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翻譯小說] [下町女僕物語] 第二十話 「鼎談」

框々子 | 2021-11-27 11:37:46 | 巴幣 0 | 人氣 57

〈〈 原文網站、相關版權說明,以及翻譯轉載許可,放在頁尾 〉〉

下町メイド物語
官方網站
Twitter

/////////////////////////////////////////////////////////////////////////////////////////////////////////////////



第二十話
「鼎談」



        十四年前,有一個從日本前往倫敦的女僕。她是個年紀輕輕就擔任江戶幕府的御廷番職位,既美麗又優秀的女僕。語言專精、頭腦也非常好、劍術手腕也是幕府第一。她肩負了在法爾特西亞王國內的諜報任務行動,並將西歐大國法爾特西亞王國的政治動靜一一回報給祖國。
        但是,女僕和當地的男人有了戀情,最後在兩人之間有了女兒。成為了母親的女僕,開始希望能夠和家人們一起平靜生活,並且考慮要脫離間諜的生活。然而,間諜並不是簡單一句「不做了」就可以脫離的工作。於是女僕安排了一個計畫,那就是將在任務中失敗殉職的假情報洩漏給祖國。女僕既然是優秀的間諜,這樣的工作根本是易如反掌。

        女僕和家人們從此過著平穩的生活,但是,那樣的生活並沒有持續太久。由於某個人的告密,女僕還活著的這件事情被祖國知道了。間諜這個行業是不允許背叛行為的,祖國因此將女僕認定為處刑的對象,並派遣刺客前往法爾特西亞王國。女僕和她的家人因此陷入了危險之中。
        艱苦的決斷逼近,過沒多久,女僕和她的丈夫做出了決定。為了從不斷逼近的刺客中守護家人,只能各自分散到各地生活。對夫妻來說,這樣的決定等於是要和親愛的孩子從此離別。

「我來協助支援法爾特西亞王國政府吧。」

        對政府來說,女僕知道了太多內情,是非常重要的流亡者。女僕向王國政府的使者這麼說。

「拜託了,唯獨這個孩子,絕對不可以被波及到……。」

        女僕巧妙地利用各種人事關係,將親愛的孩子送往鄉下的小孤兒院。在離別之時,女僕將自己所用的髮飾交給了孩子。從此之後,女僕和家人們分離開來,前往遠離人煙的山莊中獨自生活。
        時間流逝,在某個時間點,王國政府的使者,前女僕前來拜訪。

「希望妳能夠培育強力的女僕。為了下個世代,我們需要擁有『盾』的機能,並且編成精強無比的女僕軍團。為此需要妳的力量。」

        王國政府內的年輕菁英們,預期從今以後,和冷戰關係的東歐陣營──以大德意志為首的東側諸國,之間的霸權鬥爭今後將會逐漸增強。因此培育強力的女僕是當務之急,必須要挑選出精銳的艾斯帕提亞,作為基礎的紋付女僕數量也必須要增加才行。作為王國政府的使者前來拜訪女僕的是一個較為年長的公務員,並且為了傳達那些年輕菁英們的想法,用非常充滿熱情的方式進行遊說。

        受到使者的熱忱打動的前女僕,開始作為教官指導起王國之中技巧高明的女僕們。就像國家要求的一樣,為了讓這些女僕能夠成為守護國家的盾,將自己所擁有的知識全部傳授給這些學生。接著這些學生就成為了王宮女僕,成為政府中樞,在各種場面上都有活耀的表現。

「對我們來說,妳就是救國的英雄。只要有妳在,王國的女僕們就可以更強吧。作為支撐國家的支柱,妳的存在是必要的。還請務必,任職於政府機關吧。」

        前女僕被授予了艾斯帕提亞的徽章,那代表的是最高規格的女僕。前女僕再次成為了女僕。作為王宮女僕的頂點,並且也位居王立女僕協會的重要職位。雖然如此,要做的事情一樣是培育王宮女僕。在遠離人煙的山莊裡鍛鍊徒弟們,變得更強。女僕持續進行著這個工作並以此來回報王國的恩情。在過去守護了我的親愛的孩子的王國政府的人們,這是回報他們恩情的方法,別無他法。她是這麼想的。
        女僕鍛鍊出了許多徒弟,不管是哪一個都是從王立法爾特學園的女僕學科,以頂尖的成績畢業的菁英中的菁英們。在這些人之中,對她來說印象最深刻的弟子有兩個人。

        夏露露‧德‧安德莉許。
        以及露露‧拉‧夏洛特。

        不管哪一個,都是王立法爾特西亞學園女僕科第一名畢業,也都是法蘭西的年輕人。法蘭西王國是法爾特西亞最主要的同盟國,女僕的學生們之中,從法蘭溪王國來的菁英留學生也有很多。在這些菁英留學生們之中,常常會有比法爾特西亞的菁英們更優秀的人才留下。在歷屆的學生之中,以第一名畢業的留學生,這樣的稱號並不少見。

        但是,夏露露‧德‧安德莉許和露露‧拉‧夏洛特這兩個人則是特別不一樣的。那是不同次元等級的。
        即使用優秀的菁英留學生來形容,對她們來說都太過簡單。作為女僕,她們在一開始就太過完美了。「簡直就是沒有栽培的價值」,作為教師的女僕甚至這麼想。所作所為完全沒有任何缺失,在教導之前就已經全部都做得到了,完全沒有栽培的空間。

        如果要用弟子們的程度互相比較,那麼最出類拔萃的就是這兩個人了。
        特別是夏露露‧德‧安德莉許,除了是老師和學生的關係之外,也曾經以長官下屬的關係進行過多次任務。主要的任務都是以大德意志為對手的諜報戰。女僕率領著由特別優秀的弟子們所組成的部隊,歷經無數次的激烈戰鬥。在這些部下之中,夏露露‧德‧安德莉許的參與佔有非常重要的地位。她的地位毫無疑問是女僕的左右手。

        夏露露‧德‧安德莉許也是法爾特西亞學園歷代的畢業生之中,最優秀的頂點。不管做什麼都能夠拿到最優秀的成績,特別是和戰鬥相關的部分特別突出。從學生時代剛入學的時候開始,不管對手是高年級生或是擔任課程教師的紋付女僕,在戰鬥訓練時都能夠獲得壓倒性的勝利。畢業後便直接獲得艾斯帕提亞的認可,這件事情也是理所當然的。

        說到宣誓效忠祖國以及法爾特西亞王國的模範生,對女僕來說,毫無疑問就是夏露露‧德‧安德莉許。另外也有非常率直的個性,不做作的特徵。也因為這樣的個性,她和女僕在好幾次的任務中,有過幾次意見上的衝突。

「為什麼放過她們!這樣的話……對死去的夥伴們要怎麼交代……!」

        那是為了向大德意志的幹員復仇,而追到大德意志的領土內的時候。對於法爾特西亞王國政府高層突然發出的作戰終止命令,夏露露‧德‧安德莉許非常反彈。但是既然是身為指揮官的女僕,那就無法接納部下的反駁。這裡是敵國領土內,要是在沒有王國政府的支援下繼續進行作戰的話,有很高的可能性會讓部下們暴露在危險之中。能夠選擇的選項,就只有撤退了。

