小鬼還是什麼都很喜歡喔,畢竟很有打一架的價值呢。」

        接著──後來居上的玲和麗莎也手持武器跳向兩個敵人,但是。

「……礙眼。」

        身材高大的斗篷女,手腕用力一揮,就將玲和麗莎兩個人一起打飛。頭和背部重重摔在地面上的兩個人,發出痛苦的聲音趴在地上。連再次站起來的力氣都沒有的樣子,她們已經無法再戰鬥了。

「還是一樣有著怪力呢,FIVE。以小鬼為對手可不要使出全力喔,一個不小心會死掉的。」
「SIX才是……玩弄獵物之後才殺掉的習慣還是改掉比較好……在敵人衝上來的時候一擊殺掉……這才是戰鬥的基礎……。」

        以不流暢的方式說話的高個子女性,將披著的斗篷頭部取下。沒有血色的慘白表情,覆蓋著凌亂垂下的黑色瀏海。長到腰間的頭髮毫不濕潤,外表就像是野獸一樣。

「炸彈最喜歡了,不過對於自己送上門來的對手,要是不讓他們發出慘叫聲就死去,實在是有點可惜。在這時候互相傷害並且聽著對方的悲鳴才是最棒了,不過妳可能沒辦法理解就是了。」
「妳的興趣我還真的不懂……不過,會使用火藥的技能,很方便……。」
「嘿嘿,當然的囉。妳以為我是誰啊。是最喜歡打架和煙火的SIX大人喔!」

        一邊這麼說,被稱呼為SIX的有黑眼圈的女性,朝著背後撒了一堆黑色的藥丸狀的東西。下一個瞬間,從SIX的後方炸出刺眼的光芒。這是為了牽制準備從敵人死角突襲的妮可和其他分隊。並不是有殺傷力的爆炸,而是以威嚇目的為主的小規模爆炸,為了在對手的內心植入恐怖的印象,作為阻止對手前進已經是非常足夠的了。

「什麼嘛,只是持有臨時執照的小鬼而已不是嗎?」

        SIX盯著後方的妮可和艾莉莎白,她們兩個已經因為恐懼,呆呆地握著武器動也不敢動。

「露露‧拉‧夏洛特呢?因為害怕而逃走了嗎?哈哈哈,凡賽特之名都要哭了喔?」
「不准妳……把夏洛特小姐……當成笨蛋……。」

        娜娜因誤憤怒而顫抖,接著大叫。

「不准妳把夏洛特小姐當成笨蛋!」

        踏出腳步,向前衝刺。為了將敵人無力化,一直線衝上前去。

「嗚喔喔喔喔喔!!!」

        用盡全力奮力揮出的一擊,朝著正面進攻。完全不考慮後路,這是決心要做出一擊必殺的攻擊。

「笨蛋……!不要被挑撥……!」

        倒在地上的麗莎大聲喊著,但是娜娜並沒有聽進去。

「不錯呢,既有毅力又有氣勢。最喜歡了喔,我要把妳徹底擊潰。」

        SIX將短劍丟下並且擺好架式,那是從來沒見過的架式。

「要倒妳這種程度的小鬼,不需要這種武器,完全不需要!」

        一瞬之間,奪下武器、丟棄、毆打、腳踢、接著再次毆打再次腳踢然後投擲出去。遭受到極大傷害的娜娜,背部著地撞上石頭地板之後就再也不動了。

「太慢了,雜──魚!」

        不斷下著的雨,持續打在娜娜的臉上,但她並沒有站起來。那是讓人再起不能的連續傷害,而且幾乎是同時間完成的攻擊。

「秘宗拳……!」

        趴在地上的清國出身的玲,用非常驚訝的眼神看著。

「擒拿術……!想不到在我的祖國之外,還有其他人會使用……。」
「哈啊,哈啊……玲,妳知道那個嗎……?」

        上氣不接下氣的麗莎問道,玲則是點了點頭。

「恩恩……秘宗拳……祖國的河北地方流傳的拳法流派……所謂擒拿術,就是瞄準敵人穴道或是關節進行攻擊的技法……吃了這招的娜娜,我不認為她能夠,站得起來……那傢伙,非常強……。」
「臨時執照的小鬼也就只是這樣而已嗎……。真是無聊。」

