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翻譯小說] [下町女僕物語] 第二十二話 「衝突」

框々子 | 2021-12-12 11:00:48 | 巴幣 0 | 人氣 97

〈〈 原文網站、相關版權說明,以及翻譯轉載許可,放在頁尾 〉〉

下町メイド物語
官方網站
Twitter

/////////////////////////////////////////////////////////////////////////////////////////////////////////////////





第二十二話
「衝突」



        在過去,有一場被稱為「大戰」的大型戰爭。那是一場造成歐洲大量破壞以及死亡的,讓人忌諱的一場戰爭。
        那場大戰的導火線要回溯到十七世紀中期。當時的南北德意志傾向以基督新教為國教形成大統一國家。這時候南德意志的王費德南五世,和北德意志的有力諸侯進行聯姻,並且形成共主邦聯,朝向大統一國家踏出了第一步。

        對此,法蘭西王國以及義大利王國則是持反對意見,開始進行軍事介入。再加上極北歐同盟以及東歐的大國波蘭‧芬蘭聯合王國,也配合法蘭西王國以及義大利王國的步調,和法蘭西關係不佳的西班牙,以及為了東歐領土的俄羅斯帝國也跟著參戰。因此就爆發了除了法爾特西亞王國之外,席捲全歐洲領域,長達四個半世紀的「大戰」。
        大戰陷入膠著,在四個半世紀內,頻發的零星鬥爭在各處不斷發生。因為這樣長期的戰亂,使得社會上的不安持續擴大,最終波及到貴族身上。即使是在大戰中貫徹中立立場的法爾特西亞王國,也無法置身事外。

        在當時,民眾對於貴族的危害也日益增加,使得貴族們雇用的女僕紛紛被捲進事件,導致事態加遽。導致了各國女僕協會對於女僕的勞動條件進行管理,以及女僕自身的武裝化的狀況,這就跟大眾所知道的一樣。
        在當時的社會價值觀則是這樣,也就是「男人就是要作為軍人來戰鬥」。既然這樣的話,前往戰場戰鬥的都是男人,貴族們便無法取得足夠的男人也是當然的,女僕很自然的,為了守護自己所服侍的貴族們,就必須進行武裝化。

        接著,在因為大戰而疲憊歐洲之中,唯一倖免於此的法爾特西亞王國,便確立了女僕先進國不可動搖的地位。為了學習成為能夠孕育既強大又聰明又美麗的女僕的先進國家,因此各同盟國相繼將優秀的女僕候補生們,送往法爾特西亞王國進行留學,也是理所當然的結局。

        而來自法蘭西的露露‧拉‧夏洛特,也是那些優秀的女僕候補生的其中一名。她是從祖國的學校第一名畢業,並起在聚集了菁英的王立法爾特西亞學園女僕科,也非常理所當然地以第一名的成績畢業。即使是在學園畢業生之中,也是少有的天才。那是足以被那樣稱呼的成績。

「要來我這邊嗎?妳看起來似乎很有鍛鍊的價值呢。」

        名為紅葉的日本人這麼向她搭話,被帶到赫里福德的里的露露,在那裡開始了修行的日子。但是露露是真正的天才,不管是多困難的課題都能夠以完美以上的準確度完成。那是讓作為老師的紅葉不禁感嘆「沒有教導的價值」的程度。

「夏露露怎麼樣?夏露露的話,也許可以贏過露露也不一定。」

        最初這麼說的人是誰,現在已經想不起來了。但確定的是,有某個人提了這個讓紅葉覺得很有趣的提案,以及紅葉為此從王都找來了夏露露‧德‧安德莉許的事實。接著和夏露露進行比試的結果,露露在生涯第一次使出了全力,並且嘗到了失敗,這也是事實。

        這就是敗北的感覺嗎,那時候的露露這麼想。真的是非常苦澀的味道。那也許是從口中吐出來的血的味道,也可能是趴在地面上時所吃到的土的味道。
        想要贏過這個人──露露對於夏露露會抱持著這樣的情感,也是非常自然的事情。對於能力實在是過於突出,至今為止不只從來沒有任何可以被稱作是對手的人,甚至也沒有可以被稱作是目標的事情。生涯第一次的敗北在露露的內心燃起了強烈的火焰。