「我已經死了,已經戰死了,就這樣跟司令部報告吧。能夠一起作戰……備感光榮。」

        那就是夏露露‧德‧安德莉許最後的話語。她捨棄了艾斯帕提亞的徽章,獨自一個人離開部隊。在這之後,數名任務標記的大德意志幹員被暗殺的情報傳到了女僕的手中。不論是誰都認為這是夏露露‧德‧安德莉許所做的。但她已經從王宮女僕的立場,變成了法爾特西亞王國軍們追逐的對象。
        從那之後,女僕就再也沒有見到夏露露‧德‧安德莉許。而現在,到了這個時候──。

「JOKER。還真的是不錯的名字呢,對於曾經是我們王牌的妳來說再適合不過了。不過,在我看來就跟小丑一樣呢。」
「妳是來抱怨的嗎?」

        紅葉緊盯著曾經的學生──現在已經是JOKER的夏露露‧德‧安德莉許的身影,就在決議之間裡。另一方面,現在已經是JOKER的夏露露‧德‧安德莉許則是挑起單邊的眉毛,對於曾經是老師以及長官的紅葉,用像是看著路邊雜草的眼神瞪回去。讓人聯想到精緻人偶的美麗五官,讓人印象深刻的齊肩白髮,以及像是在燃燒著一般的紅色眼睛……毫無疑問就是曾經弟子的面容。但裡面的靈魂已經不一樣了,這麼說應該沒錯吧,紅葉這麼想。

「……稍微離開一下。然後,那些傢伙也一起帶走。」

        JOKER對KING、QUEEN、JACK下令,並且指示要將梅花、方塊以及黑桃三個圓桌成員也一起帶走。持續冒著冷汗的三個人,就在被繩子束縛的狀況下被帶出決議之間。
        在放著超級大圓桌的大房間裡,只剩下JOKER和紅心,以及紅葉三個人。從外面傳來士兵們的聲音,以及趁著暴動而起的市民們的聲音。以及在燃燒的不知道什麼東西,窗外可以看得到在黑夜之中冉冉而上的煙霧。

「想不到會以這種方式,迎來妳的回歸啊……。」

        坐在圓桌邊的一張椅子上,紅葉這麼說。JOKER的視線並沒有離開紅葉,紅心則是避著眼睛抽著菸草。

「事到如今還來做什麼?都已經被將軍了,妳們應該就已經,沒有其他事可做了吧。」
「唉呀唉呀──?一段時間不見,口氣變得很狂野了呢,該不會是學壞了吧?」

        JOKER用非常兇狠的眼神瞪著紅葉。但是,挑釁的話語並沒有成功,因為早就已經知道對方要用心理戰術了。

「不過,那種事情就先不要管它,反正也不是來重溫舊情的。」

        想要對答案,紅葉是這麼說的。雖然承受著JOKER似乎要貫穿人的視線,但那個態度可說是豪不在意。

「已經被將軍了,就是指那個嗎。」

        看著桌上放著的皮革記事本,紅葉這樣問。

「XD。紀載著王國黑暗的秘密文件。」

        對於紅葉的話,紅心用鼻子哼了一聲。

「有人說妳是『協會的女狐狸』,這句話說的真好,到底調查到什麼程度了。」
「你也真的是,真的是變成老害了呢。把我拉進協會的時候,感覺還是個更能幹一點的不良中年呢。」
「十年的歲月可以讓人產生這樣的變化,就算是妳也不例外,紅葉啊。當初才剛從幕府派過來的妳,還只是個不知道世間疾苦的小姑娘而已。想不到居然會變成這樣的女狐狸。」
「真敢說呢,我們彼此都是不想服老的人呢。」

        對於紅心的話,紅葉露出嘲諷的笑容回應。

「妳問到底調查到什麼程度了,對吧?對這個問題的答案是『幾乎全部,但是,並不是全部』喔。所以我才為了對答案,冒著危險衝進敵人的懷裡。」
「勇敢的部分還真的是從以前到現在都沒有變呢,都是因為妳靠近了真相,所以才會有妳女兒的事件。還以為可以簡單地讓妳不要插手,這是我們的失算。」
「希望協會的女僕在一旁袖手旁觀嗎?之所以把那個孩子放在凡賽提的身邊,就是為了讓你們沒辦法對楓出手喔。就像是臨時執照試驗那時候呢。」
「原來如此,這部分也調查到了啊。」
「驅使克莉絲的部隊去抓楓的理由已經理解了,是為了替政變做準備對吧。只要可以用楓的人身安全來進行威脅,限制身為母親的我的動向,就不用擔心協會會插手干預了。」

        那好吧,紅心說道。和剛剛的紅葉一樣,用諷刺的笑容回應。
        沒有直接回應紅葉的推論,該說不愧是老奸巨猾的老狐狸嗎。

「確實就跟妳說的一樣,那本書就是XD,但是並不是抄本,而是真正的原始檔案。」
「法爾特西亞王國的戰爭犯罪──紀載著一切相關證據的原始資料。對大德意志政府來說這可是很重要的機密文件。」

        放在桌上的皮革書──XD的真實身分就跟紅葉猜想的一樣。

「也是呢,妳也知道這本書的存在。不管怎麼說,因為妳也曾經進行過奪取XD的作戰。」
「作戰本身並沒有達成。那個時候司令部命令的作戰目標,從原本的奪取XD改變成了幹員的暗殺,最後變成了作戰終止。」

        妳從部隊脫離,也是那個時候的事情呢,紅葉這麼說。JOKER連眼睛都沒有眨,只是緊緊盯著紅葉的眼睛。兩者之間四目相對,飄出了如僵持的絲線一般的緊張氣氛。

「那本書是怎麼取得的?」
「從柏林的中央銀行金庫裡搶來的。是NUMBERS們去搶的。」

        紅葉吹了吹口哨,就像是怪盜團呢。JOKER對此則是不發一語。

「這個部分,也想問妳到底知道多少。」
「這個嘛……。」

        用手指指著下巴,紅葉看起來是在思考中。

「要說違和感的話是在滿早之前了。在協會的情報網裡,居然會有正體不明的部隊在活動,就連軍方情報部都不知道的謎之部隊。分布在歐洲各國的大德意志情報網,也是這些人破壞的,對吧。」

        紅心和JOKER對此都沒有回應。

「那些傢伙的做法都一樣。都是以少數人在行動,毫無預警的敵襲、現場不留下任何不自然的痕跡。聽到這些事情的瞬間就想到了,這和過去自己所做的事情完全相同呢,當下馬上就知道這是夏露露做的。要是把我教的東西全部都照著做的話,馬上就知道了呢。」
「那個時候開始,妳就已經察覺到NUMBERS的存在了嗎?」

「嗯,只有政府中樞的一部分重要人員才會知道其存在的秘密部隊,正在東西歐洲的地下社會裡活動,那時就確定這件事情了。具有能夠躲在地下,不被任何人發現,擁有能夠將四散在黑暗中的大德意志間諜網一一擊破的人員。並且,在被敵人俘虜的瞬間就可以馬上捨棄掉的人員。在編成部隊時所需要的這些人員,想當然爾是少之又少。沒錯,好比說,已經『死掉了』的女僕之類的,感覺是最理想的呢。」

