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翻譯小說] [下町女僕物語] 第十話 「臨時執照狂想曲‧第一樂章」

框々子 | 2021-09-18 10:18:54 | 巴幣 0 | 人氣 45

〈〈 原文網站、相關版權說明,以及翻譯轉載許可,放在頁尾 〉〉

下町メイド物語
官方網站
Twitter

/////////////////////////////////////////////////////////////////////////////////////////////////////////////////



第十話
「臨時執照狂想曲‧第一樂章」


        新年一月上旬。娜娜、妮可、麗莎、艾莉莎白、茱莉亞、玲、楓、潘妮洛普、尤斯蒂娜,總共九個人,拜訪了小鎮街道上的一棟屋子。這是為了接受臨時執照試驗的實作科目。
        臨時執照──的意思就是,對女僕來說從「不足一半程度的獨當一面」提升到「一半程度的獨當一面」的升格測試。要是能夠拿到這個臨時執照的話,就可以在還是學生的時候,從協會那裡承接工作。
        試驗合格之後所能夠得到的好處數也多到數不清。能夠到現場去累積女僕相關的經驗,另外不只是連工作報酬能夠取得,協會的工作更可以被學園認定為學分。

        當然,即使是試驗合格者,也不過就是「獨當半面」的女僕而已,因此協會的工作都一定會在紋付女僕的監督下進行。也就是以職場訓練的方式進行,絕對不會讓身為臨時執照持有者的學生單獨進行工作。
        因此,對於像娜娜這樣想要盡快成為獨當一面的女僕的學生們來說,這個試驗是絕對要能合格才行。
        試驗的合格與否是根據筆試試驗以及實作試驗來判定的。筆試試驗科目為語言學、會計學、歷史學和政治學四個科目組成的,各個科目都取得六成以上的分數的話即判定可以進行實作試驗。

        對於平常就習慣斯巴達式講座教學的學生們來說,要達到六成的合格分數毫無疑問是相對難度比較低的門檻。畢竟筆試測驗的目的,並不是將要將在成績上有困難的學生篩選掉。臨時執照試驗的評價比較重視的,不如說是包含了實戰的戰鬥在內的實作試驗。
        由於試驗是那樣的組成,麗莎對娜娜說了一些混雜了揶揄的話「對妳來說不是正好嗎?比起念書,運動更擅長不是嗎?」。對此,娜娜則是一邊股著臉一邊抗議「吼,麗莎真是的!」。

        接著,實作試驗的內容是女僕的實作模擬。試驗進行時間為一整天。九人一組,進行在主人的身邊服侍一整天,必且進行護衛的任務。雖然很單純,但卻是針對作為女僕所應該擁有的全面向能力進行試驗。
娜娜一行人九個人,接下來就要開始挑戰這個試驗了。

「哇……是真正的宅邸呢……!」

        到達了實作試驗進行的宅邸時,娜娜的眼睛閃閃發光。純樸的白色油漆塗在黑色木質的牆壁上,展現出無法言喻的風格,這是一棟以這種風格組成的兩層樓巨大宅邸。

「都鐸式建築呢。現在是協會的訓練設備,不過原本是貴族的自有房屋。」

        玲補充了之後,娜娜一邊說著「好棒!」一邊跑向大門。庭園式很容易進入的類型,在此出入的女僕們都要留意各種細微的氣息。一邊看著娜娜的樣子,尤斯蒂娜一邊問玲「有可能侵入的路線呢?」,玲則是回答「等下得要好好確認才行呢。」,實在是再現實不過的答案。
        這個實作試驗,並不是只要負責處理擔任主人角色的試驗官身邊的大小事情就好,還被設定成有狙擊主人性命的襲擊者。身為受試者的女僕科學生們,需要以自己所擁有的各種能力,盡全力保護主人才行。也就是,會有敵人從宅邸的某處侵入之類的,在事前進行的各種預測是非常重要的要素。

「早安,哎呀是很可愛的小姐們呢!」

        擔任主人角色的婆婆,打開門在玄關迎接娜娜一行人。

「我是卡拉‧查爾頓。到明天之前就請多多指教了,小姐們。」
「我是娜娜‧米榭蕾!請、請多多指教!」

        娜娜神色緊張地和自稱為卡拉的婆婆握手。真的是非常柔軟且溫暖的手,娜娜這樣想著。
        接著,娜娜一行人依序和負責擔任主人角色的婆婆見過面,接著各自開始進行各分配到的工作。順帶一提,和擔任主人角色的婆婆打完招呼後,尤斯蒂娜和艾莉莎白便開始彼此小聲交換意見。「是原女僕呢。」、「從舉止看起來毫無疑問呢。是協會那邊派來的紋付女僕吧。」等等。

「那麼,這次的分組──用抽籤組成三人三組的分法可以嗎?

