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60

佛萊曼 | 2021-06-16 21:18:00 | 巴幣 12 | 人氣 56


  克萊蕾雅想試著說些什麼,但她的話卻哽住了。
  「是嗎?反正他們都是無關緊要的傢伙。」克彌希亞說。
  她完全沒料到,姐姐居然會這樣回答。
  「哦,所以妳要答應了?想不到這麼乾脆。」漢威爾說。
  不對,她是為了爭取時間嗎?還是為了自己而選擇犧牲?
  這些年來,克萊蕾雅都很想念姊姊。她們好多年沒見了,她也許已經不是自己當初認識的那位克彌希亞了。
  想到這,克萊蕾雅不禁悲從中來。
  「不可以!道爾森對我來說……是很重要的!對王國而言,也是。」克萊蕾雅說。
  「他的確是不可多得的人才,但是死了,也對我們毫無影響,不是嗎?」克彌希亞說。
  「是道爾森堅持說要來的!他一知道妳可能會出現,就立刻放棄競技聖殿的比賽趕過去。而且一路上都很認真思考要怎麼救出妳!妳卻這樣對待他,妳不是我認識的那個姊姊!」克萊蕾雅說著說著,哭了起來。
  「卡提烈克,好好想想吧。要和妹妹一起死在這,還是多花一點時間,替我效命,等事情完成,就立刻放妳自由。當然,這段期間也不會限制妳的行動。」漢威爾說。「來吧,為我效忠。未來不可限量!」
  克彌希亞顯得猶豫,不過她好像有些動搖。
  「克萊蕾雅,坦白說,我不是很喜歡道爾森,但也不討厭他這個人。說起來,妳跟他在一起的時間比較長,而我就很少接觸。說起感情這種東西,還是要有所聯繫才會產生相當程度。我能理解妳的心情。要放下一個人,確實不是那麼容易的事情。」克彌希亞說。
  「不會的……妳要放棄道爾森?」克萊蕾雅說:「然後跟那個惡魔般的男人聯手?」
  「選擇吧,妳要跟我一起安全的走。還是跟道爾森繼續冒險?」克彌希亞說:「道爾森選擇救我也是自找的,他從一開始就是做好覺悟才來。我相信他會接受我的任性。」
  克萊蕾雅陷入膠著,她不知該如何是好。
  她不能做出選擇,既不能放下道爾森和其他人跟姐姐走,也不能背棄姐姐,跟道爾森走。
  握緊小小的拳頭,闇冥劍在散發力量,誘使她發動攻勢擊退敵人。
  街道上空蕩蕩的,地面又開始震動,這次的地震相當持續性的,讓人感受到劇烈的上下搖晃。
  「兩個人我都不能放棄!」克萊蕾雅說,表情痛苦不已,縮成一團。
  「哎呀,哭的一把鼻涕,一把眼淚。好像我在欺負人的樣子。」漢威爾說。
  克萊蕾雅緊握著闇冥劍,暗自祈求道爾森儘快到來。
  「救救我們!道爾森!」她仰頭大喊。
  「我們來幫妳了!」道爾森念說。
  他們從街道遠處的另一端出現,就只是個小黑點,卻帶給克萊蕾雅無限的安全感,而且後面還緊跟著一大群東西。
  「他們來了!」克萊蕾雅破涕為笑。
  漢威爾板起臉孔,他的身體在顫抖。
  「果然,漢威爾。我還是無法放下自己的妹妹和她的同伴。」克彌希亞說。
  「妳這個……該死的騙子!」漢威爾氣的吹鬍子瞪眼。
  「道爾森剛剛念說,要我想辦法拖時間。」克彌希亞吐舌頭:「對不起啦!要演戲真的很難,害妳哭的這麼慘,要是事先破梗,說不定就演不出來。」
  「妳們別高興太早,沒想到居然都來送死,省的我去找他們。」漢威爾說。
  「克彌希亞,交涉的情況怎麼樣?」道爾森念說。
  「情況相當好啊,他氣的快要瘋了。待會有一場硬仗要打了。」克彌希亞念說。
  原來道爾森的念說也可以授權給別人,這是她始料未及的。
  「所以他願意有條件的交涉就是了,但是一定要殺了我。」道爾森說。
  「看起來是,他說,你是那種不可能臣服於別人的傢伙,換句話說,他認同了你的強大,你能維持那種力量多久?」
  「不知道,不過我一定會盡力的。」
  後方的骷髏大軍逼近,尤其是騎著骨馬的騎士速度特快,由奈娜在遠距離射箭作為稍稍的箝制,只是並未產生作用。
  洛克斯特也投擲暗器,想要拖延,有些骷髏中標落馬,而骨馬也隨之慌張,導致後方的行進變慢,一個倒地牽連到後方幾十位。
  「怎麼樣?克萊蕾雅她們還好嗎?」布拉雷爾問。
  「沒事,現在還行。剛剛的拖延戰術成功了,她提到關於交涉的事情,我還在思考對付漢威爾的辦法。」道爾森說。
  道爾森將剛剛克彌希亞傳達的話重複一遍。
  「嗯,這樣或許可以考慮談和。」洛克斯特說:「不過目前看來,戰鬥是無法避免的,不如在戰鬥的過程中試著勸導吧。」
  「我也覺得這個提議很不錯!」奈娜說。
  「我倒是覺得再大開殺戒一頓比較好。」布拉雷爾說。