        打敗露露的女僕,名叫夏露露‧德‧安德莉許,是艾斯帕提亞中的艾斯帕提亞。露露心中想要贏過那樣的她的感情,最終化作想成為像夏露露這樣的女僕的憧憬。

        憧憬──那個究竟是不是可以用「憧憬」這種程度的詞就足以形容的呢。若是以憧憬這個詞來表現的話,當時的露露的情緒實在是過於強烈。硬要說的話,「執著」、「嫉妒」或者是「愛慕」,大概是必須要用這些強烈的詞彙來表現才適合的,非常強烈的情感。

        當然,露露也非常知道這些只不過是詞藻的堆砌。更重要的是,從此開始不斷思考著第一次讓自己沾染了塵土的對手──夏露露‧德‧安德莉許的事情,露露不斷要求自己,並且私底下進行無比嚴格的修行,朝著更高的目標前進。
        僅僅對於一個人的執著,對露露來說,這是有生以來第一次的經驗。即使是對於凡賽提的大家,也沒有抱持過這樣的情感,也因此,在另一方面,露露並不知道該怎麼調理這種情感。
        在那次的敗北之後,露露就持續追逐著夏露露的幻影。
        夏露露失蹤之後,那份念頭就更加強烈。不管怎麼說,能夠使出全力的對手到處都找不到,露露只能在誰都不知道的狀況下,抱持著無法實現的夢想──。

「我很開心喔,露露‧拉‧夏洛特──!」

        然後是現在。
        在兩劍相交的至近距離下,露露聽到了夏露露‧德‧安德莉許的聲音。
        全力的一擊被簡單檔了下來。儘管已經做好了準備,也確實瞄準了空隙,但是仍然無法碰觸到夏露露‧德‧安德莉許──不,應該說是JOKER。

「能夠和妳一戰的日子,我已經等了很久了──!」

        露出兇惡笑容的JOKER發出了歡喜的聲音。聽到這個聲音,露露感覺得到背後流下了汗水。現在的她比以前的她還要更強,這點不得不承認。

「啊,問妳哦,露露啊──。」

        JOKER發問,露露則是往後一跳,將距離拉開之後再次重新擺好架式。但是,JOKER連這點時間都沒有等待。

「一直以來的日子都充滿了空虛,作為黑女僕,每天都和大德意志進行著骯髒戰爭的職業,對我來說根本就是充滿了空虛──。」

        JOKER用非常驚人的速度一瞬間拉近距離,那是一般人無法識別的速度。但是,露露只用一個簡單的踏步,往JOKER的側面迴轉,完成了迴避動作。那並不是因為看到了敵人的動作,而是預測到了對手在下一步以及下兩步的動向,為此而做出的動作。那個預測的準確度,非比尋常。

「我一直在期望著。期望著能夠再次與強敵交戰,並且最後能夠筋疲力盡而死的戰鬥。而與我實力相當的女僕,除了妳之外沒有其他人。妳了解嗎?能夠完美實現我的願望的存在,除了妳之外沒有其他人了,露露‧拉‧夏洛特──!」

        夏露露揮舞的劍尖在一瞬間消失。不對,並不是消失──那是因為用一般人視力無法捕捉的高速來揮動的關係,而且是從死角揮出,瞄準弱點的一擊。要是一般情況的話,那是絕對不可能進行迴避或是防禦的攻擊。

「我很開心喔。妳還記得在『里』互相交戰的那一天嗎?就在那一天,我確信了妳就是總有一天會超越我的奇才。那現在如何了呢,現在的妳是不是有變得超乎我想像的強了嗎──。」

        劍與劍以非常驚人的高速碰撞,衝擊波將整個大笨鐘弄得搖搖晃晃的。發出像是地鳴一樣的聲音。
        對於無法迴避的攻擊,用非常驚人的反應速度將其撥開的JOKER,在那副美麗的臉上浮現了笑容。並且用因為忍不住喜悅而顫抖的聲音宣告。