        在女僕用寢室前聚集的大家面前,玲首先提案。

「留在主人身邊的『護衛班』、為了處理委託案件的『任務班』、收集預計來襲勢力情報的『探索班』。這三組分別處理各自分配到的任務。比起九個人都被固定在宅邸中,分配成更小的組合各自行動,這樣更靈敏也更有效率。」
「在『任務班』沒有任務的時候該怎麼辦?」

        對於玲的提案,麗莎迅速提出了疑問。

「那個時候就前往輔助『護衛班』。雖然應該不用擔心,因為擔任主人角色的試驗官應該會一個接著一個地提出任務才對,應該是不用考慮『任務班』會有閒暇時間的狀況。在任務的途中也會被捲進陷阱裡,之類的狀況應該也會發生。」
「?為什麼這麼肯定呢?」

        對於麗莎再次提出的提問,玲的臉上呵呵呵地露出自豪的笑容,取出一本記事本。

「這個是妮可從料理研究會的前輩手中得到的情報,這是去年所進行的實作試驗相關的情報。」

        對於這樣的一句話,所有人都「哦──」的歡呼了起來。可以掌握去年實作試驗的行動的話,行動起來就更有利了。

「這不是偷看劇本了嗎!」
「唉呀麗莎啊。這不是偷看劇本喔。只是考古題的一種而已。臨時執照試驗的規定裡,並沒有不能向前輩詢問考古題的規定喔。這種情報收集能力也是臨時執照試驗要測試的項目,這樣解釋的話如何?」

        真是傻眼,麗莎浮現出像是在這麼說的表情。

「學園側對於學生側這方面的動作大概是半默認的。所以說,每年的考題才會都有少許的變動。針對過去考試時學生們做出的對策,襲擊者也會做出相對應的策略。」

        再加上尤斯蒂娜的意見之後,麗莎終於能夠接受,接著開始進行抽籤。結果如下:
        護衛班:茱莉亞、麗莎、楓。
        任務班:娜娜、艾莉莎白、玲。
        探索班:妮可、潘妮洛普、尤斯蒂娜。

「太好了!跟玲一起耶!」
「娜娜不要這樣,好熱。」

        一邊被娜娜抱著,玲繼續說。

「接著最重要的是『探索班』──妮可一行人。」
「欸,我?」

        因為突然被指名,妮可發出了疑問的聲音。

「這個試驗中,會襲擊宅邸的敵人被設定成潛伏在街道中。堅守在宅邸中,建立堅強的防禦也可以,或是在外收集情報,並且將他們的秘密基地找出來先行擊破也可以,我想這場考試最主要的評價項目,就是這個攻與守的平衡與手段。為了取得更高的得分,由我們這邊進攻,直擊敵方的秘密基地吧。」