        JOKER的視線變得更加尖銳,取而代之回應的則是紅心。

「就跟妳推測的一樣,NUMBERS就是死者的部隊。聚集了和已經死了一樣的十四個人,並組成我個人的秘密部隊。躲過國王陛下的監視,在暗地裡進行作戰行動的隊伍是必要的存在……不管監視之眼能夠看到什麼程度,身為『透明人』的我們才是最強的部隊。」
「組成NUMBERS的理由,是因為擔心國王陛下會不會某一天,突然不認可對大德意志間諜網進行破壞的關係……對吧紅心。」
「不要用那種妳從沒想過這件事情的說法,紅葉啊。就明白說了吧。造成JOKER叛離的原因就是在柏林的作戰時,國王陛下介入了妳的指揮的關係,所有事情都是從那裡開始的。」
「那種大逆不道的事情,怎麼可能會說呢。」

        紅葉對此嗤之以鼻,那是女狐狸的笑容。

「原來如此。NUMBERS就是進行沒有經過國王陛下許可的作戰,在這最近數年之間,在歐洲的地下社會裡執行。」
「妳們協會已經注意到NUMBERS的存在,這件事情我也稍微有感覺到。但是我自己是一點也不擔心。JOKER所帶領的部隊,是不可能會有破綻的。」
「作為老師實在是沒有比這個更開心的事情了,自己栽培的弟子能夠獲得這樣的褒獎。」

        紅葉用開玩笑的口氣說著。JOKER的視線則是已經超越了憎恨,達到了純粹的殺意的等級。但是紅葉對此並沒有任何在意,繼續朝著紅心發言。

「NUMBERS的存在,對協會來說毫無疑問是個威脅。而且因為沒有留下痕跡,要追蹤也是非常困難。」
「我的部隊能夠受到如此稱讚,真是光榮。」
「你根本就沒有這樣想,那就不用這麼說了,紅心。」

        紅葉像是傻眼一樣的嘆了一口氣。真是沒辦法呢,也只能這樣回應。

「和協會利害關係不一致的NUMBERS的活動,我們協會也一直在追蹤。並且一直在擔心著,那些傢伙們總有一天會對我們露出獠牙。」
「所以才組成了凡賽提嗎?為了對抗總有一天會到來的NUMBERS的威脅。」

        紅心挑起單邊眉毛,表情缺乏變化,滿是皺紋的表情,露出了稍微有點驚訝的表情。「沒錯,就是這樣」紅葉這麼說。

「另外還有一件事。韋恩萊德侯爵的暗殺未遂事件中,我從一開始就不覺得這是大德意志幹員的犯行。之前也說過了,SIX那個人所說的『露露‧拉‧夏洛特在哪裡?該不會是因為害怕逃走了吧?』這句話就是關鍵。知道露露是護衛侯爵的警備人員之一這件事情的人,毫無疑問就在之中。而知道這件事情的人就很有限了。自導自演的暗殺未遂事件,嫌疑者就被限縮了。」
「那妳是如何從那裡到達真相的。」
「當不知道怎麼辦的時候,就要反向思考喔。透過暗殺未遂能夠得到最多好處的是誰呢。那就是你。」

        紅葉用手指指著紅心。

「你是真正的愛國者。同時心裡也有著反大德意志的思想。對於國王陛下打算接受敵國的軍備縮減要求的外交路線,說到底你是最不可能認同的第一個人。那樣的你居然就在國王陛下的身邊,真是諷刺。」

        承受著彷彿看透一切的女狐狸的視線,紅心什麼都沒有回應。像是老狐狸一樣的表情,完全沒有任何變化。

「侯爵暗殺未遂究竟能達成什麼目的呢……讓輿論反對軍備縮減就是目的嗎?那在輿論之下究竟會發生什麼事情呢……那就是認同軍備縮減的國王陛下的生前退位。煽動民眾的反抗以及軍隊的叛亂,再加上決定性的一擊的話,就能夠確保會引起退位。在這之後,讓作為魁儡的某個人坐上王座,這樣就完成了王座的顛覆。對大德意志採取強硬政策的王國政府就這樣完成了。」
「哼恩,不愧是紅葉,就算妳及格吧。」

        紅心總算開口說話了。

「能夠得到褒獎真是備感光榮。」
「妳說了『再加上決定性的一擊的話,就能夠確保會引起退位』呢……那個決定性的一擊,就是在這裡的XD。」
「那個XD,究竟記載了什麼?」
「國王陛下的犯罪紀錄。」
「那是哪方面的罪呢。」
「好比說──像這樣的事情。」

        接著紅心繼續說。九年前,在某個法蘭西南部的農村裡發現了大德意志的間諜們。他們假借蒙比利挨大學的學術調查團的名義,在各地的村落移動,並且在這個過程中,將派兵至法蘭西的法爾特西亞軍的分布狀況,回報給大德意志。當時的法爾特西亞王國政府判斷非常迅速,也就是說,農村藏匿了間諜們。協力者應該就在村子內,既然這樣,那直接把村子燒掉是最快的。
        阻止了這樣虐殺行為的是,當時由紅心所使役的大陸派兵部隊──也就是勳爵士‧夏洛特所率領的王宮女僕騎兵隊。

「妳最近新招入的弟子,那個學園學生,我記得她的名字是……。」
「娜娜‧米謝蕾。」

        要是覺得我會連弟子的名字都不記得的話,那還真的是傷腦筋呢,紅葉這麼說。

「幾年前,確實她的故鄉遭到了盜賊團的襲擊,而阻止了這件事情的,就是勳爵士‧夏洛特的騎兵隊,以及我率領的隊伍所組成的混成部隊。」
「這樣啊,妳和JOKER也都和那個騎兵團一起行動啊。哼,這就是所謂的因果嗎。」
「所以,那件事件的背後是國王陛下啊。」
「為了狩獵間諜所導致的戰爭犯罪不勝枚舉。陛下將好幾件這種戰爭犯罪指示給軍情報部。接著,這之後才是問題……大德意志的諜報機關便開始利用國王陛下犯下的戰爭犯罪,來威脅國王。」

        這次是紅葉感到震驚了。畢竟這實在是太過衝擊的事實。

「在他國領土內的戰爭犯罪要是被公開的話,作為同伴陣營的西歐諸國們會出現怎麼樣的抗議實在是完全無法想像。要是這樣的話,王國作為西歐盟主的地位就有危險了。陛下就是這樣考量,才會照著大德意志的意思,也就是片面的接受軍備縮減要求的。」
「等一下……也就是說,陛下所開示的與大德意志的和平路線,其實根本就是敵方的諜報機關所促成的嗎?」
「保護國家的並不是妳們協會。我們才是每天每日,像這樣蒐集情報,並且戰鬥著。這點可不要忘記了。」

