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翻譯小說] [下町女僕物語] 第二話 「她努力不懈的理由」

框々子 | 2021-07-25 09:58:51 | 巴幣 0 | 人氣 67

〈〈 原文網站、相關版權說明,以及翻譯轉載許可,放在頁尾 〉〉

下町メイド物語
官方網站
Twitter

/////////////////////////////////////////////////////////////////////////////////////////////////////////////////


第二話
「她努力不懈的理由」


        所有東西都在燃燒著。熟悉的景象中,所有東西都在燃燒著。
        大家都集合在村子的廣場裡。家裡種葡萄的傑羅姆叔叔一家也是,經營酒場的庫洛耶婆婆一家也是,每個人的雙手都從背後被繩子綁起來,集中在同一個地方。娜娜一家人也是,爸爸、媽媽、祖母、娜娜都在這裡。大家都因為恐懼而不停顫抖。

        襲擊村子的盜賊們,逐戶踢破家門入內搜刮值錢物品,並將居民綑綁起來之後,一個一個拖出來。已經搜刮完畢的房子就用火把放火燒掉,他們的所作所為除了徹底的破壞之外別無他物。娜娜的家也不例外。只能看著從小長大的家被火焰逐漸吞噬。

「不要!快住手!」

        火焰爆炸的聲音中,混雜著青梅竹馬,莉亞努的聲音。

「不要!快放手!」

        莉亞努小小的身體,被盜賊男子抱了起來。大喊著「快住手!離我女兒遠一點!」奮力抵抗的莉亞努的父親,臉上卻被重重得一擊。「不想馬上死在這裡的話,就給我聽話一點。」盜賊男人說完,吐了一口口水。
        盜賊們會從村子當中選出年輕的男女,根據可以賣多少錢來選擇。年輕的男性,就選擇是否有可以承受粗重勞動的體格;年輕的女性,就看是否有可以在妓院賣到好價格的容貌;小孩子的話,就看將來是否有這樣的可能性。
        盜賊的男人們,就像是篩選小雞性別一樣,非常快速且很有效率地進行「估價」。疑似是盜賊頭目的男人,一個一個看著部下帶來的村人,並且瞬間做出「帶走」或是「留下」的判斷。

「好,這個放進馬車。」

        盜賊首領看了一眼莉亞努,就馬上說道。

「爸爸!媽媽!救我!」

        莉亞奴悲痛哭喊著,聽到了那個叫聲的娜娜,心裡直覺想到「下一個就是我了」。在莉亞努之後,自己也會像那個樣子,從此被帶離家人,娜娜當時雖然幼小但是卻認知到了這一點。要是被帶走了的話,大概就再也見不到自己的家人了吧。娜娜因為恐懼而不斷顫抖,被祖母緊緊抱著,並且不斷哭泣。

「沒問題的,娜娜,一定沒問題的……。」

        娜娜的身體被祖母緊緊抱住。

「神啊,求求您……求求您保護這個孩子……。」

        但是毫不留情地,盜賊將祈禱著的祖母手中,將娜娜一把抓走。

「哦,這小鬼可以賣不少錢的樣子呢。」

        盜賊首領看著娜娜說。

「娜娜!」

        在絕望之中,娜娜感覺祖母的呼喊聲非常遙遠。
        啊啊……已經沒辦法了。自己將會被帶到遙遠的某個街道,然後被賣掉。被留下的父親、母親還有祖母一定會被殺掉吧。意識到這點後,恐怖與不安與悲傷的感情一瞬間爆發出來,最後剩下的只有萬念俱灰的感情──就在這個時候。

「前進!一個也不要讓他們逃走了!」

        一個強力且乾脆的女性的聲音突然響起。與此同時,抱著娜娜的盜賊男人發出「嗚啊!」的一聲,並且突然倒在地上,娜娜則是被拋出摔到地上。不知道發生什麼事情的娜娜,將跑進嘴裡的砂石吐出,趴在地上環顧四周,確認周圍的狀況。
        以燃燒著村子的火焰為背景,跨坐在馬背上的士兵們手持長劍或是鳥銃,一個一個衝向盜賊們。士兵們的軍服上別著的徽章,是以精銳部隊聞名的法爾特西亞王宮騎兵隊,但當時年幼的娜娜並不知道這件事情。