「來吧,露露。讓我們盡情互相廝殺吧。妳的全力應該還遠遠不只是這樣而已才對,不需要心存慈悲,用想要殺了我的心情來吧──。」

 ~~~

        狀況是這樣的。首先是軍隊的一部分勢力進行反抗,將倫敦街道封鎖,並且以武力佔據。他們的目的毫無疑問是要求國王退位。
        接著是安排軍隊反抗的圓桌一角,紅心所持有的秘密部隊NUMBERS。她們將從大德意志奪取來的機密文件──紀載著國王戰爭犯罪證據的XD,交給紅心之後,便可以完成逼迫國王退位的劇本。

        但是,想不到NUMBERS背叛了紅心。因為原本作為XD的交換條件,將會給予正規的女僕地位,這份約定被單方面食言了。

        於是,NUMBERS發動了「計畫二」,目標是將王都倫敦的核心基礎建設群完全破壞。並且最後,將會藉著奪回來的XD以及法爾特西亞王國的破壞工作成果,前往投靠大德意志。NUMBERS是大德意志的走狗──不,作為他的恐怖份子,現在正在運作中。
        而根據FOUR以及THREE所說的,時限就是直到天明為止。NUMBERS計畫將會在天亮之前,完成對倫敦的重要設施的破壞工作。

「在那之前必須要做點什麼才行,不然事情會一發不可收拾。」

        THREE向大家說明,NUMBERS的破壞對象有四個──大笨鐘〈議會〉、柯芬園、皇家司法院、英格蘭銀行。現在需要能夠同時奪還這些地點的戰略。

「SIX將大量炸藥帶進了倫敦市內,就是為了以爆破的方式來進行破壞工作,懂了嗎?議會和皇家司法院會被炸飛,中央銀行中的大量紙鈔以及金幣將會化為焦炭,而柯芬園的市集將會被投以毒藥。王都倫敦的主要基礎設施將會遭受到毀滅性的傷害。」

        伴隨著沉重的THREE的話語,在場的所有人都陷入沉默。

「城外的增援什麼時候會到達?」

        阿微里爾向擔任副官的諾拉詢問。

「要是等他們到達會等到天亮呢。」
「只能用城市內的殘存兵力來做點什麼了,槍殺大隊的耗損如何?」
「成功追蹤到JOKER她們足跡的部隊耗損很嚴重,需要時間做再編隊。」
「沒辦法及時使用,嗎。」

        阿薇里爾深深嘆了一口氣。為了追擊襲擊了圓桌的JOKER一群人,而派出了紋付女僕精銳部隊「槍殺大隊」──在臨時執照試驗的事件中,將陷入困境的娜娜她們解救出來的部隊──現在正在和NUMBERS的幹部們交戰,並且似乎受到了極大的損傷。現在這狀況可以確定的是,已經沒有時間再針對還可以行動的人員進行再編成,以及負傷者的治療了。

「沒辦法了,只能以在場的人員做編組了。各個破壞目標的NUMBERS配置狀況是?」
「JOKER、TEN、TWO在大笨鐘。KING、SEVEN、ACE在皇家司法院。QUEEN、FIVE、SIX在中央銀行。剩下的JACK、EIGHT、NINE在柯芬園。」

        FOUR毫無遲疑地回答。身為NUMBERS的傳令兵,將從名為腓特烈的烏鴉那裡取得的暗號文書晃了晃,大家的視線都集中在那個上面。

「根據剛剛說的那些,預定的破壞工作是用炸和毒藥進行嗎,這有點麻煩呢。」

        阿薇里爾進入短暫的沉默思考,並接著說。

「那就這樣吧。瑪裘里和克莉絲前往大笨鐘,露露的掩護就麻煩妳們了。娜娜和妮可也一起去。三個人一起對付JOKER。」
「了解。」

        阿薇里爾所指示的穿著執事服的艾斯帕提亞──揹著大劍的瑪裘里,以及手握兩把武士刀的克莉絲點了點頭。在旁邊站著的娜娜,瞬間緊張了起來。現在在大笨鐘那裡,露露大概正在一個人和JOKER戰鬥著。娜娜自覺到自己肩負了要去救援露露的任務,對此感到非常緊張也是很正常的。

「希耶娜帶著艾莉莎白和茱莉亞前往中央銀行。諾菲帶著玲和楓前往柯芬園。瑪莉艾則帶著麗莎和尤斯蒂娜前往皇家司法院。」
「收到。」
「了解。」
「知道了。」

        對於迅速發出的指令,希耶娜、諾菲、瑪利艾爾三個人點頭回應。

「各部隊遭遇NUMBERS之後務必要徹底擊破。在天亮之前將敵方戰力完全消除,並且對於炸彈的處理不得有任何拖延──那麼,妳們兩個要怎麼辦?」

        阿薇里爾用銳利的視線,看著靠在牆上紅髮的THREE以及銀髮的FOUR。

「我是狙擊手,是負責躲在後方在暗處射殺敵人的位置。所以,跟著哪一個部隊都可以,如果是可以活用狙擊手環境的部隊是最好的。」
「那就是柯芬園了呢,那裡的話藏身處有好幾個,對手是JACK,妳們可以做得到嗎?」

        THREE對FOUR提出發問之後,FOUR則是肯定地點了點頭。

「做得到的,THREE。如果是跟妳一起的話,就一定做得到。」


