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翻譯小說] [下町女僕物語] 第二十四話 「下町女僕物語」

框々子 | 2021-12-26 23:01:04 | 巴幣 0 | 人氣 113

〈〈 原文網站、相關版權說明,以及翻譯轉載許可,放在頁尾 〉〉

下町メイド物語
官方網站
Twitter

/////////////////////////////////////////////////////////////////////////////////////////////////////////////////





第二十四話
「下町女僕物語」



  那是一如往常的早晨。娜娜‧米謝蕾比任何都還要早到達劍技場,並且開始坐禪。在夏季學期即將結束的季節,日出非常早。在除了娜娜之外沒有其他人在的劍技場之中,曙光從窗戶照了進來。
  一大早的坐禪,是一直以來都不欠缺的習慣。放開心胸,那是對戰鬥而言最重要的事情。不管是面對什麼樣的狀況,在戰鬥中失去平常心的人就會失敗。對於勝利不可以焦急,對於失敗不能心存畏懼,不能有任何雜念,因此藉由坐禪來培養放開心胸的心情──那就是劍術的老師,紅葉的教導。
  嗯,就跟平常一樣,狀況良好──就在這麼想的時候,背後傳來了充滿精神的聲音「早安!」。後輩們已經前來進行晨練了。

「早安!今天大家也是很有精神呢!」

  娜娜用笑容向後輩們說。已經三年級的她,在這裡擔任劍術的指導。在紅葉的里進行鍛鍊之後,最後成為了「倫敦事變」的英雄──想要像這樣的娜娜求教的後輩們,多得不勝枚舉。
  大家清掃了劍技場之後,然後一起進行坐禪,接著進行一到兩小時訓練的光景,就跟平常的晨練沒有不同。但是,只有一個地方和平常不一樣。