  「這個方法或許可行,只是我們幹掉他這麼多人馬,怎麼平息他的怒氣才是重點吧。得先設法解決這個問題。」道爾森說。
  「確實,殺死他重要的夥伴們,是我們下的手……」布拉雷爾說。
  眾人一陣沉悶,
  「對了!可以請真正的道爾森先生想辦法,希薇莉卡小姐。」奈娜說。
  另外兩人感到困惑,皺起眉頭看著奈娜。
  「道爾森戰鬥途中失去意識,現在是契約者希薇莉卡小姐接管身體,既然妳是他的契約者,那就試著喚醒他本人的意識。」奈娜說。
  道爾森哈哈大笑。
  「那是她在說謊啦!現在的確是跟希薇莉卡的力量結合,部分意識受控於她,但基本上主宰權還是在我身上。」道爾森說:「怪不得剛剛克彌希亞也有同樣的困惑,果然女人是比較敏感的。」
  突然間,同樣的聲音以低沉的女性版本說:「我使用力量支撐道爾森的身體,然後將意識主權交付給他。」
  「雖然不是很懂,不過好像很厲害的樣子阿。」布拉雷爾說。
  這時,道爾森總算做出決定。
  「布拉雷爾、洛克斯特和奈娜,麻煩你們解決骷髏大軍。我去幫忙克萊蕾雅,以安全為首要考量,要活著再次碰面阿。」道爾森說。
  「那當然!」布拉雷爾聽了指令後停下腳步,回頭衝向骷髏大軍。
  「就晚點見吧。」洛克斯特說,隨即跳上屋簷,沿著民宅的牆壁行走,抽出武器。
  「道爾森先生,請務必要小心。希望大家都平安無事,我會等你們的。」奈娜同樣也輕輕一跳,從店鋪的頂棚飛越上屋頂,準備好弓箭。
  來到兩人身邊時,克彌希亞和克萊蕾雅仍在和漢威爾交手。
  克萊蕾雅採取先攻,克彌希亞佐以輔助,在空隙時補上攻擊和格檔,兩人的默契出乎意料的好。
  憤怒的漢威爾不知是因衝動過度還是疲累,他的攻擊沒有原先的強悍和多變,不過同樣足以讓兩人位居下風。
  這種微妙的平衡何時瓦解,都不讓人感到意外。
  「漢威爾!你要是很恨我的話,那就衝著我來!一大群人欺負一名弱女子,真虧你是六帝阿。」道爾森說。
  「他媽的!你們這些人通通要下地獄!」漢威爾說。
  不知為何,現在的道爾森對於死亡不感到害怕,也覺得兩人已經脫離險境,他們能夠順利度過這次危機,一定可以。
  漢威爾突然間冷不防的大笑起來。
  「你叫做道爾森是吧?你真的很厲害啊,我不禁感到佩服,你帶著一個小隊,闖進我占領的城市。面對成千上萬的敵人,不但不害怕,還擬定一套策略殺進來,最終我們都栽在你的手上,你的智謀深深吸引我。」漢威爾說。
  「你真是太過獎了,只可惜,我們還是得決一死戰,拚得你死我活。」道爾森說:「你還帶了你的死靈大軍過來。」
  「那是我的魔劍能力,只要願意接受煉獄的洗禮,即使面對肉體消亡,靈魂仍不會消失,最終定居在骨頭上,如你所見,就是骷髏大軍。他們都還有意識阿,而且就算骨頭被打散,還是會聚集起來,再次站起來作戰,很了不起,不是嗎?」漢威爾說:「這把煉獄深淵魔劍,就是擁有這等力量。」
  「你陶醉於力量嗎?漢威爾。」道爾森說。
  「有一陣子確實如此,不過你知道,人都是這樣的,有了很多,總想要更多,我渴望更強的力量。」漢威爾的眼中閃爍詭譎的鋒芒,「你也是吧?」
  「關於這點,我們倒是有志一同。」
  兩人哈哈大笑,克彌希亞拉著克萊蕾雅的手,悄悄往後退。
  笑聲戛然而止,空氣隨之跟著震動,砰!就像大砲發射的聲音,那兩把劍交會的時候,空氣中迸發巨響,就像一發又一發的大砲。
  那力道的強度足以導致空氣振動,兩人嘴角上揚,動作沒有絲毫停歇,同樣行雲流水,彷彿演出一場舞台劇的順暢。
  克彌希亞用公主抱的姿勢帶走她妹妹,用她最快的速度在空中跳躍前進,不時轉頭看,確認敵人是否有追上來。
  但是漢威爾沒有追擊,更沒有其他的骷髏大軍出現。
  在屋頂上狂奔,越過一個高台,再繼續往前一跳,跳過一個街道小巷的長度,繼續衝刺,越來越快,越來越快。
  能跑的越遠越好,雖然不曉得道爾森何時會被打敗。
  「『煉獄之牙』!」漢威爾的劍頂端冒出無數條黑影之蛇,那些蛇頭以超越風的速度在空中四處亂鑽,不過都沿著事先安排好的軌道,將道爾森包圍,從四面八方攻來。
  道爾森手起刀落,在空中振臂揮舞黑刀,咻咻咻,那些黑影紛紛被斬成兩半。
  「『煉獄深淵咆哮』!」漢威爾的劍尖往前一指,巨大的黑暗化為筆直的實體物衝向道爾森,他跳了起來,來到空中,不過咆哮卻轉彎,朝著空中的他飛來,宛如惡魔張開血盆大口。
  道爾森用黑刀格檔,卻被反作用力往上推到半空中。漢威爾直起追擊,不打算給他喘息空間。
  「死吧!」漢威爾大喊,劍尖朝著道爾森的身體而來。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