~~~

「THREE和FOUR沒有回應召集的樣子。」
「是的,沒有那兩個人的回應。」

        走在可以抬頭看著大笨鐘的議會入口前,扛著長劍的TEN──奧爾嘉‧J‧海恩菲利亞,朝著身邊的TWO──蘿絲‧佛洛伊德,出聲詢問。

「哼……背叛了嗎,居然陣前脫逃嗎。」

        這麼說的TEN,有著端正的鼻子以及和青年一般的紫色短髮,是個高挑的少女。相較之下,TWO的臉上還留著稚氣,並且有著波浪狀的金髮,身高大概只有TEN的三分之二不到。兩者的外表形成強烈對比。
        兩者的共通點只有,彼此身上都穿著軍服設計的黑色女僕裝──那個是代表了NUMBERS一員的標誌。

「算了也好。在敵人面前夾起尾巴逃跑的膽小鬼,NUMBERS並不需要。沒錯吧TWO。」
「……。」

        TWO沉默以對,她所抱著的巨大鳥籠中裝著的一隻烏鴉──腓特烈則是嘎的叫了一聲。就像是在代替她的主人回答一樣。
        就在這時候,頭上的大笨鐘「嗡嗯」地搖晃了。在上面可以看得到JOKER和露露‧拉‧夏洛特正在戰鬥著。戰鬥的餘波足以搖晃巨大的鐘樓,可見其戰鬥的激烈程度。

「那麼,那邊就交給JOKER大人吧,該回到工作崗位了。到天亮之前並沒有那麼多時間,得盡快用最有效率的方法把工作完成才行不是嗎。」
「……。」

        TWO依然沒有說話,只是緊緊抱著鳥籠。

「沒什麼,是很簡單的事情喔。只要把議會建築以及被抓到的議員們,通通一起爆破就可以了。事前準備的話,SIX已經全部做好了,所以我們只要在引線上面點火就好了。」
「……。」

        在議會裡面,大量政變造反的士兵、議員們以及議會職員們,都被監禁在其中。SIX所準備的大量炸藥,設置在議會內部的所有樑柱以及地基上。只要在引線上點火的話……結果非常明顯。不只建築物會倒塌,被困在其中的人員也幾乎會死亡。並且也會帶給法爾特西亞王國無法回復的損傷。

        但是同時間TWO也在思考著,這個真的可以被稱作是善行嗎。曾經無家可歸,最後在街頭因為沒有東西吃而困擾的時候被JOKER拯救。自那時候以來,TWO就已經發誓要對NUMBERS絕對忠誠。那份心情現在,已經開始動搖。
        TWO擁有家人被誣陷為間諜並且因此被殺的過去。出生於大德意志的薩爾斯堡宅邸的政治家族,TWO本身,可以說生來就是大小姐。那樣的她從家裡被秘密警察踏入的那一刻開始,就離開了雙親的庇護,開始進行九死一生的逃亡生活。無家可歸,只能在街頭過著乞丐兒童的生活,在被JOKER撿走之後,開啟了作為黑女僕的生存之道。胸懷對於祖國的復仇之心,她作為NUMBERS的一員,只為了能夠進行對大德意志的破壞工作。

