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1. 葬禮

謊花 | 2021-06-11 00:04:21 | 巴幣 0 | 人氣 35

連載中Silencio
資料夾簡介
關於末日與救贖的小小故事。
最新進度 11. 老鷹

  好人都上天堂了,留在這世界的,淨是垃圾。
  車窗上的雨珠彼此匯合、流淌,形成一道道不斷變換的水痕。拜這場大雨所賜,灰色的街景冷冷清清,平日緊跟不懈的狂熱粉絲,此刻也不見蹤影。
  原本該拿來休息的日子被迫參加葬禮,知雨自然不爽,但面對親屬時他還是盡可能保持禮貌。畢竟,如果可以的話,沒有人想舉辦這種儀式。
  在開車的同時瞥了眼手錶,下午四點三十二分。知雨將車平穩地開過重重雨幕,謹慎地繞了一段遠路回到住所。
  熄火,拔出鑰匙。知雨拿起副駕駛座上的黑傘,跨出車門。
  後座的乘客已經先一步下車,並為他撐好了傘。高大的身形幾乎遮住光線,但知雨還是能看到他在微笑。那微笑寬厚、溫和,且總是令他感到莫名火大。
  「我有傘。」知雨簡短地說。關上車門,逕自走出車庫。
  隨後跟上的腳步中毫無不滿,一如既往。
  泥濘沾上西裝褲腳,惹人生厭。庭院中的玫瑰叢與其他植株早在數年前就全部清除,但雜草無論如何總會再度冒出。知雨無法放任庭園蔓草叢生,每隔幾天總會親自去拔草,每回都搞得自己全身痠痛。
  他還記得這裡玫瑰綻放的模樣,玫瑰被細心地修剪整齊,整座庭園香氣馥郁,他們總是在這裡喝茶聊天。
  現在他沒心力去維持花園,但就算往事難尋,他也不願回憶被雜草玷汙。
  『哪天死了的話,我想埋在親手栽種的玫瑰叢底下。』他的姊姊曾這麼說。
  但她的願望並沒有實現。化成雕像的她被帶走集中處理,事後只餘下簡短的政府通知。石化的人太多,行政程序來不及一一應付。剛開始還會說明處理方式跟場所,再給個形式上的墓地,現在什麼都沒有了,要葬禮的話,得自己辦一個才行,而死者是唯一的缺席者。
  反正等到他們全部石化的話,這一切也沒有意義了吧。
  這顆星球是個亂葬崗,而他們遲早都要成為其中的野鬼孤魂。

  「知雨,你先去洗澡吧。」保羅搶在他前面開口。
  「不行。」知雨一口回絕。
  「我沒淋到雨,真的。」
  「不行。」知雨把黑色的西裝外套脫下。略帶溼氣的襯衫包裹著他略嫌瘦的身軀,不過那不是雨,而是剛才處理音響與場地而忙出的一身汗,到現在還有些黏。「表演前一天還唱歌已經夠白癡了,我不會再允許任何出錯的可能性。」
  「我這輩子沒感冒過,你不用擔心。」
  「我不用擔心?你以為我擔心你?你以為我要擔心的只有你?」知雨嫌惡地提高音量。「沒有什麼比演唱會更重要,你少跟我辯這種事。」
  他轉身廚房走去時,保羅溫厚的嗓音又在背後響起:「那麼,我洗完後立刻換你,我會盡快。」
  其實沒有必要。但知雨並沒有回應。
  打開食品櫃,拿出晚餐所需的食材。自從之前保羅收到過藏了頭髮的糕餅後,知雨就不再讓保羅吃未經他檢查的東西了,平日三餐也由知雨下廚。
  自從發現清潔工在翻找衣櫃,家事也變成由他們兩人分擔。
  雖然不願意承認,但保羅的力氣與體格都比他大得多,也更能應付力氣活。
  從死者家屬那邊拿回來的謝禮還放在餐桌上,據說是幾條香菸。現在已經沒那麼容易搞到這種東西了,或許能拿去進行工作上的交涉吧。
  『其實我不怎麼喜歡菸味,但是那個人的話,總覺得就可以接受了。』姊姊面帶微笑。那是和玫瑰的鮮烈並不相稱的,輕柔而纖細的微笑。
  可是她已經不在了,她的玫瑰也不在了。
  她甚至沒有像樣的葬禮,會懷念她的,大概也只有身為弟弟的他。
  將切塊的蔬菜放入鍋中,知雨拿出鍋蓋,腦袋閃過念頭。
  保羅呢?
  不,他是不會承認那種傢伙的。
  爐子上的高湯散發香氣,沙拉跟麵包在保羅出浴室前就能弄好上桌。
  世人將保羅視為希望之光,但他將會一輩子記得他的醜惡。
  明天的早飯得清淡點,牛奶要記得先煮沸……偶像可不能在台上鬧肚子。
  隱隱約約,知雨似乎聽到浴室門打開的聲音。他該去拿衣服了,不然會被嘮叨個沒完。因為限水,他好久沒泡澡了,但這樣也好,免得他哪天一個衝動或睡眠不足就淹死自己。
  明天,下星期,下個月,甚至更久,他們的工作永無止盡。
  回憶混合花香,而心頭縈繞不去的歌聲則往未來不斷延伸。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