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達人專欄

道爾森的冒險之旅-122 哭泣之森

佛萊曼 | 2024-04-21 10:38:17 | 巴幣 220 | 人氣 473


禿鷹在空中盤旋,虎視眈眈下方的腐肉,位於戰場中央,一行人氣喘吁吁,身上的衣裳、盔甲被滾燙的鮮血染紅,殘餘的魔物鳥獸散,逃離了戰場,他們沒有趕盡殺絕,不得不在灼熱的砂石上坐下來休息,疲憊侵襲全身上下,太陽下山,夜晚的沙漠冷風颼颼,使眾人感到寒冷。
 
「他媽的……累死了。」克勞德抬頭喊道:「又冷又餓,該死的!」
 
「我來處理飢餓的問題吧。」裘汀抓起一隻響尾蛇蜥屍體,迅速支解,摘除內臟和毒囊,「這東西肉質鮮美,滑嫩、入口即化,嚼勁類似雞肉。」
 
「我來生火。」道爾森抓了幾隻蟾蜍和螞蟻的屍體,丟在一起後用火焰法術點燃,肉香噴噴的味道頓時滿溢在充滿屍臭味的空氣中,狄凡爾斯將肉用骨刺串上,小心放在營火旁,不時翻面確保尚未燒焦,「克勞德,別呆坐在那,找點水吧。這附近應該會有地下水……」
 
「媽的,地下水我是要怎麼搞來?挖洞嗎?我去找仙人掌吧。」克勞德抬起巨劍往仙人掌的方向走去,將仙人掌砍開,就能獲取內部飽含水分的部分。
 
「身體脫水了。」裘汀說:「得趕緊補充水分。」
 
「吃東西吧。」狄凡爾斯將食物分給大家,道爾森豪邁地咬了一口,一整天都沒吃東西,早已飢腸轆轆的他們也不管食物是否熟透,血水沿著肉串的邊緣流下。克勞德提著裝滿的水壺回來,隨手一丟,幸好瓶口都有關緊。
 
「聞起來很讚阿。」他也拿起一隻肉串開始大啖。「有夠好吃。」
 
一行人都在埋頭吃東西,「休息三個小時。」道爾森宣布:「我們太累了,需要休息。我來守夜。」
 
「你不休息嗎?」裘汀冷眼盯著他。
 
「我只要坐著就是休息了,你們都很累,我也是。所以就休息吧。」道爾森說:「時間我有估算過,但是原本兩天休息一次的八小時就得扣除三小時。」
 
「知道了。」狄凡爾斯卸下盔甲,躺在沙漠上。「有任何風吹草動再叫我。」接著便傳來鼾聲如雷的聲響。
 
「要不中途換我守夜吧。」克勞德說:「你最好也睡一覺,神殿長。否則你會累壞的。」
 
「那樣也可以。」道爾森點頭,眾人睡覺時,他不時從其他地方搬回魔物屍體,增添柴火。並跟萊特保持聯繫。
 
「我在嚴狼谷地了,這邊發生了一點狀況,我沒事。但是這邊魔物數量很多,你知道這種生物一旦你殺害他們的同伴,剩下的同伴便會緊咬著你不放。」萊特說:「我躲在一個洞穴裡,目前處於動彈不得的狀態,牙齒是拿到手了……」
 
「你找機會脫逃,或等我們前去救援。」道爾森判斷,脫離前方的流沙地帶後就離嚴狼谷地不遠了,「真的沒事吧?」那人可是穿越了這個危機重重的沙漠,那樣的人卻受困在谷地了。
 
「沒事的,至少目前沒有。我打算小睡一下,你們好好休息。」萊特說。
 
結束通話後,道爾森叫醒克勞德,自己則沉沉睡去。
 
他們在深夜出發,這次行進的速度比白天要慢了些,身體的疲憊有所減緩,步伐最慢的是狄凡爾斯,他揮汗如雨,喘著氣。行走沙漠比走平常的道路還耗體力,容易重心不穩,像重甲騎士這樣的職業走在沙地裡對膝蓋的負擔更大。
 
「阿,他媽的!」克勞德叫罵道,他勉強跳了出來,「前面是流沙,看來到了流沙帶。」
 
「懸浮。」道爾森開始施法,隨著魔法陣展開發光,魔力包圍眾人,身體變得輕盈,竟懸浮到空中,「走吧,這魔法只是輔助,前進還是要靠自己的力量。」
 
「我能理解為何魔法師這麼好找隊友了。」裘汀說:「難怪去問的時候都已經名花有主了。」
 
「確實厲害。」狄凡爾斯捏捏膝蓋,「感謝你,道爾森。可以讓膝蓋休息一下了。」
 
原本難搞的流沙帶也因為魔法的緣故少了很多障礙,他們趁夜趕路,在白天到來前就穿越了曼德尼斯沙漠。
 
就在他們以為終於可以離開這個炎熱和寒冷的地帶,前方出現一頭龐然大物。
 
「前方有不明巨物。」克勞德瞇起眼睛確認。一頭龐大的巨蟒從沙丘中探出頭來。初估頭部有兩公尺的大小,身體也慢慢隨之浮現,恐怕有二、三十公尺以上,
 
「終於出現了嗎?沙漠巨蟒,」裘汀磨刀霍霍,掏出長劍,「交給我來解決。」
 
「交給你了,裘汀。」道爾森說。
 
巨蟒張著血盆大口而來,裘汀跳躍到空中,旋身躲過利牙,將長劍覆上鳳凰烈火,沿著巨蟒的身體往前劃入,直到後方以後才離開,巨蟒的身體瞬間噴出大量的鮮血,發出怒號後倒下,揚起沙塵。
 