        指揮著這樣破壞工作的人物──NUMBERS的首領,JOKER雖然是個既殘忍又恐怖的人物,同時也有身為黑女僕們領導者的矜持。NUMBERS並不是「暴徒」,而是訓練有素並且有紀律的戰士集團,JOKER時常這麼說。
        然而現在又是如何?不只淪落為大德意志的走狗,要是將王都倫敦破壞了的話,現在的NUMBERS不是「暴徒」又是什麼呢?到大德意志──逃亡到那個藉由祕密警察來壓制民眾的祖國,這樣的結果,究竟會獲得怎麼樣的自由呢,TWO不斷對自己提問。

        就在那個時候,TEN突然停下了腳步。

「唉呀,想不到想不到……。」

        嘴角露出微笑,TEN將頭垂下來鞠了一個躬。

「王宮女僕的重要人物,馬裘里‧阿斯克維斯,以及二刀流的紅眼克莉絲。居然連是聚集了這樣的強者的舞會……。」

        TEN和TWO的眼前,站著四個女僕。馬裘里以及克莉絲以及娜娜和妮可共四個人。

「要麻煩妳讓開了。TEN,不,奧爾嘉‧J‧海恩菲利亞──。」

        帶著跟身高一樣長的大劍的馬裘里,眼光銳利地這麼說。接著TEN瞬間露出憤怒的表情並且這麼說。

「奧爾嘉‧J‧海恩菲利亞──嗎。我啊,只要是叫我那個名字的人,我都會毫無例外全部殺掉。」

        退下吧,TEN對TWO這麼說。

「我會絆住她,妳先去露露身邊吧。」

        克莉絲將手放在刀柄上,並且向馬裘里這麼說。

「喂,娜娜‧米榭蕾。」
「是,是!」

        突然被克莉絲叫了名字,娜娜嚇了一跳,抖了一下肩膀。

「馬裘里走了之後,我也會往塔的上方前進。這傢伙就交給妳對付了。沒什麼,只要可以把我教給妳的事情都忠實呈現出來的話,就不會輸的。」

        娜娜一邊看著站在眼前的敵人,一邊點點頭。要支援和JOKER交戰中的露露,那是馬裘里和克莉絲的職責。既然這樣的話,要對抗這個名為TEN的敵人的就只有娜娜了。做得到嗎……?不對,只能這麼做了,娜娜終於做好了覺悟。

「事到如今還來這裡做什麼?明明所有的準備都已經做完了。」
「什麼意思。」

        對於TEN的話語,克莉絲發出疑問。

「塔的基座都已經安裝好炸藥了。不只如此,議會裡也有設置。那是足以將建築物整個炸飛的大量火藥。」
「這樣啊……既然如此,那只要把妳們全員打倒,然後不讓妳們往導火線上面點火就可以了吧。」

        對於這麼說的克莉絲,TEN露出了嘲笑的笑容。

「唉呀,設置的炸彈還加上了SIX親手製作的裝置喔。我想想看……再過一個小時,那是個再過一個小時就會自動在導火線上點火的裝置。怎麼辦?已經沒有那麼多時間了喔?」
「嗯……那麼,動作還真的不快點不行的樣子呢。」

        首先有動作的是克莉絲這邊,兩把刀從刀鞘之中拔出,並且朝著TEN跳過去。雖然TEN是被出奇不意的攻擊,但是她僅僅只用一擊就毫無困難地防禦住了。兩者一邊刀劍相抵一邊瞪著對方。

