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翻譯小說] [下町女僕物語] 第一話 「她成為女僕的理由」

框々子 | 2021-07-24 09:21:17 | 巴幣 100 | 人氣 83

〈〈 原文網站、相關版權說明,以及翻譯轉載許可,放在頁尾 〉〉

下町メイド物語
官方網站
Twitter

/////////////////////////////////////////////////////////////////////////////////////////////////////////////////


第一話
「她成為女僕的理由」


        首先看到的是暖爐裡柔和的燈火,橘色搖擺的火焰,啪嘰啪機的柴火爆裂聲音──「真是懷念的景象」娜娜‧米謝蕾這樣想,接著就意識到「啊啊原來這是夢啊」。輾轉難眠的時候,至今已經好幾次看到這個夢。「又是這個夢啊」雖然這樣想,但卻不會覺得不舒服。不如說還感覺心情不錯。每次看到這個夢──「必須要再更努力才行」──總會重新回到樂觀向前的狀態。
        
        這毫無疑問是刻在記憶的深處,由無法忘卻之事所組成的夢境。那是娜娜還小的時候,決定要擠進「學園」大門的時候,很久很久以前的故事。
        在夢中的她被暖爐的溫暖所包圍,一邊聽著祖母說故事。「給小小的女僕的小小的故事」──小時候聽過無數遍的一本故事書。
        
        因為戰爭而喪失雙親的女孩,被女僕騎士團的團長收留,最終成為了傑出的「王宮女僕」的故事。故事的大綱整理起來,大概就是這樣的故事,騎著馬和大德意志士兵戰鬥的女僕們的英勇,在王宮中執行各種工作的女僕們的優雅姿態,都讓娜娜的眼睛閃耀著光輝,所描寫的每件事物,都一一刻畫在娜娜的心中。

「娜娜真的很喜歡這本故事書呢,一直聽一樣的故事不會膩嗎?」

        唸完故事書的祖母,帶著微笑溫柔地這麼說。

「喜歡!最喜歡女僕的故事了!」
「以後長大想成為女僕嗎?」

        聽到祖母這樣的一句話,娜娜一瞬間呆住了。

「成為……女僕?」

        成為女僕,稍微思考了這個詞的意思,幼小的娜娜‧米謝蕾想到了自己的救命恩人〈那個女僕姐姐〉的事情。自己成為女僕──? 繪本中有提到,女僕是個需要有各種才能與天分,只有特定人才能成為的職業,並不是想要就可以勝任的職業。所以對於那種可能性,至今從來沒有思考過。

「可以……成為女僕?就像『那個時候』的那個帥氣的姊姊一樣嗎……?」
「當然可以。不過要非常非常努力才行喔。」
「我要!娜娜……娜娜要成為女僕!一定要!」

        娜娜用激昂的情緒這麼說。
        那可以說是一種宣誓。

「這樣啊這樣啊,娜娜一定會成為傑出的女僕喔。不過,因為女僕是危險的工作呢。爸爸媽媽一定會反對的吧,等再長大一點之後,讓他們看看真的想成為女僕的決心,必須要說服爸爸媽媽才行喔──。」。

~  ~  ~

        張開眼睛,馬夫的背影映入眼簾。喀達、喀達、喀達、喀達的馬蹄聲規律地傳來,拉車馬的鳴叫聲持續著。
        到底睡了多久呢……。一小時嗎,還是快兩個小時呢。娜娜‧米謝蕾用尚未清醒的大腦思考著,並從馬車上起身。一邊想著有點冷,一邊將外套從行李中取出來披在身上,讓身體暖和起來抵抗吹來的寒風。
從帳篷簾子的隙縫中窺看著周遭的景色,在睡著前看到的懸崖邊的海岸線已經完全改變了,現在在森林的小徑中快速奔走著。目的地王立法爾特西亞學園,就在從名為多佛爾的港口都市出發,穿過西南方廣大森林之後的地方,看來馬車的行進非常順利。從故鄉出發的旅途雖然遙遠,但終點已經近在咫尺了。

