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翻譯小說] [下町女僕物語] 第二十一話 「反擊」

框々子 | 2021-12-05 22:13:29 | 巴幣 0 | 人氣 49

〈〈 原文網站、相關版權說明,以及翻譯轉載許可,放在頁尾 〉〉

下町メイド物語
官方網站
Twitter

/////////////////////////////////////////////////////////////////////////////////////////////////////////////////



第二十一話

「反擊」




        張開眼睛之後,可以看得到陰暗的天花板深處,那是用非常冰冷的石頭所建造的天花板。

「醒了嗎。」

        可以聽得到聲音,這是曾經聽過的聲音,這個聲音確實是……。

「不要勉強,傷口會裂開的。」

        溫柔地摸著自己的額頭,那是手掌的觸感。潘妮洛普‧哈巴德因為全身的疼痛而顫抖,用虛弱的視線看著身旁的人物,並且喊了她的名字。克莉絲………。
        紅眼克莉絲──過去曾經是同伴,也曾經是敵人的那個女人的名字,非常虛弱的聲音呼喊著那個名字。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情,潘妮洛普的胸口被劍刺穿了,那是非常嚴重的傷口。

「這裡是……?」
「倫敦塔喔。妳差一點就死了喔,是誰下的手。」

        搜索記憶,在訊問ACE的時候,從背後突然被刺穿了胸口。那個時候所看到的敵人的臉,毫無疑問是──。

「夏露露……,夏露露‧德‧安德莉許……。」

        往下看著潘妮洛普的克莉絲,紅色的雙眼露出陰沉的樣子。「這樣啊。」

「正在訊問ACE的途中……從背後,襲擊……不會錯的,那就是……那個臉就是……。」

        潘妮洛普因為痛苦而表情扭曲。

「應該是不會錯的……刺穿我的那個人就是,夏露露……。」
「JOKER嗎。」

        這時聽到了另一個聲音,那是待在紅葉身邊的艾斯帕提亞,瑪裘里的聲音。

「沒錯……JOKER……!夏露露是那麼稱呼自己的……!」
「好了,不要再說話了。傷口會惡化的。」

        克莉絲這麼說。

「這傢伙的傷口,似乎是故意避開了心臟的刺法,妳怎麼想?」
「沒有打算要殺她……但是,也沒有打算要讓她活下去。應該是這樣吧。」

        瑪裘里這樣回應。

「JOKER的企圖到底是什麼呢……。」
「不知道,不知道啊。已經沒有任何人能夠理解她了。」

        現場被沉默支配。首先說話的是瑪裘里。

「話說回來,紅葉還沒有回來嗎?」
「又或許,說不定應該要這樣思考才行。」

        瑪裘里說。

「現在的夏露露並不是夏露露,現在那傢伙是JOKER。不應該再跟以前相提並論──大意了。不應該讓主人自己一個人去的。」
「怎麼辦,我們的職責應該是要堅守這個地方才對吧?」
「把阿薇里爾找來吧。重新進行作戰和部隊的編組,紅葉是不是平安,就由我來確認吧。」

