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59

佛萊曼 | 2021-06-15 21:01:16 | 巴幣 12 | 人氣 96


  「還是先躲起來,比較安心。」道爾森說:「我不覺得漢威爾會死在那,至於他的同伴也很難說。」
  「有道理,我們還是先找個地方歇腳,順便療傷。」洛克斯特說。
  「全身都痛爆了!那個槌子的威力真不是蓋的,托依斯特是個人才。」布拉雷爾說,不忘一邊按摩肩膀。
  「大家都辛苦了,真是有驚無險。」奈娜說。
  「姐姐,妳還好嗎?受了這麼重的傷……道爾森!先過來幫姐姐治療。」克萊蕾雅說。
  「好啊。」道爾森說,他走向克彌希亞,但是對方卻眼神警戒,慢慢往後退。「怎麼了?」
  「你不是道爾森,離我遠一點。」克彌希亞說。
  「妳太過分啦!我就是我,還會是誰?」道爾森說:「是因為這副模樣嗎?沒辦法,不保持這樣,我會死。」他吞了口水,又說:「何況,危機並不是真正解除,這妳最清楚吧?」
  克彌希亞眼神略顯猶豫,她似乎遲疑著要不要說。
  「對,他會再來的。至於有多快,我也不曉得。最好做好萬全準備,這一次,來的不只是煉獄騎士,還有死靈大軍。」克彌希亞說。
  「死靈大軍?什麼意思?」克萊蕾雅說:「就算他們要立刻趕來,也要整頓好隊伍,岩漿都充滿整座城市……」
  「其實那個魔法只能持續十分鐘。」道爾森說:「我不確定下次還能不能戰勝漢威爾,這裡能跟漢威爾一戰的,大概也只剩克彌希亞。」
  克彌希亞搖搖頭,說:「我與漢威爾實力仍有一段差距,而且我現在重傷。」
  「是因為妳用普通的劍與他交手嗎?」克萊蕾雅說:「要是姐姐有魔法劍,不可能會輸的!」
  「這也是原因之一,但我的劍也是傳說中的工匠克里希特精心製造出來的。品質不容質疑。」克彌希亞說。
  「我想先問妳一件事情。」道爾森說:「為何妳會跟漢威爾起衝突?」
  克彌希亞嘆了口氣,說:「我本來是要和一群從世界各地遠赴而來的勇者會合,在伊希斯爾塔討伐遠古魔獸。但是剛到會合地點,就遭到煉獄騎士團襲擊,其他人都沒見到,漢威爾和我挑釁,我真傻!上了他的當。不過,我也在想這個召集勇者的討伐通知,會不會是漢威爾發起的陰謀?」
  「怎麼說?」道爾森說。
  「我抵達城市的時候,就發現異樣了。你們到的時候,那裡已經烽火連天了,不是嗎?漢威爾想要奪下那座城,作為根據地,我猜。」克彌希亞說。
  「如果是那樣,漢威爾會遭到各地的人們撻伐,以他身為六帝的身分,不太可能做出這種事情。」洛克斯特說。
  「這不是妳的錯,那個傢伙太可惡了!居然挑釁,讓姐姐發火失去控制。」克萊蕾雅說。
  「我本身也有點容易失控,不過即使四十七層通往四十八層的道路打通了,接下來還是要擊敗四十八層和四十九層的魔獸才能到達興建城邦的五十層。或許漢威爾是打算在前線建立據點,然後率先抵達五十層,那樣他就有先驅的優勢。本來想盡快和同盟者擊敗遠古魔獸,就立刻去參加奧尼爾斯軍北伐。現在碰到這麼棘手的事情,耽誤了不少時間。」克彌希亞說。
  「奧尼爾斯軍北伐?原來妳也是奧尼爾斯旗下的人馬嗎?」布拉雷爾說:「那可是一批精銳部隊呢!討伐北方人已有多年,看樣子北境的征服指日可待。」
