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62

佛萊曼 | 2021-06-21 14:39:16 | 巴幣 12 | 人氣 89


  「嗚嗚……我不是……故意的!」克彌希亞說,她終於哭的差不多。
  不斷起伏的胸脯,哭腫的雙眼,紅通通的面頰。
  不過即使如此,仍沒減少一絲她的丰采。
  道爾森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只能把安慰的工作交給克萊蕾雅和奈娜,畢竟女性是比較細心體貼的。
  她們的同理心較為豐沛,而他太過理性直率。
  「沒事了。」奈娜說。
  「道爾森也是,為什麼要那麼嚴厲!」克萊蕾雅用指責的眼神盯著他。
  道爾森感到困惑,不知所措。
  他認為指控和切入點都是正確的,或許是時機不好?現在大家都身心俱疲。
  只是,他還是無法忍住,便繼續說:「妳要知道,國王皇后他們有多麼難過,克萊蕾雅到現在心中的傷痕都還沒抹去!全王國這麼多人擔心妳!妳有顧慮他們的心情嗎?還為妳舉辦盛大的喪禮追悼。王國默哀整整一年……」
  克彌希亞擦了擦眼淚,站起來,她讓克萊蕾雅站在她的面前,這次她以九十度的鞠躬說:「克萊蕾雅,我真的深感愧疚。慚愧,我對不起王國的大家……」
  淚流滿面。
  「道爾森,別再說了……」洛克斯特說。
  「姊姊,我真的好想妳。自從那一次戰爭,我每天都到洛卡斯神殿向神祈禱,妳能平安歸來。離開前,妳不是說會回來繼續陪我嗎?為什麼……」
  克萊蕾雅緊緊抱著克彌希亞,哭的一把鼻涕一把眼淚。
  「對不起……我沒有遵守承諾。從現在開始,我會好好陪妳。」克彌希亞說。
  「我很明白兄妹重逢的那份感動,但是我肚子快餓扁了,能不能趕緊先去吃東西?」布拉雷爾說。
  「你幹嘛說這種話阿,現在是很感動的時刻。」洛克斯特說。
  「不過我肚子也很餓,一整天都沒吃了。好啦,克彌希亞。不用再哭了,想說什麼,都等餐桌上說。身體需要攝取營養和熱量,才能活動阿。」道爾森說。
  「真是的,為什麼都要說這種破壞氣氛的話啦!」奈娜說。
  不過,接下來她的肚子卻傳來一陣悲鳴,彷彿在無形抗議主人的意識。眾人一陣哄堂大笑。
  克萊蕾雅和克彌希亞再次嶄露笑顏,她們一起手牽著手,跟在道爾森等人後方離開街巷。
  「要吃什麼啊?」布拉雷爾說。
  「什麼都好,我只要能吃東西就滿足了。」洛克斯特說。
  「放心啦,想吃什麼都可以,今晚預算一枚千卡達金幣!」道爾森說。
  「你有這麼多錢。」克彌希亞說:「當初帶多少錢出來旅行?」
  「其實沒有很多,不過旅途中也賺取不少報酬。」克萊蕾雅說。
  「那時候千卡達之戰的成功,相信國王給了很豐厚的報償。」奈娜說。「不知道希達納爾怎麼樣了。」
  「我相信希達納爾會完成他的目標,一定的。」克萊蕾雅說。
  「就是說阿,希達納爾是個好榜樣,他是個擁有信念和執著的人,那樣的人,不管做什麼事情都會成功。妳姐姐也是,要好好向他們學習,克萊蕾雅。」道爾森說。
  他們在街道上看到的第一家店,一家店門口掛滿藤蔓,點燃夜燈,有黑貓圖案招牌的餐廳。