「娜娜學姊……今天就是最後一天了,真是感傷。」

  在晨練結束的時候,其中一個後輩快哭出來了。

「但是好厲害喔!才剛畢業就可以直接進入王宮!」
「娜娜學姊!去了王都之後也要注意身體健康喔!」
「我們都會支持妳的!」
「所以這個,是我們的一點小小的禮物!」

  交到娜娜手中的是,是刻著聖母瑪利亞的恩典聖母勳章。恩典聖母勳章是別名為聖母勳章的基督教聖物。和玫瑰經一樣,信徒們各自會在手中拿著聖母勳章並且進行祈禱。

「謝謝……大家!」
「那個是,全新的所以,等下要請教會的修女們進行祝福喔!」
「嗯!也是呢!」

  今天就是娜娜她們學園三年級生的畢業典禮了。娜娜作為指導人的晨練風景,今天早上也就是最後一次了。

 ~~~

  露露‧拉‧夏洛特,相隔了一年回到法爾特西亞王國。船、馬車、火車,然後又是馬車,在這趟相繼轉換交通工具的旅程,朝著王立法爾特西亞學園前進,和過去她離開故鄉去進行留學時的行程,完全沒有改變。
  在正門前從馬車上下來。懷念的校舍就在眼前。實在是太過忙碌,注意到的時候已經兩年沒有回到母校了。過去曾經每年兩次,都為了進行入學式以及畢業式的演說而曾經回到這裡,時至今日,這種無法拒絕的狀況仍在持續著。

  露露這次回到學校來,雖然說自己也是這麼強烈希望的,但主要還是因為畢業典禮的時間和回國進行任務成果報告的時間恰巧有重疊到。實在是非常幸運。
  畢竟,露露也非常擔憂著現在在海峽的另一側,進行著危險任務的夥伴們。

  在玄關告知了來訪之後,過沒多久就看到一個自稱是學園長秘書的人。看到那個人的身影,露露露出了有點驚訝的表情。

「潘妮洛普?妳……。」
「嘿嘿嘿,嚇一跳了嗎?」

  露出惡作劇的笑容,潘妮洛普一邊盯著露露的臉看。
  不過話說回來,看起來還真的就像是完全不一樣的人呢,露露這麼想。原本頭髮亂翹的銀色短髮,現在已經長長到背部了,並且梳得非常整齊也非常柔順。原本看起來帶有男性風格的外表,現在則是變成了帶著高貴的美感,花樣年華的淑女。
  另外,原本都穿著凌亂的服裝,現在的她穿著非常整齊,設計也非常優良的女僕裝,用手抓著長裙的下擺,擺出了非常端正的禮儀。

「現在是擔任學園長底下的秘書。在某種意義上,這裡是在王國中,遠比倫敦還重要的情報戰的中心地區。可說是適材適所。」

  潘妮洛普一邊得意地從鼻子發出哼哼的聲音,一邊帶著露露在鋪了絨毯的迴廊上行走。這裡是學園內的教職員大樓。

「這裡收留了很多從同盟諸國前來的留學生,是培育精英的教育機構。也因此在這裡所構築的人脈,將會成為法爾特西亞王國與同盟國之間未來的基礎──不管怎麼說,和法爾特西亞王國的關係之間,要是沒有像妳們這樣的存在是不會有未來的呢。」

  走在前方的潘妮洛普,一邊對露露這麼說一邊眨了眨眼。
  在建築物的內部,有每個教師個人的研究室,也偶爾會有一些學生前來提出報告或者是接受補課,和她們錯身而過的時候也會聽到充滿精神的打招呼。這又是另一個,讓人懷念的風景。

「請進。」

  敲了敲厚重的學園長室大門之後,裡面傳來了准許進入的聲音。

「好久不見了,萊丁頓老師。不對──接下來應該要稱呼為,萊丁頓學園長才對吧。」
「就跟以前一樣就好了,居然讓妳這麼畢恭畢敬的,感覺很奇怪。」

  對於露露的話,以不好意思的苦笑回應,那是恩師阿薇里爾‧梅貝爾‧萊丁頓的聲音。從今年開始,她已經坐上了學園長的位子了。

「露露,布魯塞爾怎麼樣啊?」

  突然聽到了另一個聲音,露露迅速回過頭來。

「……紅葉,不要在這裡消除氣息,對心臟不好。」
「呵呵呵,抱歉抱歉。」

  發出聲音的是王立女僕協會的名譽會長紅葉,以豪邁的姿勢坐在沙發上。同時間,拿著茶杯的潘妮洛普從別室進來房間。茶葉所散發出的香味,飄散在房間之中。

「雖然妳才剛到而已,但讓我聽聽任務的成果吧。」
「大致上,就跟信上所講的一樣。布魯塞爾已經被大德意志滲透得很深入了。巴黎也是,阿姆斯特丹也是,都是類似的狀況。」

  對於阿薇里爾的提問,露露淡淡地回答。

「各國的防諜活動也來不及嗎,真是讓人頭痛的話題呢。」
「大德意志加強了在東西軍事前線的軍備,海軍的軍備也是一樣。是因為注意到了在背後的俄羅斯帝國以及奧斯曼帝國的的動向了吧。特別是,對於俄羅斯的南下政策必須要多加注意……。」

  大約在這一年內,露露與凡賽提的同伴們一起前往了歐洲本土,進行大德意志地下情報網的殲滅作戰。但是,結果並不理想,因為敵方也同樣具有像是凡賽提的精銳女僕集團。

「朝向戰爭的倒數計時又更加快速了……的意思對吧。」

  紅葉將茶杯握在手上,並且靜靜地說著。

「我們已經,生活在倫敦事變之後的世界了。只過了兩年,也就只有兩年,但要讓世界改變的話,已經是非常充分的時間了。」

  阿薇里爾嚴肅地這麼說著,並且將冒著蒸氣的茶杯送往嘴邊。
  在兩年前的倫敦事變裡,被稱作是NUMBERS的王國機密武裝部隊興起,並且對王都的主要基礎設施進行了破壞工作。從那次事件結束之後,歐洲的情勢就有了急遽的變化。

  曾經傾向要締結和平條約的大德意志帝國,以及法爾特西亞王國之間的關係惡化,最後談判破裂。在這之後的事情不用說,就是以兩國為盟主的東西兩陣營之間的軍事緊張關係不斷提升。在前陣子,新的女王所發表的鐵幕演說,更是確定了這樣的狀況會持續往下發展。

「前任國王打算要吞下的軍備縮減約定,在那個時機點也就已經確定會被排除了……不對,在對歸還XD的要求不做回應的時候,這個狀況就已經是必然了。計算錯誤的只有一點,那就是我們實在是太小看大德意志的女僕了。」

  對於紅葉的話,露露也點頭同意。在這兩年之間,在檯面下兩國之間都在推動著各種事情。而在最前線的就是,紅葉,以及在紅葉底下的凡賽提四人組。

「NUMBERS在歐洲本土究竟經歷了多麼嚴酷的戰鬥,事到如今總算是有了實感。」
「不只是在我的時代,大德意志的女僕絕對不會比我國的女僕還要優秀。在培育女僕這方面,法爾特西亞王國絕對更加優秀,我們有這樣的自信。也因此才會驕傲,就是這樣。這是應該要反省的部分。」
「黑淑女〈Schwarze Mädchen〉……被稱作是柏林的守護天使的那群強悍無比的女僕們嗎。」

  聽了露露以及紅葉的話之後,阿薇里爾小聲的說。黑淑女,那是大德意志所擁有的精銳部隊名稱。穿著作為標誌的黑色外套,是掌管死亡的天使們。因為有那樣的存在,即使是凡賽提的四個人也覺得非常棘手。

「雖然現在還抓不到事情的全貌,但是只有這點是確定的,那就是她們很強。而且是足以與我們的凡賽提互相匹敵的程度。」
「現在雖然是女僕可以大方進行軍務的時代,但是在這點意義上,大德意志的思想可說是比法爾特西亞王國還要先進。現在那個國家已經,將女僕作為軍隊的一部分並且已經在活用了。黑淑女就是,在那之中的頂點。」
「今年的女僕科畢業生,也有很多人志願加入軍隊,這件事情妳知道嗎?」

  對於紅葉的提問,阿薇里爾點了點頭。

「時代正在變化。大量投入女僕進行戰爭的時代即將到來,照這個狀況下去,之後只會繼續加速而已。」
「倫敦事變之後也才過了兩年,要是再過兩年,的話。」

  以兩年前的倫敦事變為契機,前國王退位之後由年輕的新女王即位,毫無疑問又是一個新的轉捩點。
  新女王上任之後,前任國王的外交政策有了一百八十度的轉換,開始進行軍備的增強以及歐洲本土防諜活動的強化,全部都是為了對抗大德意志的威脅。在這樣的外交策略以及安全保障之中,位於主軸的人物毫無疑問就是法爾特西亞王國所培育的優秀女僕們。

「身處在倫敦事變之中的我們,判斷是否正確呢?阻止紅心發動政變到底是否正確呢?雖然常常會這麼想,但是只有這點是確認的。要服從大德意志嗎,還是要選擇戰爭呢……要是有能夠超越這兩個選擇的第三種選擇的話,那王國才會有未來。」

  阿薇里爾的語氣非常堅決。

「不引發全面戰爭。但是,也必須要守護王國的權益以及臣民的安全。雖然非常困難,但是必須要用我們的雙手來達成才行。沒錯吧?露露。」
「沒錯。為此需要的是,與我們凡賽提有志一同,並且強悍無比的女僕。」

  對於紅葉的提問,露露再次以堅決的話語回應。

「在凡賽提之後的下一個全新的精銳部隊,這支部隊的主軸,我認為應該由娜娜‧米謝蕾來擔任。她的志向遠大程度,妳們也非常了解對吧。」

  阿薇里爾向露露遞出了一個用文件夾裝著的紙束。上面印有著「極秘」的字樣的那個文件,上面寫著下一個世代的精銳部隊人員候補名單。在那上面的名字依照順序如下──娜娜‧米謝蕾、妮可‧貝卡、麗莎‧加洛特、楓、玲‧芳、尤斯蒂娜‧潔爾貞斯卡雅。

「娜娜,從那之後變得更強了喔?」

  紅葉露出惡作劇般的笑容,那是對自己徒弟的成長感到非常自豪的表情。對此,露露則是露出了燦爛的笑容並且這麼回應。

「了解,我也一直非常期待著,能夠再次與娜娜一起合作。」