        紅心嚴肅的宣告。

「我曾經多次向陛下建言,絕對不可以接受軍備縮減約定。為了尋找雙方的妥協點,應該要跟大德意志政府進行強力交涉才對。但是陛下並沒有聽進去,甚至連黑桃、方塊、梅花也都不認同。要說為什麼的話,因為他們幾個才是迎合大德意志的叛徒才對。」
「讓人震驚。國家的腐敗居然到達了這種程度。」
「我從絕望的深淵走了出來,就跟妳說的一樣,我是個愛國者。為了摸索救國的道路,這是理所當然的結果。」
「能夠選擇的道路,只剩下顛覆王座了……就是這麼一回事啊。」

        非常稀奇的,紅心浮現了自嘲的表情。

「計畫達成的手段有很多,我最先接觸的是軍方情報部。他們已經察覺到大德意志手裡握著陛下的把柄。我們對於如果要拯救王國的話,就只能發動政變的這個想法是一致的。讓擁有王位繼承權第一順位的年幼王女,做為下一任的元首,將現行國王廢除,我則是掌握執政權的計畫,階段式的開始進行。」
「如果是被稱作是勇敢的我,會選擇哪一邊呢……對我來說,果然還是認為你比較勇敢吧。」
「彼此彼此。」
「於是,為了讓你的計劃付諸實現,陛下的戰爭犯罪證據,也就是XD,是絕對必要的。但要是因為這個被揭露,導致王權被顛覆的話就得不償失了。所以,這時候就需要NUMBERS。」

        感覺所有的線索都串起來了,紅葉點點頭。

「只要我們有這個XD,陛下也不得不吞下退位條件吧。計畫非常完美。」
「在那前方的未來是和大德意志之間永無止盡的戰爭喔。你覺得那樣好嗎?」
「比起因為軍備縮減導致國家弱化,並且失去西歐盟主的位子來得好太多了。不然的話,妳有更好的替代方案嗎?」

        紅心提問。

「替代方案什麼的怎麼可能會有。不如說,你們的計畫在這個狀況之下,還不算是糟糕的解決辦法,我是這樣想的。」
「喔,意外的答案呢。」
「我雖然看起來是這樣,但我可是很實際主義的。就跟女狐狸一樣呢。」
「看起來似乎對女狐狸這個稱號很自豪嘛。」
「是這樣嗎?我覺得女狐狸這稱號聽起來非常性感喔。」

        但是啊,紅葉接著說。那個眼神就像是女狐狸要捕捉獵物一樣。

「要我就這樣看著王權移轉的話,我確實也沒辦法就乖乖說好呢。」
「那該怎辦呢,是要到法庭上去告我嗎。這樣的話,必須要先打倒這裡的JOKER才行,然後也要打倒在外面的KING、QUEEN、JACK才行。即使是像妳這樣的女僕,四對一應該也贏不了吧。」

        沉默瞬間支配了現場。那並不是單純的沉默,而是孕育著緊張感的沉默。

「那麼,夏露露,妳覺得怎麼樣?就順著那邊的紅心的意思將XD交出去的話,妳又能夠得到什麼呢?」
「我沒有義務回答妳。」

        JOKER毫不遲疑地回應,那是像要拒絕一切的冰冷聲音。

「夏露露,作為前長官就給妳一個忠告吧。將XD交出去之後,我是不知道妳們NUMBERS可以得到什麼,但那本書是絕對不可以交給紅心的。對於知道了政變真相的妳們,紅心絕對會找機會把妳們處理掉的。妳們會像是用完的道具一樣被丟棄。這樣妳應該懂了吧?」
「真難看,無用的挑釁就不需要了,紅葉。」

        紅心這麼說,接著他看著JOKER,像是在說著「把那本書交給我」。但是JOKER並沒有看著紅心,反而是看著紅葉,並且這樣宣告。

「我擁有了解對方心裡在想什麼的技巧,這都多虧了妳在里教會了我。」
「既然這樣──。」
「就到此為止了。」

        JOKER突然張大眼睛,同時間她身上的氣息──不對,殺氣瞬間湧出。

「……妳,對我們說謊了對吧。」

        用充滿殺氣的眼神瞪著紅心,JOKER這麼說。她的手中握著才剛拔出來的劍,劍身反射著室內燈光。刀鋒距離紅心的喉嚨只有短短一公分的距離,一動也不動。不知道是何時拔劍的,那是連紅葉也無法目視到的高速。坐在圓桌深處的她,居然能夠以坐著的姿態進行居和拔刀,簡直不像是人類可以做得到的事情。

「妳在說什麼?」

        即使是被劍指著的現在,紅心的表情仍然沒有一點變化,並且向JOKER這樣說。真是讓人佩服的膽識,紅葉這樣想。一個老狐狸能夠到達這個程度,實在是多少讓人有點佩服。雖然是平民出身,但只靠著頭腦和善辯和膽識,就能夠到達政權中心的男人果然就是與眾不同,甚至讓人有這種感想。真是的,真正擁有膽識的到底是哪一邊呢。

「夏露露,住手──把劍放下。」

        紅葉將手放在腰間四把本刀──其中一把,『饕餮』的握柄上。

「紅心,真是可惜。你所懷抱的理想,我多少是有一點認同的。」

        紅心對此沒有任何回應。應該要拔出饕餮嗎,該怎麼辦。紅葉被迫陷入極限的判斷,再這樣下去的話,紅心會被JOKER殺掉的。

「但是你所決定的道路是錯誤的。你在思考上搞錯了一件事情……我們NUMBERS絕對不是棋子。不是從棋盤上隨便一掃就可以拋棄的存在,我們的存在並沒有那麼廉價。」
「不要被沖昏頭了JOKER。在王權轉換之時,妳們就會從死者恢復為生者……要違反那個約定的想法可是一次也沒有。」
「真可惜,真是太可惜了紅心。我原本以為如果你的話,這會是一場很棒的戰爭的……。」
「把劍放下,然後把XD交給我,JOKER……。」

        即使是現在,紅心的表情毫無變化地向JOKER說。同時間紅葉則是將饕餮從鞘裡拔出。利用自己所坐的椅子起跳,朝著JOKER,在巨大的圓桌上快速奔跑了起來。
        超越了音速的神速居合斬,以及被稱作是縮地的特殊步法──但是即使如此仍然無法趕上JOKER。在紅葉的眼前染起了血煙。劃出X型的斬擊,映在眼中的只有反光的殘像而已。作為JOKER揮劍的對象,紅心在一瞬之間,心臟被斬開了。

「夏露露!!!」

        神速的居合斬 vs 光速的斬擊。紅葉和JOKER激烈衝突,隨著激烈的斬擊波,巨大的圓桌變成了兩半。

「我很感謝妳喔,老師──。」

        用曾經面對長官的語氣,JOKER這麼說。那個紅色瞳孔像是散發出不祥的氣息。

「──都是因為妳教我的技術,我才能看穿這個男人的謊言。」
「普通的說教方式,看來是沒什麼用啊──!」

        這個女人已經,已經不是普通人了。不只不普通,實在是太強了,說實在很棘手。紅葉這麼想著。
        背脊一陣發涼。將紅心斬完之後立刻又從正面擋下紅葉的神速居合斬。毫無疑問是如神技一般的用劍技巧。和過去的她完全不能相比的強,就連紅葉也不得不認可她。