「去吧!馬裘里!」
「了解!」

        在說出這句話的瞬間,馬裘里就動作了。腳往地上一踩就從TEN以及克莉絲的身邊穿過,一眨眼的時間就已經到達了大笨鐘的鐘樓入口處。

「想要去JOKER大人那裡嗎?沒用的,那兩個人的戰鬥是無法插手的!」
「不試試看的話,怎麼會知道呢。」

        接著克莉絲解除了僵持的狀態,朝著腳下投擲了什麼東西。那是煙霧彈。

「娜娜‧米榭蕾!剩下的就交給妳了!」

        趁著TEN的視線被遮蔽的空檔,克莉絲已經消失得無影無蹤。在濛濛的煙霧之中,握著長劍的TEN的身影逐漸顯現。

「居然要我以持有臨時執照的雛鳥為對手……真的是被小看了呢……。」

        對於臉上浮現兇惡表情的TEN,娜娜拔劍以對。她已經不會再害怕任何東西了,因為克服恐懼的技巧已經在里學會了。
        看著那樣的同學側臉,妮可這麼想。到底是需要有怎麼樣的經驗,人類才能在短時間內變得這麼強呢──。

 ~~~

        中央銀行的內部非常安靜,就像是剛被蛻下來的殼一樣,在希耶娜她們眼前呈現的光景非常適合這樣的描述。

「……我先進去看看有沒有危險,絕對不要離開太遠,不知道哪裡會有敵人躲著呢。」

        在照明之下的玄關內部,希耶娜她們很慎重地前進著。白天大量職員來往頻繁的空間,現在已經被黑暗包圍,沒辦法輕易就了解周圍的狀況。

「等一下,停下來。」

        希耶娜瞬間停下腳步之後,就在那個地方緩慢蹲下,並且確認到腳下有一條拉緊的絲線。

「是鋼琴線。連接著炸彈,是陷阱啊……。」

        是那個炸彈狂做的吧,希耶娜迅速將陷阱解除。

「──就是這樣,全員散開!注意陷阱!」

        靜靜地這麼喊叫的希耶娜,往後踏出一步,從那個地方用敏捷的動作退避。因為突然之間,從黑暗中射出了一把小刀。
        艾莉莎白和茱莉亞則是立刻做出反應,並且立刻就位到可以掩護希耶娜的地方時,敵人兩名,已經站在她們的面前。是FIVE和SIX。

「那麼,第二回合開始了──!」

        SIX嘴角微笑並宣告,眼睛周圍的黑眼圈也跟著歪斜,那個表情可說是非常詭異。

「嘿,傷口狀況怎麼樣?要繼續維持那樣做空手搏鬥嗎。」

        希耶娜對SIX發出挑釁,並露出充滿餘裕的表情。

「開玩笑,這次可是會全力出擊,妳就好好看著吧。」
「SIX……不可以自己衝出去……要注重合作……。」

        身高很高的FIVE對SIX這樣勸告,接著就在那個時候。

「唉呀唉呀?這不是凡賽提的希耶娜‧費娜謝小姐嗎。」

        伴隨著說話的聲音,從黑暗裡也傳來了靴子的聲音。手持提燈的那個人,緩緩地靠近這裡。在黑暗中炯炯有神的綠色瞳孔,微捲的長金髮,以及纖細高挑的身材,另外就是,和FIVE以及SIX一樣全身黑的軍服式女僕裝。
        是NUMBERS的幹部QUEEN。手拿著巨大線鋸的她,全身都沾染了紅色的斑點,那些全部都是大量的濺血。

「……那些血,是怎麼回事。」

        希耶娜用極力壓抑的低音提問。接著QUEEN露出微笑並且這樣回答「稍微做了一點作品」。

「……作品是什麼。」
「是用這裡的職員們作為素材進行的雕刻。妳要看看嗎?我想妳應該會喜歡的喔。」

        雕刻──那究竟代表什麼意思呢,一點也不想知道的希耶娜露出憤怒的表情並且這麼宣告。

「……真是夠了,對付像妳這樣的邪魔歪道不需要手下留情。不全力把妳擊潰我是不會滿意的!」

 ~~~

        柯芬園非常寂靜。平常的話應該是充滿人潮的熱鬧市集,現在就像是鬼城一樣。每個人手上都拿著火把,在即將要迎來日出的黑暗之中,諾菲、玲和楓三個人謹慎地一邊探索著敵人的氣息,一邊沿著市場細長的道路前進。

        THREE和FOUR則是為了確保能夠掩護諾菲她們的位置,在後方建築物的屋頂上移動著,因為她們已經習慣了隱密行動,即使是諾菲也無法準確感知到她們的氣息。雖然說是下位序列的NUMBERS,但是真不愧是精銳NUMBERS的一員。
        THREE和FOUR曾經說過「SIX是危險的存在」。其原因是SIX是在道德上無法區別善惡的人物。對於看不順眼的對手,就會用像是殺蚊子一樣的心情去殺──FOUR那時候一臉害怕地這麼說。