 ~~~

「恭喜畢業!!」

  在後輩們歡送的聲音之中走出大講堂,從雲朵之間射出的陽光非常刺眼。娜娜用手遮住太陽的角度。
  真的是感覺起來很漫長的短短三年時間。一想到這裡,才感覺到畢業典禮終於結束了。
  在這段時間裡,明明只有在入學典禮的時候才會進出這個大講堂,但卻已經過了三年了──不禁開始這麼感嘆。再次穿上典禮用的正裝,也已經相隔了三年之久,也就是說距離聽到露露的演說也已經過了三年了,突然有了時間過得真快的實感。

「大家,恭喜各位畢業了。不知道各位對於在入學典禮的時候,所提到的『各位已經是家庭中的一員』這件事情是否還記得──。」

  就這樣一邊聽著以這句話為開頭的露露的演說,這樣啊,這個畢業典禮結束之後,我就是能夠獨當一面的女僕了嗎,就能夠和露露‧拉‧夏洛特一起在最前線工作了嗎,娜娜終於有了這樣的自覺。

「妳到底,在發什麼呆啊。」

  突然從背後被拍了肩膀,娜娜驚嚇得身體一震。帶著畢業證書的麗莎就在那裡,妮可也在那裡。

「妳這樣可以勝任王宮女僕嗎?多有一點自覺好嗎。」

  雖然最近已經不太會說挖苦人的話了,但是麗莎好勝的性格從開學以來就沒有改變過。說到有改變的事情,就是和茱莉亞一起向諾拉‧歐布萊恩拜師,學習馬上槍比武,兩個人一起成為馬術部的王牌,表現非常活躍。從那之後,她真的是成為了優良意義上的「充滿自信的人」。

  另一方面,在麗莎身旁露出微笑的妮可,現在則是成為了製作料理以及點心的名人,並且擁有學園中沒有人可以比得上的技術。對於非常不擅長料理的娜娜來說,是最好的老師。如果說劍術的老師是紅葉的話,那料理的老師就是妮可。

「不過,這不是很好嗎。娜娜雖然在畢業測驗中非常危險,差一點就不及格了。但是最重要的還是能夠像這樣畢業的事實。」
「玲,這件事情我怎麼沒有聽說……。」

  玲像是要安慰娜娜一樣的這麼說,在旁邊的楓則是露出苦笑。
  玲和楓是三年級之中和娜娜並列的用劍高手。能夠和本來就武藝高超的玲並列,該說真不愧是繼承了紅葉之血的孩子嗎,楓的劍術技巧程度即使是娜娜也非常驚訝。總有一天會成為和母親一樣的劍術高手,這是這陣子對於她的評價。

「真是的──!大家真是太過分了──!」

  娜娜鼓著臉頰生氣之後,從畢業生與在校生的人群之中,艾莉莎白以及茱莉亞走了出來,外表亮麗的樣子和學生會會長、副會長的地位非常相符,兩個人是學園中非常有人氣的人物。在低年級生之中甚至聽說有組成了粉絲俱樂部。
  艾莉莎白和茱莉亞,畢業之後會和娜娜她們一起前往任職於王宮。雖然說應該也有回到故鄉拿坡里的選項,但似乎是因為茱莉亞個人希望能夠選擇跟姐姐一樣的王宮女僕道路,所以艾莉莎白也跟著模仿她的樣子。

「娜娜,妳跟露露小姐打過招呼了嗎?」
「現在正要去。能夠再見到露露真的很開心呢!」
「那位大人明明就很忙的,居然還特地跑來,真的是非常光榮。」
「即使是非常親近的關係也要保持禮儀,雖然之前就已經認識了,但是和露露小姐比起來,才剛畢業的我們不過是新生女僕罷了。還請不要做出失禮的事情。」

  艾莉莎白說完之後,茱莉亞則是一如往常地附和。在這段時間裡,茱莉亞變得非常話多,在當上學生會副會長之後,就更是如此。
  所想得到可能是理由的轉機,大概就是因為那個職位必須要輔佐身為學生會會長的艾莉莎白。因為時常介入協調發生在各個學科之間的衝突事件,茱莉亞的手腕在學園之中得到了「鐵腕」的評價。
  政治學的三年級生這麼說,還好她是女僕科的,如果是政治學科的話,那新生外交官的位子就要少一個了。

「尤斯蒂娜呢?」
「因為新聞部的活動,去採訪學園長以及露露了。短時間內是不會結束的。」

  對於娜娜的提問,玲這麼回應。擁有連新聞部都自豪的毒舌編輯長稱號的尤斯蒂娜,畢業之後將會進入軍隊,擔任軍方女僕兼任記者。雖然和娜娜她們的未來走向不一樣,但是確實是很有她個人風格的選擇。

  這時候,傳來了一聲呼喊聲「喂──娜娜──!」,那是潘妮洛普的聲音。

「潘妮洛普小姐,倒是變了很多呢。特別是外觀的部分。」
「明明是應該是同學年的,但是注意到的時候就已經變成學園長秘書了,實在是太讓人驚訝了……。」

  麗莎和艾莉莎白在熱烈討論著,聽到了這些話的潘妮洛普露出了滿臉笑容。

「恭喜畢業,大家!能夠從這個學園畢業的話,那妳們就已經是菁英女僕的一員了。對於中途退出的我來說,真的是很厲害的事情喔!」
「被從學園中途退出之後還成了艾斯帕提亞的妳這麼說,總覺得有點討厭啊。」
「嗯,那個是……那個啊,因為我是走在和別人不一樣的,充滿大風大浪的人生道路上的關係啦……。」