「拔出『混沌』吧。『饕餮』是殺不了我的。」

        在至近距離雙方刀鍔相抵,在能夠對著彼此的臉喘氣的距離,JOKER像是嘲笑一般的說。紅葉對此則是以嘖了一聲來回應,前弟子JOKER當然會知道紅葉藏著什麼招式。和這樣的對手戰鬥,就算是紅葉這樣的劍客,也很明顯是處在劣勢之下戰鬥。
        相較之下,紅葉目前還沒有把JOKER的劍術判讀清楚,因為她和以前相比實在是強太多了。

「快,拔啊!快把『混沌』拔出來!」

        稍微壓過紅葉的JOKER大喊。近距離承受到像野獸一般的吐息,到底要不要拔出『混沌』,紅葉猶豫了片刻。如果可以的話,還真是不想拔出底牌的那把刀。
        紅葉總共會使用四把刀。不管是哪一把都是由著名的刀匠所打造的銘刀‧妖刀。這四把刀分別用中國的四柱惡神來命名,分別是「檮杌」、「窮奇」、「饕餮」、「混沌」。這四把刀會根據敵人的威脅度來使用。

        「檮杌」是用於破壞刀具的無殺傷力的刀。這把刀只會使用在對付比自己弱的對手。「窮奇」則是長度較長且稍微有點直的刀,這把只會使用在與自己實力相當的對手。「饕餮」則是刀長一公尺,且刀柄很短的超大太刀,具有「不彎不折」稱號的名刀,這把刀只會使用在受紅葉認同的強者之間的戰鬥。
        接著是「混沌」。外表看起來只是沒有任何特別的紅鞘日本刀,但它的真實身分就是所謂的「妖刀」。話雖這麼說,但這把刀絕對不是什麼具有特殊能力的刀。但事實上,被這把刀斬擊所產生的傷口,所流的血是絕對不會停止的。這是因為這把刀的鋒利度遠遠超過一般刀的關係。但是,「混沌」對於紅葉來說就是必殺之劍。要是揮動這把刀的話,那對手一定會死。

        夏露露‧德‧安德莉許。當然並不是想殺死的對手。雖然她已經可以說是變成了另一個人,即使已經完全改變了,但對紅葉來說,毫無疑問她依舊是可愛的弟子。要無慈悲的斬殺捨棄,那是絕對做不到的事情。

「真的是,太愚蠢了。」

        看見了沒有打算要拔出「混沌」的紅葉,JOKER露出了無比輕蔑的表情並這麼說。

「才不會讓妳傷害JOKER──!」

        紅葉在僵持解開之後往後跳,接著發出聲音的KING便衝入決議之間。紅葉避開KING的斬擊,用輕巧的姿勢著地。這樣子就是二對一了。
        配合著紅葉,也跟著往後跳的JOKER和KING交換位置,由KING繼續發動猛烈的攻勢。但KING所揮出的所有攻擊,全都被紅葉用讓人驚訝的反應速度撥開,即使從第一線退下來了,但王國最強的艾斯帕提亞至今仍然健在。

「和以前一樣,真的是很強呢。那個用劍的技巧,真是讓人佩服。」
「還真是多謝了。史黛芙。」

        被用昔日的名字稱呼了的KING,表情有了些許變化。讓人聯想到精緻琢磨的藍寶石一般的眼睛混入了一絲純粹的憤怒。美麗的銀色長髮狂亂飛舞,就像是發狂的白色獅子一樣。

「妳再叫一次那個名字的話,我就把妳的喉嚨切開,讓妳再也講不出話來。」
「唉呀唉呀,對於原本的長官還真是敢講呢?看來是有必要再教育呢。」
「開玩笑……。」

        一邊劍戟相交,紅葉一邊說。那是充滿餘裕的表情,即使是以具有體格優勢的KING為對手,仍然一步也不後退地戰鬥著。
        史黛芬妮‧特蕾莎,那是KING的本名。她曾經和JOKER一樣是王宮女僕,同時也屬於紅葉的部隊。逃走之後行蹤不明,這已經是幾年之前的事情了呢。她也同樣是從法蘭西來的優秀留學生。

「KING,冷靜一點。光靠妳一個人是贏不了她的。」

        接著又出現了聲音。那是從紅葉後方出現的,幼小的聲音。

「要解體的話,兩個人比較有效率吧?」

        那是JACK的聲音,回頭之後就看到一個手持小刀的金髮碧眼,身材嬌小的少女站在後方。是什麼時候進到死角的呢──真的是完全感覺不到氣息,紅葉對此在內心非常驚訝。果然NUMBERS的幹部等級非常強。這樣子就是三對一了。

「去吧!KING!」

        JACK從後方抱住紅葉,將紅葉的動作限縮。同時間眼前的KING隨著步伐一踏,一口氣縮短距離逼近過來,看來是要將心臟刺穿的樣子。喉嚨附近有匕首抵著,無處可逃的紅葉對於這一擊並沒有迴避的招式──就在這麼想的時候。
        維持著被抱住的姿勢,紅葉突然將腰往下。JACK因此失去了施力點,導致失去平衡倒下,利用這個態勢,紅葉將JACK嬌小的身軀頂到空中並且拋出。實在是非常漂亮的合氣道柔術技巧。

「不會吧……!」

        在與KING撞擊之前一邊做好受身動作,JACK驚訝地張大雙眼。在她前進的方向上的KING已經不可能煞車了,照這個樣子的話,即將被穿刺的很明顯就不會是紅葉而是JACK了。

「不會吧……胸部好大……和女兒完全不一樣啊。」

        JACK一邊瞪大雙眼,一邊確認剛剛抱住紅葉時的觸感,雙手一下張開一下又握起來。

「雖然妳已經是和我的孩子同年紀的小鬼了。但要和艾斯帕提亞互相切磋還早了十年呢,等胸部長大之後再來吧。」
「──唉呀唉呀,還有說話的空閒嗎?」

        新的聲音從旁邊出現。再度握好饕餮,將臉轉過去之後,就看到有著長長金髮的QUEEN正在逼近。這就是四對一了,果然有點嚴峻。

「還是老樣子,實在是非常美麗的戰鬥呢。簡直可以說是藝術了──!」

        將揮來的刀刃撇開,撇開,再撇開。像是芭蕾舞亂舞一般的QUEEN的變種劍刀法,實在是有點難以解讀。但是紅葉以非常驚人的動態視力以及反應速度將它們全部撥開了。

「真是太漂亮了!Bravo!」

        QUEEN發出了驚嘆的聲音。

「那個啊那個啊老太婆啊,可以教我一下嗎?即使年齡增長也可以這麼強又這麼美麗的訣竅是什麼?尤其女僕是尊崇美麗的呢……即使原本就是艾斯帕提亞的我,也是追求美麗的其中一人喔。」

        在劍鍔相交的距離之下,將有雙眼皮的雙眼瞇得更細的QUEEN浮出笑容。那是充滿了美麗與狂氣的臉龐,這張臉我認識喔,紅葉這麼想,義大利的前艾斯帕提亞。名字確實是──法蘭切絲卡‧千琦。雖然擁有出色的能力,在任務或戰鬥中對於自己的美感無比重視,無法服從組織紀律的人物。在戰場上會將敵軍的屍體製作成奇怪的「藝術品」,因此遭到協會的開除處分,她也就是俗稱的殺人狂。

