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58

佛萊曼 | 2021-06-14 19:38:57 | 巴幣 14 | 人氣 81


  不詳的神祕氣息從道爾森身上湧現,就像源源不絕的泉水一樣。
 
  他的頭髮變得又長又蓬亂,垂到肩膀以下的位置。
 
  眼白被黑暗佔據,只剩無限的空洞訴說著憤恨。
 
  「他變得挺奇怪的。」洛克斯特說。
 
  「棕色的刺蝟頭變成黑色的長髮了,道爾森!你怎麼了?快回來!你的傷勢太重了!」布拉雷爾說。
 
  即使從遠處呼喊道爾森,他也似乎完全沒有聽見。
 
  「該不會是被某種惡靈附身,佔據身體及意識了吧?」奈娜說。
 
  漢威爾也察覺到異狀,他站在原地,姑且觀望了一下。
 
  「兩分鐘後,大家通通到廣場中央的花圃。」道爾森對同伴們和克彌希亞念說:「現在就動身!」
 
  每個人都收到了指令,看向道爾森。他比出讚的手勢,是平時的那個道爾森。
 
  「去死!」托依克斯再度快速移動到道爾森背後,這次他高舉著大槌子,要朝他敲下去。
 
  道爾森以掩耳迅雷的速度抓住他的槌子。
 
  「什麼!」托依克斯繼續將槌子往下壓,試圖透過力量壓制。「你這傢伙還在垂死掙扎啊!」
 
  「把身體交給我。」希薇莉卡說:「我會確保你的同伴們安全。」
 
  「我有我的計畫,而且妳會殺死所有抵抗的敵人吧?」道爾森說。
 
  「對,那是我的本性。殺人是黑暗精靈的天性,既然你跟我締結契約,那就要順從我的個性。」
 
  「我可以順從妳的個性,但不是現在。」
 
  道爾森感覺自己的意識要被奪走,他走在一根鋼索上,與一名巨人拉扯繩子,這繩子牢固無比。
 
  這繩子就是他的意識主權和身體,這名巨人則是希薇莉卡。
 
  只要稍有不慎,他就會輸給對方。計畫一旦變調,後果不堪設想,他沒有把握勝過漢威爾,不過只要能帶克彌希亞離開這裡就好。
 
  剩下的,他已經不想管了。
 
  道爾森的身體以高速癒合,他的傷口就像不曾存在過,通通消失無影無蹤。
 
  他將大槌子連同對方推開,托依克斯看到道爾森的眼神後,往後退了幾步,表情惶恐,恐懼導致他無法動彈。
 
  「好恐怖的眼神,究竟是怎麼回事?出現某種異變後,好像突然變了一個人……」托依克斯的想法通通被道爾森聽得一清二楚。
 
  這是怎麼回事?道爾森覺得奇怪,不過身上湧出源源不絕的力量,感覺太棒了,痛楚也消失了。


  「我完全沒有勝算。」托依克斯的心聲繼續傳過來。
 
  道爾森趁著敵人癱坐在地,將他的大槌子一拳粉碎了。他變得力大無窮,但是身體還是承受了相對的疼痛。
 
  傷口和骨頭方面的傷害都迅速修復,黑暗氣息持續壟罩全身,手掌上凝聚著一股更深厚的黑暗氣息,他幻想自己有一把劍。
 
  氣息逐漸化為刀身,出現一把漆黑的長劍。
 
  我在渴望殺戮?怎麼回事?道爾森覺得自己變得不再像是自己。
 
  他悄悄地走到托依克斯身旁,將刀刺入他龐大的身軀裡。
 
  刀身的黑暗氣息快速散佈在他身上,圍繞他的全身,畏懼的哭喊聲撕裂在場所有人的耳膜。
 
  漢威爾飛身上前,一劍砍向道爾森,完全沒意料到會被徒手抓住,那把黑劍也順勢砍了過來,漢威爾的腹部右側被砍了一道相當深的傷口。
 
  他跳了開來,刀子順著他的方向抽回來,不過道爾森卻還是抓著。
 
  「好強!有勝算了。」布拉雷爾說。
 
  「我們趕緊先去廣場中央的花圃。」洛克斯特說。
 
  但是煉獄騎士團的成員卻重整好態勢,重新率領軍馬攻過來。
 
  「姐姐……」克萊蕾雅來到克彌希亞身邊,伸出手攙扶她起身。
 
  「克萊蕾亞……」克彌希亞喘著氣,身體相當虛弱。「謝謝妳……還有道爾森和他的同伴。」
 
  奈娜一面發射弓箭擊退敵方,也將身負重傷、昏迷中的威希蘭抬起來。
 
  「要去花園才行……」奈娜說,一面環顧四面八方,敵人正在過來,要將他們團團包圍。
 
  「他媽的!你們這些人,都是一群怪物。越挫越勇的戰士,這只存在童話故事!」漢威爾說。
 
  道爾森揮劍與之對抗,輕易的瓦解攻勢,接連幾次刀劍碰撞,通通都是漢威爾處於下風。
 
  「我這個人從沒練過劍術阿。」道爾森說,他感覺自己嘴角上揚,肌肉放鬆,緊張感不復存在。
 
  這時另一邊,托依克斯的身軀已經被黑暗吞噬了。
 
  「道爾森是怎麼了?」克萊蕾雅問。
 
  「誰知道,他那副樣子妳也沒頭緒嗎?」克彌希亞問。
 
  「兩分鐘,時間就快到了。」布拉雷爾說:「道爾森到底想幹嘛?讓我們聚在花園上。」
 
  「現在思考要不要找其他出路,不知道是不是太晚了。」洛克斯特說。
 