「沒事吧。」

        騎著黑色的馬,一個美麗的人──娜娜仰望著向自己搭話的人並這麼想著。炙熱的風吹起引人注目的金髮,加上充滿氣魄的藍色瞳孔。穿著藍白相間戰鬥服裝的女騎兵下馬,並且來到娜娜的身邊。

「已經沒問題了,我們的士兵很強,一定可以從盜賊手中保護妳的朋友和家人。」

        女騎兵的戰鬥服上繡著的徽章是兩頭帶著王冠的獅子,並在旁邊刻有一個文字「E」。這代表的是,女騎兵是法爾特西亞王宮直屬的最上級女僕──「艾斯帕提亞」。
        率領著精銳士兵在戰場衝鋒陷陣的王宮女僕。雖然說之前只在傳聞之中存在過,但現在就在娜娜的眼前。

「真可憐,居然發抖成這樣……。」

        女僕騎兵跪下,將娜娜的身體緊緊抱住。忽然間,娜娜被至今從來沒聞過的高貴又純淨的氣味所包圍。
        娜娜嘗試仔細看著救命恩人的女僕騎兵的臉。為了能夠看著她的眼睛並確實傳達感謝之意。想跟她說「非常感謝妳救了我」。

        但是,那個面容卻很模糊,不論是眼睛、嘴巴、鼻子、頭髮或是輪廓,都非常奇妙地無法聚焦。就在娜娜思考著為什麼會這樣的同時,那個面容漸漸變成了露露‧拉‧夏洛特,接著嘴唇動了起來。

「請趕快起床,要遲到了喔。」這麼說。

~  ~  ~

「快起來! 快點起來啦!」

        嗚哇?娜娜在發出一聲叫聲的同時,突然張開眼睛。在眼前的是一臉焦急的妮可,搖晃著棉被裡的娜娜。從窗外照進平穩的陽光,並且聽得到不知道從哪裡傳來的鳥叫聲,這是第一個在宿舍迎來的早晨。

「娜娜,妳終於醒了……。」

        妮可安心地說,剛剛發生了什麼事這麼焦慮呢?娜娜完全搞不清楚狀況,難道是無法保持冷靜的人嗎……?雖然一瞬間這麼想但是接下來的話語為娜娜的疑惑做了解答。

「馬上就要鐘響了!要遲到了喔!?」

        鐘響……?遲到……?耳朵聽到的這些詞彙在大腦中持續運轉著,娜娜突然理解並瞬間清醒過來。

「哇──────!!!」

        突然大聲大叫起來,娜娜從床上跳了起來。

「怎麼辦怎麼辦怎麼辦,要遲到了~~~!!」

        很隨便地換上制服,整理了一下睡歪掉的頭髮,在房間中跑來跑去並且大喊著,「所以就叫妳趕快起床嘛~。」妮可鼓著臉頰對娜娜說。

        完美整理好睡歪的頭髮之後,將需要帶的東西塞進包包,妮可一邊將房門打開一邊催促著「快點快點」。從學園的禮拜堂聽到了鐘響聲之後,就是開始上課的信號了。入學式〈Matriculation〉當天就遲到可不是開玩笑的。娜娜和妮可飛快跑下宿舍樓梯。

「啊,我忘記東西了!妮可,妳先走!」

        娜娜突然折返方向回到房間。那是因為注意到原本應該在腰間的東西不見了的關係。那是故鄉的祖母以前交給娜娜的,非常重要的泡芙人偶。娜娜偷偷將它稱之為「泡芙君」並且非常珍惜著。就像是把它當作護身符一樣。
        跟著妮可一起從宿舍一路跑向校舍,並在一樓的走廊上狂奔,被上級生警告「不要在走廊奔跑啊新生!」,接著就在踏進講堂的瞬間,從禮拜堂的方向傳來了鐘聲。也就是,滑壘成功的意思。