        拿起一把和身高差不多長的大劍,瑪裘里站了起來。

 ~~~

        市場的騎樓到處都被暴徒們進行了破壞,也沒有被任何人進行滅火,使得黑煙竄起。要求國王退位的人群大量聚集在街上,從身邊持續不斷經過。

        在那樣的風景之中,諾菲娜‧德‧塔爾特停了下來。
        在她面前站著的是不認識的雙人組,不管是哪一個都穿著軍服式設計的漆黑女僕裝。

        其中一個是紅色齊肩短髮,兩邊耳朵都帶著耳環的少女。另外一個則是綁著辮子的銀色短髮,背後揹著一把長型鳥銃的少女。
        紅色頭髮的少女自稱是THREE,銀色頭髮的少女自稱是FOUR。她們是NUMBERS的一員,也就是諾菲她們的敵人。

「請不要這麼警戒,我們不是為了戰鬥而來的,就像這樣。」

        紅髮的少女THREE打開女僕裝的上衣,將藏在裡面的大量小刀丟在地上。數量驚人的小刀掉在地上,發出清脆的碰撞聲。

「……妳們想做什麼?」

        沒有因此就放下戒心的諾菲這麼問道,她用像是要庇護玲和楓一般的站姿,和THREE以及FOUR對峙。對手是會使用卑鄙手段的人,這點在西敏寺的戰鬥中就已經有了慘痛的教訓,這是在引誘我們大意的可能性,也是無法否定的。

「對於妳們凡賽提,我們希望得到妳們的保護。」

        因為無法解讀THREE所說的話的真正含意,諾菲的警戒變得更加強烈。

「我和FOUR已經離開NUMBERS了,但是JOKER不會允許背叛者,這樣的話,能拜託的就只有妳們了。」
「也就是說,投降……?」
「……。」
「我們擁有妳們應該要知道的情報。作為代替,妳們要保護我們的人身安全。也就是Win-Win的交易,應該不是什麼壞事吧?」
「……是要我相信妳們嗎。」
「那這樣子呢?」

        打斷兩個人的談話,銀髮少女當場將背後背著的長型鳥銃迅速分解完畢,那是眼睛也無法跟上的超快速度。

「應該要躲在陰暗處的狙擊手,在敵人的眼前正大光明的露出身影,除了投降以外還有可能有其他意思嗎。」

        FOUR用不安的眼神盯著諾菲。雖然這麼說,但FOUR原本就是帶著這種眼神的少女,而這件事情本身諾菲並不知道。

「……我們『應該要知道的情報』,所指的是,什麼?」

        鈴鼓起勇氣發問,接著紅髮少女THREE從懷中掏出一張紙並且繼續說。

「那麼,仔細聽好了。接下來NUMBERS將會對王都的基礎建設進行無法回復的破壞。距離『計畫二』發動的時間已經不多了,要是不盡快對應的話,王國將會遭受到無法挽回的傷害。」

 ~~~

「真的假的!妳不會太強了嗎!」

        SEVEN驚訝地張大眼睛,對露露‧拉‧夏洛特發出了奇襲但是卻連一根手指頭也碰不到──為此感到非常驚訝。
        揮舞著鎖鐮,背上背著忍者刀。手裏劍、撒菱、鳥銃、各種暗器甚至是火藥、將所帶著的全部武裝都用上了,但是對露露依然完全沒有用。這樣的話,最後的希望就只有自己的劍了──這麼決定之後,就拔起了背上的刀。

「真是意料之外……王宮女僕的頂點居然是這樣……!」
「SEVEN妳在幹嘛!還在玩嗎!趕快收拾掉!我這邊沒辦法一次對付兩個人啦!」

        EIGHT向SEVEN求救,她自己則是一個人和佛羅斯特姊妹交戰中。

「嘖!相性不好!沒辦法接近……!」
「就這種程度嗎NUMBERS──。」
「真是的,連玩遊戲都稱不上呢姊姊──。」

        兩手握著輪轉式手槍,佛羅斯特姊妹像暴風雨般的進行速射,EIGHT則是以非常驚人的跳躍力在火線中逃竄,連確保遮蔽物都已經盡力了。

        姊姊──右眼是翡翠色的費歐娜‧佛羅斯特。
        妹妹──右眼是琉璃色的芙蘿拉‧佛羅斯特。

        和EIGHT對峙的對手是,人稱THE MIRROR的佛羅斯特姊妹。被稱作是倫敦最強的紋付女僕的她們,對NUMBERS的復仇之心正在燃燒。因為之前在西敏寺的戰鬥中,身為姊姊的費歐娜遭到了奇襲攻擊而被打倒了。

「SEVEN!選手交換!不用妳的遠距離攻擊是打不倒那對姊妹的!」

        一邊躲避佛羅斯特姊妹所擊出的槍彈,EIGHT一邊大叫。使用中國拳法的她和使用兩把手槍的佛羅斯特姊妹,兩者的相性實在是太差了。

「再等一下……!再給我一點時間就好!」
「喂,妳這傢伙……別開玩笑了妳這個假忍者!這裡已經好幾次都差點要死了欸!?」
「這是我的夢想啊,和露露‧拉‧夏洛特單挑……!」

        哼,SEVEN一邊露出自豪的笑容一邊說。

「在這裡退下的話就是辜負了武士道了啊……!」
「妳不是武士而是忍者吧!──喂!」

        EIGHT從蹲在地上的姿勢,毫無預備動作地往後方一跳。那是察覺到危機後所做出的行動,但即使如此,那仍然是非常不得了的爆發力。

「妳剛剛,消除了氣息對吧……?」

        對於新加入的對手的出現,EIGHT擺著洪家拳的架式進入警戒狀態。

「居然能夠抓到我大意的瞬間,很厲害嘛。妳的名字是?」
「……娜娜‧米榭蕾。」

        握著劍的娜娜,和EIGHT之間距離約四十公尺,互相對峙著。那個眼神已經和以前的娜娜不一樣了,那個是歷經了非常激烈的鍛鍊,已經習慣了實戰,已經擁有戰士一般的眼神,獨當一面的女僕。