        話說回來霧也太濃了。雖然由不列顛諸島組成的法爾特西亞王國,是以多霧和多雨聞名的土地,但實際狀況卻超乎想像。在書籍或是詩歌中常有「被眾神的吐息所包圍的國家」的說法。自從多佛爾海岸線的接駁船靠岸後,在港口度過一晚之後,在馬車上搖搖晃晃地移動到現在,一次也沒有看到過藍天,所以能夠理解這樣的說法一點也不誇張。
        抬頭看著似乎隨時要下雨的天空,娜娜緩慢運轉著大腦,回想著剛剛夢中的內容。
        家中溫暖的暖爐、還有非常溫柔的祖母的聲音──那毫無疑問是「想成為女僕」這樣的想法第一次出現的夜晚的回憶。即使是這樣幼時的回憶,現在把眼睛閉起來依舊歷歷在目。至今好幾次在在夢中回到那段時間。

「真的,成為,女僕了……。」

        注視著伸向空中的雙手,喃喃自語著。為了成為女僕不斷努力學習,說服雙親,並且在最大的難關,王立法爾特西亞學園女僕學科的測驗中拿到合格,在村莊的大家目送下踏上旅程──回想起至今為止的日子,細細品味著成功抓住了想要成為女僕,這樣的夢想的第一步的現在。心情喜憂參半,一半是達成願望的喜悅,另一半則是離鄉背井的寂寞。

        娜娜會對女僕抱著憧憬的原因,非常簡單且明確。因為小時候,曾經得到法爾特西亞王宮女僕的救命之恩。這就是原因。那個時候遇到的王宮女僕,非常美麗,非常勇敢,非常純淨也非常強大。娜娜想成為像她那樣的女僕。因此,才會盡全力說服以「危險的工作」為由而反對的雙親,選擇了王立法爾特西亞學園的女僕培育課程作為人生的道路。

「小妹妹,妳是要去那間學校的女僕科嗎。」

        馬夫大叔回應了娜娜所說的話。

「是的!成為女僕是我從小的夢想。」
「這樣啊這樣啊,小妹妹很聰明呢。那裡是王國中最難錄取的學校,收集了歐洲各地的人才。擁有能夠進入那裡的頭腦,小妹妹真的很厲害呢。」
「呀啊,沒這麼厲害啦……。」

        娜娜看起來很開心的樣子。

「是從哪裡來的呢?」
「法國。不過是個非常偏僻的鄉下村莊就是了。」
「嘿──,英文非常流利呢,很認真學習了呢。」
「不不,完全不行呢。女僕要是不會使用高階英文〈King English〉的話是不行的呢,到學校之後還要更加努力才行……。」