「哈啊、哈啊、哈啊、哈啊……。」

        妮可喘著氣,額頭上不停冒著汗。但另一方面,對跑步非常擅長的娜娜則是一臉沒事的樣子。從小就在充滿高低差的故鄉山丘上,和朋友一起到處跑來老去的關係,像是從宿舍到校舍這樣的短距離,根本就算不上是跑步。

「太厲害了……娜娜,呼吸,完全,沒有亂掉……。」
「妮可,妳流了好多汗喔。」

        娜娜將手帕取出來,把妮可額頭上的汗擦掉。

「哈啊、哈啊、抱歉……。」
「為什麼妮可要道歉呢?」

        接著把脖子上的汗擦掉。

「差點遲到是我的錯,可以的話,這個給妳用吧。」

        讓妮可手握著手帕,娜娜對說著抱歉的這名少女露出內疚的笑容。

「謝謝,娜娜……洗乾淨後、會、再還給妳……。」

        妮可臉紅紅的,抬頭看著娜娜說。

「好──,快坐好喔雛鳥們──。」

        伴隨著喀達喀達的靴子聲響起,站上講台上的女性這麼說。聚集在講堂的女僕科新生們聽到之後迅速回到位子。娜娜和妮可也是。
        仔細一看,麗莎坐在前方的座位。看來似乎是在娜娜以及妮可離開房間的很久之前,就已經坐在那個位子上了。

「我的名字是阿薇里爾‧梅貝爾‧萊丁頓。因為很長,所以請叫我萊丁頓老師就好了。」

        站在講台上的女性,有著一頭長長的波浪狀金髮,柔順地飄逸著,才剛看到她轉向黑板的方向之後,就看到她在黑板上用流利的書寫體寫下了自己的名字〈Avril Mabel Reddington〉。

「我既是這間學園的教師,也是受到『協會〈Society〉』正式認可的『紋付女僕〈COMMUNEAR〉』。今天開始是各位一年級生們──我們稱為『雛鳥』──的負責人。請多多指教了。」

        萊丁頓老師透過平緩拱門狀的瀏海下方的雙眼,緩慢地環視了講堂中的學生們。是帶有強烈意志的眼神呢,娜娜心想。和昨天在危急時刻出手相助的露露‧拉‧夏洛特一樣的眼神,能夠獨當一面的女僕的眼神都是這種感覺嗎……娜娜這麼想。恐怕,要是沒有擁有這種極為罕見程度的堅強意志的話,是沒有辦法成為獨當一面的女僕吧。

「聽好了,首先最先要提到的是。『女僕道』所注重的是『強大、聰明、美麗、純潔』這四個要素。」

        萊丁頓老師在黑板上面寫下「Strength」、「Intelligence」、「Beauty」、「Purity」。

「各位認為構成這些要素的基礎是什麼呢。……是,那邊的那位。」

        萊丁頓老師咻的指向坐在講堂後方的娜娜,坐在講堂後方的娜娜的身體反射性跳了起來。這是原本以為要指名的話應該會從先前開面開始,因此被突如其來的指名嚇到的反應。

「呃、呃、這個……是努力,嗎……?」
「是零分的答案呢,因為努力是理所當然的。不努力的人在如何成為女僕這個問題之前,就會跟不上這間學園的課業,最終遭到退學,這是毫無疑問的。」

        娜娜失落的將頭垂了下來。雖然是一瞬間想到的答案,但其實對這答案還滿有自信的。

「那,下一個是妳。」

        接著萊丁頓老師指了一下坐在講堂前方,背伸直正坐著的學生。是一個看起來一板一眼,黑色短髮的女生。她和坐在她旁邊的女生,有著一頭非常醒目捲髮的女生,從課堂開始前就一直在小聲對談,是娜娜有印象的學生。

「紀律,是嗎?」

        小聲地,黑髮女生嘗試回答。萊丁頓老師用感到驚訝的表情聽著回答,「沒錯。」並對學生們這麼說。

「沒錯,『強大、聰明、美麗、純潔』──不管是哪一項都是建立在紀律上的。沒有構成『女僕道』的各種紀律就無法達成。因為不管是『協會』所屬還是『王宮』所屬,女僕在根本上都是為了主人而勞動。遵守紀律這件事情,既可以說是女僕的基礎,也可以說是鐵則。這點請務必記在心上。」