  道爾森毫不猶豫拉開門走進去,那是一家熱鬧的酒館,裡面充滿了人潮和喧鬧聲,從第一層到第二層都高朋滿座,很難確認是否還有位置。
  「您好!請位幾位呢?」一名綁包頭的女子上前詢問。
  「六位,謝謝。」道爾森說。
  「這邊請。」
  酒館裡鬧哄哄的,蒸騰的空氣帶著一絲溫暖。與變涼的外頭相差甚遠,道爾森看見酒館內部好幾處都有火堆和油燈幫忙提高溫度。
  這裡的座位分布相當零散,不過亂中有序。一行人緊跟在服務生背後,穿過壅塞的人群,醉漢高歌哼唱,也有舞女在表演,還有小提琴手和鋼琴家伴奏。
  優美的旋律、輕快的節奏、明亮的氣氛,種種使人安心。他們也跟著放鬆心情,來到位置坐下。
  「請問要點什麼呢?」服務生小姐問。
  「我全都要。」道爾森看了一眼牛皮做成的菜單後說:「全部來一份。沒錯吧!各位!」
  「好!」布拉雷爾說。
  「儘管來!」洛克斯特說。
  「什麼?」小姐像是沒聽清楚似的說,眼睛眨了眨。
  「全部都來一道。」道爾森說。
  「這樣……真的吃的完嗎?」奈娜說。
  「我先說,我的食量沒有很大。」克彌希亞說。
  「我會吃很多的!」克萊蕾雅說。
  服務生小姐離去不久後,一名中年壯漢走了過來,他戴著白色的廚師高筒帽,和白色的廚師服,衣袖捲了起來,手臂粗壯、長滿濃密的毛髮,身高超過一米八。
  他凌厲的眼神掃了桌子的所有人一眼,說:「誰點菜的?」
  「我!」道爾森說,悠閒的舉手,「拜託,快點上菜。」他將那枚金幣直接遞給壯漢。「你是老闆嗎?不用找錢了,請用最快的速度上菜,我和我的夥伴們快餓壞了。」
  壯漢看見金幣,一下子眼睛瞪得老大,張開嘴巴,不敢置信的盯著金幣。他隨即眉開眼笑說:「沒問題!全部的菜來兩道也行!我們會盡快準備好,請稍等。」
  他一邊哼著歌,一邊踩著輕快的腳步離去。
  「這東西可以買下他店裡所有的食材沒問題。」克彌希亞說:「也難怪他那麼高興。」
  「我今天打倒多少骷髏士兵和煉獄騎士團員,多的都數不清,肌肉痠痛,累的要命,只要一躺上床,我立刻就睡著,現在是因為肚子太餓,眼皮才睜著。」布拉雷爾說。
  「今天真的是累壞了,好久沒經歷如此漫長的戰鬥。這過程就像一場惡夢一樣,當下是煎熬和痛苦,有多少可怕的東西接連出現。但是結束以後,又通通忘的一乾二淨,就好像從沒發生過。」洛克斯特說。
  「說來慚愧,幾乎都沒幫上什麼忙。他們的盔甲面對弓箭這類遠程武器很不利,但是我還是有認真的攻擊喔!」奈娜說。
  「今天是我人生中最開心的一天,終於又跟姐姐重逢,好不容易……等了這麼久。」克萊蕾雅不禁又熱淚盈眶。
  「哎呀,都要吃飯了。開心點吧,說說妳在王國裡這些年的生活,還有出來旅行的經歷給我聽吧!」克彌希亞說:「我也會告訴妳我碰到的事情。」
  「好。」克萊蕾雅說。
  自從克彌希亞離去的這些年來,克萊蕾雅的生活並未產生太大的變化。一開始,那種揮之不去的寂寞是難以化為言語表達的。
  她常常獨自一人站在港口邊看海浪拍打岸邊,聞著鹹鹹的海水味道,盼望姐姐搭船回來的那天。有時候站在城堡的尖塔房間裡,透過窗子俯瞰城內,說不定姐姐就混在人群裡。
  久而久之,她漸漸越來越少那麼做。生活中的作息依舊規律,面對每天的劍術訓練,以及皇族的禮儀和公主的姿態,各種優雅高尚的社群活動,還有偶爾會到城內的微服出巡。