「女僕的工作不只是服侍主人,要是有仇視主人的人存在的話,有時候女僕必須要自己動起來──就是這麼回事。」

        潘妮洛普對於尤斯蒂娜的發言,露出不懷好意的笑容「狩獵狙擊主人的恐怖份子,也是女僕的工作之一喔。」

 ~~~

        時間是下午三點左右。『護衛班』的茱莉亞、麗莎、楓三個人在準備晚餐的期間、『任務班』和『探索班』的娜娜、艾莉莎白、玲、妮可、潘妮洛普、尤斯蒂娜正討論護衛的計畫。首先是可以預期的敵人襲擊。

「這個是宅邸的透視圖。」

        玲在桌面上大大展開透視圖。宅邸是兩層樓建築,一樓玄關是挑高的入口,接著是客房、餐廳、廚房之類的、二樓則是有寢室和書房。玲一個一個確認並且說明。

「主要的侵入路線是經過正門從玄關闖入的路線、以及從廚房的後門侵入這兩種路線。」
「也有可能打破窗戶進來呢。」
「艾莉莎白說的對,過去的實作試驗裡,透過從屋頂垂下的繩子,打破二樓窗戶侵入的案例也是有。」
「簡直像是國軍的獵兵部隊的作法呢。」
「女僕中也有經過特殊戰鬥訓練的人,從國軍招募的狀況也很常見。就跟尤斯蒂娜說的一樣,從原本的獵兵轉變成女僕也不是那麼不可思議。」
「換句話說,從哪裡侵入都不奇怪──不可以掉以輕心。」

        這麼說完,艾莉莎白提出了一個建議。

「要不要做一個附鈴鐺的陷阱。將鋼琴線拉直,並將鈴鐺繫在下面的話,要是侵入者碰到了的話,遠遠就可以聽到聲音。應該會比較容易進行警戒。」
「敵人的侵入路線──窗戶或後門的地方架設陷阱。雖然是很常用的手段,但確實效果非常顯著。」

        潘妮洛普這樣評價,大家也都贊成這個提案。

「那麼──接下來就是『探索班』的階段了。首先是從解讀『這個』開始。」

        玲將一封信件放在桌上。收件者和寄件者都沒有寫的一封信。這就是試驗開始時,從扮演主人的試驗官──查爾頓女士那邊取得的東西。查爾頓女士說了,這封信中寫著知道敵人潛伏地點的情報提供者的所在地。
        扮演狙擊主人的敵人勢力的是協會派遣來的試驗官們,也就是說本職也是女僕。那些試驗官全部都是COMMUNEAR──也就是紋付女僕。只不過除此之外的情報就沒有了。尋找在街道中潛伏的情報提供者,並且也有必要搜尋敵方勢力的計畫或所在地。而這個含有線索的東西,就是要在試驗中解讀出來的。

        打開信封,檢查其中之後,滑出了一枚紙片。從記事本上撕下來的一張紙上排列著意義不明的英文字母列。

「這是什麼?」

        娜娜一邊歪著頭,玲則是將那張紙片在空中以能夠透光的角度觀看,確認是否有特殊的機關。接著,盯著紙片的艾莉莎白有了反應。

「維吉尼亞密碼……的樣子。」
「應該是。換字式暗號的一種應該是不會錯的,不過不像是替換式暗號的樣子。 不過這個方向應該是不會錯。」
「我來計算看看要借一點紙。」

        玲和艾莉莎白的對話,娜娜和妮可一整個滿頭問號。就在這段期間,玲已經在借來筆記本上面振筆疾書,書寫大量的算式,一瞬間暗號就被解開了。

「『在推出燒焦麵包的店面,二樓從角落數過來的第三間』──有什麼想法嗎?」

        玲將解讀出來的文字唸出來之後,妮可畏畏縮縮地舉起手來。

「也許是市場的一家店……叫作『阿佛列』的一家麵包店。二樓好像有對外出租的樣子,我想意思是那邊的第三間房間,就是我們要找的人的藏身處。」
「阿佛列大帝的燒焦麵包的傳說嗎……。原來如此,真是幽默的店名呢。不愧是妮可,對市場非常了解呢。」

        得到玲的讚美,妮可害羞地摸了摸頭。
        接著是護衛計畫的會議。『任務班』的娜娜一行人也很快地收到了來自查爾頓女士的需求委託。娜娜、艾莉莎白、玲便前往進行處理。另一方面,妮可、潘妮洛普、尤斯蒂娜為了前去尋找情報提供者,朝著黃昏的街道出發。

「那麼大家,直到最後都不能鬆懈,一起加油吧!不管如何,這個試驗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情。」

        隨著玲的這句話,娜娜一行人終於有實作試驗開始了的感覺。

 ~~~

        晚餐之後──茱莉亞和麗莎負責清洗餐具。楓前去收拾餐廳的時候,廚房裡就只剩下茱莉亞和麗莎兩個人。雖然說是抽籤的結果,但實在是非常尷尬的洗碗二人組。

「……。」
「……。」

        兩個人默默地持續進行著作業。在清洗餐具之後,接著還有打磨銀餐具的工作,工作量非常多。接著,首先忍受不住沉默時間而發出聲音的是麗莎這邊。

「之,之前的那件事情啊……。」
「之前的事情──?」

        因為不知道在說什麼事情,茱莉亞微微歪了歪頭回答。

「武術的課程之後,在更衣室裡面對妳說了很過分的話,那個……那個時候的事情,我想跟妳道歉……。」
「那件事情的話,和娜娜決鬥的時候,應該已經接受妳的道歉了才對。」
「再一次!我想再一次道歉!」
「不知道道歉兩次的意義何在。我接受了妳的道歉。這樣就足夠了不是嗎?」
「……。」