「不錯嘛!」克勞德上前拍拍他的肩膀。
 
「剛才那攻擊沒什麼。這裡的每個人實力都比我還要強,我很清楚的。」裘汀說。
 
「剛才的斬位其實不錯。」狄凡爾斯說。
 
「是啊。」道爾森說。
 
裘汀不好意思地摸摸頭。「這個沙漠還真是超多魔物,但沒一個能打,真不夠意思,本來還以為會有事情發生。」
 
 
 
朝著哭泣森林深處前進的烈夜一行人正在努力奮戰。南方是溫暖地帶,春暖花開,林木茂盛。這裡比北方要舒適的多,但要面臨的危機不同。
 
「這裡的食人花和藤蔓植物也太多了吧!」布拉雷爾不太高興地道。身為拳師的他,面對植物系魔物是不太容易。用烈焰拳擊可以燒掉部分,有的植物再生極快,泰德解釋那是具有魔力的植物,其實是魔物的一種。
 
「等下還會出現更危險的東西,大家小心。」烈夜提醒。
 
他們越過茂密的森林,無數的根部、藤蔓和垂葉,穿過蜿蜒的小徑,陡峭的峭壁以及凹凸不平的地面。
 
「這邊號稱泰爾菲斯的森林迷宮,這個樹海還真不是蓋的。」希達納爾用變形的惡魔之手刀將一些擋路的植物砍掉。
 
「要是沒人帶,一定會迷路的。」波爾巴利特說,蟲鳴不絕於耳,芬多精和植物的香氣撲鼻,他剛剛才用槍打死好幾隻出現在面前的怪鳥和毒蟲。
 
「蚊蟲也是很多。」拉歐里斯搔癢被叮得紅腫的膝蓋。
 
「注意點,隨時都可能冒出魔物。」泰德的手中緊握著短刀。
 
「嗚啊!」布拉雷爾突然發出慘叫聲,他的腳被一團正在蠕動的藤蔓抓住而吊起來。
 
「是遠古樹妖。」拉歐里斯拿出一把砍刀,將伸出的枝枒一刀兩斷,樹妖發出淒厲的哭嚎聲,他憤怒地對拉歐里斯吐出種子攻擊。
 
希達納爾伸長變形的惡魔之手刀,將那隻樹妖斬成兩半,終結這場鬧事,布拉雷爾重重摔在地上。「小心點。」烈夜說。
 
「耽誤了一些時間,我們快走吧。」泰德說。
 
哭泣之森,因精靈的哭泣聲而得名,不只精靈,旅人也是。其他動物在這座森林的哭泣無法持續太久,因為危機重重。他們聽見了傳說中的哭泣聲,那聲音聽來撕心裂肺,有的則像孩童的哭泣,有的像風吹的聲音,各有特色。
 
「精靈之淚就在不遠處了,從小精靈們身上得到。」烈夜說:「但得先經過那傢伙那關。」
 
其他參賽者們各自走其他路線,他們走的路線較為獨特,這一路上都沒碰到人,烈夜告訴其他人:「最終目的地都是鏡湖,只是選擇不同。」
 
越過了潺潺溪水和狹窄的小路,最終他們離開了矮木森林,來到一片被高聳樹木包圍的湖畔處,湖面波光粼粼,布拉雷爾上前用水潑灑臉部消暑,順道喝了幾口。
 
「就在這裡。」烈夜說。
 
「那邊有人。」拉歐里斯指著遠處一個小島,這裡有無數的小島分散在湖面上,樹幹上有如繁星般數不清的小精靈在飛翔,撒下光粉,他們在哭泣和高歌,淚水潸然流下。「親愛的旅行者啊!請解救我們!」
 
「來這座哭泣的森林與我們一同哭泣吧!」
 
「伊諾希斯的可怕是你們無法想像的。」
 
「我的父母阿,我的家人阿,你們在天上過的還好嗎?」
 
「快點逃離此處!否則這會變成你們的墳墓。」
 
小精靈們七嘴八舌的說道,他們開始唱起歌來,旋律十分憂傷,令人動容。
 
「那傢伙是誰?」布拉雷爾說,這裡相當靜謐,水面沒有一絲漣漪,水深但清澈,藍天與綠湖照映,
 
「這裡還真美麗。」波爾巴利特說,他將槍枝放在背後,隨時能夠抽取的狀態,獵人的直覺告訴他,越平靜的地方越容易有危險。
 
「伊諾希斯吧,巴斯特爾森林的統治者。」希達納爾說:「我也知道這傢伙,但是……」
 
「看來得游泳過去。」泰德說,他將衣服脫下,跳進湖水裡,以自由式游向對岸,接著拉歐里斯和布拉雷爾也跟著跳進湖水裡。
 
「當心點。」波爾巴利特喊道:「不曉得湖裡面有什麼魔物,我們在陸地上警戒,掩護你們。」
 
「這裡隨時應戰。」烈夜找了一棵樹爬上去,從上頭俯瞰,森林的枝葉繁茂,能夠窺見的縫隙並不多,大地在震動,湖面掀起漣漪,空氣中迴盪巨大的聲響,他們聽見了一些考生喧嘩的聲音,森林裡被考生們的聲音圍繞,地面最後隆起了,湖水往外散去。
 