        伸展著脖子的SIX這樣說。

「那麼,雜魚就趕快死一死吧。」

        SIX將腳踩在娜娜的下巴上。似乎是打算直接把娜娜的脖子踩斷。

「娜娜!!」

        妮可悽慘的呼叫聲傳來。接著──。

「我不會讓妳這樣做的──!」

        不管是誰都有種錯覺,不知道是否有一陣風吹來。隨著衝擊的聲音,SIX的身體飛向空中,就在仍然持續向上漂浮的同時,留下了一聲慘叫,撞進廣場忙的建築物窗戶之後就消失了。一臉驚訝的眾人們之中,露露‧拉‧夏洛特充滿氣勢地拿著劍站在那裡。

「夏洛特……小姐……。」
「叫我露露就好了。娜娜。」

        抓著氣息微弱的娜娜的手,露露一邊微笑一邊說。

「對不起,我晚到了──不過,已經可以放心了。回去之後趕快進行療傷吧。」

        接著露露再度站起來並且握好劍,向眼前的敵人確認身分。

「狙擊侯爵性命的大德意志幹員,就是妳嗎?」
「……沒錯,應該可以這麼說吧……。」

        身高很高,被稱為是FIVE的女性緩慢地這樣回應。

「乖乖就範吧。剩下的話,就在倫敦塔說吧──!」

 ~~~

「痛死啦──!那個女人,居然還手下留情……太瞧不起我了吧可惡啊!!」

        在破碎的玻璃四處散落的民家之中,SIX呻吟著。而不知道從哪裡冒出來的ACE則是在一旁窺看著她的臉,一邊燦爛地笑著。

「那還真是可怕的表情呢。嗯不過,妳原本的臉就已經很悽慘就是了。」
「我才不想被『疤面』的妳這樣說呢……那個叫做露露的女僕,果然很強呢。」
「那是當然的囉。那是除了紅葉之外,這個王國最強的女僕喔。說到底根本不是妳們可以贏得過的對手。我的話大概只要兩秒就去另一個世界了。」
「吵死了ACE。趕快退下吧,不要再節外生枝了。」
「不要再用炸彈了喔。船上可以裝進去的火藥量有限,要是隨便浪費的話,下次的作戰會出問題的。」
「知道了啦!我還有雙手這個武器啦,就盡力奮鬥吧──而且,還有妳給我的秘密武器啊。」
「就是這個幹勁喔SIX。不過不要追得太深,目的只是測試威力。要是能夠某種程度削弱敵人的話,那就盡快脫離戰線並撤退。」

        ACE摸著SIX的下巴。接著SIX把頭一轉,像是被打擾的貓一樣瞇起眼睛。

「哎呀,我差不多該走了。追兵很快就會到這邊來──等『賭場』開了之後再會吧。」

        ACE的身影一下子就消失了。接著SIX站了起來握起拳頭。

「那個叫做露露的女人……要是敢傷害FIVE的話絕對饒不了。一定會狠狠地把妳痛揍一頓!」

 ~~~

        另一方面,凡賽提──希耶娜、諾菲、瑪莉艾爾三個人,在廣場周邊追蹤著逃亡者。至於為何她們三個沒有進行侯爵的護衛,這個則是阿維里爾的計略。
        她是這樣說的,「這件事情有什麼內幕」。圓桌的紅心並沒有公開侯爵暗殺計畫的情報來源。即使在確認報準確度的提問之下,也不願意提供任何根據。

「確實那和為了要保護情報來源的想法相符合,對於跟軍方情報部走得比較近的他來說,擁有無法向我們女僕協會說明的情報來源也不是什麼奇怪的事情,並沒有什麼不自然的地方。但是,我的直覺告訴我……紅心是不能信任的。」

        阿微里爾對凡賽提的各位,是這麼說的。
        所以阿微里爾才會把侯爵的身邊護衛工作,交給臨時執照持有者的女僕科學生們,希耶娜、諾菲、瑪莉艾爾等三名則是負責搜索在侯爵周遭是否有形跡可疑的人士。