        對話就到此結束,並沒有持續太久。兩個人再次進行洗碗盤的工作。再次陷入尷尬的沉默之中。

「……我也認為,我有不對的地方。」

        對於那句話,麗莎用難以置信的眼神盯著茱莉亞看。茱莉亞則是就這樣筆直地盯著麗莎,然後這樣說。

「我們並沒有爭吵的必要。我應該要思考妳生氣的理由,如果那是合理的,那我就應該要接受才對。就只是這樣而已──不過應該反省的部分很多。妳不這樣認為嗎?」

        接著,陷入短暫沉默的麗莎,終於開口回答。

「……妳是不是,吃到了什麼奇怪的東西了?」

 ~~~

        娜娜、艾莉莎白和玲的『任務班』,在完成送信到協會支部的委託後,必須要擺脫試驗官的跟蹤才行。這也是試驗時必須要完成才行的課題之一。如同事前決定的一樣分成三路,特地選擇人多的道路穿過之後,在廣場的銅像前會合。

「甩掉他們了嗎?」
「嗯,當然。」
「試驗中千萬不能大意。真的是給人很多教訓的試驗呢。」
「話說回來娜娜呢?」
「好像還沒有到達這裡的樣子……。」

        在太陽逐漸西下的廣場裡,艾莉莎白和玲尋找著娜娜的身影,最後終於找到了她。看來是終於成功將追兵甩開了,並沒有看到像是跟蹤者的人物。

「哈啊……哈啊……哈啊……。」

        一邊喘著氣的娜娜,一邊將凌亂的衣服整理整齊,一邊說著「累,累死我了──」,一邊抱著玲小小的身體。

「不要這樣娜娜,很悶熱。」
「玲醬,抱起來好涼爽喔……。」
「妳是怎麼甩掉跟蹤的人?」
「?我就只是盡全力跑而已。然後不知不覺跟蹤的人就不見了。」
「不愧是充滿體力的笨蛋。要做跟蹤的人腳程方面一定是非常快的呢。雖然蠻力硬拚也要看狀況,但結果都很好就沒問題了。」

        看到那樣的兩個人,艾莉莎白把手放在嘴邊呵呵呵地笑了起來。

「總覺得很像是可愛的姊妹呢。」
「哪邊是姊姊哪邊是妹妹呢?」
「恩──,娜娜是姊姊,而玲則是有點得意的妹妹吧?」
「……娜娜居然是姐姐,真是讓人意外。」
「嗚──!玲醬好過分……。」

        一邊這麼說著一邊離開廣場,在夕陽的市場裡的人來人往中,三個人牽著手前進著。城鎮以廣場為中心分成東西南北四個大區塊,北邊是政府機關的區域,南邊是市場聚集而成的商業區,西邊是貴族或是大商人們所居住,宅邸林立的高級住宅區,東邊則是庶民生活的各個家庭擁擠地聚在一起的地方。查爾頓女士所待的宅邸則是位於東邊的高級住宅區的中央。順帶一提,學園則是在北邊的邊陲地帶的山丘上。
        三個人並沒有筆直地直接前往豪宅,是因為擔心會有跟蹤者再度纏上。而是盡量通過人多的南方市場,再回到宅邸,目的是藉此減少遭到跟蹤的風險。在人多混雜的地方的話,被敵人發現的可能性也會比較低。

「欸,那個是什麼?」
「是小販喔。販賣像是檸檬水或是小點心之類的樣子。」
「可以靠近一點看看嗎?」

        一邊這麼說,艾莉莎白便回頭給了娜娜和玲一個眨眼之後,像彈出去一般地前往攤販。

「啊等一下,艾莉莎白!」

        比外表看起來更加積極的貴族小姐呢……玲這麼說。

「抱歉,這個請給我三個。」

        在檸檬水的攤販前,艾莉莎白擅自完成了點餐。對於外表非常漂亮的艾莉莎白,攤販的叔叔便自動降價給她。
        艾莉莎白一邊笑得很開心,一邊對娜娜和玲說著「不用了不用了,這個我請客。」,看起來非常開心的樣子。

「抱歉啊,一時衝動。不過我還是第一次到這種地方。」
「艾莉莎白的本家,是在拿波里對吧。市場應該比這個街道要更熱鬧吧?」

        玲一說完,艾莉莎白就回說「叫我艾莉莎就好了」,一邊將檸檬水遞給她。