  玲的回應依然是非常辛辣。潘妮洛普在當上學園長秘書的同時,也從紋付女僕升格為艾斯帕提亞了。

「啊,對了!娜娜,露露在找妳喔。」
「我現在正要去和她打招呼。」
「那麼,剛好,露露在正門等著妳們,要去『那個地方』喔。」
「那個地方」,聽到了這個詞,娜娜心裡想著「要去那裡的話,確實今天說不定是最後的機會了。」。

 ~~~

  在學園所在的山丘山腳下,有個充滿古老風格的庶民區街道。密集的住家之間有著細細的街道與巷子,在娜之中的廣場就是之前臨時執照試驗時,和黑女僕們戰鬥的舞台。
  街道上人山人海,到處都可以從並排在兩旁的商店聽到招呼客人的聲音。是個非常有生氣的小鎮。

「制服,一想到今天就是最後穿它的機會了,總覺得有點寂寞呢……。」

  和露露一起走在人來人往的街道中,娜娜的聲音透露出些許感傷。

「嗯,稍微等一下……仔細想想,露露也曾經有過穿著這套制服的時代對吧……?」

  娜娜不禁開始想像,穿著學園制服的露露的樣子,現在穿起來一定也非常適合。娜娜沉醉在想像著憧憬的人物穿著制服的樣子,露露一邊看著那個樣子的娜娜一邊呵呵呵地露出和平常一樣溫柔的笑容。

「我也是,很想快點看到娜娜穿著王宮女僕制服的樣子喔。」
「欸嘿嘿,之前就一直在想讓露露看到制服的那一天,那是我自己設計的喔?下次就讓妳看看吧!」

  就在談話的途中,終於到達了目的地,那是位於街角的一座沒有人造訪的教堂。那是一座在城下町過於冷清,非常簡陋的建築物。外面的小看板上寫著「聖瓦倫丁教會」。

「今天早上,為了慶祝我畢業的後輩們給了我一個聖母勳章。要當作護身符的,非常開心呢。」
「那麼,必須要讓院長大人進行祝福才行呢。」

  敲了敲門之後,過沒多久從裡面冒出了一個修女的臉,窺看著外面。

「早安,院長大人目前在嗎?」
「現在在裡面祈禱中,要稍微等一下,可以嗎?」

  對於一大早的來訪,那個聲音的主人以隨和的態度回答──她是史蒂芬妮‧特蕾莎。過去的NUMBERS領導人,JOKER的心腹,原本是黑女僕。當時的她是以暗號KING自稱。
  被昔日的敵人穿著修女服盯著看,那那不自覺地縮了一下。雖然明白這些人已經不是敵人了,但是一旦想起在那一天,在倫敦對峙的那時候的事情,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情。

  「那個地方」──也就是聖瓦倫丁教堂。在那裡擔任院長的人的名字是,夏露露‧德‧安德莉許。過去曾經被稱為JOKER的黑女僕。

 ~~~

「雖然我沒有這個資格但是,恭喜畢業。娜娜‧米榭蕾,妳很努力了呢。」

  對於坐在搖椅上的夏露露,娜娜回應了「非常感謝。」
  在和這個「院長大人」會面的時候,一直以來都非常緊張。畢竟對象是那個夏露露‧德‧安德莉許。
  在她還是NUMBERS的領導人的時候,娜娜曾經和露露一起打敗過她,從那時候至今已經過了兩年左右的歲月。但是,每次看到靜靜燃燒的暖爐爐火時,就會想起夏露露散著紅色光芒的雙眼,就和現在這個時候一樣。

「不好意思連茶也沒辦法招待。就跟妳看到的一樣,現在的生活還是很樸素。」

  現在的夏露露則是作為聖瓦倫丁教會的修道院長,繼續生活著。雖然說是修道院長,但是除了史蒂芬妮和另一個修女之外,並沒有其他常駐在這間教會的修女。

「我想要再次道謝,NUMBERS的孩子們能夠得救,都是因為露露的協助。」
「那些孩子們所需要的是,能透得到確實的教育的機會。雖然在政府強烈的要求之下,必須要經過兩年的矯正期才行,但是真正重要的是,能夠將因為各種不當的理由而被剝奪的教育機會,再次交還給她們這件事情。」

「還真的是很有妳的風格,很現實的說法呢。這種說法感覺像是矯正過程一點也沒有用的意思不是嗎?」
「由某一方來要求另一方進行的矯正,最後真的會改變什麼事情嗎?我對此是抱持疑問的。」
「呵呵,要是被王宮的那些傢伙聽到了的話會昏倒的感覺。只是唱著求主垂憐的話,不管誰都不會因此而得到天主的赦免──嗎。聽起來真是刺耳。」

  這麼說完之後,夏露露露出了諷刺的微笑。

「TWO、THREE、FOUR、FIVE、SIX、SEVEN,以及EIGHT。有些人是被硬生生奪走了教育的機會,有些人是以自己的意志放棄了教育的機會。雖我沒什麼資格可以說,但要是她們可以擁有重新來過的機會,一定會想要走向更幸福的人生。如果可以的話,希望不要跟我一樣……。」

  在那個倫敦事變的最後──NUMBERS的十四名組成人員之中,有十名遭到逮捕。剩下的四名,NINE、TEN、JACK、QUEEN則是生死狀態不明。
  TWO、THREE、FOUR、FIVE、SIX、SEVEN、EIGHT等年少成員,就像露露所說的一樣,進入了兩年期間的矯正設施之後,全員都通過了王裡法爾特學園的女僕科入學測驗。原本她們就是優秀的黑女僕,會有這樣的測試結果也是理所當然的。
  另一方面作為NUMBERS的參謀,原本從事軍方情報部的女僕,ACE,也就是阿比蓋爾‧阿克萊德,則是在紅葉的里,進行人身安全的保護。
  對於不斷要求要交出ACE的軍方情報部的請求,紅葉也持續將軍方情報部的手撥開。要是把阿比蓋爾交到他們的手中,很有可能會被暗地裡處決掉。畢竟她已經知道了太多軍方的機密。