  和道爾森一塊在神殿裡祈禱,在空閒時跑到城郊的地區去狩獵魔物。
  有一段時間,克萊蕾雅甚至忘了姐姐的存在,她只是平靜的過著生活,好像少了什麼。
  其實她應該始終無法適應的,但時間的冗長沖淡了回憶和念舊,彷彿大海侵蝕岸邊,那種想念在日子拉長以後,一點一滴的淡化。
  可是,她終究想起自己有個姐姐。每當回想起這點,就不禁悲從中來,眼淚潸潸而下。
  不過她一直告訴自己不能哭,姐姐是個英勇堅強的人,她一定還活著,而且她不會希望看見自己愛哭的那一面。
  姐姐討厭懦弱的人,因為懦弱的人只會找麻煩。
  「終究有個契機呢。」克彌希亞說:「出來旅行這件事,那是一次很棒的冒險,多虧有道爾森,不得不承認他的能力,他確實解決很多棘手的麻煩和困難。」
  上菜的速度很快,烤乳豬、白菜燒鴿肉、乾煎鮭魚排、清蒸蔬食、牛肉烤飯……
  一下子,各式各樣的料理塞滿了桌子,道爾森、洛克斯特和布拉雷爾也以驚人的速度吃完。
  奈娜則是小口小口的品嘗每道美食,淺酌酒品,只有克彌希亞和克萊蕾雅偶爾進食,她們花上較多時間交流意見和回想過往。
  「我呢,一開始被敵軍追殺,到後來,在逃難的流浪中。原本以為可能要居無定所,因為當時受到監視,讓我無法跟我軍接觸,結果後來越走越遠。最終我失去了目標和目的地,那段日子令我身心疲憊,深受煎熬。」克彌希亞說:「但是,後來我遇見了一名貴族男子,他向我伸出援手。」她的眼神閃閃發亮。
  懷有一種少女的憧憬和仰慕。
  「然後呢?」克萊蕾雅說。
  「他幫了我很多忙,接濟我,讓我找到歸屬,重拾人生的目標和生活重心。老實說,一開始我很想找機會開溜,我隨時都有辦法能夠回家的,只要我想的話。可是在那裡,我備受尊崇和重視,我得到一直渴望擁有的,被人需要,被大家捧在手裡,被當作瑰寶般。」克彌希亞說。
  「但是在洛卡斯,大家也是一樣對待妳的。」克萊蕾雅說。
  「直到妳出生以後,一切就都變了。雖然後來有段日子,我認為自己有奪回部分尊重和地位,但始終回不到過去那模樣,始終有差距。對,我一直感到心理不平衡,那些東西原本應該是我的。」
  「怎麼會……妳一直這麼想?」
  「當然,後來我也改變想法了。我在蕾菲蒂家接受嚴格的訓練,出征多次,同樣立下許多汗馬功勞。直到現在,取得六帝之位,我出人頭地,擁有強大的實力,以及遠近馳名的外號。這些要是沒在洛卡斯定下基礎,是不可能在這裡擁有如此成就,沒有過去的我,就沒有現在的我,我也要感謝妳,克萊蕾雅。」
  「為什麼?」
  「因為是妳,造就了現在的我。毫無疑問的,如果那一切都沒變,我沒有改變心態,也沒有參與戰爭,就不會變成現在這樣。我有段日子確實很想念家鄉和親戚朋友,還有妳。沒錯,我不會說自己完全不想念,那就是騙人的。不過人生的目標和生活的重擔持續提醒著我,讓我繼續努力走下去。」克彌希亞說。

創作回應

Koito
布拉雷爾真的很皮,喜歡小說中有這樣帶來歡樂氣氛的角色
2021-06-22 20:41:18
佛萊曼
我也是喜歡頑皮的角色,其實原作者在劇情裡面加入很多這樣的人
2021-06-25 19:58:53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