  「相信道爾森吧!他是我看中的男人。」威希蘭說。
 
  「對,他現在也是唯一能跟漢威爾對抗的人。」奈娜說。
 
  「不至於要做到這樣吧?」煉獄騎士團員說。
 
  托依克斯的屍骸已經變成塵埃,僅剩黑色的沙子在原地,彷彿憑空蒸發。
 
  「他死得好淒慘,我們聽到哭喊聲才立刻趕過來察看。」另一名團員說。
 
  這種可怕的死狀令人不寒而慄。
 
  他們在遠處觀察道爾森與漢威爾之間的死戰,就連那個團長都無法輕易壓制,這個叫做道爾森的男人,不但是優秀的法術師,就連劍術都是一流的。
 
能跟六帝並駕齊驅。
 
  奈娜透過精靈的力量,深入道爾森的內心世界進行探索溝通。
 
  正常而言,一般人的內在心理世界是富有色彩且充滿五花八門的東西。
 
  但在這裡,就只有一望無盡的黑暗,給人的只有絕望。
 
  「道爾森先生……」奈娜在道爾森的意識裡摸索。
 
  「現在意識的主權並不是道爾森。是我,希維莉卡‧莎妮雅。寄宿在道爾森體內的契約魔神。」
  「是那個時候的……為什麼妳會附身在道爾森身上?」
  「這是他的選擇。現在道爾森身負重傷,體力不支所以失去意識了。我察覺到外頭情況不對勁,本想離開道爾森體內,出來幫助他,後來發現,來不及了……」
  「怎麼會……」
  「所以我就佔據道爾森的身體,以我的力量支配道爾森,要是我一離開他,他就會陷入死亡狀態。」
  「所以妳是在延續道爾森的生命。」
  「就是這樣,我會持續治癒他的身體,妳好好放心吧,時間要到了,出去吧。」
  奈娜的意識回過神來,克萊蕾雅、克彌希亞、威希蘭、洛克斯特和布拉雷爾,每個人都在向湧上來的煉獄騎士團反擊。
  五人死守花圃,只有奈娜一個人獨自坐在斷裂的女神像下。
  時間要到了?什麼意思?奈娜不明白。
  「你這傢伙,到底還藏了幾手?」漢威爾說。
  「誰知道呢?你藏幾手,我就藏幾手。」道爾森說:「哎呀,時間到了。」
  「什麼?」漢威爾突然感覺到不對勁,空氣在震動。
  那些引子爆炸消失的位置,通通出現小型的魔法陣,一個接著一個,宛如春筍降臨大地,雖然很小,但出現的位置之多,令人目不暇給。
  「那是甚麼啊?」
  「魔法陣?」
  「好多個!」
  「是那個魔法師幹的嗎?」
  「他甚麼時候布置的?我根本沒看到他來到附近。」
  散布在城內各地的煉獄騎士團員,都對未知的魔法陣感到困惑。
  紅色的文字懸浮在空中,魔法陣開始散發紅色的光芒,從中湧出大量的岩漿。
  「是岩漿!」
  「有誰知道怎麼消除魔法陣嗎?」
  「快逃啊!」
  等人們意識到要逃跑的時候,已經太遲了,岩漿來的太快,一下子將建築和各地的人馬吞噬其中,慘叫不絕於耳,有些人還在岩漿中,試圖浮上來。
  有的人比較機警,趕緊棄馬爬到高處躲避,但是岩漿源源不絕湧出,像是永無止盡的,整座城在短短數十秒內,被岩漿淹沒。
  「再見啦。」道爾森瞬間移動來到花圃,漢威爾瞪大眼睛看著他們。
  小聲念了幾句咒語,地面上出現一個方形魔法陣將他們一行人包圍,再次瞬間移動,這次來到轉移魔水晶,道爾森拉著騎獸走向魔水晶。
  由於轉換的太快,眾人都還沒反應過來。
  「趕快!岩漿要來了!」道爾森指著巷子說,在他們正對面,岩漿席捲人馬和建築碎塊從巷子裡滿溢出來。
  「我們逃脫了?」布拉雷爾說。
  「趕快過來。」道爾森說。
  一行人拉著騎獸,道爾森啟動轉移魔水晶。
  睜開眼睛後,來到的地方是史布雷多城,剛剛的事情好像從來沒發生過,但每個人都傷痕累累,心有餘悸。
  「得救了。」威希蘭一屁股坐在地上。
  「天啊,我剛剛經歷了甚麼?」洛克斯特說。
  「姐姐。」克萊蕾雅說。
  「克萊蕾雅。」克彌希亞說,她和克萊蕾雅緊緊相擁。
  她們逃出來了,從那場浩劫中脫離,簡直是一場噩夢。
  「你們是怎樣?怎麼都受傷了?」駐守的守衛問。
  「沒事。」道爾森說:「我會幫他們治療的。」


作者的話:

哈囉!大家好,我是佛萊曼。這裡還有包含一些危險情人的話,視角轉換頻繁是早期的問題,現在也有在一起討論改善。

其中有用空白隔開,還有固定視角等等,但這就得對內容做出取捨(其實跟原本比,也改了不少。),這幾本的內容傾向群像劇的發展,所以大家會看到不同人的內心想法、觀察和感受。

由此可見,原作者是想法很跳痛的人。(這確實是個問題,畢竟讓讀者在閱讀上有困難和負擔。)

就以目前的情況來看,包括我的文筆以及危險情人的陳述方式都有待加強。謝謝那些還願意捧場的讀者!我們下一集見!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