  那種接近幽氣的感覺再次出現,一行人都不禁倒抽口氣。
  冰心刺骨,克彌希亞如坐針氈,一想到漢威爾可能又要來,那種恐懼侵蝕著她的內心。
  「突然出現一股強烈的殺氣,而且還有不祥的氣息也在接近中,很大量的,跟一支軍隊一樣多。」奈娜說。
  「漢威爾吧,他很快就找到這裡了。繼續與他交手我們沒有勝算,即便與他打消耗戰,不利的也是我們。我在想,是該找個絕佳的好時機逃走。不過現在還是先跑再說!」克彌希亞說。一說完她牽起克萊蕾雅的手,朝著城內飛奔而去。
  「要各自逃散嗎?還是走一起?」威希蘭說:「我在想,我差不多是該走了。」
  「洛克斯特和布拉雷爾,如果想走的話,也沒關係。」道爾森說。
  「怎麼會!這種刺激的冒險,不曉得要多久才有一次,我要待到最後。」布拉雷爾說。
  「我也是,別看我這樣,其實還挺熱衷於挑戰,面對危險。」洛克斯特說。
  道爾森放出引子,布置在城內的各個角落,但這次他不打算再施用大規模的法術,而是進行監視和觀察。
  這裡人太多,要是打起來,肯定死傷慘重。
  道爾森看見克彌希亞和克萊蕾雅往競技聖殿的方向跑去,這是聰明的決定,她們說不定可以被鬥技者幫忙。
  克彌希亞傷勢太重,克萊蕾雅則是疲憊不已。
  整個隊伍裡,狀況最樂觀的,沒想到居然是他自己,對此道爾森對希薇莉卡感激不已。
  「我們跟在兩位小姐的屁股後面吧。」道爾森說。
  競技聖殿的比賽相信已經結束了,城內恢復原本的熱鬧和蒸騰,街道上人來人往,變得比原先擁擠。
  或許是比賽結束後,不少人來到街上逛街。克彌希亞和克萊蕾雅混在人群裡,就連透過引子的視野,道爾森也還沒找到她們。
  但是幽氣的擴散卻出乎意料的快,街道上的人對此沒有任何反應。
  恐怕是程度上的差別,對道爾森等人而言,在他們眼中,可以看到汙濁的深紫色氣體在空氣中擴散,快速的汙染整座城市。
  「轉移魔水晶那邊出現一大群傢伙。」布拉雷爾說。
  騷動在石造平台附近傳來,人們看見骷髏士兵後,紛紛尖叫逃竄。
  「是骷髏士兵呢,看樣子那就是所謂的死靈大軍。」洛克斯特說。
  「都已經幹掉他這麼多同伴,他究竟是去哪生的?」道爾森說。
  不過骷髏士兵們似乎從一開始就鎖定目標,他們往道爾森的方向看過來,高舉著盾牌和刀劍衝刺加速,也有騎著馬的骷髏陸續在光的成形下出現,想必是從其他地方轉移來的。
  「我聽說,煉獄騎士團的人死後,通通都會變成這個世界不存在的生物,繼續活下去,看樣子這是真的。沒見到之前還以為是吹牛。」布拉雷爾說。
  一道黑影就那麼從他們的眼前飛過去,道爾森沒有看清楚,但他很確認有什麼東西趕在他們面前。
  「剛剛是不是有甚麼東西飛過去?」洛克斯特說。
  「我好像也有看到,趕緊走吧。」道爾森說。
  克彌希亞拉著克萊蕾雅的手繼續往前跑,與人群並肩接踵,她一直撞開人,一面高喊:「借過!不要擋路!」
  「姐姐,不等道爾森他們嗎?」
  「不行,漢威爾來了。沒想到這麼快,他是怎麼知道我們來這裡的?」
  人潮在她們面前形同虛設似的,克彌希亞總找的到空隙鑽,只是她的手也抓的越來越緊。