「外表看起來只是持有臨時執照的學生,那個技巧,是在那裡學會的?」
「……!」

        對於沉默以對的娜娜,EIGHT露出了愉快的笑容。

「不錯嘛,不錯嘛。要是被對手知道了技巧的正體,那就完蛋了。自己的流派應該要隱藏好,還真的是教
得很好呢。不過,我認識一個人會用跟妳很像的技巧。那是一個叫做JOKER的人──。」

        猜中了嗎?EIGHT這麼說。

「妳的老師就是紅葉吧,那傢伙可是日本出身的真正的忍者喔。妳剛剛用的那一招,JOKER也常常會使用類似的技巧呢──。」

        看準了娜娜呼吸之間的縫隙,EIGHT往地面一踩開始縮短距離。而娜娜則是做好覺悟,為了保護在身後的妮可,向敵人迎擊。
        另一方面──就在SEVEN與露露對峙的時候,雖然不斷聽到刀劍互相碰撞的聲音,但是SEVEN的攻擊對露露沒有造成任何擦傷。

「……是把我當成笨蛋嗎?是在玩弄我嗎?妳啊,從剛剛開始就只用了五分之一的全力對吧?」
「我對於應該戰鬥的對手都會抱持敬意來揮劍。不管是誰,都不例外。」

        露露堅定的回應。但是SEVEN的表情卻是因為憤怒而扭曲。

「那就是所謂的強者的傲慢啦!弱者光是看到那個就足以傷害自尊心了!我想和妳全力對全力的對決啊!」

        對於橫斬揮出的一劍,露露以最小的動作彈開來。對於以超高速移動的SEVEN,對此應該要感到驚訝的露露卻留在原地一動也不動。不對,應該說是連移動的必要都沒有才正確。因為只要等待對方衝進來的瞬間,露露就可以以最小的勞力,以最小的動作將敵人的攻擊彈開。

「妳的那個眼神……我有看過。在戰鬥的時候,不論是恐懼或是喜悅都不會顯露出來的表情……就跟我們的隊長一樣,完全一模一樣的眼神……!」

        露露沒有任何回應,只是繼續揮著劍,將SEVEN的攻擊彈開。一刀接著一刀,SEVEN的女僕服被斬破,但是並不是致命傷。她也能輕鬆地躲開露露的反擊,那個狀況之下,如果是一般人的話,早就已經被砍倒在地也不奇怪。SEVEN也是非常能打的人。

「還是說以我的實力,根本不足以讓妳使出全力嗎……?既然這樣的話……!」

        刀身再一次被彈回來,抵抗著鞋底的摩擦往後退的SEVEN,順勢用全身施力。接著她的黑色長髮因為殺氣而豎起來,在她的臉上浮現好幾條青筋。瞳孔全開的那個表情,讓人聯想到鎖定了獵物的猛禽類。

「全力之中的全力──這樣的話如何!」

        一瞬間,SEVEN的身影消失了。不對,並不是消失了,而是以肉眼無法捕捉的速度往露露衝了過去。那個是日本秘傳劍術所傳承下來的高速步法『縮地』──但是,那是即使如此也無法說明的超高速度。

        SEVEN,本名薩琦雅‧阿瓦爾多‧芙賽恩,在利物浦的貧民窟之中,鍛鍊出了個人流派的忍術,經過了十年的修行所學會的『個人流派的奧義』。這個技巧將意識全部染上憤怒的情緒,來排除一切的雜念,並且以此將身體能力提高到一般人所無法到達的領域。

        小時候,弟弟們被一群擄人強盜們抓走,並且被帶到不知道何處。對於那時候什麼都做不到的自己的無力,SEVEN在腦海中瞬間再現。那個時候所見到的擄人強盜們的臉龐歷歷在目,透過這樣子的方法進入『將腦中的限制器拆除』的狀態。
        要是更強的話,要是能夠變得更強的話,就可以守護弟弟們了──悲傷的情感變成後悔,而後悔的情感最終變化成強烈的憤怒。在那個瞬間,就像是拔除了什麼拘束器一樣,身體中源源不絕地湧出力量。
        接著SEVEN便可以在一瞬間,獲得超乎常人的力量以及速度。當然,因為是超出身體限制的力量,所付出的代價也非常高。這個毫無疑問,對SEVEN而言是最後的最後的一招。