「本家在拿坡里,分家是在西西里亞和羅馬的地方。不管哪一個都是大都市,不過我自己是不被允許出入這種人多熱鬧的地方的,所以我從來沒有來過這麼熱鬧的地方。」
「這樣啊,那真是抱歉……。」
「沒關係沒關係,不用在意。玲的老家是在?」
「上海。」
「真棒!我和茱莉亞有計畫有機會的話要去亞洲旅行。那個,上海是什麼樣的地方?」
「擁有貿易港口的商業都市,非常熱鬧的街道。移民和流民也非常多,所以國際色彩非常豐富,雖然說是出生的城鎮,但真的是不會讓人厭煩的城鎮呢。」

        一邊點頭一邊聽著玲說話的艾莉莎白,看起來非常開心的樣子。話說回來,像這樣能夠和她對等對話的機會,至今以來都沒有過,一邊聽著談話,娜娜一邊這樣思考著。
        因為是容貌端正的貴族小姐,在教室中的艾莉莎白一直都是讓人想多看一眼的存在,再加上經常和她一起行動的茱莉亞,讓艾莉莎白成為眾人被吸引的視線所誕生出來的「讓人憧憬」的存在。艾莉莎白‧艾恩菲利亞就是這樣的學生。
        因此,和朋友之間的對話,至今為止從來沒有做過也是理所當然的,娜娜對此感到非常新鮮。

        對身為平民的娜娜和從亞洲來的留學生玲來說,艾莉莎白這種讓人感覺不到架子的身段,實在是感到非常意外。與茱莉亞決鬥的騷動時,她只是作為茱莉亞的主人。但是身邊沒有茱莉亞的艾莉莎白,比起貴族的氣息,那樣的表現在娜娜看起來更像是同年齡的女學生。要是沒有臨時執照試驗這個機會,大概永遠也沒有機會能夠看到艾莉莎白這樣的臉龐。

「娜娜的老家是?」
「法國!雖然這麼說,其實只是有很多田的村莊而已……。」
「法國的話,小時候父親帶我去過旅遊過一次。說不定是有去過的地方,是什麼名字的村莊?」

        娜娜將村莊的名字說出口之後,艾莉莎白的表情蒙上一層陰影。

「那個村莊……難道是。」
「啊,妳知道嗎。小時候被盜賊襲擊的村莊,不過得到了女僕們的協助。我啊,一直忘不了那時候的事情……我也想成為那樣的女僕,所以才會來接受學園的入學考試的。」
「拯救了妳的村莊的女僕是──。」

        勳爵士‧夏洛特──艾莉莎白的嘴唇這麼說著。聽到那個名字的瞬間,娜娜的胸口中冒出了難以言喻的感覺。但是,那個感覺的正體是什麼,娜娜還沒有注意到。

「百年難得一見的艾斯帕提亞,勳爵士‧夏洛特,不顧王宮之命,率領女僕軍隊前往拯救娜娜的故鄉……。但是,也在那時候受了傷,從一線退下……為了對付懸賞的盜賊頭目,照理說是不需要使出全力,也應該不會受傷的戰鬥,但是為了保護一個小女孩而無法使出全力戰鬥……我是這樣聽說的。」
「是這樣沒錯。那個『小女孩』,就是小時候的我。」

        對於娜娜的告白,艾莉莎白這次則是無言以對,玲也是同樣的反應。

「不過,故事還沒有結束。就在入學典禮的前一天,我在前往學園宿舍的時候。馬車被傭兵團襲擊了,那時候有個伸出援手的女僕──那個人實在是非常帥氣,讓我不禁想起了小時候救了我的村莊的女僕。她的名字就是──。」

        這時候,娜娜才注意到自己胸口中湧出的感覺是什麼。

「──露露‧拉‧夏洛特。」

        艾莉莎白在娜娜之前說出了那個名字。接著,「夏洛特」這個詞,讓娜娜睜大雙眼。

「欸,該不會……夏洛特小姐就是……。」
「沒錯,勳爵士‧夏洛特的,親生女兒。」
「喂,妳們幾個。」

        對於突然出現的男人聲音,娜娜她們三個人露出警戒的態度回過頭來。一邊想著是不是新的追兵。

「妳們幾個,是學園的學生對吧。聽說是在進行臨時執照試驗不過──試驗中止了。」

        站在背後的是兩人組的憲兵。其中一個人臉上帶著鬍子,穿著軍服的男人,筆直地看著娜娜一行人。

「請趕快回到宿舍。有情報顯示在這附近有目擊到無紋女僕。試驗官的女僕們會去處理那邊的狀況。」