  「想逃走嗎?這可不行喔,卡提烈克小姐。」漢威爾的聲音從四面八方傳來,還有回音。
  地面開始晃了起來,人們察覺了異狀,紛紛開始四處找掩護躲避。
  那道巨大的黑影飄了下來,擋在兩人的面前,攤販們都在逃竄,人們正在散去,沒有人注意到大街上的異樣。
  一降落後,黑影的一層斗篷一揮,漢威爾翩翩現身了,那身令人戰慄的黑色鎧甲和扭曲的黑劍。
  「你這傢伙還要追著我們死纏爛打多久?」克彌希亞停下了腳步說。
  「直到妳死為止,妳想拉同伴一起下水陪葬也挺不錯。」漢威爾說。
  他一眨眼來到兩人面前,克彌希亞再次拔劍抵擋,她幾乎耗盡力量,現在是用吃奶的力氣在反抗。
  咬著牙,她的頭髮被汗水浸溼,臉頰因喘氣而脹紅。
  「沒辦法逃了,克萊蕾雅。我牽制他,妳立刻去和其他夥伴會合,離開這層。」
  「可是……」
  「我沒事,一個人比較好逃。」克彌希亞勉強擠出一個微笑,「快點!」
  「騙人!妳都傷成這樣!我也要留下來!」克萊蕾雅說。
  「相信我好嗎?」
  「可不能讓妳逃走喔。」漢威爾的劍開始扭曲變形,從另一側攻擊過來。
  克萊蕾雅驚險地躲開,刀鋒穿越賣水果的攤販,將木製的露天店鋪穿破一個大洞,水果散落一地,白色的防水布破了個大洞。
  克萊蕾雅趴在水果堆上,趕緊爬起來,拔出背上的劍,往漢威爾的方向衝去。
  「漢威爾,你的對手是我,跟她沒有關係。」克彌希亞說。
  「不,她的夥伴將我最重要的夥伴給殺了,我可不能這樣放過她們。」漢威爾說。
  刀鋒一轉,克萊蕾雅的攻擊被格檔開。
  「你怎麼有臉說出這種話?你這個罪該萬死的傢伙,一開始先找麻煩的,是你們!那是你活該!」克彌希亞說。
  「放過我姊姊!求求你!」克萊蕾雅大喊,鮮紅的血液從額頭流下來。
  「原來是姊妹阿,怪不得長這麼像。我先說,一開始我方本來是請他們離開,是他們硬要闖進來的,那不也是他們自作自受,活該?想不到事態演變成這樣,確實讓我吃驚,我不可能放過你們。」漢威爾說。
  「這樣啊,漢威爾,不過這層可不是你的領土喔。還有伊西斯爾塔也是。」克彌希亞說。
  「但暫時是屬於我們騎士團的駐紮地,以後就會歸還居民,不然讓我們談個條件吧!妳替我們騎士團效忠,直到五十層為止。那樣的話,我就會放過妳和妳的妹妹。」漢威爾說。
  「那道爾森他們呢?」克彌希亞問。
  漢威爾抽回劍,雙手一攤:「他們的話,我就不能保證了。尤其是那個叫做道爾森的,雖然他很厲害,我想收為己用,但以他的個性看來,那是不可能的。他殺了我這麼多同伴,我要他血債血還!」

後續談:

大家好,我是佛萊曼。我的頭腦還是正常的,只是我的小屋被我的老闆改建了一番,雖然有些東西也是經過討論之後改的。(但我不會承認的,我老闆看的出來常常嗑藥。)

說實在的,到現在還是很不習慣。不過,就這樣了。

你們就當作我發動了黑暗人格吧。老闆說了算。

創作回應

Reineke
克彌希雅和漢威爾到底有甚麼仇?
2021-06-15 23:09:05
佛萊曼
看下去就知道[e6]
2021-06-16 20:57:54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