「露露‧拉‧夏洛特,妳覺悟吧!」

        變成了殘像的SEVEN,刺出的刀的尖端朝著露露的心臟刺出──接著,隨著尖銳的聲音感到一陣衝擊,腳停了下來。
        為什麼──在這麼思考之前,就明白了。自己和露露之間站著一個女人。

「就到這裡了,SEVEN。」

        KING的聲音傳進耳裡。
        KING用一隻手的劍將SEVEN的刀,另一隻手的劍將露露的劍,非常巧妙地壓制住。不知道是從哪裡冒出來,介入兩者之間的戰鬥並且將戰鬥中斷。
        從近距離看著突然冒出的亂入者的露露臉上,罕見地出現了驚訝的表情。但是SEVEN並不知道露露驚訝的理由。

「如何啊露露。NUMBERS的士兵很強吧?對於這傢伙不考慮輕重緩急就使出來的這個技巧……反應稍微慢了一點呢。妳還認為她是比妳弱的對手嗎?還覺得是不用使出全力也贏得了的對手嗎?」

        哼,KING用鼻子哼了一聲之後並說,真是傲慢啊。

「要是使出全力的話,擔心會傷到這傢伙對吧。這種性格還真是從以前到現在都沒變的壞習慣呢。既然是比較弱的對手,就應該要盡快打敗讓她無力化,我記得我有告訴過妳的。」
「史黛芙才是,明明就可以從我的背後襲擊的……為什麼阻止戰鬥。」

        露露叫了KING的本名,她知道KING的事情。

「因為不能放任這些傢伙跟妳們玩。但是,妳安心吧。」

        KING一邊壓著露露的劍,一邊用小聲的聲音宣告。

JOKER她……夏露露‧德‧安德莉許,就在大笨鐘等著妳的來訪,那是妳能夠毫無顧忌使出全力戰鬥的對手。對妳來說,這種局面應該也是妳所期望的才對吧?」

        光用眼睛看就能夠了解,在平穩的眼神深處,像是養著一頭飢餓的狼一般的表情──KING靠近露露的臉並且小聲說著。在那一瞬之間,露露的表情因為嫌惡而扭曲。這是平常不會有的反應。

「撤退!SEVEN、EIGHT!部隊要再編成,一起過來!」

        從露露的臉離開的KING這麼宣告,就在這時候。

「等一下等一下──。」
「等一下NUMBERS──。」
「妳以為我們會讓妳們就這樣回去嗎──。」

        佛羅斯特姊妹將槍口在至近距離對準著KING,並且帶著非常強烈的殺氣。她們並沒有讓KING就這樣活著回去的意思。

「費歐娜、芙蘿拉……住手吧。」

        露露並沒有將視線從KING身上移開,就這樣說著,但佛羅斯特姊妹則是一起往同一個方向歪了歪頭,並且表現出殺氣勃勃的氣息。

「唉呀唉呀露露‧拉‧夏洛特──。」
「只是因為被敵人拿劍指著就害怕成這樣嗎──。」
「即使是凡賽提的人,在敵人面前表現出害怕的樣子實在是──。」
「趕快從那裡退下,露露‧拉‧夏洛特──。」
「要是妳進入火線的話,也有可能被擊中──。」
「當然要是不介意變成蜂窩的話,那也無所謂──。」
「不對……聽我說,費歐娜、芙蘿拉……。

        露露閉起眼睛,那副表情像是在說著「拜託快住手」。但是,身為戰鬥狂的佛羅斯特姊妹對於那樣的話語完全聽不進去。

「笑死,還請不要瞧不起我們姊妹倆──。」
「我們是THE MIRROR,佛羅斯特姊妹──。」
「並不存在在仇敵面前收起長矛的選項──。」
「可不要小看我們,露露‧拉‧夏洛特──。」
「趕快從那裡離開──。」
「不然就把妳跟NUMBERS都一起打成蜂窩──。」
「不是的……史黛芙,並不是妳們打得過的對手……!」