        從她的口中所描述的JACK的生涯更是誇張。小時候將雙親殘殺,藉由司法手段被送往矯正設施,然後又把那裡的所有人員全都殺光,之後更犯下無數的殺人案。最後作為犯罪者遭到通緝之時,被JOKER納入NUMBERS之中。

「JACK的戰鬥方式有什麼特徵嗎?」
「她身材很嬌小,也非常迅速,也非常擅長消除氣息。會在一瞬之間奪走獵物的性命──大概是這種手法。」

        對於諾菲的提問,FOUR給予了這樣的回覆。

「消除氣息的方法,全部都是她教我的。要如何完全融入黑暗之中,要如何將殺氣隱藏起來,並且在不被獵物發現的狀態下靠近……作為狙擊手的基本技術都教給我了。」
「JACK和妳一樣也是狙擊手嗎?」
「不,並不是。她是熟練的小刀使用者。興趣是用自己的手切斷獵物的喉嚨。」

        這樣回答的FOUR揹著長槍身的鳥銃,在建築物的屋頂間移動。一邊從可以掩護諾菲的優勢位置,謹慎地尋找SIX她們的氣息,但是這附近則是安靜到讓人感到不舒服。

「這個狀況,妳怎麼想?」

        FOUR提問。

「埋伏,或者是陷阱……。」

        THREE這麼回答之後,FOUR跟著說了「同感呢」。

「等一下,那傢伙,站著不動耶。」

        THREE手裡拿著雙筒望遠鏡並這麼說,諾菲在市場的道路上站著不動。

「炸彈……是陷阱呢。似乎是要選擇迂迴前進的道路,那我們也移動吧。」
「不過那個該不會是,只要引爆了其中一個炸彈,就會連鎖引發其他的爆炸,並且把市場整個全部炸飛吧……還真是考慮了非常殘忍的手段呢。」

        對於FOUR的回答,THREE嘖了一聲並且這麼說,就在那個時候。

「呀,妳們兩個。」

        突然有一個聲音朝著THREE說。從背後──因為被火焰的照射而染成湖色的月亮,以此為背景的JACK站在那裡。

        怎麼可能──FOUR這麼想。什麼時候,怎麼樣接近到這麼近的地方來的。

        FOUR是狙擊的專家。對於要怎麼樣隱藏身影,要怎麼樣把氣息消失,都非常熟練。但是沒想到的是,JACK的技巧遠遠超過FOUR的預想,並且針對後方進行突襲。心裡感覺到冷汗從全身冒出,這下糟糕了,在這麼近的距離下,不管是狙擊還是其他動作都完全沒有用,要被殺了──並且開始這麼想。

「那個啊,要是有好點子的話就告訴我吧。背叛者該怎麼樣處置才好,現在還在考慮階段喔。是活生生的把眼睛挖出來嗎,把皮剝下來嗎……不過,那種程度的痛苦只不過是逞罰遊戲而已不是嗎?」

        嬌小的身軀,還留著稚氣的臉龐,像是少年一般的金色短髮──那樣的JACK看起來非常天真,但是卻充滿著像是在為獵物評分的獵奇殺人魔氣息。THREE和FOUR則是絲毫不敢呼吸。

「唉呀!抵抗是沒有用的喔。」

        在FOUR的槍口對準之前瞬間接近,JACK從背後將她的身體抱住,並且將刀刃抵在她的脖子上。架在脖子上的刀刃的觸感,非常的冰冷。

「FOUR!」

        THREE大叫,但是FOUR只是用眼神向THREE傳達「趕快逃」的訊息。

「可惡!怎麼可能丟下妳逃走!」

        THREE將手伸向隱藏在腰間的小刀,並且開始思考。該怎麼辦?對手是JACK。並不是可以奮力戰鬥就可以打得贏得對手,但是,要是繼續這樣下去的話,FOUR會被割斷喉嚨已經是很明顯的事實了。

「……快,趕快逃……只有妳也好,要是能夠救妳的話……我的命也,在所不惜……。」

        FOUR用悲痛的聲音說著。

「真是讓人想哭啊,美好的友情呢。」

        JACK的臉上露出冷酷的笑容並且這麼說。那是毫無感情的冷酷笑容──露出這樣表情的她,一邊將抵在FOUR脖子上的小刀慢慢往下壓。

「咕……!」

        FOUR的表情因為痛苦而扭曲,一條血跡從白皙的脖子上流下來並滴落,滴落到NUMBERS特製的女僕服上,逐漸暈開。JACK則是舔了舔血跡,並且接著說「真是美味的血呢,妳的血。不過,畢竟妳一直以來都吃得不錯的關係吧」。