「不過啊,我居然也能過著這種平穩的生活,我到現在還是難以相信。在那一天──在大笨鐘前跟妳們兩個人對峙的那一天,我原本就已經打算要死了。」

  過去曾經領導NUMBERS的夏露露,眼神突然像是在看著遠方一樣。兩年前──在大笨鐘的殘骸被露露以及娜娜打倒的她,並沒有被送往法院,也沒有被送往政治犯收容所,而是在女僕協會當局的監視之下,像現在這個樣子,與原本是KING的史蒂芬妮一起過著平民生活。
  知道了這麼多大德意志相關情報的夏露露以及史蒂芬妮,絕對不可以交給軍方情報部或是祕密警察們。在不知道敵國的情報網在法爾特王國內,已經滲透到什麼程度的狀況下,必須要由女僕協會自己來保護才行。那個理由就和阿比蓋爾一樣,必須要讓「知道了太多事情」的她們,遠離被暗殺的危險。

「追求死亡之地的我的願望並沒有被實現。究竟是幸運還是不幸──要是這麼說說的話,妳會生氣吧。」

  對於夏露露的話,露露緩慢地搖了搖頭。

「幸福與否,說到底都是只能根據每個人的那把尺去測量的。我並沒有判斷那個的標準,完全沒有呢──。」
「還真的是很有妳的風格呢。」

  我也是這麼想的喔,用像是這麼說的表情,夏露露露出了一點點微笑。

「那個時候的我,就像是被死神附身了──更正確一點的說,是在追求著最好的死亡之地。要是可以和妳戰鬥至死的話,那就不會後悔,我是這麼想的。」
「我是不會讓妳就這樣死去的……要是妳死了的話,那我就真的只剩下孤單一個人了。」

  這麼說的瞬間,平常都非常平穩的露露的聲音,顯露出一點點的激動。
  在夏露露與露露的對話中,娜娜自己完全沒辦法插入任何對話。兩個人就像是身處在無法介入的兩人份的聖域之中,現在她們兩個就在那裡面進行著對話。就是這種感覺。

  在那一天──在大笨鐘的所在地,和夏露露以劍相交的時候也是這樣。娜娜雖然和露露一起戰鬥,但是卻感覺得到露露和夏露露之間,存在著一條看不見的絲線一樣,甚至可以感覺得到「真是不甘心」。那個時候的情感,娜娜現在稍微回想了起來。

「那一天,在大笨鐘的遺跡上──武器都已經斷裂了,卻還是被用劍指著喉嚨的那個時候。腦中浮現的是史蒂芬妮的臉,在我感受到瀕臨死亡的時候,腦海中浮現出了所愛之人的臉。想活下去──當時我是在想著這種事情。」
「……。」
「我已經沒有辦法再握劍了。對於戰鬥也……感到有點累了。只要可以和史蒂芬妮一起過著平穩的生活,那就已經非常足夠了。只有這種感想而已。」

  露露並沒有做任何回應,她只是,露出無比寂寞的表情。

「每天早上,我都會為被殺死的人獻上禱告。懺悔的禱告。紅心也是,大德意志的士兵們也是,我已經殺了太多人了。就在一直奪走性命的過程中,我自己也被死亡所魅惑──這也是理所當然的結局。」
「……。」
「在持續禱告的過程之中,我擅自這麼認為。就是因為還活著。就是因為我還活著,所以才能繼續像天父獻上懺悔的禱告。對於已經死亡的人,是不會有懺悔的機會的──這件事情,是妳和那裡的娜娜‧米謝蕾告訴我的,我要表示感謝。」
「我嗎……?」

  突然被叫到名字,娜娜感到有點困惑。

「這就是因果循環,在那一天我了解到這件事情。娜娜‧米謝蕾,拯救了妳的故鄉村莊的是勳爵士‧夏洛特的部隊,這件事情妳知道對吧。」
「是。」

  小時候的記憶甦醒。傭兵團的暴徒們襲擊了故鄉的村莊。戰火的火焰吞噬了家家戶戶的景象。接著,拯救了村莊的女僕們的英勇姿態。
  拯救她們的是露露的母親,傳說中的艾斯帕提亞,勳爵士‧夏洛特的部隊。那一天所見到的女僕們的英勇姿態,正式讓娜娜對女僕產生憧憬,並且像這樣一直走在女僕道路上的原因。

「那個時候,我也在勳爵士‧夏洛特的部隊裡面,將妳拯救出來的女僕們的其中一人,就是我。」

  娜娜驚訝地張大雙眼,想不到,拯救了自己的村莊的女僕們之中,竟然有夏露露的身影。

「兩年前,在大笨鐘的殘骸,將我的劍打斷的人就是妳呢。」
「是。」

  對於夏洛特的話,娜娜肯定的點了點頭回應。絕對不會忘記,自己的劍那個時候確實到達了JOKER的那一瞬間的記憶。

「過去所拯救的性命將自己的劍給折斷了,不覺得這就是所謂的因果嗎?我是這麼想的。這就是,自己忘記了的過去給予的懲罰。也就是天父要給我一個贖罪的機會──我現在是這麼理解的。」