        接著,萊丁頓老師再次轉向黑髮女生。

「一次就達到正解的學生還真是五年沒見過了。妳的名字是?」
「茱莉亞‧海恩菲利亞」

        黑髮女生將「海恩菲利亞」這個家族名說出口的瞬間,萊丁頓老師的眉毛似乎稍微動了一下。

「這麼說的話,旁邊的就是艾恩菲利亞家的千金嗎?」
「是的。我是艾莉莎白‧艾恩菲利亞。」

        坐在茱莉亞的身邊,有著醒目金色捲髮的女生這麼回應。

「即使是貴族也開始以女僕為目標的時代,嗎……原來如此。」

        似乎得到了什麼結論的樣子,萊丁頓老師以「不管如何」來把一連串的一來一往,做了總結並接著這麼說。

「從紀律的『紀』開始,各位這些雛鳥們首先要完成的事情就是。整隊以及行進,這就是新兵們首先要學會的基本事項。跟著我的引導移動到校內的各個地點,並做好入學式的準備。拖拖拉拉的人將會被丟下,做好心理準備吧。」

~  ~  ~

        接下來發生的事情只能用「措手不及」來形容。首先移動到別棟的教室,被女僕科學姊們包圍,協助一個一個換裝。這是為了要依照入學式的服裝規定,換裝成正裝〈Subfusc〉。她們被要求要穿著白色的襯衫,黑色的罩衫,領口繫著黑色的蝴蝶結,黑色的裙子,黑色的絲襪以及黑色的靴子,最後是披上罩袍、手持學帽。現在,學帽是還不被允許戴上的。只有畢業式的時候才能帶上學帽,這是被嚴格規定的。
若是沒有這樣的正裝,是不會被允許參加入學式的,即使是會場都無法進入的程度。
        不論是什麼事情,都必須要有適當的服裝,若是不能遵守這樣的規定,那就連參加的資格都沒有,這就是法爾特西亞王國的作風,但娜娜卻覺得凡事都很新鮮,雖然忙到暈頭轉向,但各式各樣的好奇心卻讓娜娜非常興奮,非常期待。
        換完裝之後,接著是入學式的流程以及各個階段的說明。新生要在什麼地方怎麼走路,要有什麼樣的動作,要怎麼退場,為了不要忘記任何事情,每個人都全神貫注地傾聽,並且一邊做著筆記。入學式是由各個階段準確且嚴密組合起來的。真的是一間有著高格調的學園啊,娜娜開始有深刻的感觸。
        就這樣,儀式開始前的時間一瞬間就過去了,一切就是這麼樣的措手不及。

        不只是女僕科,各式各樣的學科新生們大量聚集在大廳裡面,開始進行入學式,首先是法爾特西亞學園管弦樂團莊嚴的演奏,接著是學園長〈Master〉充滿妙語的演講。那是因為演講中時常混入像是超群獨立〈Sui Generis〉、萬有知識〈Pansophy〉等難懂的詞彙,所以娜娜仍然只能達到八到九成的理解。之後必須要把一下這些不懂的單字寫起來,把意思調查一下……就在這麼想的時候,學園長結束了演說,接著發生的事情讓娜娜的心臟差點停了下來。
        在大廳的舞台準備區,有個熟悉的身影。

        露露‧拉‧夏洛特。

        那個身影是絕對不會認錯的。雖然穿著和昨天不同的正裝,但確實是在危機之中救了娜娜的救命恩人的樣貌沒錯。因為實在是太過驚訝,讓娜娜不知不覺瞪大眼睛的程度。

「接著是,歡迎我們學園引以為傲的畢業生──現任王宮女僕「艾斯帕提亞」的最高峰,「凡賽提」的其中一員──露露‧拉‧夏洛特氏,請她來對各位新生們致詞。」

        學園長這麼說,並且和舞台上的露露握手致意後,消失在舞台準備區。取而代之在舞台中央位置的露露,以和昨日相同,充滿氣魄的聲音說道。

「新生的各位,恭喜入學。歡迎來到王立法爾特西亞學園的大家庭〈Family〉。初次見面,我是露露‧拉‧夏洛特。我既是這裡的畢業生,也是作為現任「艾斯帕提亞」服侍王宮的身分。雖然剛剛被那樣重大的介紹,但我和大家一樣,都是家庭的一員,這點是不會改變的──。」