 ~~~

        另一方面,妮可、潘妮洛普、尤斯蒂娜組成的「探索班」三個人,正在前往情報提供者的住處。正巧就在娜娜一行人所在的檸檬水的攤販之外,一個街區的大道上,朝著名為阿佛列的麵包店持續前進。
        在三人隊伍中走第一個的是妮可,經過魚店以及肉店林立的街道時不斷有人出聲打招呼,妮可也一一回應。沒想到人面居然這麼廣,潘妮洛普和尤斯蒂娜都非常驚訝。
        接著,很快就可以看到目的地了。阿佛列的看板在狹小的巷子裡懸掛著。非常符合只有內行人才知道的麵包店這個評價,有著讓人一眼根本看不出來是麵包店,就會這樣通過的毫不起眼外觀。

「不好意思──。」

        妮可打開門後跟店長打招呼,並告知要找二樓的住戶。非常香的烤麵包味道瀰漫整個的店內,潘妮洛普不自覺地發出肚子餓的聲音。跟妮可說的一樣,這家店真的有市場內數一數二的美味程度。

「啊──,我原本是打算盡快結束,早點回去一起吃晚餐的……。」
「今晚要吃什麼呢?麗莎她們準備了肉和蔬菜湯。」
「記者醬,意外的食慾旺盛呢。」
「……吵死了。」
「該不會稍微變胖了?」

        沿著通往二樓的粗糙外樓梯往上,潘妮洛普朝著尤斯蒂娜的側腹部戳了戳,讓她瞬間生氣了起來,朝著鳥巢狀頭髮的潘妮洛普頭上敲了下去。

「噓!」

        妮可將手指放在嘴巴前,安靜的憤怒從眼睛裡冒出來,往潘妮洛普和尤斯蒂娜的方向看過去。

「太吵會打擾到別人的。麻煩保持安靜。」

        接著繼續往上,三人踏上二樓。從嘎吱嘎吱響的地板看來,這是棟非常有年紀的建築物了。迴廊上的房間共有五間。暗號文所寫的是「二樓從角落數過來第三間」,所以應該就是裡面數來第三個房間了。
        在這段期間,潘妮洛普和尤斯蒂娜則是偷偷地在討論著妮可,「平常看起來很冷靜,但沒想到生氣起來這麼恐怖,我是這樣想的。記者醬妳覺得呢?」「同感,絕對不可以惹妮可生氣呢」。
        三個人到達了目的地前的房間。接著只要敲門之後,和裡面的情報提供者會面即可。

「妳好啊──。」

        潘妮洛普一邊敲著門一邊說著,接著,稍微開了一點小縫,從縫隙間有一張男人的臉正在窺看著。是個看起來很寒酸,很陰沉的男人。

「是妳們啊。在等著妳們喔。來,進來吧──在外面的話不知道會被誰聽到。」

        聽從那樣的指示,三人說了聲打擾了之後便進入了房間。

「話說回來,居然能夠解開那個暗號文呢。」
「我們的同學裡有個天才加秀才,要解開並沒有花太多時間喔。」
「這樣啊,今年的一年級生真是優秀啊。妳們所說的天才,是指玲‧芳吧?聽說有個從清國來的非常優秀的學生。學園還真的是挑選到非常好的學生了呢。」
「欸嘿嘿,沒有啦……。」
「又不是在誇獎妳……。」

        對於一臉得意的潘妮洛普,尤斯蒂娜非常冷靜地吐槽。

「那,別站著說話,我泡茶給妳們吧。」
「啊,那就麻煩──。」

        潘妮洛普一邊笑嘻嘻地回答,接著在男人露出背後的一瞬間──抓住他的手腕,重重地往地上一摔。發出一聲巨響,房間內的家具全都喀啦喀啦的搖晃著。事情發生得太過突然,其他兩個人一時之間無言以對。

「等一下!妳在做什麼……。」

        不顧一臉呆滯的尤斯蒂娜和妮可,潘妮洛普將男人的腕關節壓制到極限。那是只要稍微掙扎,肩膀就會脫臼的關節技。那是包含了日本的柔術的技巧,這件事情不管是那個男人,甚至是尤斯蒂娜和妮可都不知道。

「你是冒牌貨吧。」

        對於潘妮洛普突然說出的話,尤斯蒂娜和妮可驚訝地想起來了。

「妳說什麼……可惡,居然把我當成笨蛋……!」
「還想裝傻嗎。不過沒有用的。你根本就不知道暗號吧?」
「暗號……?」

        男人驚訝地發出聲音的同時,潘妮洛普浮現一臉得意的表情。

「暗號文的筆記並不只有一張。在一樓的麵包店的店主那裡,有交給妮可的第二章筆記。」
「妳說……什麼……。」

        接著,妮可從懷中取出兩枚紙片。一枚是在宅邸時玲和艾莉莎白解開的暗號文,另外一枚則是一樓的麵包店店主剛剛才給的暗號文。這兩張紙,是一起從同一份筆記本的同一張紙上撕下來的,破損的部分可以對得起來──對起來之後就是完整的一張紙。