        已經像是祈禱一般叫喊的露露,讓佛羅斯特姊妹的表情充滿了憤怒。

「閉嘴!露露‧拉‧夏洛特──!」
「我們的槍口!絕對不會讓仇敵逃走的──!」

        佛羅斯特姊妹的雙手握著合計四把輪轉式手槍開火──就在那個瞬間。KING突然消失了。
        首先感覺到異狀的是費歐娜,接著注意到的是芙蘿拉。靠在板機上的手指沒有辦法施力,無法擊發。接著注意到的是,自己已經受了重傷。

「咕啊!」
「咕嗚!」

        姊妹兩個同時發出聲音,伴隨著大量鮮血噴出之後,倒在地上。KING同時斬了兩個人,同時間露露也飛奔出去。但是SEVEN和EIGHT兩個人瞬間切入,讓露露無法接近KING。

「這次就撤退了SEVEN、EIGHT──是計畫二。要執行計畫二了。」

        接著,隨著突然的爆炸,NUMBERS的身影消失無蹤。思考著不知道是什麼時候在周圍配置了炸彈,露露才注意到應該是在戰鬥途中,由EIGHT巧妙地四處走動,為撤退進行準備。露露為了守護娜娜、妮可、以及佛羅斯特姊妹,用劍將因為爆炸飛來的瓦礫通通彈開。

「──來大笨鐘吧。JOKER正在等著妳。」

        對於KING留下的一席話,露露在被火焰包圍的街道中獨自站著並且往上看著夜空。

 ~~~

「畜生!被她們逃走了……!」

        因為像濃霧一樣瀰漫在周圍的黑煙而咳嗽著,希耶娜站起來並且吐出了這句話。敵人已經逃走了。

「似乎很熟練呢。利用爆破工作讓建築物整個倒下來,並藉此封印我們的追擊……。」
「不要誇獎敵人,瑪莉艾。不過妳們幾個,臉上也太慘了吧,都沾滿灰塵變得全黑了喔。」
「現在不是說這種事情的場合吧!敵人所說的『計畫二』……總覺得有很不好的預感!」

        瑪莉艾爾協助希耶娜起身,並且冷靜地說。她們的周圍已經是一片慘狀,要重新認知到這裡原本是被建築物包圍的小巷子,需要一點時間的程度。周圍留下了如此悽慘的破壞痕跡。
        家屋倒塌,四周到處都竄出火焰,濃煙幾乎遮蔽了視線。再過一陣子,暴民以及士兵們就會聚集到這裡了吧。在那之前,必須要盡快離開這個地方才行。

「艾莉莎白!茱莉亞!麗莎!尤斯蒂娜!沒事吧?沒事的話就回應一聲!」

        瑪莉艾爾大聲叫著,接著從濃煙的另一側出現了背著夥伴的茱莉亞和麗莎。艾莉莎白和尤斯蒂娜已經昏了過去,但似乎是沒有什麼傷勢的樣子,實在是不幸中的大幸。

「是叫做QUEEN和JACK對吧,她們非常強喔。」
「也就是說,NUMBERS的幹部等級,跟我們實力相當。」
「就跟紅葉說的一樣,嗎……。總有一天,我們會遇到足以和凡賽迪匹敵的對手,指的就是這件事吧。」

        希耶娜和瑪利艾爾一邊交換著意見,一邊帶著茱莉亞和麗莎她們迅速脫離現場。至於為什麼希耶娜和瑪利艾爾會在一起……時間必須要稍微回溯一下。
        在希耶娜與自稱是QUEEN的敵人戰鬥的途中,突然出現了一個從屋頂發動奇襲的敵人。新加入的敵人自稱是JACK,面對強敵對手的二對一,希耶娜的狀況變得弱勢。
        同時間艾莉莎白以及茱莉亞也遭遇了到新敵人的襲擊。那些人自稱是NINE以及TEN,是非常強的敵人。程度差不多和QUEEN或是JACK等NUMBERS幹部相當。

「好久不見了,茱莉亞大人,妳還記得我嗎……?」

        自稱是TEN的男裝麗人的敵方女僕,朝著茱莉亞這麼說,那是充滿了厭惡的聲音。

「我的名字是TEN──過去則是被稱為奧爾嘉‧J‧海恩菲利亞的人。」

        同為海恩菲利亞家的兩個人開始互相攻擊,一發不可收拾。而NINE、SIX、EIGHT三個人則是合力攻擊艾莉莎白。再加上陷入困境的希耶娜。
        在這樣的危機之中,趕來救援的是瑪莉艾爾。正在追逐著逃跑中的JACK一行人的她,已經注意到了。NUMBERS正在為了撤退而展開戰鬥。要是讓她們就這樣逃走了的話,勢必將招致不可挽回的事態──接著就憑著這個直覺,瑪利艾爾決定緊咬著NUMBERS不放。但是,終究是晚了一步。
        SIX使用爆破來全力支援NUMBERS的撤退。爆破之後再一次的爆破,不斷產生巨大的破壞。接著在離去之時,SIX對希耶娜豎起中指,並且這麼說。

「大姊比妳要強好幾倍!凡賽提根本就不是對手!」

        QUEEN──本名法蘭切絲卡‧千琦,原艾斯帕提亞的殺人藝術家。她也是SIX的親姊姊。

「那,接下來呢?」
「萊丁頓老師發出了集合命令。集合地點按照原定計畫,老師她們那邊,似乎還頗有進展的樣子……。」
「那就是,要前往倫敦塔的意思了。」
「沒錯──敵方應該會很困惑吧。居然從倫敦塔中開始進行攻略,應該是想不到的事情吧。」

        對於瑪莉艾爾的話,希耶娜喀喀喀地笑了起來,用她沾滿灰塵的臉。

「真是的,老師還真是出了很大膽的一手呢。居然假裝成NUMBERS,堂堂正正地就進入了倫敦塔。」