        因為衝擊的關係,娜娜對演講的內容幾乎沒有印象了。

~  ~  ~

        想起室友麗莎的話,她曾經說過。

「說到露露‧拉‧夏洛特的話,她可是王宮女僕之中,頂尖中的頂尖……「凡賽提」的其中一人喔!? 妳明明就要進入女僕科了,卻不知道這種事情嗎!?」

        另外她也說過。

「在正常狀況下,我們是絕對不可能遇到這種身分的人喔?是擁有非常高貴身分的人喔。服侍王宮的『艾斯帕提亞』。不管怎麼說,『艾斯帕提亞』本身就是非常特別的稱號,這種程度的事情,妳應該知道吧?即使是在一般的『紋付女僕』之中,也只有特別優秀的人才能夠得到的特別稱號,而在這些艾斯帕提亞之中,更是極端優秀的四人組……。」

        她們四人組被稱作是「凡爾賽」──麗莎這麼說,看到張開嘴巴呆住的娜娜,麗莎不耐煩地嘆了一口氣,「妳到底是為什麼會來讀女僕科?」

        不論如何,娜娜從入學式得到的東西有三樣。
        其一是可以再次見到夏洛特這樣的喜悅。其二是得知她真的如自己所想,是那樣身分高貴又優秀的驚喜。最後是了解到,即使成為了女僕科學生的自己,仍然與她有如天壤之別的差距,就像是住在遙遠世界的居民一樣的感覺,這樣的衝擊。
        下次碰面一定要好好道謝。總有一天,我也要成為像妳一樣強大、美麗又純潔的女僕,想要好好傳達自己的想法。然而,直接傳達的手段怎麼樣都想不到。身分差異太大了,想必即使是用信件也無法傳達。
娜娜感到非常失落。對於憧憬的人,居然連憧憬對方這個事實本身都無法傳達。

「下一位,請進。」

        女僕科新生在儀式結束後,再度回到夕陽照射的教室裡,並且在原地等待指令。每個人輪流進到另一個獨立的房間中,進行入學的「簽署」以及「宣誓」。在學園代代相傳的一本厚重書本──「THE BOOK」上,簽上自己的名字,在神的面前宣誓,自己將會在這間學園真誠學習。這是學園長久以來持續的傳統,也是迎接新生進入王立法爾特西亞學園的家庭所必需的儀式。



        簽署和宣誓完成後,新生們會和由學園長帶頭的學園幹部們一一握手並進行交談。至此便完成了入學式,才被允許能夠卸除正裝。下次穿上正裝的時候,就是在成功避免遭到退學處分,並參加畢業式的時候了。

「下一位……。」

        娜娜前一個學號的學生從門裡出來,管理人的聲音傳來。娜娜回應了一聲之後便開門走了進去。「失禮了。」

        下一個瞬間,娜娜再度感受到心臟停止跳動的感覺。
        在房間的內部擺放了一張漂亮的桌子。桌子上面放著「THE BOOK」,在前往桌子的道路兩側各擺了一張長桌。在長桌旁,學園長帶領著各個學園幹部坐在位子上,新生的一舉一動都能看見。
        就在那些人之中。剛才見過的,正裝的露露‧拉‧夏洛特就在其中。
        還沒有做好心理準備就面對到這個狀況的娜娜,因緊張而全身冷汗直流,用生硬的動作走向「THE BOOK」。按照預演,將默記好的簽署與宣誓的程序依序完成,整個過程中都非常在意露露的視線。