  妳非常有才能呢。紅葉所看見的東西,現在終於了解了──真是的,活著本身才是最重要的呢,因為在人生之中會發生什麼事情都不知道。夏露露這麼說完之後,露出了有點寂寞的微笑。

 ~~~

「所以說啊,就說了我不會作弊了吧?」
「騙人……剛剛明明看見妳偷換了牌……。」
「好了好了妳們兩個,吵架是不好的喔?」
「沒錯,要好好相處,好嗎?」

  在從倫敦出發,向西前進的夜班火車之中,在低階車廂之中的四人座之中傳來了吵雜的對話聲。窗戶外面的太陽已經日落很久了,現在是一片漆黑。
  在散發著溫暖燈光的提燈之下,坐在位子上的四個少女們圍著桌子,並且熱衷於撲克牌遊戲。所有人都穿著王立法爾特西亞學園的制服。
  在這個時間坐夜車從倫敦向西前進的學生──如果不是想要在學期開始前提早到宿舍的高年級生,那就是正要前往參加入學典禮的新生。這四名少女就是後者。是為了要參加後天的入學典禮,朝著倫敦出發的學園新生。

「不行,重新洗牌吧……。我來洗吧,把卡片給我……。」

  四個人之中的其中一人──這麼說的少女,有著驚人的身高。即使只是坐著也非常高。她的名字是蘇菲亞‧魯西奇,出身於外西凡尼亞的十七歲。在NUMBERS的時代,暗號名是FIVE的少女。

「嘖,還真是逃不過妳的眼睛。我知道了,這次真的不會再作弊了,喏。」

  四人之中的其中一人──將手上的撲克牌交給蘇菲亞的少女,有著黑眼圈以及稍微駝背的特徵。她的名字是蘿蕾塔‧千琦,出身於羅馬的十六歲。在NUMBERS的時代,暗號名是SIX的少女。

「不過,大家都能夠通過入學測驗真是太好了呢!」

  四個人之中的其中一人──坐在蘿蕾塔旁邊的少女這麼說,有著美麗的黑色長髮,以及漂亮的五官,是個皮膚有點深色的少女。她的名字是薩琦雅‧阿瓦爾多‧芙賽恩,來自利物浦的十六歲。在NUMBERS的時代,代號名是SEVEN的少女。

「薩琦雅是勉強及格就是了,真是辛苦妳了。我和蘇菲亞這麼認真的教妳,真的是有成果了。」

  四人中的其中一人──坐在蘇菲亞的隔壁,在薩琦雅的正對面的金髮小個子少女,一邊這麼說一邊露出微笑。她的名字是蘿絲‧佛洛伊德,來自薩爾斯堡的十三歲少女。NUMBERS所屬時代時,暗號名為TWO。當然,在她的膝蓋上有個鳥籠,裡面有她最喜愛的烏鴉腓特烈。

「莫妮卡和莉莉安娜和范,現在應該已經到達宿舍了吧。」
「應該吧。不過……互相用本名來稱呼還真的不習慣呢。」
「也只能習慣了……我們接下來,就要踏入新的人生了……。」

  蘿絲、蘿蕾塔、蘇菲亞三個人分別這麼說,薩琦雅則是點了點頭。莫妮卡是THREE的本名,莉莉安娜是FOUR的本名,而范則是EIGHT的本名。捨棄了NUMBERS時代暗號的她們,被允許入學王利法爾特學園女僕科,所以才會像這樣在前往西方的火車中搖晃著。
  全部都是露露‧拉‧夏洛特規劃好的。向原本就是非常優秀的黑女僕的她們提出建議,要她們去接受正規的女僕育成課程,她們也都答應了這個提案。
  在她們之中,沒有任何人是自願成為黑女僕的。要是有機會可以重新來過,露露的提案可說是求之不得。

「但是還真是不安呢……念書,到底能不能跟得上呢。聽說不及格的人會毫不寬待地進行退學。」
「我對念書非常不拿手呢。不過,這裡就是要發揮互相幫忙的精神。我們有非常聰明的蘇菲亞和蘿絲可以依靠不是嗎?」
「不行,念書這種事情,自己好好加油……。」

  蘇菲亞在閉上眼睛這麼說的瞬間。金屬碰撞的高聲音傳來,同時間車廂內也非常大幅度地晃動了起來,好幾聲慘叫聲在客車內響起。火車也緊急煞車。
  蘇菲亞為了保護身材嬌小的蘿絲、和薩琦雅以及蘿蕾塔一起為了避免因為衝擊而飛出去,雙腳用力地張開踏穩。
  過了一段時間,慘叫聲轉變成困惑以及焦躁的聲音,接著化為沉默。在不安的乘客之中,首先注意到的是蘿蕾塔。

「畜生,是傭兵團的傢伙嗎……。」

  往開著的窗戶外面看過去,就看到好幾個跨坐在馬上,並且帶著武裝的傢伙們,在黑暗中舉著火把,可以看到前方道路堵塞的樣子。在鐵路上面被放置了巨大的石塊。
  這樣的話十之八九是埋伏了吧。毫無疑問,目標就是這個列車上所載著的貨物,以及乘客所持有的金錢。外面有罩著帳篷的馬車停在路邊,似乎也有打算要抓女人和小孩子。

「……怎麼辦?」
「要戰鬥也……沒辦法呢。沒有武器,只有空手應戰的話,那個數量沒辦法。而且要是還有人質的話就更麻煩了。」

  對於蘇菲亞的提問,蘿蕾塔以此回應。一瞬間就完成敵方情報分析的手腕讓人聯想到NUMBERS時代的組合。

「但是也不能就這樣看著吧?也沒辦法保證我們就沒事。」
「有什麼……應該有什麼辦法才對。」

  在這時候,客車前方的門被用力打開,傭兵團的傢伙們已經上車了。

「值錢的東西全部拿出來!還有女人跟小孩都到外面排隊!全部都是!快點!」

  穿著鎧甲,非常倔強的壯碩男子用丹田的聲音大喊,乘客們發出了恐懼的慘叫聲。

「……交給我吧,我有方法。」

  不知道從哪裡拿來的──在袖子裡藏了一把折疊式小刀的蘿蕾塔,充滿決心的說。