 ~~~

        大笨鐘。從這座非常高的鐘塔上,可以很仔細看得到倫敦各處都冒著火光。夜空在火光的照射下呈現橘色,議會前聚集的士兵和暴徒們,手持武器叫喊著要國王退位。因為政變的關係,王都目前可以說是已經燃燒了起來。

「賭場已經完全準備好了,的意思呢。話說回來,這副慘狀,根本就已經是賭場了。」

        在最高處往下看的JOKER。而在她的背後陰森地笑著,身邊陪伴著TWO的ACE這麼說。

「圓桌和紅心所存下來的籌碼,就這樣全都沒了。但是姊姊並沒有忘記準備齊她的籌碼……。於是現在,姊姊所注目的轉盤就要丟入球了。大獎JACK POT就在眼前了。」
「還沒──我們還沒,我們還沒有贏得這場賭局。」

        JOKER這麼說,非常嚴肅,毫不大意地這麼說。
        KING安靜地走向她的身旁,並且輕輕撫摸主人的肩膀。

「凡賽提,對吧……。」
「沒錯。」

        JOKER對此回應,帶著威嚴。

「那是紅葉為了對抗我們所誕生出來的組織。為了要咬住我們的喉嚨並且撕成碎片,只為了這個目的,而由紅葉鍛鍊出來的精銳部隊。」
「妳還真是看好她們呢,JOKER。」

        KING浮出淡淡的笑容,平常都是和習武之人一般的行為舉止,因此完全想像不到,那是個充滿溫柔、姿色綻放的笑容。她只有在JOKER的面前,才會出現這樣表情。而JOKER也是一樣的。

「史黛芙……妳應該也知道的吧。畢竟直接和凡賽提切磋過的,是妳才對。」

        JOKER用KING的本名來稱呼,並且帶著作夢般的笑容。ACE就這樣,在後方靜靜地注視著這兩個人。就連作為JOKER參謀職位的她,也無法進入她們的兩人世界。她們兩個在NUMBERS組成的很久之前,就已經有了非常堅固的羈絆。

        幼小的TWO將裝著腓特烈的鳥籠提在手上,拉了拉ACE的袖子。

「現在還在凡賽提的威脅之中,我們幾個……真的可以獲得自由嗎……。」

        TWO用不安的聲音發問,那個嬌小的身軀與閃耀的金髮,像是表現著內心的不安而顫抖著。小時候,被故鄉的大德意志政府奪走了家人,失去了自己的身分也失去了容身之處的她,毫無疑問是NUMBERS之中最渴望自由的少女。
        從因為父母被冠上間諜的嫌疑,而被秘密警察殺死的那一刻開始,從被祖國追逐的時候開始,TWO的臉上就已經再也看不到笑容了。

