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61

佛萊曼 | 2021-06-19 21:21:40 | 巴幣 14 | 人氣 68


  眼看刀鋒將近,道爾森似乎無法閃避,但是他將黑暗氣息凝聚在手中,徒手伸向那把劍。漢威爾打算刺穿他的手掌,繼續進攻。
  卻無法稱心如意,道爾森死命抓著刀鋒,即便鮮血汩汩流下。
  漢威爾使勁抽回,可是卻連道爾森整個人一起拉過來,他將刀子往對方的身側一刺,漢威爾躲開了。
  在空中墜落,兩人仍糾纏在一起,不甘示弱,道爾森拿著刀猛刺,漢威爾也在躲避,就在最後,兩人雙雙墜地,發出巨大的聲響。
  不少人通通往這裡看過來,不過兩人隨即就拉開距離,他們弄得灰頭土臉,但是毫髮無傷。
  以尖銳的眼神瞪著彼此,他們看起來要繼續攻擊,但停了下來。
  漢威爾正在思考如何進攻,他還有很多招數都還沒用上,相信對方還沒見過。
  道爾森在想,如果有辦法說服漢威爾,那要在甚麼契機,以什麼方式進行傳達。
  兩人各自籌畫接下來的行動。
  「你跟我想的一樣嗎?」道爾森說。
  「肯定是不同的東西了。」漢威爾說。
  「聽說你要往上攻略。」道爾森說。
  「不關你的事。」漢威爾說。
  「是阿,不過這次你們損失慘重。這樣行得通嗎?還是說,你們的人手多的不得了?」
  「這倒是真的,我們完全不缺人手。但是相當缺乏強而有力的人,像是你和卡提烈克這等強者。」
  「被你認同,似乎不值得高興啊。事到如今,我們恐怕也沒有合作的餘地。」
  「說的也是,但也不盡然。沒有永遠的敵人,今日的敵人,明日的戰友。我可不是那種腦袋硬如磐石的老傢伙哪。」
  「當你的戰友,能有甚麼好處?我實在不懂,為何有那麼多人願意追隨你,仰慕你的強大?騎士團的威望?你立下的豐功偉業?還是說,你就是擁有那等魅力?確實啦,跟你交手的過程中,才能理解那種強大,不光是力量上的。」道爾森說。
  「你還挺有眼光的,神殿長。」漢威爾說:「我們團裡需要更多像你這樣有智謀、有實力而且懂得賞識別人的法術師,如果可以跟你建立合作關係,那是再好不過的。」
  「這是個不錯的主意。但你能給我什麼?名譽?財富?女人?這些都不是我想要的,我要追求更多的力量,往更高的境地發展。我追求冒險的刺激感和危險,這也是為何我不肯停下腳步,我不想被任何東西綁住。」
  漢威爾感到困惑,他把刀子往地面一插,右手插腰說:「那你到底想要甚麼?」
  「去雲嶺城的魔法石頭,這東西你應該能弄到手吧?」
  漢威爾挑起眉毛,對這番話富有濃厚的興趣。
  「當然,不過這東西要價不斐,畢竟想去的人不少,真正能抵達的人太少了。你想要這東西啊?沒問題,但是你要為我效勞,開拓試煉之塔,打倒魔獸。這東西的價值,應該足以抵掉這任務的報償。」
  道爾森撫摸下巴,似乎正在猶豫。
  漢威爾見狀,他又說:「你還有什麼要求,說說看,不過這都要在完成以後,才能給你。我是六帝,有名譽和信用的,這你用不著擔心。我或許會使卑鄙小手段,但在交易的面前,我會是比政客還要值得信賴百倍的夥伴。」
  「拿政客比喻阿,好歹說個祭司還是僧侶吧。」道爾森說:「這我還要想想,但是,我只能幫你殲滅一隻魔獸。你能接受嗎?」
  「那我也有條件,請你把伊希斯爾塔的事情忘得一乾二淨。我不會再對你們不利,你的所有同伴,包括卡提烈克,但你們通通都得協助我。」
  「我還得跟其他人商量呢。」
  「給你們三天的時間,底限的條件,卡提烈克、你和那個小女孩,都得要參與遠征,如果不行,那就算談判破裂。」漢威爾的手指比出三的數字。
  「好的,那麼,我就用念說來通知你吧。授予你使用念說。」道爾森用黑劍在空中畫了一個小魔法陣,魔法陣隨即射出一道雷射,飛向漢威爾,在他的手背上形成烙印。「聲音就會直接傳到腦海。你只要在腦中想好要說的話,之後再想像要告訴我,就能完成。」
  「像是這樣。」漢威爾念說。
  道爾森從沒見過有人如此迅速學會,這個理解能力和學習力都超群的傢伙,如果也來學魔法,肯定會成為一名優秀的大魔法師。
  搞不好,火焰風暴那種等級的大魔法,他只要幾個月就能學會。
  道爾森很想繼續教對方東西,不過難保未來他不會再次成為敵人,還是收斂點好,他無法確定漢威爾是否真心締結聯盟。
  「就這樣吧,麻煩你停止追殺,撤兵。」道爾森念說。
  「我知道了,那我三天後,在伊希斯爾塔等你的回覆。」漢威爾念說。
  他留下這句話,披上他的黑影斗篷,一個轉身,斗篷飄落在地,本人不見蹤影。
  正在和骷髏士兵纏鬥的布拉雷爾、洛克斯特和奈娜,突然間,敵方收手了,他們各自收起刀刃,轉身返回。