「首先給他一記奇襲吧。第一擊就作勢要殺他,這樣在心理面就可以取得優勢。第二擊就需要支援了,蘇菲亞、薩琦雅,可以麻煩妳們嗎。」

  兩個人一起點了點頭──但是,下一個瞬間。

「嘖,這下子要改變一下計畫了啊……。」

  登上車廂的暴徒之中,看見了曾經看過的臉。不對,以更正確的說法來說的話,那是不願意再度想起來的臉──應該這麼說比較正確。

「唉呀唉呀?在那裡的是──FIVE、SIX、SEVEN,還有TWO不是嗎!」

  帶著和狀況不合的開心情緒,妖豔的聲音傳了過來。那個聲音的主人並不是其他人。那是桃樂絲‧貝德佛格,在NUMBERS時代的暗號名是NINE的女人。過去曾經被稱為「斬首桃樂絲」,是被懸賞高額賞金的傭兵團元首領。
  那樣的她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這是連思考都不需要的問題。在倫敦事變之後逃走了的她,又回到傭兵團的本業了。

「真是不巧我已經捨棄娜個名字了。現在的我只是個普通人,我叫作蘿蕾塔‧千琦。」
「呵呵呵……從妳的口中居然說得出『普通人』這個詞,真是讓人驚訝啊。」

  似乎是沒有要拔起腰間的變種劍的意思,桃樂絲朝著蘿蕾塔她們的座位慢慢走了過來。一點也沒有要進行警戒的樣子。
  要進行奇襲的話,就是現在──這麼判斷之後就站了起來,就在這時候。

「哎呀!」

  背後突然將藏著匕首的手腕抓住,蘿蕾塔不禁陷入沉默。

「妳覺得用這種玩具殺得了桃樂絲嗎?呵呵……妳還是一樣很天真呢。」

  TEN──奧爾嘉‧J‧海恩菲利亞的身影,出現在蘿蕾塔的背後。扭著她的手腕,蘿蕾塔因為劇痛而呻吟。掉到地上的小刀,被奧爾嘉用腳非常熟練地踢到了遠方。
  除此之外,根本沒有感覺到TEN接近的氣息。當然,不只是蘿蕾塔,蘇菲亞以及薩琦雅也非常驚訝。想不到居然會在這種地方遇到「最糟糕的兩人組」,完全出乎意料之外。

「是什麼時候……跑到後面……的。」
「還是一樣連話都說不好呢。」
「咕……痛……!妳在做什麼……!」
「不准對……蘿蕾塔……動手……!」

  蘇菲亞站了起來,用紅色的瞳孔瞪著奧爾嘉,用憤怒顫抖的聲音這麼說。

「妳要是再繼續下去的話……我是不會原諒妳的……!」
「喀喀喀……以前的妳明明就是個膽小鬼,現在居然有勇氣對我說這種話。確實有改變了呢。」

  奧爾嘉將蘿蕾塔的手腕扭得更深,一邊露出充滿餘裕的微笑。同時間蘿蕾塔的慘叫聲大聲響起。手腕的關節已經被壓迫到極限了。

「妳這傢伙……!」

  蘇菲亞才剛說完,旁邊就有一道身影穿過。薩琦雅非常迅速地跳了起來。但是──桃樂絲一瞬間就扭轉了她的身體,以右腳為軸心給她一記迴旋踢,為了要將原本朝著奧爾嘉飛了過去的薩琦雅擊落。
  對於以動態視力根本追不上的速度踢出的腳尖,薩琦雅將雙手擺成交叉狀來擋住,但甚至連減緩她的速度都做不到。

「咕……!」

  在發出呻吟的同時──因為踢擊的衝擊而被踢飛的薩琦雅,背部非常激烈地撞上客車的車窗,接著就這樣飛出窗外,進到黑暗之中。隨著衝擊飛散的無數玻璃碎片灑落在附近的地面上,接著她在砂石地面上翻滾了好幾圈。

「妳還真是……明明就很弱小,就不要反抗我們了嘛。」

  帶著嘲笑的聲音從薩琦雅頭上傳來,在她模糊的視線裡,已經拔出變種劍的桃樂絲的身影就在眼前。但是,她已經沒有任何反擊的力量了。一邊忍耐著背後激烈的疼痛,薩琦雅一邊悔恨地咬著牙齒。

「真是偶然的再會──應該這麼說嗎。」

  這次是從背後聽到了聲音,而這也是,曾經聽過的聲音。JACK──過去曾經這麼自稱的體型嬌小的殺人鬼,現在正用冰冷的眼神,和桃樂絲一起往下看著薩琦雅。

「喔呀,真是嚇一跳了。居然在這種地方再會。」
「不要碰……薩琦雅……!」

  從車上破碎的窗戶跳了出來的蘇菲亞這麼叫著,並且朝著JACK衝過來。但是,桃樂絲的變種劍阻止了她。只用劍壓的一擊,就讓蘇菲亞像是樹葉一樣飛了出去。在這期間,桃樂絲則是待在原地一步也動不了。

「所以說啊,雜魚不管聚集了幾個都還是一樣的。」

  桃樂絲用尖酸的語氣說著,並且吹了一聲口哨。接著傭兵團的男人們就走了過來,並將薩琦雅以及蘇菲亞快速地用繩子綁起來。

「放開我……住手……!」
「到底要做什麼……!」

  JACK歪曲嘴角微笑著,並且靜靜地說「在地下室場上,女僕可以賣到很好的價格,越年輕的價格越好」。她的語氣平靜程度更加深了她所說的事情的邪惡程度。

「我聽說了喔,妳說妳們已經是普通人了?想從黑女僕的身分之中脫身嗎?想像普通人一樣活下去嗎?哈哈哈……哈哈哈哈,開玩笑就算了吧!」

  JACK大笑起來,那個樣子看起來就像是打從心裡覺得很可笑。

「有什麼……奇怪的……!」
「不管妳們去到哪裡,我們都只能在黑暗中生存。像這樣的偶然再會,也就是最好的證明。在黑暗中生存的人,不管有多麼努力,都會有一股看不見的力量在抓著妳──這就是這個世界的真理。放棄吧。」