        要是真的有暗殺執行者的話,作為司令塔職位的人員,應該會審視周圍的狀況才對。要是能夠抓到這樣的司令塔,就有可能掌握事情的全貌,阿微里爾是這樣判斷的。要是順利的話,說不定也可以抓得到,能和紅心那樣奇怪的行為舉止有所關連的情報也不一定。
        聽到這些話的露露,對阿微里爾提出了疑問。

「老師是認為,那個紅心就是這個暗殺計畫背後的主使者,的意思嗎?」

        阿微里爾對此沒有肯定也沒有否定。

「這只是作為其中一個可能性來考慮而已,不過,作為可能性之一來說,仔細檢討的價值滿高的──。」

        接著在露露她們與襲擊者FIVE、SIX交戰的同時,希耶娜、諾菲、瑪莉艾爾則是穿著披風以及斗篷,在小巷裡追逐著。那個人應該就是,對演說會場犯行下指示的司令塔才對。

「妳已經沒地方逃了!乖乖投降吧!」

        瑪莉艾爾大喊著。那是一條死巷子──已經無路可逃的死巷。

「真是的……我對逃跑的速度還滿有自信的呢。」

        敵人披著斗篷。她的臉處在從瑪莉艾爾的角度無法清楚看見的地方。敵人在後頸處不好意思地抓了抓,看起來一點也沒有被逼到死角的緊張感。對於那個樣子,瑪莉艾爾一行人越來越警戒。已經沒有地方可以逃,被追到死角的敵人是最麻煩的存在。因為完全不知道對方是不是還隱藏著什麼樣的殺手鐧。

「好好好,我投降我投降,這樣就可以了嗎?」

        敵人當場跪了下來,雙手放在頭後方,很乾脆地表示了投降之意。

「把斗篷拉下來。」
「這個姿勢的話我手不能動啊,要麻煩妳們拉了。好嗎。」

        希耶娜、諾菲、瑪莉艾爾互相看了看彼此。接著希耶娜說「我來吧」。

「可別動什麼奇怪的念頭喔……。」

        一邊慢慢地接近,希耶娜快速對敵人進行身體檢查完畢。主要是確認是否有攜帶隱藏的武器。

「這傢伙,居然帶著這種東西啊。」

        希耶娜一邊用單手手指扣著輪轉式手槍的板機一邊說著,敵人在懷中藏了一把槍。

「希耶娜‧菲娜謝……居然能夠讓像是王子殿下一般的妳的手直接碰觸我,真是倍感光榮。如果是那邊的女僕的話,我可能已經流著鼻血昏過去了吧。不過話又說回來,咱只不過是個違法營業的黑女僕罷了。」

        這傢伙,剛剛是不是說了「咱」──希耶娜一邊這樣想,胸口莫名其妙地騷動了起來。接著將遮蓋顏面的斗篷掀開的瞬間,不好的預感終於化作為現實。

「好久不見了,王立法爾特學園女僕科,第133期的同學們!我一直很想見妳們一面喔?」

        希耶娜、諾菲、瑪莉艾爾們不知道該說什麼。因為在那裡的是,應該已經死了的同學的臉龐。但是,那個樣貌有了不小的改變。

「阿比……。」

        希耶娜用發抖的聲音,呼喚著昔日同學的名字。

「阿比蓋爾‧阿克萊德……真是讓人懷念的名字啊。不過啊,我已經不是那個名字了。」

        曾經在宿舍一起激烈競爭的夥伴,依序看著希耶娜、諾菲以及瑪莉艾爾的臉龐,然後笑了。那是充滿惡意的、非常扭曲的笑容。在那張臉上,從已經失明的右眼到臉頰,有一條縱向的直線刀傷──就像是數字「1」一樣,一道非常嚴重的傷口。

「根據官方紀錄,被派遣前往大德意志國境地區的聖特拉斯堡,並且應該已經戰死了──為什麼妳還活著?而且還變成那樣的臉。」

        阿比蓋爾‧阿克萊德,也就是ACE,臉上的笑容更加深刻了。

「在阿爾薩斯的森林裡,我已經死了,然後又活過來了,並且和這個臉上的傷口一起。再次自我介紹吧,我的名字是『ACE』。就是所謂的大德意志的走狗,也就是背叛者──現在應該要這樣說比較好吧?」

