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56

佛萊曼 | 2021-06-12 18:10:18 | 巴幣 12 | 人氣 83


  「逃不走了。」卡提烈克說:「你們別扯我後腿,到一邊涼快去。不然真的會死。這不是在開玩笑……」她的表情痛苦,不光是因皮開肉綻、渾身是傷導致,拖累自己妹妹和外人這件事,本身是她更不情願的。
  「克彌希亞,不要出手,交給克萊蕾雅和威希蘭。」道爾森說。
  這是念說,一下子,卡提烈克愣住了,她往屏障外的道爾森瞥了一眼,道爾森對她比了個讚的手勢。
  果然,他是在策畫什麼。可惜她無法用念說傳達給道爾森。該死的,這個男人到底在想什麼?他以前是這種視死亡如浮雲的傢伙嗎?
  時間真的會徹底改變一個人?交給克萊蕾雅和這個男人,最終等待她們的,就是死亡,若是放手一搏,說不定還有機會讓她們逃走。
  「不會的,兩位女士。請放心交給我。」威希蘭說:「這個屏障的功能是甚麼?妳知道嗎?」
  他主動站上前,讓兩人躲在身後。
  「除非打敗他,否則無法離開這個罩住廣場的巨大防禦罩。」卡提烈克說。
  「從外面也無法進入?」威希蘭問。
  「是的。」卡提烈克說。
  一道黑色斬擊飛向她們,他們各自往旁邊跳開躲避,彷彿竄入的黑影一樣,被砍過的花通通都枯萎斷裂了,不過斬擊卻沒入在屏障中,似乎被吸收了。
  「好危險……」克萊蕾雅說,心有餘悸的在旁喘氣。
  「這不是妳該來的地方!」卡提烈克說。
  「從現在開始,暫時別交談,專注於戰鬥。」威希蘭說。
  「再爭取十分鐘,然後就可以撤退,帶她們過來。」道爾森對威希蘭念說。
  漢威爾一眨眼就來到威希蘭面前,當下朝著他的身側砍一刀,但是威希蘭接住了,力道之大,四周形成一股旋風,壓制力之強,讓威希蘭的雙腳都陷下去。
  「這什麼怪力阿?」威希蘭說。
  「閃邊去。」漢威爾說。
  金屬的敲擊聲不斷的劃破空氣,一連幾刀,威希蘭相當吃力的接下來。
  卡提烈克移動到漢威爾身旁,打算趁之不備繼續攻擊,但對方似乎早就料到了,他將威希蘭格檔開,再大刀一揮,使的卡提烈克只能接連閃避。
  克萊蕾雅發現自己渾身發抖,她不敢插手這場戰鬥,只能眼睜睜看著威希蘭跟姐姐與之對戰。
  而且克彌希亞幾乎是在一瞬間就移動超過數十公尺,也讓她相當好奇究竟是如何辦到。
  「妳快過來幫忙,唉呦!」威希蘭受到震波影響而整個人滾了出去,最後重重撞上屏障。「這東西簡直跟銅牆鐵壁沒兩樣。」
  克萊蕾雅試圖挪動腳步,眼前的攻擊目不暇給,就像流星掠過天際,不專心盯著看,根本無法看清動作。她不覺得自己跟得上對方的節奏。
  「在戰場上呆愣,是很危險的一件事喔。」道爾森對克萊蕾雅念說。
  克萊蕾雅回過神來,握緊手中的劍,她相信這把劍的力量,也相信道爾森的話,一直以來,他都是信守承諾的人,從未食言過,不曾讓她失望。
  卡提烈克被一擊打飛了出去,漢威爾追了上去,不打算給她喘口氣,不過威希蘭從後頭趕上來,讓漢威爾不得不抽身跟他交手。
  威希蘭真的變強很多,他已經漸漸能跟上漢威爾的步調,只是漢威爾還沒使出能力呢。
  那把魔劍甚至可以扭曲伸縮變形,即使卡提烈克和威希蘭同時上,也沒有半點優勢,漢威爾則是從容地應付兩人的攻擊,好像在看待兒戲似的。
  兩人都被擊退了,眼看克彌希亞的傷勢越來越重,威希蘭也節節敗退,克萊蕾雅深呼吸一口氣,大步朝著那個巨人跑去。
  漢威爾在克萊蕾雅的眼中是恐怖的象徵,他的盔甲和劍都給人可怕的感覺,他的身材又比常人要高大的多。
  漢威爾不知何時來到克萊蕾雅身邊,她連反應也沒有,就已經被打飛到廣場角落。相信對方是有放水,不然的話,或許她早就粉身碎骨。
  「都說過別插手了!」卡提烈克說:「妳怎麼這麼笨!」
  「這不是給小孩子玩耍的地方。」漢威爾說,那對盔甲下的眼神佈滿血絲,剛剛的話語不單單只是威脅,還充滿鄙視。
  弄得一鼻子灰的克萊蕾雅擦了擦眼淚,又站了起來。
  「可惡,我連他的動作都無法捕捉到。難道是我們之間實力差距太大了嗎……?」威希蘭說。
  突然間,這又成了六帝之間的交手。
  「站起來吧,我知道你還能夠繼續戰鬥,希望你打從一開始,就沒想過輕易擊敗我。」漢威爾說。
  在戰鬥中都能輕易分神說話,而卡提烈克必須要全心全意應戰,才不至於再次被擊退。
  「哼!我可從沒想過輕易擊敗你。不過你最終還是會敗在我手上。」威希蘭說。
  「愛耍嘴皮子的小子。」漢威爾說。
  克萊蕾雅忽然發現,說不定漢威爾能夠輕易打敗她們所有人,可是他並沒有這麼做,這是為什麼?享受戰鬥的樂趣?因為一下子結束才無聊,還是說,他只是在玩弄罷了,這同樣也是獲取樂趣的方式。
  自己的姐姐拚死拚活戰鬥,始終只有一個弱小的願望,那就是想要活下去?可是這卻被當成樂趣和玩物,這個男人太殘忍了,簡直沒有人性。
  而且道爾森要厲害多了,為什麼這時候不是由他上,而是交給她這樣弱小的女孩,克萊蕾雅不明白。
  道爾森同樣也在努力奮戰,用法術擊退從城市各地趕來支援的部隊,洛克斯特、布拉雷爾和奈娜,大家都在努力,她卻畏畏縮縮的躲在角落。
  因為一次受傷而倒地,上帝為什麼要這麼殘忍,讓好不容易的重逢搞成這樣,原本她們應該開開心心的迎接這個時刻,擁抱對方。
  而不是像這樣冷淡的對待,還有面臨死亡時刻。她想要回到過往的時光,在庭院裡跑跑跳跳玩耍,在房間裡一起玩布娃娃。
  「恐懼是妳的阻礙,相信是永恆的力量。」闇冥劍說:「妳很強大的,不需要害怕。人人都有恐懼,不過只要正視它,面對它,它就不再是妳的夢魘。」
  突然間,緊繃的肌肉鬆弛下來。身體不再顫抖,那種有人陪伴保護的安心感再次出現,有個隱形人彷彿在背後,保護她,替她裹上一層溫暖的毛毯。
  「妳可以的。」道爾森對克萊蕾雅念說。
  「他到底是怎麼移動這麼快的?高速步伐?這其中一定有絕竅,我似乎快掌握到要領了。」布拉雷爾說。
 