「不要著急,TWO。」

        JOKER回過頭來,溫柔撫摸著TWO的金髮,就像是慈母一般。

「那個時候的約定並沒有錯,絕對沒有。從在薩爾斯堡的街頭撿起瘦小的妳的那時候開始,我就為了看到妳的笑容而戰鬥著──所以不要擺出那種表情。」

        像是要表達對JOKER的順從一樣,TWO紅著臉頰點點頭。

「那麼,ACE。就跟妳說的一樣,布局都已經完成了。接下來就是作為棋子的我們要盡力工作而已了。」
「連姊姊都是其中一枚棋子……的意思嗎?」
「我應該說過了。我是國王也是皇后、是城堡也是騎士、是主教也是步兵。敵人裡也有一個這樣的人物,也就是我的後繼者。只要她還在這個棋盤上,那我們所做的一切就是白費。」
「露露‧拉‧夏洛特,對吧。」

        ACE說出了最強的敵人之名,接著──。

「──夏露露小姐。」

        呼喚JOKER過去之名的聲音響起。那是清脆乾淨,充滿堅強意志的聲音。

「呵……呵呵呵……。」

        突然肩膀一震的JOKER笑了。就像那個名字一樣的小丑一般,那是個嘴唇兩端高高吊起,歪曲的笑容。連ACE也不自覺地感到一陣寒意的笑聲。

「呵呵……哈哈哈哈哈!」

        JOKER無法停止地大笑起來,接著她的雙眼轉向發出聲音的那個人。在那張臉上,已經沒有任何表情了。

「妳是怎麼到達這裡的?堅守防衛的可是王國的精銳兵和王宮女僕們喔?」

        在黑暗之中,發出燦爛紅色光輝的JOKER的眼神,注視著闖入者。

「──所有人,都打倒了。這都是為了,要打倒妳。」

        露露‧拉‧夏洛特就在那裡。在黑暗之中,閃耀著青色光輝的眼神,只注視著JOKER一個人。
        確認那個身影之後,JOKER的臉上再次出現了小丑的笑容。

「原來如此,王國最精銳的五十七人全都斬殺了嗎……不愧是我的後繼者。要是沒有那麼強的話,我也是很困擾呢。」
「我可沒有殺。奪走性命什麼的……斬殺同胞是,違反女僕道的。」
「那麼,我要怎麼辦呢?我是妳的同胞嗎?」

        JOKER問道。向露露問道。

「並不是呢,我已經不是妳的同胞了。我是燒毀王都的大叛徒。那麼妳可以殺得了我嗎?露露‧拉‧夏洛特啊。」

        朝著這麼宣告的JOKER耳邊,旁邊的KING將臉靠近。

「那麼,祝武運昌隆──可以的話再次見面吧。要是就這樣結束的話,我可不能接受。」
「啊啊,再會了KING。」

        接著緩緩地親了JOKER臉龐的KING,將視線由自己深愛的主人側臉,慢慢轉向露露。

「妳的劍是絕對碰不到JOKER的。這是,絕對的──這位已經,不是妳所認識的夏露露‧德‧安德莉許了。這點妳就牢記在心吧。」

        一邊整理著外套式的女僕裝上衣,KING從露露的身旁經過,消失在黑暗之中。ACE和TWO也依序消失。
        在被大時鐘的齒輪與機械群包圍的空間裡,剩下來的只有露露和JOKER,僅僅兩個人。