        娜娜說完,馬夫大叔一邊摸著鬍子一邊接著說。

「在那間學校裡,要是不夠認真學習的話是會被退學的呢。我雖然常常從多佛爾送學生到那間學校去,但也送過很多被退學要回鄉下的人,因此難過而哭的孩子也非常多呢。」

        娜娜想像了一下自己遭到退學,坐著馬車從學校回到多佛爾的樣子,全身稍微縮了起來。看到那個樣子,馬夫大叔笑著安慰著「總之,為了不要變成那樣,要加油喔!」。

        接著,馬車突然停了下來。因為突如其來的急煞車,娜娜的身體順勢向前傾倒。這都是馬夫大叔突然拉緊了韁繩,停下馬車的關係。不顧一頭霧水的娜娜,馬夫大叔變得非常緊張。

「糟糕了……那些傢伙是傭兵團的。」

        大叔嘖了一聲。傭兵團──對於這個詞,娜娜懷疑著自己的耳朵。

「居然在這種地方設置路障……。」

        在濃霧的前方,可以看到幾個男人騎著馬朝這裡過來。總共有四個人。每個人都在腰間掛著古老破舊的刀劍。眼睛直直盯著娜娜以及大叔乘坐著的馬車。就如字面上的,像是在審視獵物般的眼神。
        傭兵團這些傢伙,雖然說是在緊急狀況時,以金錢雇傭來進行戰爭的人,但在沒有大型戰爭的時候,則會變成盜賊到處打劫以餬口。在他們之中,性格殘暴之人、血氣方剛之人一點也不少,像這樣在人煙稀少的道路上徘徊打劫,毫無疑問是絕對不想遇到的存在。

「喂,是誰允許你們走這條路的。」

        其中一個男人──瞇起眼睛的金髮男人,以剛好能夠聽到的音量說著。被那樣的視線盯著看,娜娜心裡想著,這是多麼冷酷的眼神啊。因為事出突然,娜娜的雙腳就像是麻痺了一樣,就這樣完全無法動作。

「就像您所看到的,正在接送客人呢,請您放過我們吧。道路要是被阻斷了,我們可沒辦法做生意啊。」
「是這樣啊老頭。」

        站在金髮男的背後,一個膚色黝黑的男子對著馬伕大叔這麼說。從這些人的身上,散發出像是幾個禮拜沒洗澡的狗的味道。

「錢,把錢交出來。通行費交出來啊。」
「把身上有的錢都交出來,這樣的話就放過你們喔。」

        在皮膚黝黑的男子旁邊,一個非常肥胖的男人接著說。娜娜窺視著每個恐怖的男人的臉色,每一個都帶著冷血殘忍的表情。

「我知道了,這樣的話……。」

        馬夫大叔將裝硬幣的袋子交了出去,金髮男子查看著袋子的內部,接著發出「完全不夠啊」的抱怨。

「喂,把車上的那個女人留下來,拿去多佛爾的妓院賣掉的話,就可以湊到足夠的通行費啦。」

        聽到這句話的瞬間,娜娜因為恐懼而腦中一片空白。雙腳開始無法控制地發抖。好不容易才踏出夢想的第一步,居然要在這種地方結束了嗎……絕對不要這樣! 雖然這麼想,但依然只能小聲說著雙親和祖母的名字,向神祈禱。娜娜因為自己的弱小而感到無力。如果是像曾經拯救過自己的那個王宮女僕一樣強大的話,像這種男人們,一定可以全部都解決掉的。就在這麼想的時候。

「還有拉車的馬也留下來。把女人和馬留下來的話,就留你一條命。」
「拜託等一下,拜託放過我們吧。」
「啊?你還有什麼意見嗎老頭。」

        金髮男子將武器拔出,彎曲的刀身閃著光芒。是模仿古代伊比利所使用的法卡特這種武器的刀。

「居然敢頂我的嘴嗎。膽子真大啊!」

        突然被皮膚黝黑的男子抓住,娜娜從馬車上被拉下來。即使大叫著「好痛,不要!」,男人們也只是發出凌虐他人的愉快笑聲。娜娜因為恐怖而全身無法動彈,只能像小狗一樣全身發抖。

「仔細一看還真的是美人呢。雖然還只是個小鬼,但這可以賣到很棒的價格啊,多尼大哥!」
「比想像中還要大的收穫啊。必須要謹慎地送到買主手上才行,要是讓她受傷了的話,價格會下降呢。」
「了解,沒問題。」
「拜託不要……拜託不要……這太過分了,拜託……。」

        故鄉的雙親和祖母的臉,以及朋友們的臉一一浮現在腦海,娜娜淚流不止地說著。成為女僕的夢想竟然在這種地方毫不留情地被破壞,讓人完全無法接受。在壓倒性的暴力面前,完全沒有抵抗餘地的自己,對這樣無力的自己感到無比悔恨。要是能夠得到成為女僕的訓練的話,這樣的男人們根本不需要害怕……。

