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8. 磐石

謊花 | 2021-06-19 01:17:36 | 巴幣 0 | 人氣 22

連載中Silencio
資料夾簡介
關於末日與救贖的小小故事。
最新進度 11. 老鷹

  「明天凌晨三點到後天中午是可通過期,一點的時候車子會來。」知雨坐在餐桌對面,用清晰的語調說明行程:「快速通行證已經辦好了,電子跟紙本各一份,要拿好。估計六點左右會到達A79通道,中午前到達36號轉接站,通往K08通道的接口會在下午兩點開啟。後面的路段都在通道內,沒有意外的話,後天之前就能到旅館。」
  「K市維護交通很勤啊。」保羅隨意地翻看地圖。他們所在的A市已經算好的了,有些地方的通道編號甚至來到了三位數——被天災破壞的通道維修費用高昂,連難民勞工都請不起的貧窮地區通常會選擇蓋一條簡陋的通道應急,結果又是很快毀壞,陷入惡性循環。
  「因為K市由數家物流公司把持,這方面的預算很足。」知雨將資料放回公事包:「原本還有公司想從K市派人來接……幫壟斷產業的資本家代言可不是聖人該有的行為。民眾也不會接受吧。」
  「完全繞過他們嗎?那你是怎麼拿到通行證的?」
  「漢斯幫了忙。」似乎是不滿意他問這麼多,知雨皺了下眉頭,但還是回答了。
  沒想到那個看起來挺笨拙的年輕人還有辦法牽線。
  「……你那天不是去敘舊的啊。」
  「我說過,沒有什麼事情比工作更重要。公事半小時就談完了。如果是純敘舊的話,你沒有知道的必要。」
  意思就是在他不知道的時候,還另外聚了幾次吧。都是跟同一個人嗎?不,應該不是吧,但或許他們都希望知雨能夠回頭。
  不。知雨是不會離開他的。原本的希望與猜想,在知雨說出那句話後成了確信。
  我燒了。知雨說。
  難怪搬來跟他同住的時候,知雨的行李只有那麼一點,連枝畫筆都沒有。
  保羅當下只覺得恍然大悟。
  那數百,數千,或許更多的畫作。雖然保羅從來就不懂欣賞,但並不代表他覺得那些都是垃圾。那確實是知雨傾注了心力創造的、能夠代表一小部分的自我的事物才對。
  既不是分送,不是出售,也不是寄放在別人那裡。燒掉了──保羅不知道原先住在狹小套房的知雨如何找到燒東西的空間,但他並不懷疑這句話的真實性。
  他不知道箇中原因,但既然知雨沒打算重拾畫筆,那就夠了。一旦決定了,不管是誰都沒辦法勸他改變心意,不管是辱罵或柔性勸說都毫無意義。知雨就是這種人。外表不強壯,但意志如磐石。磐石,彷彿能在上面建起堡壘。
  「你不要一副很了解我的樣子。」知雨冷冷地說。
  「嗯?」
  「……不,沒什麼。」知雨頓了一下,站起身離開廚房。大概是要去補眠吧。等抵達K市後,還有堆積如山的工作等著他。
  「晚安,知雨。」保羅對著空蕩的門口微笑。
  知雨想燒掉的,大概不只畫作吧。
  面對親人死亡的憤怒和哀傷、過往的回憶與一部份的自我,或是自身未來的可能性。
  不管是哪項,保羅都不具備。
  雖然如此,他想那些東西大概是無法被輕易抹消的。想要抹消的事物,往往在心裡的份量都重得無法抹消。
  對酒精的渴望在身體深處蠢動,而從同樣深沉的回憶中逐漸甦醒、變得清晰的,是教會中母親的身影。
  「『我還告訴你,你是彼得,我要把我的教會建造在這磐石上……』」
  聖職者在前方講道,母親專注地看著前方,他往上看,看著她的側顏,白皙的臉頰上,細毛在陽光的照射下變成金色。
  「『陰間的權柄,不能勝過它……』」
  她看起來很平靜,呼吸彷彿與教堂的空氣融為一體。在他能夠立刻喚起的記憶中,並不存在這樣溫和緘默的母親。這令他內心產生了一絲奇異的感覺。
  「『我要把天國的鑰匙給你……』」
  他有些坐立不安。一動才發現母親正握著他的手。她的手溫暖而柔軟,指甲修剪得整整齊齊。
  「『凡你在地上所捆綁的,在天上也要捆綁;凡你在地上所釋放的……』」
  母親悄悄地側過頭,朝他微微一笑。他這才發現──或著想起──她的眼睛顏色也是棕色,但要比他要來得更淡些。
  保羅轉過頭去,不願再看。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