  「在戰場上恍神很要不得的。」道爾森說。
 
  布拉雷爾緩緩地從零碎的石堆中爬出來,他剛剛才被那個大槌子打飛出去,撞上民宅,不但讓牆壁倒榻,更讓自己被壓在底下。
 
  「哈哈!你以為我身材高大壯碩,就無法高速移動嗎?太愚蠢了!」托依克斯說。
 
  「大個子!我們走著瞧!」布拉雷爾拍了拍身上的石頭和塵埃。
 
  接著,他的身影消失在建築的大窟窿那,托依克斯定睛注視,試圖尋找,不過布拉雷爾確實不見了。
 
  他一瞬間從石堆中消失了。不可能!他已經受重傷了。
 
  那記拳頭適當的從盔甲的縫隙,也就是頭部正下方打了上去,讓托依克斯受到作用力而往後一倒。
 
  「是什麼時候……?」托依克斯說。
 
  「幹的好!」道爾森說。
 
  「不要緊嗎?就讓他們這樣打下去,我們兩個也上,可以早早解決他。」洛克斯特說。
 
  「不要緊,我現在只擔心克萊蕾雅那邊而已。」道爾森說。
 
  「你們都認識卡提烈克吧?」洛克斯特說:「我真心覺得很奇怪,你沒打算要打倒漢威爾,也沒打算擊退煉獄騎士團。那你到底想幹嘛?就來找她一趟?」洛克斯特說。「還讓克萊蕾雅身陷危險。」
 
  「之後你就知道了,我連自己人也沒說,就是為了維持穩定度。在適當的時候給予指令,你們只要按照完成即可。這樣也不賴,不是嗎?一次很好的體驗。四面楚歌,敵人環伺,但我們平安無事。」道爾森說。
  「這倒是真的,不過我還沒打過癮。」洛克斯特說,輕輕地笑了。
  又是一次消失加上瞬間移動到面前,托依克斯發現自己居然無法跟上布拉雷爾,太奇怪了,這個傢伙先前還沒什麼特殊的戰法,只是胡亂的攻擊和測試。
 
  現在已經可以壓制住他,讓他無法打到。該不會已經掌握到高速移動的要領?想到這,他不禁有些驚恐,這可不是一朝一日能快速練成的。
 
  就算是高手,也要花上好幾年才是。
 
  布拉雷爾在他思考的同時,移動到他背後了,這次的拳頭一舉破壞了鎧甲,並且打傷了他的背脊。
 
  「還敢囂張!大個子。」布拉雷爾站在托依克斯面前,哈哈大笑。
 
  「好像小孩子。」洛克斯特說:「你在等甚麼?道爾森。我們有空檔,不如去幫幫他們吧。」
 
  「三個人就差不多了。」道爾森說:「再更多人,只會礙事。而且我相信他們。話說,這些騎士團的人奉守的信條令人好奇呢,這時候不繼續進攻。」
 
  托依克斯又再站了起來,這次他發狂似的咆哮,拿起大槌子四處揮舞,擊碎民宅的牆壁。
 
  「糟糕了!托依克斯發神經。」
 
  「我們趕緊閃人吧!」
 
  「敵人還在那逍遙,我們怎麼能逃走?漢威爾大人在看呢。」
 
  煉獄騎士團的人員猶豫著,他們面面相覷、交換眼神。
 
  先前有不少人員都被布拉雷爾和洛克斯特幹掉,加上一次上很多人,道爾森又要使用大規模法術,一次將他們一網打盡。
 
  這時,道爾森高舉權杖喊道:「給我充足的時間詠唱,真是太感謝了!『極冰魔杖‧暴風雪』。」
 
  隨著魔法陣的展開,一下子整個廣場和附近的街道小巷地面通通都被框在內,這個術法的巨大,使的發動的先前作業很麻煩,消耗的魔力也很多。
 
  道爾森知道,這種等級的法術,他還可以再發動一次,沒問題的。
 
  事態都還在預料中,穩定發展。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