「拜託,放過那個孩子吧……!她還只是個孩子啊!」

        對於討論著卑劣交易的卑劣傭兵們,馬夫大叔這麼說,但下一瞬間,被稱作是「多尼大哥」的金髮男子,以銳利的眼光瞪著大叔。

「啊?你有意見嗎老頭?」
「拜託放過那個孩子吧!」

        金髮男子嘖了一聲,抓了抓頭。

「真是的,真的是廢話很多,吵死人的老頭……。把你殺了,馬跟女人就給我吧。這樣子還比較快的樣子。」
「用那些錢忍耐一下吧!拜託了!就這樣吧!」

        揮舞著的刀身閃爍著閃亮的光芒。在下一個瞬間,男人握著的劍朝著完全不同的方向飛了出去。劍在空中轉啊轉地飛舞著,然後往地面落下,一直線插入地面。

「欸?」

        金髮男子發出了疑惑的聲音。接著,伴隨著咻的一聲,男人坐著的馬的臀部上插了一支棒狀物體。在其他男人理解到這是一支被弓箭射出的箭矢之前,被因疼痛而暴走的馬所甩下來的男人,在發出「啊!」的一聲大叫瞬間掉落馬背,頭部用力撞擊地面。那是連續擊中男子所握著的劍以及馬的臀部,非常精準無比的射擊。

「敵襲!」

        傭兵團的男人們大喊著,他們騎著的馬興奮地叫著。對於突然之間發生的事情,娜娜和馬夫大叔只能張著嘴巴,驚訝地看著。

「可惡!居然躲在霧裡面。在哪裡!到底在哪裡!」
「混蛋!不要躲了快滾出來!」

        咻!這個聲音再度出現,和剛才相同是瞄準馬的臀部的狙擊。男人們接連落馬,倒在泥巴裡。娜娜完全無法理解發生什麼事情,只能用被淚水沾濕的眼睛看著而已。
        被弓箭射中的馬們不斷叫著,倒在地面的傭兵團男人們為了避免被踩到,只能不斷逃竄。 「可惡!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抓著娜娜的皮膚黝黑男人嘖了一聲。接著大喊「快出來,快給我出來……!」,男人突然把娜娜推開到旁邊,並且拔出劍振作起來。接著在下一個瞬間,那把劍也被飛來的箭矢打飛到空中。不知道從何處狙擊著這些男人們的射手,技術精湛得讓人無法置信。

「到此為止了。」

        嚴肅,一聲充滿氣魄的聲音傳進娜娜的耳朵。

「你這傢伙,到底是誰!」
「報上名來混蛋!」
「殺了你喔混蛋!」

        突然出現的闖入者現身,搖搖晃晃起身的傭兵團男人們開始叫囂起來。和他們對峙的是,跨坐在一隻長鬃毛白馬上方,美麗的少女女僕。揹著弓和箭筒,右手持劍,少女向男人們宣告。

「我是『王宮』所屬的『艾斯帕提亞』──真不巧,對於你們這種盜賊,我沒有和你們身分相符的名字可以報。」


        「艾斯帕提亞」。這個詞彙讓娜娜一時忘記了呼吸。因為「艾斯帕提亞」是只被賜予給極少數被挑選上的女僕稱號。

「在這附近不斷有傭兵團出沒進行掠奪,因為出現了這樣的討伐請求……那個傭兵團,就是你們沒錯吧?」

        少女用嚴正的聲音說著,面對殘暴的男人們,一點也看不到退縮的樣子。

「說什麼女僕啊!區區一個女人!