「暗號就寫在妮可剛剛拿到的第二張紙上──拜訪者要說『你好啊』並且敲門之後,而你要說『喂喂,已經晚上了喔』來回應。既然不知道這件事情的話,那你就是假冒成情報提供者的某個人。這樣沒錯對吧?」
「可惡……怎麼會這樣……。」
「做兩份暗號。雖然單純但是效果卻非常大。為了避免偽造以及分散情報洩漏的風險──試驗官們還真的是考慮週到啊。下了這樣的功夫,就是為了要輕易地將你這種笨蛋糾出來啊。」
「把第二份暗號也解出來的,就是妳嗎……?」
「心算就足夠了喔。我只是把看過一次的東西想起來而已,利用腦海中的算盤來計算而已。畢竟有受過這種稍微有點特殊的訓練呢。」
「妳到底……是誰……。」

        對於恍然大悟的男人的聲音,潘妮洛普露出得意的笑容,一邊回應。「我只是隨處可見的,學生而已喔。」

 ~~~

        完成打磨銀製餐具工作之後的茱莉亞和麗莎,順從著身體的本能,同時伸了懶腰。那是誰都不知道,非常安靜的廚房的風景。
        不過,一瞬間出現在胸口中的異樣感也是真的。兩個人看了看對方,接著同時點了點頭。

「妳聽到了……對吧?」
「果然妳也注意到了嗎?」

        接著,下一個瞬間,噹啷,一聲從樓上傳來。二樓應該只有前去拿查爾頓女士睡衣的楓而已。

「鈴鐺陷阱呢?」
「似乎沒有啟動的樣子──也就是說。」

        一邊這麼說,麗莎瞬間飛奔出去,緊接在後的茱莉亞也飛奔出廚房。握著各自的武器,已經做好了要和二樓的侵入者戰鬥的覺悟。
        沒錯──麗莎這樣想。敵人已經侵入宅邸了。鈴鐺陷阱沒有啟動,就代表敵人在拆除了陷阱之後才侵入宅邸,從這個推論來看的話,敵人擁有立刻看破陷阱並且拆除的程度,且非常熟練。究竟能不能和對方抗衡呢──說有信心是騙人的。不過非做不可,茱莉亞的想法也和麗莎一樣。

「記者醬說的事情,看來也許並不是開玩笑呢。敵人說不定真的有軍隊獵兵等級的實力。」
「記者醬──是在講尤斯蒂娜嗎?」
「是她的綽號喔,不過本人似乎很討厭被那樣叫就是了。」

        快速跑上樓梯,兩個人到達了二樓。但並沒有看到敵人的身影。

「楓!沒事的話就回覆我!」

        麗莎大叫著,茱莉亞則是馬上摀住她的嘴巴。

「小聲一點──會被敵人知道位置的。」

        接著,走廊的深處出現了複數的腳步聲。敵人似乎沒有要隱藏身影的意思。被小看了呢,一邊這麼想著,麗莎和茱莉亞盯著侵入者們。

「麗莎‧加洛特和茱莉亞‧海恩菲利亞嗎──。」

        漆黑的身影一共有三個──在麗莎和茱莉亞眼前站著。試驗官嗎,麗莎一邊這樣想著,卻又覺得那副樣子很奇怪。如果是學園派遣的試驗官的話,應該不會對這邊有這麼明顯的殺意。

「──日本的小孩子去哪裡了?」

        腰間插著一大一小日本刀的女僕,從陰影中走出來並且發問。從又黑又長的頭髮間隙中,可以看到綻放著光芒的紅色瞳孔。從那雙眼中射出的光芒,毫無疑問是針對麗莎兩人的敵意。

「日本的孩子──是在講楓嗎?」
「把那孩子交出來。乖乖聽話話,就放過妳們。」

        這是怎麼回事──麗莎這樣想。如果按照臨時執照試驗的設定,侵入者的目標應該不是楓而是查爾頓女士才對。但是,目前這個紅眼的女僕卻說要找楓。狀況不僅沒有更清楚,反而更加混亂。

「妳們的目標不是應該是查爾頓女士嗎……?」
「那個老婆婆的話,正在那個房間睡覺呢。既然以前是紋付女僕的話,多少還有點期待,不過終究是老了。只是個小角色而已。」
「……為什要抓楓?」
「妳們沒有必要知道。」

        在紅色瞳孔的女僕發出嘲笑一般的聲音的同時,茱莉亞突然先下手為強向前衝了出去。用前傾的姿勢往前衝,單手刺劍朝著敵人的弱點刺出。用眼睛跟不上的速度刺出,麗莎甚至感覺那是可以突破虛空的一擊。

「得手!」