「才這個年紀就被稱呼是老太婆,還真是讓人生氣呢……大概只比妳大個十歲左右而已吧。」
「至今為止妳殺了多少人呢?」

        QUEEN突然一臉正經地問。

「到底要殺多少人,才能夠保持那樣的美麗呢?」
「那就是妳的信仰嗎?妳的大腦好像滿有問題的呢……真是恐怖。」

        紅葉看著QUEEN的眼睛,那並不是一般人能夠直視的眼睛。那就像是會讓看見的人陷入無底深淵的眼睛。

「閒話就到此為止了,QUEEN。」

        KING的聲音,再加上JACK,NUMBERS的幹部三人接連向紅葉襲來。只用饕餮一把刀實在是撐不太住。紅葉只好用空著的那隻手拔出窮奇。過去曾經教過紅眼克莉絲的技巧,將柳生心眼流直傳的二刀流毫無保留地使出來。這個流派是使用太刀和小太刀,或者是太刀與鞘的雙刀流,這次的場合則是太刀和太刀。右手是饕餮,左手是窮奇。以究極的殺傷力著稱的兩手太刀所使出的變形二流,紅葉將KING、QUEEN、JACK三個人的攻擊,豪不畏懼地全部撥開。就在這時候。

「已經夠了,真是讓人煩躁──。」

        從KING、QUEEN、JACK三人的縫隙間鑽出,還留著殘像的JOKER突然出現在眼前。在那一瞬間,JOKER和紅葉的眼神交錯,JOKER的表情充滿了可說是悲壯的哀愁。

「要是沒打算使出全力的話──那就死吧。」

        JOKER握著劍的手揮出必殺的一擊,閃亮的反光的痕跡劃出一個漂亮的橫斬。饕餮的防禦──來不及。

「糟糕──!!」

        血霧噴出,同時間,紅葉往決議之間的後方飛出。吸收了沉重的斬擊,撞破牆壁之後,背部撞擊到隔壁大房間牆壁上的繪畫。隨著「咕哈!」一聲,從肺部之中吐出血來,就在感覺到血液阻礙呼吸的痛苦同時,紅葉趴倒在前方的地板上一動也不動。

        被斬了──?我居然──?為什麼──?怎麼回事──?

        無數的疑問在逐漸遠去的意識中出現,接著紅葉注意到了。
        那是瞄準了呼吸與呼吸間的空隙。在日本的合氣柔術奧義中,有非常類似的東西。呼吸與呼吸間的空隙,也就是意識與意識的交界處。只要利用這個,就可以在無法防禦攻擊的那一個瞬間,進行漂亮的攻擊。

        當然這並不是想要瞄準就可以做得到的。並不是只要經過磨練,任何人都可以做得到。必須要有壓倒性的戰鬥天賦、資質、質感,只有擁有這些的人,再加上多次遊走在死亡邊緣的經驗之後,才能夠學會的奧義中的奧義。而自己就是正面被這招擊中了。

        在那麼短的時間內,而且是以同時和三個人混戰中,一直在移動的自己為目標──?
        將呼吸的時間精確到毫秒以下的等級──?
        不可能,那種事情不是人類可以做到的,即使說是神的等級也不足以形容。
        那就是將靈魂賣給惡魔,連人類也不是的技巧……已經是這類的等級了。
        真是怪物啊。過去的弟子,居然變成了真正的怪物出現在我的面前。
        紅葉身上被切開的和服縫隙裡流出停不住的血,並且呻吟著、畏懼著、顫抖著、帶著使盡力氣擠出來的痛苦扭曲表情。
        因為哀傷而表情扭曲的JOKER,蔑視著倒在地上的紅葉。

「為什麼不拔出混沌。慈悲嗎、憐憫嗎、還是說只是愚蠢呢。」

        紅葉喘著氣並沒有回答,傷口實在太深,血停不住。

「──回答我!」

        抱歉啊,只聽到這樣的聲音。那是非常微小的,細小的聲音。

「楓……抱歉啊……媽媽,好像要死了……。」

        氣息非常微弱,那是在即將死亡之前呼喚著孩子的聲音。在那之中沒有王國最強的艾斯帕提亞的名譽,也沒有王立女僕協會名譽會長的尊嚴。只有作為一個母親的悲痛,除此之外的念頭完全沒有。