「認真向上吧!在這裡學習的話,妳將成為能夠背負未來的傑出女僕。」

        和學園長握手。娜娜做出曖昧的回覆「是。」「好。」等等,以心不在焉的狀況來對應。

「呵呵呵……。」

        看到娜娜的樣子,露露微笑了。站在學園長的旁邊,以及其他幾個著名的教師陣容中,表現得不卑不亢,嘴上帶著微微的笑容。

「請不要這麼緊張。」

        娜娜走到露露的面前之後,露露將纖細的手指慢慢伸向娜娜的脖子,將領口的蝴蝶結形狀整理好。在那雙手接近的瞬間,高貴有格調的某種香味飄進娜娜的鼻子。像是地位崇高的淑女在社交場合時使用的,最高級香水的味道。

「那、那個,昨天真的非常感謝……呃,那時候要是沒有您的幫忙,我現在就不會站在這裡了,那個……」

        喉嚨像是被什麼東西卡住一樣,發不出來聲音。然而,也不知道接下來要講什麼。

「對女僕來說其中一件最重要的事情就是,美麗。在蝴蝶結歪了的時候,不是適合道謝的時候喔。」
「非、非常抱歉!」

        娜娜慌張的以奇怪語調回應後,露露又再度露出微笑。

「果然是這樣呢。很棒的眼神呢。非常率直的眼神呢。」

        娜娜被露露注視著。不知不覺也緊盯著被那雙像是會被吸進去,大而美麗的瞳孔。

「不論發生什麼事,也能堅持貫徹自己的意志,不會被扭曲。不會忘記初衷,不會輕言放棄。雖然在成為女僕的道路上,競爭是很嚴峻的,但也不要忘記為朋友思考的心。在這裡得到的朋友會成為人生的寶物,這點請務必不要忘記了。」

        接著娜娜和露露握手。真的是非常溫暖的手呢,娜娜這麼想。
        和全員握手完畢之後行禮,將THE BOOK留下並離開房間的同時,娜娜想起了自己還有重要的事情,因為太過緊張而沒有向露露傳達。
        然而,娜娜的心境和進入房間之前已經有了變化。「這樣子就好了」娜娜這麼想。在學園中努力向上,成為傑出的女僕之後,以獨當一面的女僕的身分與夏洛特再會就好。娜娜下定決心,從明天開始一定會比任何人都努力。這種感覺非常不可思議。

~  ~  ~

        比想像中的還要艱苦啊。不只是娜娜、妮可也是、麗莎也是,其他女僕科的新生想必也是相同的心情。
        最初的一週──在社團活動見習,新生歡迎周〈Freshers Week〉等活動中度過了歡樂的一小段時間後,娜娜等人便快速進入女僕科第一年的洗禮。
        女僕科的一年級,首先是徹底培養能搬上社交場合的語言能力。雖然還要學習身為女僕必須要會的料理、洗滌、打掃等各項技能以及實作。但這些都被視為是「身為女僕理所當然要會的技能」,比起這一些對女僕來說只不過是基本的技能,學園更加重視的,就是語言能力。

        以娜娜的狀況來說,因為母語是法文,首先必須進入徹底訓練英文的班級。那就是上流階級的英語──高階英文(King English)訓練教室。來自不列顛群島北方的妮可、以及和娜娜同樣是法過出身的麗莎、在入學第一天受到萊丁頓老師誇獎的義大利出身的茱莉亞和艾莉莎白二人組,也同樣必須進入這間教室。

        高階英文訓練教室,雖然這麼說,但其授課內容的艱難程度,要用「學習」這個詞來描繪,毫無疑問都顯得太過於簡單。因為這間教室把培育外交官的學科以及培育女僕的學科都放在一起,再加上,這間教室要求這些外交官的雛鳥以及女僕科的雛鳥們,都要達到相同的水平。
        首先,為了要跟上課程進度,每天必須背好三十個左右的單字以及六個左右的片語。除了早上有女僕實務、基礎體力訓練、會計基礎等課程的日子之外,在中午前會排滿文法的課程,午餐後到傍晚則是會話課程,並且會有多到讓人無法承受的作業。
        另外每周一次,會有為了確認是否能夠完全理解單字以及文法的小考,每個月一次文法與作文測驗。若是連再試的成績也不及格──也就是連續拿到兩次八十分以下的話,就會立刻被退學。萊丁頓先生曾說過,在英文班級內成績未達標準的學生,每年大約有一成左右,多的話會有兩成的學生遭到退校。