「已經沒有任何旁觀者了。露露啊,差不多該露出『本性』了吧。」

        JOKER笑了。露露則是盯著眼前的敵人並沒有回應。在她的周圍,慢慢地湧出應該說是鬥氣的東西。那是誰都沒有看過,使出全力的露露的樣子。

「如果是妳的話說不定,可以填補我的空虛……我就是這麼相信,並且經過了無數的戰鬥直到今天。我的信仰,看來今天終於有了回報的樣子。」

        手指伸向筆直的劍,JOKER嘴角的笑容一瞬間消失了。

「真的是很開心喔,露露‧拉‧夏洛特。能夠和妳以劍相交就是我這輩子最後的願望。」

        露露並沒有回應,將劍以上段架式握好,並且這麼說。

「很好,那麼我就好好地,盡全力來了結妳吧──!」


~~~

「露露並沒有回來,嗎──。」

        在倫敦塔的一個房間內。阿微里爾‧梅貝爾‧萊丁頓一邊咬著拇指指甲,一邊小聲地說。而聽到她的低語的只有一個人,那就是擔任倫敦塔奪還部隊的副隊長,諾拉‧歐布萊恩。

「我以為只有那孩子不會無視命令的呢,該不會是……。」
「就是那個該不會。那傢伙,自己一個人跑去殺JOKER了吧。」

        在兩個人之間一陣沉默。

「──既然這樣那就沒有猶豫的時間了。馬上開始吧。」

        在凡賽提的希耶娜、瑪莉艾爾、諾菲,以及瑪裘里、克莉絲,以及娜娜她們面前,阿維里爾將一張巨大的地圖在桌上攤開。那是倫敦的全街道圖。

「這場戰鬥中,我方出現了非常大的耗損。我就直說了,NUMBERS是至今從沒遇過的強敵。是連紅葉也被打敗了的程度。」

        全員的視線,都集中到正在房間角落休息的傷者們上面。紅葉、佛羅斯特姊妹,以及潘妮洛普。特別是紅葉被打敗所給予的衝擊實在是太大。以NUMBERS的幹部為對手,法爾特西亞王國最強的艾斯帕提亞也會戰敗──。
        親生女兒的楓,則是用哭腫的雙眼待在自己的母親身邊。但是紅葉並沒有睜開眼睛的跡象。目前仍然是不容樂觀的危險狀態,這是將倒在血海之中的紅葉救出來,並且給予緊急救助的瑪裘里的見解。
        但即使是在這個狀況之下,阿微里爾依然像個指揮官一樣毅然決地宣告。

「但是還有反擊的機會,有新的情報進來了。情報顯示,敵人正朝著下一個階段進行中。我們要迅速封鎖敵人的動向,並且搶回倫敦的全域支配權才行。」

        所有人員的表情,都非常堅決地看著阿微里爾。

「幸好,這時候出現了協助我們的人──THREE,以及FOUR。」

        全員的視線集中在,靠著房間後方牆壁的二人組身上。從NUMBERS脫離並投降的二人組。諾菲帶著她們出現在倫敦塔的時候,大家都非常驚訝。但是當事人的表情則是非常冷靜。

「大家好……我是THREE,本名是莫妮卡‧賈爾斯。莫妮卡,這樣叫我就可以了,畢竟我已經不是NUMBERS了。」

        THREE用平淡的口氣說著,她是個紅色頭髮,有著雀斑的少女。

「然後,這傢伙是FOUR。莉莉安娜‧德圖謝。」
「是德圖『什』,笨蛋。」

        FOUR用不滿的聲音說著。用不良少年一般的坐姿坐著,揹著長型鳥銃的樣子具有和年齡不相符的壓迫力,和嬌小的身材以及年幼的外表實在是太不搭調。體格明明和玲或是楓差不多,也許是所經歷過的無數殘酷場面導致的。她們散發出這樣的氛圍。

「抱歉抱歉,畢竟在NUMBERS裡面很少會叫本名。」
「妳們說了『計畫二』對吧,NUMBERS的下一步是什麼?」

        阿微里爾像是要打斷兩個人的打鬧似的這麼說了。

「目的是王都倫敦基礎設施的完全破壞。最後的目標是,搶奪而來的XD以及法爾特西亞王國的破壞工作,以這兩樣東西作為見面禮,逃亡到大德意志。NUMBERS作為大德意志的走狗,現在正在活動著。」

        對於眾人漸漸出現的議論聲音,阿微里爾將其制止。

「NUMBERS在照著紅心的意思行動的同時,也照著大德意志的意思在行動,是這個意思嗎。」
「也就是雙面間諜呢。」

        對於阿微里爾的話,諾拉一如往常的緊緊跟著。接著THREE,也就是莫妮卡‧賈爾斯向所有人宣告。

「NUMBERS的破壞目標是以下這四個。大笨鐘、柯芬園、皇家司法院,然後是英格蘭銀行。這些設施的破壞,應該會在各個地點同時進行,透過炸彈或是毒物來進行,非常有效率的喔。」

        也就是說,莫妮卡繼續說。

「要保護王都的基礎設施的話,必須以『同時奪還作戰』來對抗才行。要同時、非常迅速的、將敵人無力化之後進行奪還。並且是以四散在王都中的NUMBERS幹部們為對手──那,聽完了這些之後,難道各位不這麼認為嗎?」

        幾乎是不可能,讓人絕望的作戰,對吧──莫妮卡的話語,被室內的沉默覆蓋過去。












////////////////////////////////////////////來源相關/////////////////////////////////////////////////////////

下町メイド物語
官方網站
Twitter
原文

翻譯許可

特別聲明:
1. 翻譯所使用的圖片以及文字,其著作權與所有權都屬於Laugh Sketch。
2. 翻譯文字若有不精確、錯誤等狀況,都與Laugh Sketch無關,純粹是個人翻譯能力所致。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