  他們感到不知所措,不過隨即聽到道爾森念說:「戰鬥結束了!大家可以回來了。」
  最終他們高舉武器歡呼和跳舞,為了最終的勝利尖叫。
  克彌希亞和克萊蕾雅鬆口氣,她們停下腳步,站在城市某處的屋頂上俯瞰遠處的骷髏大軍折返。
  幽氣隨之消失,看樣子,這次是真的逃過一劫了。
  但他們都不明白,究竟漢威爾為何撤兵了,是道爾森打贏了?還是他們取得某種共識還是協議。
  夜晚陡然降臨,在沒有陽光和月光的試煉之塔內,樓層頂端發光的植物在夜間陷入休眠狀態,因此塔內變得一片漆黑。
  唯有城鎮的燈火以及動植物的照耀帶來一絲光明。
  他們在街道一處巷弄內的小廣場裡聚集,道爾森已經變回原樣,他施用大規模的群體治療法術,讓傷口止血以及癒合。
  但傷勢真正要好,還是得等上一段時間。
  「真是累死人了!折騰了一天阿。」布拉雷爾甩甩肩膀,活動筋骨,傷口仍不時隱隱作痛。
  「死靈還真是難纏的對手,就算打倒他們,也會一再的站起來應戰。」洛克斯特說。
  「弓箭都沒有發揮用處……真是難過。」奈娜說。
  「話說回來,威希蘭呢?」克萊蕾雅說。
  「他不在也無所謂,現在是怎樣?道爾森。你跟漢威爾應該達成某種協議吧?否則他不是會輕易放過別人的傢伙,他死纏爛打的強度就跟死靈沒兩樣。」克彌希亞說。
  「嗯,漢威爾希望我們協助他打倒魔獸,最少需要我、克萊蕾雅和妳上場,其他人的話就沒關係,當然,人手是越多越好,我不能強迫妳們。」道爾森說。
  「你擅自答應這種事情……」克萊蕾雅顯得困擾又迷惘,「可是,那種情況下,也不得不那樣。我會去的,既然道爾森這麼說的話。」
  「我不會去的。」克彌希亞說:「打死我都不去,那是你自己要答應的,不關我的事。我還有奧尼爾斯軍北伐要準備,打倒魔獸,你知道這比跟煉獄騎士團對幹還危險多少嗎?煉獄騎士團好歹是人治的,還有一點人性,魔獸面前可是不分敵我的,投降也沒用。」
  「那妳要我怎麼給個交代?漢威爾需要妳這個戰力,我們講好了,只要一層,他是那種說話不算話的人嗎?」道爾森說。
  「這倒是不會,不過他也不是值得信賴的人。總而言之,我不想淌這渾水,你給自己找了很大的麻煩。你可知道,打敗一層的魔獸要消耗多少軍力,死多少人,這不是開玩笑的,你喜歡冒險,也不該選擇那種程度的自尋死路。」克彌希亞說。
  「道爾森,想不到你跟敵人做了這種約定。」洛克斯特說。
  「是阿,那什麼魔獸的,我是一定要摻一腳的。」布拉雷爾說。
  「多謝了。」道爾森說,治癒法術結束後,他幾乎筋疲力盡,又餓又累,這個時間去吃晚餐是有點遲了,不過有吃總比沒吃好。
  「我們大家先去吃一頓吧,我請客。」道爾森說。
  「太好了!」奈娜說。
  其他人也紛紛露出笑顏,興奮的討論待會要吃些甚麼。
  「要吃,你們自己吃吧。我要走了。」克彌希亞說,她走向克萊蕾雅,給了她一個大大的擁抱。「真的好久不見了,沒想到我們會在這裡相遇,真的很謝謝你們救了我。你們明早就出發,趕緊離開試煉之塔,離這裡越遠越好,漢威爾不會追殺你們到天涯海角,畢竟他要找的人是我。」
  「姐姐,為什麼不回家?既然還活著,妳都不想念我們和其他人嗎?」克萊蕾雅說,她抬起頭,克彌希亞足足高了她一個頭。「大家都很擔心妳,想念妳。爸爸同樣認為妳還活著,可是其他人都放棄了。」
  克彌希亞別過頭去,不發一語。不敢直視克萊蕾雅和其他人的目光。
  「回家吧,克彌希亞。妳可知道,現在官方發布的消息是,我國長公主因搜救隊多次在戰場上往返而未尋得,因此被認定已死亡。我也知道,因為我有參與搜救,可是,我們遲遲未發現妳的遺骸。」道爾森說。「所以我也認定妳一定還活著,最壞的下場,可能是變成流浪人或俘虜。」
  「我實在無法想像姊姊成為俘虜的樣子,因為妳是不可能低頭的。」克萊蕾雅說。
  「對,而且我有私下派人調查這件事,敵軍的俘虜中,並沒有疑似克彌希亞的女孩。不過,在那之後不久,探子得知一項消息,泰爾緋斯七大貴族之一的蕾菲蒂家族,收養一位十三歲的流浪女孩。」道爾森說。
  「你怎麼會知道這麼清楚!道爾森‧修巴斯!」克彌希亞氣得咬牙切齒。
  「為什麼背叛王國?居然還投靠其他貴族!妳有沒有皇族之尊嚴!真是王國之恥!」道爾森說,他的語氣變得尖銳和凶狠,眼神中帶著責備。
  沒想到,克彌希亞居然開始啜泣,眼淚撲簌簌流下來,整個人跪在地上,雙肩放鬆,身體癱軟。
  克萊蕾雅趕緊上前抱住她。
  這次克彌希亞哭了很久,越哭越大聲,嚎啕大哭一頓,那種充滿安心感、無助和悲傷的大哭。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