「到此為止了。」

        突然響起聲音,同時間咚的一聲,JACK嬌小的身體朝著空中飛出去。從拘束中被解放的FOUR則是當場倒在地上,另一方面,JACK則是狠狠撞上突出屋頂的煙囪。
        THREE一臉不知所措。究竟,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但是她很快就知道了原因。

「居然偷襲後衛……沒想到會被偷襲。真是抱歉,這是我的疏失。」

        凡賽提的其中一人,諾菲娜‧德‧塔爾特,以能夠掩護THREE的方式站在JACK的面前,她的雙手裡握著兩把短劍,和平常沉著冷靜的氣氛不同,現在的諾菲全身可以說是被「氣」一般的氣場纏繞著。

「那麼那麼,趕快站起來吧──NUMBERS幹部的實力究竟到什麼程度,我想親眼見識看看。」

        說完之後,諾菲將劍尖指著JACK。


~~~

        就像是沉浸在記憶之海之中一樣。完全感覺不到時間,各種記憶在意識中流過。在祖國的每一天的記憶,在法爾特西亞王國的每一天的記憶,和丈夫一起度過的每一天的記憶,和女兒一起度過的每一天的記憶──以及,讓人難以承受的離別的記憶。

        楓──只要這麼呼喚女兒的名字,就會想起已經不在身邊的女兒,即使悲傷也必須繼續生活的日子得記憶也甦醒過來。那時候真的就像是身體被切成兩半的感覺。
        不得不親手放開可以說是自己半身的女兒,那時候的後悔。以及不論怎麼做都無法改變狀況的自己的無力感。就是為了讓自己忘掉這些,才會要求自己進行超乎常軌的鍛鍊,那樣的日子的記憶也甦醒過來。
        在記憶之海之中搖晃著慢慢往下沉的時候,突然感覺到從海面上,似乎有一道光射入眼睛。身體逐漸浮了起來,繼續往上浮起來,繼續往上浮起來,接著光越來越強烈,最後──。

「楓!」

        一邊這麼大叫,紅葉從床上起身。同時間感受到了因為被拉扯而綻開的傷口的痛覺,不自覺地呻吟起來,從包在身上的多處繃帶之中,開始有鮮血滲出來。

「還不能動喔,紅葉。」

        從身旁聽到了聲音,那是紅葉的愛徒──阿薇里爾‧梅貝爾‧萊丁頓的聲音。

「我……到底……。」
「在被JOKER砍了之後,被救了出來。差點就死了喔。」
「這裡是……。」
「倫敦塔。總之暫時保持安靜吧,亂動的話,會死的喔。」
「NUMBERS……。」
「已經讓凡賽提以及馬裘里、克莉絲、臨時執照的學生們進行處理了,那並不是現在已經快要死了的妳,所需要煩惱的事情。」

        這時,紅葉抬起臉來,像是注意到了什麼事情一樣。

「……楓呢?」
「我讓她跟著諾菲的隊伍了。……妳該不會。」
「……阿薇里爾,現在立刻把我的刀拿過來,檮杌、窮奇、饕餮、混沌──四把都要。我要去掩護楓。」

        阿薇里爾睜大雙眼,但是,紅葉不顧她的反應繼續說道。

「這是作為母親的私心呢……。讓那孩子遭受到危險,果然不能坐視不管……即使最後的結果是把好不容易撿回來的命也丟掉了,作為母親也不會後悔。」

        快,把刀拿來──紅葉盯著阿薇里爾,並且這麼說。







////////////////////////////////////////////來源相關/////////////////////////////////////////////////////////

下町メイド物語
官方網站
Twitter
原文

翻譯許可

特別聲明:
1. 翻譯所使用的圖片以及文字,其著作權與所有權都屬於Laugh Sketch。
2. 翻譯文字若有不精確、錯誤等狀況,都與Laugh Sketch無關,純粹是個人翻譯能力所致。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