「……妳從以前就是這麼天真。對於弟子就像是羅剎一樣的嚴格,但是在實戰中對於同伴的性命卻無比重視的指揮官。而這份天真……我最討厭了。」

        JOKER的聲音,就混雜著冰一般的哀傷,以及滾水一般的憎恨,是非常複雜的聲音。

「背叛祖國、沉溺於愛情、並且有了孩子,妳所生下的就是妳的弱點。現在的話妳應該能夠理解,妳曾經是最強的戰士,應該要是日本最強的女僕的……結果現在是這樣。」

        紅葉沉默並沒有回應。出血量過多,最終已經失去了意識。

「……真是掃興。連殺了妳的價值都沒有。因為妳並不是能夠滿足我的期望的戰士,就是這樣。」

        接著JOKER向部下宣告。

「狀況有變。接下來我JOKER將會擺脫紅心的指揮,並且開始單獨行動。換句話說執行『計畫二』──將這個王都化為灰燼的作戰開始!」

        將XD回收,瞥了一眼紅心的屍體後,JOKER和部下們快速地離開決議之間,或者應該說是為了滿足渴望而離開。就只剩下露露‧拉‧夏洛特了嗎……細細的耳語就像是在祈禱著一般。

 ~~~

        王都倫敦西部,距離聖保羅大教堂約五十公尺的小巷子裡。
        在騷亂之中,希耶娜‧費娜謝緊追著敵人的尾巴,並且追進了死路裡。對手是在韋恩萊德暗殺未遂事件中,自稱為大德意志幹員的二人組。NUMBERS的FIVE和SIX。讓佛羅斯特姊妹之一中毒的始作俑者。對希耶娜來說,是絕對要報仇的對手。

「唉呀壞小孩們,在這麼晚的時間裡散步真是穰人擔心啊!」

        雙手互擊發出很大的聲音,並且露出好戰微笑的希耶娜這麼說。在她旁邊的是茱莉亞和艾莉莎白。三對二,且擁有數量優勢的陣營裡有凡賽提的希耶娜‧費娜謝。優勢是哪一邊,劣勢是哪一邊,非常清楚。

「那麼那麼,對於那樣的壞小孩們,要好好檢查一下才行呢?毒或是炸彈或是小刀之類的,說不定帶著這些會引起騷動的東西吧!」
「一直說個不停真是吵死啦,大胸部!這麼想要打復仇戰的話就陪妳們打好了?話先說在前頭,我們才不會因為對手是凡賽提就嚇得逃跑喔?最好是不要瞧不起我們的喔。啊?」

        這邊也有帶著好戰氣息的SIX,用佈滿黑眼圈的眼睛對希耶娜叫囂。駝背的習慣以及粗糙的茶色頭髮,描繪出不健康的表情。但是和那雙眼睛不同,SIX天生就喜歡找人打架。原本,她天生就有使用炸彈的才能,以及喜歡空手打架的性格,實在是向性極差的組合,但她的性格也不在意這種事情。她對於希耶娜德挑戰非常有興趣要接下來。

「SIX,不能被對方挑釁啦……JOKER說過了……不要正面和敵人打,要是和敵人碰到了就放她們走……。」
「嗯,確實是說過了呢,那種事情。」

        FIVE對SIX回應,違反命令也無所謂,那是包含了這個意思在內的回應。

「在這裡跟凡賽提的人對打一點好處也沒有……撤退吧……跟之前一樣……。」
「對妳或是JOKER大姊來說可能沒有,但對我來說可是有的喔。還有就是,面對想打架的人,不跟她打有違我的原則。」

        擁有瘦弱得像是枯枝的身體,與像巨大樹木一樣超高身高的FIVE,以及身軀嬌小又駝背的SIX互相站在一起的樣子,稍微有點滑稽。但是這兩個人可是NUMBERS之中的先行隊伍,在白兵戰方面相當厲害。
        運氣也很好,在暗殺時也毫不猶豫。也有打敗王國最強的紋付女僕,佛羅斯特姊妹之一的成績在,絕對不是可以小看的對手。

「怎麼了?兩個人偷偷摸摸的在開作戰會議嗎?我們和妳們不一樣,沒打算逃跑也沒打算躲起來喔?」
「啊?這傢伙是怎樣。居然說我們會逃跑?」

        SIX的表情瞬間因為憤怒而扭曲。看來是因為希耶娜非常單純的心理戰很有效地成功了。另一方面,平常缺乏表情的FIVE則是罕見的露出了焦躁的表情,希望SIX不要因此而爆發。這樣一來就完全照著希耶娜的步調在走了,利用挑撥來使SIX失控,她已經開始連FIVE的心理狀態都掌握了。

「確實,只要到政變結束為止都一直逃竄的話,妳們就確定勝利了呢。那難道不是膽小嗎?XD什麼的我是不清楚啦──。」
「啊?等一下,妳為什麼,會知道XD的事情?」
「SIX!不要再說了!不可以被她的話牽著走!」

        SIX發問之後,一直沉默寡言的FIVE反常地大聲叫了起來。確認到這兩個反應的希耶娜,嘴角上揚微笑了起來。看到那個樣子的FIVE變得更加焦躁,翻了翻白眼。

「喂喂,對XD這個詞有反應的話,就和跟我們坦白了一樣不是嗎?哈哈──真是笨蛋啊,妳們。」
「妳說……?笨蛋……?妳這混蛋啊啊啊!!!」

        震怒的SIX大喊著,她的表情因為憤怒而被染成整片紅。FIVE已經放棄控制SIX了,開始進行全身脫力,準備進入戰鬥。

「我就告訴妳吧?那個詞可是……絕對的禁詞喔?在我SIX大人面前啊──!」

        踏出瞬步的SIX和希耶娜之間的距離急速縮短。「既然這樣就沒辦法了」以此作為信號,FIVE也跟著衝出。

「艾莉莎白大人、茱莉亞。麻煩妳們掩護了。」

        希耶娜說完之後,兩個人便以堅定的表情點了點頭,戰鬥開始。
        空手的SIX朝向希耶娜的懷中飛了過去,兩者的拳頭交錯。
        秘宗拳──那個奧義的其中一個,擒拿術。在西敏廣場的戰鬥中將娜娜一擊打倒的技巧,SIX瞬間使了出來。瞄準全身各處的穴道與關節並且以高速連續打擊。

        但是希耶娜則是看穿了所有打擊,撥開,並且化解。SIX的打擊完全沒有擊中希耶娜。
        接著希耶娜開始反擊。裡門頂肘──在踏出去的同時,將手肘下方向上打擊的八極拳招式之一。接著是鐵山靠──利用背部衝撞敵人的身體,將敵人撞飛的八極拳招式之一。將SIX的打擊全部撥開的希耶娜,使出了這二連擊做反擊並擊中了SIX。

「以眼還眼,以中國拳法還以中國拳法──之類的。嗯──只是有樣學樣而已,大概就是這種感覺吧?」

        解除了鐵山靠的架式,希耶娜這麼說。似乎是要頂替被撞飛的SIX,攜帶著大劍的FIVE用超過一百九十公分的身高,朝希耶娜跳了過來。對此進行迎擊的是艾莉莎白和茱莉亞。兩個人一起格檔,將像柴刀一樣揮來的攻擊擋下來並且撥開來。FIVE最大的武器,就是距離超長的武器,以及規格外的腕力。即使只是撥開一次攻擊也要消耗非常多的力氣。

「咕……!」
「小姐!」

        朝著防禦姿態崩潰的艾莉莎白,FIVE再次揮劍跳了過來。在千鈞一髮之際防住這一擊的是希耶娜。熟練使用著劍的希耶娜,讓劍尖就像是鞭子一樣牽制FIVE的動作。在攻擊準備階段就先把它擊潰,並且鑽入因此產生的縫隙進行反擊。可說是在對手兩步之前就先進行壓制,那是必須要有非常驚人的反射速度才有辦法完成的技巧。
        對於被壓制而開始後退的FIVE,希耶娜全力朝她的腹部進行踢擊。接著取代了被踢飛的FIVE,接著衝上來的是滿身是傷的SIX。或許是承認了與希耶娜之間的實力差距,已經不再執著空手搏鬥的她,將無數把大型的小刀夾在雙手手指之間,擺好架式。看來是想將小刀射出的樣子。

「吃下這招吧!」

        SIX大喊的瞬間,在希耶娜她們的面前突然閃出一陣強烈的白光。與此同時因為強烈的光亮,視線被短暫奪走。發出強光的彈丸之類的東西,事到如今才發現原來早已經被丟到腳下了。

「才不會讓妳得逞──!」

        為了要迎擊奇襲衝過來的SIX,作為希耶娜和艾莉莎白的盾而跳出去的茱莉亞,在空中和SIX交錯。當然,是在視線被短暫奪去的狀態下。她只憑著感覺和氣息,就抓到了SIX奇襲過來的方向。

「為什麼還能動啊……!妳這傢伙……!」
「這種小聰明,是不管用的!」

        放射狀射出的總共八把小刀的軌道,全部都預測到了,茱莉亞的攻擊將他們全部擊落。同時也沒有忘記對SIX施加強烈的反擊。將連續不斷的護手刺劍連擊全部吃下來的SIX,一邊大叫一邊飛了出去。在著地的同時,茱莉亞終於取回了視力。

「唉呀,真危險真危險……。這下子不解放久違的全力模式的話,真的會被幹掉呢。」

        雖然遭遇了一次危機,但希耶娜的聲音聽起來非常快樂。

「做得好啊,妳果然是強得亂七八糟啊。」
「當然的,畢竟是跟妳有血緣關係的妹妹呢……。」

        對於一臉害羞把臉別開的茱莉亞,希耶娜露出開心的笑容。那是高興到不行的笑容。

「那麼!再加把勁,接下來會更強喔!」

        希耶娜和茱莉亞,兩個人並排並且握好劍,作為身上還帶著傷的艾莉莎白的盾,姊妹兩個人站在前方,就像是守護主人的女僕一樣。



「真是被小看了呢……我可是使用炸彈的SIX大人啊……就讓妳們看看好了……!」
「SIX……不要再自己一個人上了……要是不合作的話會被打敗的……!」
「來啊NUMBERS。使出全力一決勝負吧。」

        SIX接受了希耶娜的挑釁,FIVE以可以對先衝出去的SIX進行掩護的陣型也跟著衝了出去。

「吃下這個吧!」

        猛烈的閃光,以及爆風。這就是使用炸彈的SIX的全力。但是希耶娜和茱莉亞的劍卻將襲來的火焰以及煙霧斬成兩半。乘著爆炸煙霧襲來的FIVE的強烈一擊被希耶娜彈開,茱莉亞則是加入追擊,緊接著襲來的SIX的攻擊則是由希耶娜檔下,接著茱莉亞再刺加入追擊。實在是完美配合的合作攻擊。

「啊啊啊啊啊!」

        SIX大叫著,然後又是猛烈的閃光,接著是爆風,SIX發出的攻擊。但是對於全力模式全開的姊妹們完全沒有效果。茱莉亞衝出去,利用與FIVE的身高差對她進行了猛烈的攻擊。此舉已經成功奪走FIVE繼續戰鬥的能力。

「將軍了。」

        茱莉亞將護手刺劍的劍尖,指著跌坐在地上的FIVE的喉嚨上,並這麼說。

「還是說妳們要繼續嗎?再繼續戰鬥下去,也完全沒有意義就是了。」

        FIVE用渾身是傷的臉嘆著氣,接著搖搖頭回覆──就在這個時候。

「唉呀唉呀FIVE,要是放棄的話,那對決就結束了喔?我可不記得我有教過那麼膽小的孩子呢?」

        是新加入的聲音──希耶娜、茱莉亞、艾莉莎白朝著聲音的方向看過去。那是從屋頂上面傳來,朝著在小巷中的希耶娜一行人所發出的聲音。

「初次見面,凡賽提的希耶娜‧費娜謝小姐。我的名字是QUEEN。負責教育那裡的FIVE和SIX,還請牢記在心……。」

        以蘊含著火焰光輝的黑夜作為背景,長長的金髮在空中飄舞的碧眼女僕就站在那裡。那是穿著漆黑軍服樣式的女僕服裝的NUMBERS一員。FIVE在茱莉亞眼前表現出害怕的表情。這是非常厲害的強者所發出的氣息,茱莉亞可以感覺得到。

「妳們還待在那邊幹嘛,FIVE、SIX!撤退了!作戰計畫更改為計畫二!這是JOKER的命令!」

        QUEEN用尖銳的聲音說,接著希耶娜露出無畏的笑容並且說。

「妳以為我會讓妳們就這樣回去嗎?」