        突如其來地,ACE張開的手掌向希耶娜伸出。同時袖口裡面的發條裝置啟動,將小刀射出,希耶娜的肩膀被刺中。是暗器的奇襲攻擊。
        飛散的鮮血伴隨著希耶娜浮現出來的痛苦表情。趁著這個空檔,ACE在膝蓋上施力,用力跳了起來。那是讓人驚訝的跳躍力。

「咱啊,和妳們不一樣,很不擅長打架啊。」

        ACE這麼說。

「所以不管多麼卑鄙的手段,我都可以毫不猶豫地使用!」
       
        跳躍的之後將腳踩在希耶娜的鼻子上,利用她的臉當作跳台來跳得更高。接著ACE朝著地上扔擲了什麼東西。
        那是煙霧彈。
        但卻不是普通的煙霧彈。

「不要吸進去!停止呼吸!這個煙是有毒的!」

        希耶娜大叫。她已經開始吐血了。似乎已經吸入了隨著煙霧一起洩漏出來的毒氣。

「啊哈哈哈哈哈!傑作傑作!即使是凡賽提也會因毒而死吧。」

        當場希耶娜跪了下來,在煙霧中開始咳嗽的她的腳下,血跡的數量已經開始以非常快的速度產出。吐血已經停不下來了。

「希耶娜!」
「諾菲!別靠近……妳一靠近我就打飛妳喔……!」
「不行!這樣下去希耶娜會死的……!」
「哈哈哈哈哈!痛苦吧痛苦吧!被大德意志俘虜的咱可是嘗到了比這個還要更痛苦的回憶喔。妳們就體驗看看吧凡賽提!」

        接著,手抓著建築物的三樓區域並持續大笑的ACE頭上,突然出現了一道身影。下一個瞬間,領口被抓住,就在以為要往上撞到屋頂的瞬間,背部卻立刻狠狠地撞到地上。這是柔術的基本投擲技巧。

「痛死了!妳在幹嘛啊瑪莉艾爾」
「……可以不要這麼囂張嗎?」

        伸手一個巴掌。ACE幾乎要失去了意識。

「用毒的人一定會帶著解毒劑才對吧?快交出來!現在立刻!快!」
「啊哈哈哈……,妳的表情好可怕喔。超滑稽。」

        再來一下,全力的巴掌。ACE的意識這次則是完全失去了。瑪莉艾爾迅速翻找著ACE穿著的大衣內口袋。
        大德意志陸軍的徽章──嘖,作為證據收押。
        吃剩的半個麵包──嘖,丟棄。
        摺疊起來的廣場周邊地圖──嘖,收押。
        汙損的撲克牌卡片,花紋是ACE──嘖,丟棄。
        接著是用小瓶子裝著的藥丸──緊緊握著,並朝著樓下的巷弄裡大叫。

「諾菲!是解毒劑!接好!」

        從瑪莉艾爾的手中投出去的小瓶子,被諾菲很靈巧地接住了,並且迅速跑向希耶娜的身邊。即使給她了解毒劑,也不能大意。必須迅速送往醫院才行──心理面這麼想著,對於無法避免奇襲攻擊的自己的天真,瑪莉艾爾不甘心地咬緊著牙齒。應該要盡快前往支援希耶娜,要是平常的自己一定可以做得到的。要是平常那個冷靜的自己的話。

        想不到,那個阿比蓋爾還活著……。不只還活著,那個阿比蓋爾還成了黑女僕是怎麼回事?居然會被大德意志收服?那個在軍屬女僕中的秀才居然會?一直以來都非常冷靜沉著的瑪莉艾爾的思緒,迷失在沒有盡頭的迷惘之中。
        讓人感到意外的是,那一瞬間的大意被趁虛而入,結果造成希耶娜受到了重大的傷害……。這個完全是自己的失誤,是瑪莉艾爾猶豫所造成的後果。