「這是怎麼回事!?」布拉雷爾說。
 
在水中的人紛紛探出頭,想要一探究竟狀況如何,森林有了呼吸,那些樹木彷彿氣孔般吞吐,有的人被樹木攻擊了,那些根莖像雙手一樣將人們牢牢抓緊,烈夜化為影子鑽進地下,控制樹根的移動,波爾巴利特用火槍打掉不斷伸出魔掌的樹根,水下出現大量的食人魚,泰德在水中以匕首將那些襲來的魚砍死,大量的鮮血使湖水變得混濁,視線變差。布拉雷爾往前游泳,來到其中一座小島上,這些樹木通通變成樹妖,朝著他發動攻擊,葉片宛如手裡劍般刮傷他的皮膚,只能一面閃躲一面進攻,拉歐里斯在另一座小島上岸,他碰見幾名精靈,他們對他喊道:「巴斯特爾森林的統治者來了!大家快點走!」
 
「所有人退到伊諾希斯的攻擊範圍之外。」另一名綠色翅膀的女性小精靈開始哭泣,他連忙拿出一個小瓶子將金光閃閃的淚水裝起來。
 
「別哭了,快逃走吧。」拉歐里斯說:「你們的淚水會有代價的。」
 
「你會拯救這座森林嗎?」精靈們問道。
 
「我無法給你們承諾,但我和我的同伴們會努力解決目前的危險。」拉歐里斯對著伸出來的藤蔓用刀子切斷,將幾名被綑綁的小精靈救出來。
 
「謝謝你,人類。」一名老者小精靈說:「有相當多的精靈和人類都犧牲了……你們一定要多注意。」
 
場面陷入混戰,一行人沿著原路撤退,那些東西源源不絕襲來,地面裂開了,震動頻繁發生,讓人站不穩,「影拳。」烈夜利用影子將襲來的葉片、樹枝和根莖都抓住,希達納爾化身為惡魔,一路將那些樹木斬斷,以及不斷出現的各種森林魔物:野熊、森鹿、魔兔、松鼠怪和樹妖……
 
波爾巴利特利用火焰彈轟炸樹林,拉歐里斯在最前方擔任先鋒,一邊開路和引導,布拉雷爾殿後,他們因為首次合作而不順,波爾巴利特的手臂因樹妖綑綁而扭傷,拉歐里斯的腳流血,他忍痛前進,希達納爾曾一度殺紅眼而在森林迷失方向,與同伴失去聯繫,他很快就透過通訊魔法石取得方向。
 
「好多人死傷……」布拉雷爾看著沿路橫屍遍野,不禁心生恐懼。
 
「很正常的,哭泣之森危險程度之高,從古至今就有不少人葬生此地。」泰德一路穩定發揮,沒有受傷更沒有被魔物阻礙而受困,展現了強者的氣魄。
 
烈夜利用黑影掩護同伴和阻止魔物侵害,盡了領隊的本分,但仍有幾位隊友不服他的領導,拉歐里斯認為烈夜沒有保護好同伴,他說:「我們這幾位都因此受傷了,難道你不負責嗎?」
 
「我倒覺得烈夜表現不錯了。」希達納爾說:「順利取得精靈之淚。」
 
「那是我拿到的。」拉歐里斯駁斥。
 
「而且他沒說小精靈是蠱惑的存在。」波爾巴利特說:「我也是剛剛才聽其他考生說,若是聽小精靈的話去幫他們的忙,就準備葬身此地。」
 
「這個我也不知道。」烈夜坦承:「我已經盡可能的打聽情報和確認真實性,不過我沒去確認這點。」
 
「有些東西是該確認,有些事情確認之後很可能就沒挽回的餘地。」泰德表示:「看其他人出手幫忙小精靈而出事,難道幫助小精靈就等於送死?我不那麼認為,不該怪罪烈夜。拉歐里斯獨斷決定去小島上取得眼淚不是明智之舉,那樣很危險,當時還沒確認好狀況。」
 
「事實就是盡快拿到眼淚逃離是正解,」拉歐里斯拍拍胸脯說:「是我挺身而出冒險拿到眼淚,快走吧。」
 
「你當時沒有聽進指揮,這樣不是很好。」布拉雷爾說:「最後結果是好的,當然很好。我認為團隊合作很重要……」
 
「事情都過去了,就別深究了。」烈夜說:「我們快走吧。」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