 ~~~

        王都倫敦西北部,距離王立博物館一百二十公尺的屋頂上,揹著長型鳥銃的狙擊手FOUR,透過雙筒望遠鏡,向下觀察混雜著反抗軍士兵與暴徒們的街道。在街道的另一邊已經燒了起來,雖然說是夜晚,但周圍都被橘色的反光照射得非常明亮。FOUR有著一頭銀色的短髮,手指一邊玩弄著簡單編織的辮子,一邊朝著坐在她旁邊的THREE小聲說著「街道變得好悽慘呢」。

「這裡的街道也有各式各樣的人生活著呢。而在一夜之間全都會消失,妳覺得怎麼樣。」

        在旁邊的THREE則是一邊將紅色的頭髮弄直,一邊小聲說著「這個嘛」。
        NINE踢了一腳的鼻頭還留著包紮的痕跡,現在也感到非常疼痛。她們兩個人持續追蹤著混入群眾的諾菲娜‧德‧塔爾特。

「我問妳喔,我們所做的事情真的是正確的嗎,還是錯誤的。」
「真是愚蠢的問題。都已經看到這些了應該都懂了吧。我們在這個局面裡毫無疑問是壞人。」

        THREE往下看著燃燒的街道並這麼說。她的臉上露出了自嘲一般的微笑。

「那我再問妳喔,我們做這種事情,真的可以獲得自由嗎。」
「真是愚蠢的問題。最後所獲得的自由,只不過是隸屬於其他的某個人罷了。到時候的主人會是紅心還是JOKER我是不知道,但話說回來,隸屬於NUMBERS的現在這個時候,才能夠說是自由不是嗎?」
「那個,還真的是這樣呢。」

        這時候,在THREE的肩膀上降下了一隻巨大的烏鴉。那是TWO為了傳令用所飼養的烏鴉,名為腓特烈,並不是傳信鴿而是傳信烏鴉。

「嘎!」

        腓特烈啼叫了一聲。THREE則是溫柔地摸了摸牠的背後。腓特烈的腳上用細繩綁著一小張摺起來的紙條,那是JOKER的傳令。

「謝謝妳,腓特烈。」

        目送飛向夜空的腓特烈離開之後,THREE檢視了傳令書的內容。接著帶著成熟大人面孔的表情,逐漸變化成陰沉的表情。

「這就是JOKER得到的結論啊……。」

        接過紙條的FOUR,也有相同的反應。

「執行計畫二,嗎。連紅心也捨棄了我們的意思。」

        執行計畫二,那代表了以下的含意。也就是,進行王都倫敦的完全破壞。針對作為都市核心的各種基礎建設,進行無法回復的破壞,使其喪失首都的機能。計畫二的執行本身,就和恐怖活動的執行是相同的。市民的傷亡也會非常多。
        而這個的最終目標就是──將王都倫敦的破壞成果作為伴手禮,獻給大德意志帝國,並且藉此讓NUMBERS逃亡到大德意志帝國去。

「不管如何,這下子我們在真正意義上,就是壞人了呢。」
「雖然本來就完全不是正義的夥伴。」

        對於THREE的話語,FOUR用苦笑回應,彼此看著對方的臉,開始苦笑起來。

「那麼,因為是現在這個時候,我就說出我的想法吧。這樣的戰爭是錯誤的──我們投降吧。那就是我們現在,最應該做的事情。」

        THREE抓了抓紅色的頭髮,並且這麼說。FOUR則是點了點頭。

「如果妳認為那是正確的道路,那我也會跟著妳一起的。」
「在這之後的道路,不管哪一邊都是地獄,這點是不會改變的。即使這樣也沒問題嗎?」
「沒問題的。只要是跟妳在一起的話,就算是地獄也可以過得很快樂。」

        FOUR和THREE用拳頭相碰。兩個人為了要離開NUMBERS,立刻就開始了行動。









////////////////////////////////////////////來源相關/////////////////////////////////////////////////////////

下町メイド物語
官方網站
Twitter
原文

翻譯許可

特別聲明:
1. 翻譯所使用的圖片以及文字,其著作權與所有權都屬於Laugh Sketch。
2. 翻譯文字若有不精確、錯誤等狀況,都與Laugh Sketch無關,純粹是個人翻譯能力所致。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