        失去劍的金髮男人氣勢高漲,拔出一把小刀。對此,少女從馬上下來並舉起劍,為了要保護娜娜而站在她的前面。

「我來當你的對手吧。」

        少女這麼說,男人們的殺氣瞬間噴發。

「可惡啊!」

        持小刀的金髮男子率先跳了起來。少女的表情絲毫不變,揮了一劍將那一擊毫無困難地撇開,並將劍柄一揮,朝著下顎一擊。喀擦一聲,男人的頭朝著側面轉了九十度。

「咕!」

        伴隨著悶吭一聲,金髮男人的身體癱軟在地上。男人倒在地上,臉埋進路邊的泥巴,一動也不動了。因為劍柄對下顎前端的強力打擊,而瞬間失去了意識。

「還要,繼續下去嗎?」

        少女將視線轉向剩下的三個男人。

「把她幹掉!」

        男人們同時朝著少女衝上去。但是,結果都和剛才的金髮男子相同。一個一個倒在地面一動也不動,最後一個則是從頭部側面被踢飛出去,背部撞上樹木後失去意識。因為實在是太過漂亮的後迴旋踢,娜娜不知不覺看到目瞪口呆。
        想不到,這些完全是一瞬之間發生的事情。即使一瞬之間就將四個那麼強壯的傭兵團男人們無力化,自稱「艾斯帕提亞」的少女呼吸一點也沒有紊亂,髮型也一點沒有被亂掉,朝著娜娜以及馬夫大叔的方向前進。

「沒有受傷吧?」

        到了這時候,娜娜才第一次看見少女端正的臉龐。柔順的金髮以及讓人驚豔的青色瞳孔──非常美麗,讓人感覺非常純淨的少女。

「得救了,說實話,剛剛都已經要放棄希望了……。」

        馬夫大叔一邊擦著冷汗一邊說著。

「女僕小姐,請告訴我您的名字,您是我的救命恩人啊。」
「露露‧拉‧夏洛特。」
「艾斯帕提亞」的少女說出了她的名字。
「雖然只是碰巧經過,但討伐破壞王國治安之人也是王宮女僕的職責所在,這是應該要做的。」

        名為露露‧拉‧夏洛特的少女,對馬夫大叔這麼說。是個美麗且非常帥氣的人呢,娜娜這樣想。強大、美麗、帥氣。娜娜想起了小時候祖母念的那本女僕繪本,接著娜娜開始思考「這就是命運啊」。
        小時候拯救了娜娜性命的王宮女僕,以及現在在眼前的「艾斯帕提亞」的少女,在娜娜的眼中重合在一起。

        娜娜感覺得到,心臟亢奮地跳動。

~  ~  ~

「狀況我已經了解了。既然是不可抗力,那也是沒辦法的事情呢。」

        在宿舍〈Domitoli〉的玄關,娜娜抱著大量行李,和高年級生監督生〈Prefect〉面對著面。馬車遭到盜賊襲擊,因此比預定時間晚了八個小時才到達宿舍的娜娜,一邊喊著對不起一邊持續敲著已經上了鎖的大門,正在向監督生說明未在門禁時間內到達的原因。

「總之,沒事就好。那位『艾斯帕提亞』呢?」
「途中分別了。她說在這之後的道路已經安全了。」
「這樣啊,等下必須要向王宮的負責人送一份感謝信才行呢……因為就我的判斷,即使是在王宮女僕之中,她也是位階非常高的人呢。」

        監督生這麼說,在筆記本上飛快記錄著。

「那個……話說我的房間是在哪裡呢?」

        聽到娜娜這麼問之後,監督生一瞬間露出了嚴肅的表情,揉了揉眉間。感覺是個有點神經質的人,娜娜心裡不禁這麼想。

「關於這個啊……因為似乎發生了一點疏失的關係。」
「疏失?」
「通常,住宿生是兩人一個房間的。不過,今年度入學的住宿生總數是奇數,而因為一點行政疏失,導致分配房間時得到的情報是『偶數』,然後就這樣進行了分配。」
「所以。」
「所以,最後到達宿舍的三個人,將會在同一個房間一起生活。」
「欸?也就是說,我是那間三人房嗎?」