「該死!Zut!」

        反射性地說了出來平常不會使用的,粗俗的母國語詞彙,對於這樣的自己,瑪莉艾爾感到非常羞恥。

 ~~~

「那傢伙……把姊姊,把姐姐……!」

        「佛羅斯特,The Mirror,姊妹」──其中一半的芙蘿拉‧佛羅斯特,充滿怒氣地叫著。「畜生!Damn it!」

        廣場的煙霧徐徐散開,芙蘿拉抱著昏倒在地,失去無意識的姊姊費歐娜。在一旁站著的露露‧拉‧夏洛特則是用悔恨的眼神看著。

「就在妳被那個大塊頭吸引注意的空檔,姐姐她──!」
「……真的非常抱歉。這是我的疏失。以那個SIX作為對手的話,妳們姊妹兩個就足以壓制……既然是以受傷的人作為對手的話就可以壓制住……。因為我做了這樣的判斷,這是我的疏失。」

        毫髮無傷地站在穀場中的露露,向芙蘿拉道歉。
        這些人,到底在說些什麼呢──妮可、麗莎和艾莉莎白三個人,在已經變成瓦礫堆山丘的廣場角落站著,並這麼想。
        確實給予那個FIVE,以及SIX這兩個怪物極大的傷害了。即使她們趁著煙幕瀰漫的時候逃走了,這也已經是非常足夠的戰果了不是嗎。妮可她們是這麼想的。
        那兩個強敵──即使對佛羅斯特姊妹兩人來說也是壓倒性的強敵──露露也能夠像鬼神一般的戰鬥,並且壓制回去。但是──。

「不許妳侮辱我們兩姊妹是弱者!就算妳是凡賽提也不要太囂張,艾斯帕提亞的混蛋!」

        因為憤怒而顫抖的芙蘿拉,站起身並拔出槍,並且擺出將準星對準露露的架式。那是能夠將一切破壞殆盡的,那把銀色的輪轉式手槍。

「住手芙蘿拉!把槍放下!」

        隨著一聲馬的嘶鳴聲,傳來這樣的聲音。那是阿薇里爾的聲音。

「同伴之間不允許鬥爭。」

        諾拉,接著是潘妮洛普,都和阿薇里爾一起從馬車上下來,從因憤怒而顫抖的芙蘿拉背後靠近,並且催促著把槍放下。

「侯爵呢。」
「已經移動到安全的場所了。」
「損害呢。」
「輕微。費歐娜重傷。學科生三名輕傷。沒有其他同伴耗損。費歐娜中毒了──這是我的疏失……。」
「不要這麼說。這是在學科生的面前,妳的威嚴不能有損傷。」

        阿薇里爾以無感情的語氣,靠近露露小聲地說。

「是……。」

        阿薇里爾朝向昏倒的費歐娜前進,並在她的身邊蹲下,確認她的狀態。

「和希耶娜一樣嗎……。她也是被一樣的毒打倒的。」

        在那一瞬間,露露的表情一下子失去了血色。

「不需要緊張。希耶娜的狀況已經安定下來了。也讓她吃下這個的話,就不需要擔心了。」

        阿薇里爾將小瓶子裡面的藥丸,塞進費歐娜口中,並且倒入水壺中的水。

「看到敵人的樣子了嗎?」
「……兩名。不管是哪一個都是沒看過的臉。」
「也是呢。黑女僕正在蠢動,根據協會的情報部,似乎是從大陸渡海過來的新手黑女僕。從這個樣子看來,應該說是非常成熟啊。」
「她們稱呼彼此為FIVE和SIX。」
「和希耶娜交戰的那傢伙,自稱是ACE喔。而她的真實身分,就是那個阿比蓋爾‧阿克萊德。應該已經死掉的自己的學生,居然變成恐怖份子跑回來,真是讓人笑不出來啊。」
「──!那麼……。」

        露露稍微恢復了一點生氣。

「雖然只有一點點,但是點跟線連起來了。把紅葉叫來倫敦吧,要開始討論對應措施了。」







////////////////////////////////////////////來源相關/////////////////////////////////////////////////////////

下町メイド物語
官方網站
Twitter
原文

翻譯許可

特別聲明:
1. 翻譯所使用的圖片以及文字,其著作權與所有權都屬於Laugh Sketch。
2. 翻譯文字若有不精確、錯誤等狀況,都與Laugh Sketch無關,純粹是個人翻譯能力所致。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