  蘇菲亞和薩琦雅咬著自己的嘴唇。在壓倒性的暴力之下被蹂躪,完全沒有辦法反抗,自己的「希望能夠重新過一個普通的人生」的願望也在眼前被重挫,並且馬上就要被眼前的這些暴徒賣到地下市場去。
  這種事情……怎麼可能會發生。雖然這麼想,但是,現實是非常殘酷的。

「真是太沒有人性了……!」

  被傭兵團的男人們壓倒在地上的蘿蕾塔,用非常銳利的視線瞪著JACK。但是年幼的殺人鬼毫無動搖。

「老大……在忙碌中打擾,真是抱歉。」

  就在這個時候,傭兵團的人們往JACK身邊聚集了過來。並且都帶著害怕的表情,並且都顯得非常焦急。

「怎麼了。」
「周圍警戒班的報告。有什麼人正在接近列車──。」

  男人的話到此中斷,因為這時有一陣激烈的閃光炸開,接著噴出非常大量的煙霧,將附近一代都籠罩在煙霧之中。
  發生了什麼事──蘿蕾塔、薩琦雅、蘇菲亞、以及JACK她們傭兵團的人們都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只有一件事情是肯定的,那就是這是某個人對傭兵團進行的奇襲攻擊。利用煙霧來進行掩護,就是最好的證明。
  數道叫聲在白煙之中響起,因為劍的揮舞而閃爍著數道光芒。某個人正在以僅僅一個人對抗著整個傭兵團。

「就到此為止了!」

  一道充滿氣勢的聲音傳了過來,白煙逐漸散去,傭兵團的強壯男人們倒在地上各處的樣子映入眼中。即使是經歷過多場戰鬥的前黑女僕蘿蕾塔她們,也馬上就了解到。進行奇襲的那個人──非常厲害。
  陷入混亂的傭兵團馬群們開始嘶叫,在逐漸散去的煙霧裡的那個人物,和JACK,桃樂絲以及奧爾嘉三個人相對而視。

「妳就是,那個時候的女僕對吧……娜娜‧米謝蕾……!」

  奧爾嘉顯露出像是發出狼嚎的狼一般的氣息,並且這麼說。
  聽到奧爾嘉用充滿忌諱的方式說了那個名字,蘿蕾塔她們迅速抬起頭來,背對著從雲後方顯露出來的月亮,跨坐在銀色毛髮的馬上的女僕,和傭兵團的人們對峙著。在她的胸口上閃閃發光的徽章是──艾斯帕提亞。是當代頂尖的女僕們才有可能會被授予的,被選定之人的稱號。
  徽章的主人是娜娜‧米謝蕾。在過去的倫敦事變之中,和露露一起聯手將NUMBERS的領導人JOKER擊敗的英雄。那樣的她,在暴徒們聚集的傭兵團面前,一點也看不出要退讓的意思。

「乖乖投降吧。」

  但是,並沒有回應娜娜的人。

「哈,這也是,命運的再會嗎……。」

  雙手的五指抓著小刀,JACK嗤笑著。桃樂絲也將變種劍以正眼的架式握好,奧爾嘉則是從腰間拔出兩把劍。所有人都打算要使出全力來對付眼前的艾斯帕提亞──娜娜‧米謝蕾。

「娜娜!」

  蘿蕾塔大叫,如果真的有所謂的「命運的再會」的話,那這個才是,這個就是真正的──難道不是這樣嗎。在這麼想的同時,在馬上的娜娜對自己眨了眨眼表示回應。

「上啊!!」

  釋放出殺氣的JACK大喊。一瞬間,好幾個男人朝著娜娜跳了過去。但是在馬上的娜娜則是一點也看不出來有任何的恐懼。

「要出發了喔!狐狸!」

  呼喚著愛馬的名字,娜娜從正面突擊傭兵團的人群。無數劍戟聲響傳來,一個接著一個,傭兵團的男人們紛紛被砍倒在地上──即使是桃樂絲甚至是奧爾嘉也都無法靠近她,在注意到這件事情的瞬間,娜娜就已經和JACK形成一對一的態勢了。

「──好厲害。」

  蘿蕾塔下意識地小聲說著。打從心底被眼前的娜娜的強大、以及美麗、以及純潔所折服。為了成為這樣的女僕,她到底累積了多少的修練呢──。
  這樣的女僕,自己總有一天是不是也可以成為這樣的女僕呢。甚至連這種事情,蘿蕾塔都不自覺地開始思考。在她的胸口中萌芽憧憬的感情,連她自己都沒有注意到。

「沒事吧──?」

  從馬上下來的娜娜,將她的手伸了出來。這時才注意到,傭兵團的人已經全部都倒下了,完全沒有任何其他會動的人了。

「站得起來嗎──?」

  伸出的手穩穩抓住蘿蕾塔,並且這麼回應。

「沒問題。可以站得起來──就跟妳們所說的一樣,我們會用我們自己的腳站起來。」

  對於一片清爽的娜娜的眼睛,以率直的瞳孔看回去。

「有一個目標,出現了。我會變成跟妳一樣的女僕──從學園畢業之後,我會成為足以站在妳身旁的女僕給妳看。」

  這麼說完之後,娜娜露出了頑皮的微笑,並且這麼回覆。

「那,我在王宮等妳。絕對,要成為一個出色的女僕喔。」


〈完結〉








////////////////////////////////////////////來源相關/////////////////////////////////////////////////////////

下町メイド物語

官方網站
Twitter
原文

翻譯許可

特別聲明:
1. 翻譯所使用的圖片以及文字,其著作權與所有權都屬於Laugh Sketch。
2. 翻譯文字若有不精確、錯誤等狀況,都與Laugh Sketch無關,純粹是個人翻譯能力所致。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