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6. La Vie En Rose(3)

謊花 | 2021-06-14 01:40:47 | 巴幣 0 | 人氣 48

連載中Silencio
資料夾簡介
關於末日與救贖的小小故事。
最新進度 11. 老鷹

  不愉快。
  不,當然不是因為知雨跟其他人在一塊。他是自由的,他有權利做任何他想做的事。
  和保羅並不一樣。
  母親與她的神,妻子與她的玫瑰。他的人生彷彿一場不斷被套上枷鎖的漫長旅程,一條名為薛西弗斯的狗,用徒勞無功來證明他對他們的愛。
  現在束縛著他的則是知雨,但不一樣的是,在知雨面前,他就像是領受聖餐那樣地領受枷鎖。
  隔著擦得十分乾淨的玻璃,保羅能看到知雨臉上的溫柔就像潮水般退去。一如往常。
  不過坐在知雨對面的年輕人反應可就大多了:他渾身僵硬地抖了下,把水杯翻倒在桌上,眉頭憤怒,眼神震驚,嘴型則反射性地想要咧開熱情的笑容──名人的職業病。
  表面工夫還不到家。或許是太年輕了吧,但保羅自己可從沒出過這種岔子。他總是忠實地完成知雨給他的任務,又或是知雨對他的能耐瞭若指掌。說實在的,他也沒想過自己這麼適合這種聖人形象。
  母親看到的話會很高興吧。不知道父母現在在哪,是不是還活著呢?
  聽到翻倒聲,知雨匆匆回頭,迅速抽起紙巾幫後輩收拾殘局。
  他就站在那邊看著。素色襯衫跟牛仔褲,不很嚴謹的一撮馬尾。除了沒有偶爾沾上的顏料,就跟大學時代的穿著一模一樣。和潤不一樣,知雨並不是校園的風雲人物,但身邊的人都對他很死忠。
  保羅並不是藝術愛好者,也自認審美不出色,雖然去看過幾次展覽,也跟美術系的女孩子約會過,但他從來就沒有被所謂的藝術感動過。
  音樂的話倒是喜歡的,但他也沒被自己的歌聲感動過。
  知雨似乎跟他差不多。雖然在美術系的表現挺不錯,也有像是眼前的後輩這樣的追隨者,但本人對自己的造物並沒有特別的感想。
  既然如此,知雨就不屬於那邊。
  他是用自己的雙腳、自己的意志來到這裡的,所以,不要擅自可憐他,也不要擅自想把他拉回「他應該在的地方」。
  他是自由的。
 

 
  「因為知雨可能會來,記得不要把她們帶進房子裡喲。」潤隨意地說。
  那是他第一次晚歸,但「她們」卻用得如此篤定。不過也沒說錯就是了。
  「好啊,當然。」保羅聳聳肩。
  潤早就知道他是個爛人,如果她受不了的話大可離婚,反正他也不在意財產分配的問題。至於知雨──他沒必要插足他們之間的事情。
  不過,他倒也不會說一切都是潤自作自受。就算這是她的選擇,跟他結婚依然是種不幸。在大學也沒有多少人知道他的背景,潤似乎也不是為了錢跟他在一起的。那是為了什麼?因為他在外會聽話地扮演她親密無間的朋友,而且還挺受歡迎的?
  說到底,他不知道潤為什麼要跟他結婚。這個年代根本沒多少情侶會結婚,或許是因為她來自難民營?聽說那裡民風保守。雖然平時活潑又善交際,也能開玩笑,但內心還是有保守的地方也說不定。他不知道。
  他們還是會同床共枕,還是會對重大議題交換意見,還是會出門約會。結婚之後,他對潤既沒有更喜歡也沒有更討厭。雖然他對玫瑰沒有特別的感覺,但她想種個滿山滿谷就去吧,想開茶會也儘管去。既然他沒什麼損失,那這樣的生活也未嘗不可。
  或許他很快就會因為酒醉或吸茫了而出車禍,或許在那之前他就會因為生活太邋遢而驗出慢性病,或許……不知道,性病?他幹了這麼多傷身害體的事,總該有點壞後果吧?
  結果潤比他先一步離開了。
  原本以為會希望見到疼愛的弟弟,結果卻希望不要告訴他。
  為什麼,那是你唯一的家人啊。
  「就這一次就好,我不想讓知雨知道我的事情。」潤說。不知道是不是因為聽力衰退,她說起話比平常大聲,口齒也稍微不清晰。「不會太久的。我知道。我甚至能感覺到它在奪走我的身體。」
  「我知道了。」他不知道要事後該怎麼告訴知雨,但還是得尊重死者的意願。死者──他被自己的想法嚇了一跳。「這段時間我會在家,需要什麼就告訴我。」
  潤笑了。有些挑釁而張揚的笑容在白淨的臉上綻放。「沒工作接了?」
  本來就是這種性子的女人,因此保羅也不覺得被冒犯。
  再說,她說的也沒錯。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