「今天的小考,到底能不能通過呢……。」

        課堂間,在學園的走廊上移動時,妮可不安地說。

「昨天大家一起很努力了,一定沒問題的!」
「這麼說來,妳上禮拜的英文單字測驗考了再試不是嗎。妳自己的狀況沒問題嗎?」

        追上娜娜和妮可的步伐之後,麗莎這麼說。從宿舍入住以來經過了三週以上的時間,這種冷淡的態度一點也沒有改變。

「這禮拜,應該,沒問題……大概……。」
「上次再試的成績如何?」
「八十一分……。」
「哇啊,差一點就沒過了不是嗎?」
「嗚。」
「不要抱有因為是同一間寢室,就會彼此互相幫忙的天真想法喔,這是為了妳著想。為了別人的事情而分散注意力,萬一因此而顧不了自己的話就結束了。」

        麗莎就這樣快步離去。事實上,娜娜確實在單字測驗的再試上,距離退學僅有一步之遙。

「娜娜真的非常努力了,一定沒問題的。」

        妮可鼓勵著娜娜。

「不論是料理、打掃、洗滌,甚至是武術演習,娜娜都比一般人還要努力,我覺得真的很厲害……所以,語文的課程一定也沒問題的。」

        妮可紅著臉說著。因為內向怕生的性格,所以面對面誇獎別人,鼓勵別人的時候會覺得害羞啊。娜娜這麼想。


        本來就不是很擅長跟人對話的類型,但是跟娜娜認識以來,不可思議的是漸漸開始容易說出想說的話──妮可曾經這樣說過。娜娜想起大約是一週以前的事情,並連帶想起了別的記憶。
        那究竟是什麼呢……。娜娜稍微思考了一下。和妮可一起行動已經過了三個星期,雖然妮可在有些地方是個稍微有點奇怪的人,但給娜娜的印象卻是很率直。那是因為某件事情而產生的結論。
        
        那是大約一周前的某個夜裡發生的事情──那天麗莎不在寢室房間,在娜娜進入房間後,在娜娜床上的棉被中發現了發出呼吸聲的妮可。在告訴她搞錯床鋪了之後,妮可慌慌張張地起身,並且說出了「真想體驗看看,蛹到底是什麼感覺呢……」這樣奇怪的理由。
        想了解蛹的感覺啊,果然是奇怪的人呢──娜娜這樣下了結論,並把這段回想終止掉。
        不管如何,雖然有些奇怪的地方,但對於總是為朋友著想、個性溫柔,並且總是努力不懈的妮可,娜娜是抱持著非常尊敬的態度,並把她當作非常重要的朋友。因為那是為了進入這間學園,用了超乎想像的努力才達成目標的妮可,所說出來的「娜娜真的非常努力,所以一定沒問題的」這樣的鼓勵。不論這樣的話語是否只是社交辭令或者只是一時的安慰,娜娜都能夠再次為自己加油。

        女僕科的一年級也還只是剛開始而已,不能被阻擋在這種地方。這都是通往夏洛特的道路──抱著這個想法,娜娜和妮可一起踏進了語言教室。
        和先到達的麗莎目光交會。雖然輕輕揮了揮手,但麗莎卻馬上將視線移開,態度和之前毫無改變。真希望可以和麗莎的關係再好一點──娜娜一邊這麼煩惱著,一邊就座。
        接下來,在入學後第一個月結束之時的十一月初。在麗莎和娜娜兩個人身上發生了一件非常不得了的事情。




////////////////////////////////////////////來源相關/////////////////////////////////////////////////////////

下町メイド物語
官方網站
Twitter
原文

翻譯許可

特別聲明:
1. 翻譯所使用的圖片以及文字,其著作權與所有權都屬於Laugh Sketch。
2. 翻譯文字若有不精確、錯誤等狀況,都與Laugh Sketch無關,純粹是個人翻譯能力所致。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