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5. La Vie En Rose(2)

謊花 | 2021-06-11 00:12:31 | 巴幣 0 | 人氣 57

連載中Silencio
資料夾簡介
關於末日與救贖的小小故事。
最新進度 11. 老鷹

  若要以花來比喻,知雨覺得姊姊比較像茶花。
  堅強、優雅、謙虛的女性,代替素未謀面的父母將他拉拔長大。
  他從來就不知道親生父母去哪了,或許是為了符合移民條件而拋棄了他們。這並不是太少見的事情,有時候地球正在施行嚴格的配給制,而條件不錯的殖民星球難得開放了一批移民名額——這可是相當大的誘惑。畢竟,並不是所有留在家鄉的人都是出於對家園的愛。
  如果父母有因此獲得幸福就好了。
  直到知雨十三歲以前,他都住在城市郊外的難民營中。營區裡有各式各樣的人,也存在和他相似的亞洲臉孔。和外界對難民營的印象不同,並沒有人欺負他們姊弟兩人。雖然比較貧窮封閉,但基本上是和平的社區,能夠打工,也能透過通信等方式接受教育。
  如果城市裡有人離去,或者有家人是公民的話,那麼難民營的人就有機會取得公民權。
  姊姊是因為前者,而他是因為後者,兩人離開的時間相差一年,那段期間他便獨自住在營區,但姊姊時常來看他。
  隔年他離開營區時,姊姊也考上了城市大學的會計系。那年她十八歲。
  「知雨也去上學吧,」她說:「因為是前難民,所以高中以下不用付學費。大學的事情就之後再想就好了。生活費我會去賺的。」
  她住在大學宿舍,而他則進了住宿學校,兩人每個禮拜都會見面。姊姊似乎很享受大學生活,偶爾還會帶朋友或打工地點的同事一起來找他。那短短的聚會對十幾歲的知雨來說,是無比珍貴的時光。
  同學都說他有戀姊癖,但他不在乎。
  他由衷敬愛著姊姊。他希望她能夠獲得幸福。雖然不住在一起有些寂寞,但如果她快樂的話,那就好了。從來沒對他發脾氣,從來沒有一句怨言的姊姊,無論何時都是他的偶像。
  潤。她就像她的名字那樣,滋養了他的生命。
  既然無以回報養育之恩,那麼他至少想成為同樣能灌溉他人的人。
  ……他曾經、是這麼想的。

  「學長,你有好好睡覺嗎?」漢斯湊近他,似乎在端詳他臉上的黑眼圈。
  「……比畢業那時期睡得多了。」知雨稍微往椅背靠,遠離對方越過餐盤而來的視線。
  「那就是不夠吧?」
  「常常被拍到上夜店的人,應該沒資格說我睡眠不足吧?」
  「那是形象啊,我討厭死夜店的味道了,酒精、各種藥物跟香菸,還有香水跟體味。」漢斯皺起鼻子:「我不懂,放蕩的藝術家到底有什麼吸引人的?」
  「那也不是我的喜好,所以我沒辦法回答你。」知雨淡淡地回應,隨手拿起桌邊的水瓶幫漢斯的杯子添水。
  「喔,出現了!學長慣例的!」
  「有意見嗎?」
  「怎麼會,好懷念。」漢斯眨眨眼:「我們玩真心話大冒險的時候,都在說自己到底不小心叫了幾次學長『媽』。」
  「……」知雨無奈地看著對方,最後終於忍不住牽動了嘴角。
  「啊,笑了。」漢斯露出放心了似的笑容:「好久不見了,學長。」
  「你的好幾場畫展我都有去啊。」雖然沒有碰到漢斯本人,但寄給他的門票,有空的話都確實地用掉了。「很出色,我應該說過了吧?」
  就算除去譁眾取寵的假象,漢斯的畫依然有某種直通人心的東西。鮮烈的色彩殘存腦海,彷彿能麻痺指尖的強烈主張。
  ——毫無疑問是真貨。當知雨第一次站在巨幅的畫作前,感受到自己的渺小時,便忍不住浮現這種想法。
  包裝巧妙的空殼或許能獲得成功,但騙不了所有人——至少騙不了自己。
  如果他沒有——
  「學長還會畫畫嗎?」
  「不……沒有那種時間。」知雨有些措手不及。
  「那麼,不來看我的畫也沒關係,拿那些時間來畫畫怎麼樣?」
  「要做什麼呢?」知雨放緩了語氣說。「而且,其實我也沒有那麼喜歡畫畫,我只是會按時交作業而已。」
  這是實話。當初覺得就這樣過活也不錯,但捨棄後也毫無留戀。
  他對現在的人生並不後悔。
  「就那麼喜歡那個姊夫嗎?」漢斯問。瞪大了淺色的眼睛看著他。
  「漢斯。」
  「……對不起。」漢斯臉色一變,似乎就要哭出來。「我只是……」
  「沒關係。你還好嗎?」
  「我很好。不,或許也不算。」漢斯皺起眉頭。「最近收到好幾封訃聞,有點心煩吧……也不對,我是真的關心……」
  知雨伸出手,正想捏捏對方的肩膀,說點鼓勵的話,卻聽到一旁的玻璃窗傳來輕微的敲擊聲。
  他轉過頭,保羅就站在餐廳外,僅隔著一片玻璃的地方低頭看著他,露出一如既往的溫厚微笑。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