        茱莉亞這樣大叫,使出必殺的一擊。敵人的女僕的甚至沒有將手伸向腰間的刀,勝負已定──但是

「太天真了!」

        拔刀一閃──以超脫常軌的速度使出的居合一斬,將茱莉亞的攻擊輕易地彈開了。將攻擊的前端架開之後,以輕鬆的腳步向前踏,利用茱莉亞向前衝的狀態進行反踢。嗚的一聲,茱莉亞一邊呻吟一邊後退,回到麗莎的身邊。

「呼吸的『空檔』被抓到了嗎──多少還算能幹,不過面對連『奧義』都沒有學會的學生,我是不可能會比較慢的。」
「茱莉亞!」

        麗莎大叫,將茱莉亞失去平衡的身體抱住,盯著眼前的敵人。對於貫穿這邊的紅色眼睛的威壓感,努力壓抑著不自覺想要後退的心情。雖然對於是否能夠做點什麼事情完全沒有信心,但是不能在這裡默默退下來。必須要讓對方看看自己的骨氣才行。
        對於傷害了茱莉亞,並且表示要抓楓的對手,憤怒的情緒湧了上來,讓麗莎覺得自己變強了。

「還真的是被小看了呢……。」

        握著劍的手注入力量,就在踏出一步的那個瞬間──。

「住手!」

        從背後傳來了楓的叫聲。深處房間的房門,在不知道什麼時候打了開來。推測是聽到了麗莎她們的聲音之後,從藏身處出來的吧。


「怎麼啦,那個婆婆沒有叫妳要躲起來嗎?」

        紅色瞳孔的女僕,一邊看著楓一邊笑著。

「麗莎和茱莉亞遭遇到危險了……自己一個人躲起來,我做不到……而且,要是我跟那些人一起走的話,就不會傷害到大家了……。」
「楓!不可以!」

        面對一邊發抖一邊這麼說的楓,麗莎用盡全力大叫著。敵人是怎麼想的不知道,但是只有楓是絕對要保護的。茱莉亞也是同樣的心情吧。為了保護楓而拿起單手刺劍,和麗莎並排在一起,再次和三個敵人對峙。

「聽好了?大家都要平安的從這個狀況脫離。只有妳一個人犧牲,只有我們得救什麼的,這種我可不要。」
「麗莎……。」

        楓驚訝地看著麗莎。

「好了嗎?茱莉亞。覺悟,做好了喔。」
「這是當然。」

        這句話之後──紅眼女僕旁邊的一個人便用力一踩地板,用眼睛看不到的速度衝向麗莎三人。那隻手拿著的劍,進行了一記橫斬,但被麗莎用劍一擊彈開。接著茱莉亞將單手刺劍向敵人刺出,進行牽制,此時麗莎乘著氣勢朝著對手的弱點揮劍下去。但是──那一擊也被輕易彈開來。
        那只是時間僅僅數秒以內的攻防戰,接著戰鬥又再度開始。肩膀因為呼吸而不斷上下起伏,麗莎不得不承認敵人的本事遠遠高過這邊。

        特別是紅色眼睛站在中央的女僕的實力,大概是至今以來從來沒有接觸過的領域吧。在剛剛的攻防的衝擊下,一屁股坐在地上的楓再次爬了起來,被幹掉了嗎?沒有,那就再來吧──正在為自己打氣中。
        接著,茱莉亞偷偷壓低聲音跟麗莎說。

「麗莎,妳注意到了嗎。這些人……。」
「啊啊,當然。那些人,雖然說穿著女僕裝,但是卻沒有紋付女僕的徽章。」

        麗莎回答之後,再次用劍擺好架式。

「嘖,是無紋女僕啊。」

        面對麗莎痛苦吐出的這句話,紅眼女僕的嘴角微微上揚,並笑了起來。





////////////////////////////////////////////來源相關/////////////////////////////////////////////////////////

下町メイド物語
官方網站
Twitter
原文

翻譯許可

特別聲明:
1. 翻譯所使用的圖片以及文字,其著作權與所有權都屬於Laugh Sketch。
2. 翻譯文字若有不精確、錯誤等狀況,都與Laugh Sketch無關,純粹是個人翻譯能力所致。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