        娜娜不自覺地提高了音量。

「妳的理解沒錯。在這個入宿同意書上簽名吧。」

        揹著沉重的行李,爬上樓梯。不斷發出嘎吱嘎吱聲的地板,感覺已經有相當長久的年紀了。是富有歷史的學校中富有歷史的宿舍呢。雖然這麼說,它的內部裝潢實在是有點太寒酸了,但是對娜娜來說,反而有種一點也不虛偽的感想。監督生說,受損的地方的修補等事務,是要由住宿生們來負責處理的。
        「忠實、禮儀、簡樸」,雖然說確實是很符合重視這三項特質的王立法爾特西亞學園宿舍的形象,「雖然有聽說了,但是想不到是這種程度……。」娜娜不禁這麼想。
        
        但也正因如此,也讓娜娜深深體會到「終於成功入學了充滿歷史的王立法爾特西亞學園了,真的真的入學了。」這樣的實感。 「好!明天開始要加油囉!」重新整理呼吸,敲了敲房門。

「那個,打擾了。」

        打開門後進入其中。接著便聽到少女尖銳的叫聲。因為實在太突然,娜娜嚇了一大跳,差點跌坐在地上。

「所以啊,我完全無法接受啊!從來沒聽說要三個人住一間房間啊!甚至連追加的床都要自己搬過來,入住第一天怎麼就遇到這種事情啊!」

        倚靠在床邊的少女,看著蜷縮著坐在對面床上的少女,看起來為了某件事情非常生氣。那是帶有一點法國口音的英文。不知道是不是同鄉的人呢,娜娜得到了和現場狀況不相符的感想,不過她似乎是真的很生氣的樣子。

「妳就是第三個人?」

        眼角細長的眼睛一閃,朝著這裡看過來。棕色的長髮以及細長的眉毛,看起來有點神經質的少女。

「那個……我是從今天開始當室友的娜娜‧米謝蕾,還請多多,指教……。」

        雖然被突然其來的質問嚇到,但娜娜終於想起要先打招呼。

「我是麗莎‧加洛特。然後,這傢伙是妮可‧貝卡。」

        名為麗莎的少女,用下巴指著著對面床上有著及腰黑髮的少女。她剛剛是不是叫對方「這傢伙」啊,娜娜思考著。名叫妮可的女孩似乎是被這股氣勢壓制,被叫到名字時也是維持著害怕的狀態。外表看起來也是個很老實的人,似乎沒有辦法做出任何回應的樣子。

「那麼,妳還真的是遲到了很久才到呢,發生什麼事了嗎?」

        麗莎向娜娜提問。只有娜娜一個人在日落的門禁時間之後才到達。根據監督生所說,其他住宿生們從昨天早上開始,到今天下午的這段時間內都到達了。雖然說是發生了不可抗力的事情,但只有一個人遲到這麼久。其中的原因當然會讓人非常在意吧。

        娜娜這麼想,並將旅途中的事件娓娓道來。馬車遭到盜賊襲擊的事情。在危機之中被「艾斯帕提亞」的少女拯救的事情。接著,在說出那位「艾斯帕提亞」的少女名字的時候,麗莎和妮可的眼神突然改變了。這是意料之外的反應呢。
        看到娜娜有點退卻,麗莎驚訝地說。

「妳難道不知道嗎? 說到露露‧拉‧夏洛特的話,她可是王宮女僕之中,頂尖中的頂尖……是『凡賽提』的其中一人喔!? 妳明明就要進入女僕科了,卻不知道這種事情嗎?」



////////////////////////////////////////////來源相關/////////////////////////////////////////////////////////

下町メイド物語
官方網站
Twitter
原文

翻譯許可

特別聲明:
1. 翻譯所使用的圖片以及文字,其著作權與所有權都屬於Laugh Sketch。
2. 翻譯文字若有不精確、錯誤等狀況,都與Laugh Sketch無關,純粹是個人翻譯能力所致。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