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2. 海潮

謊花 | 2021-06-11 00:07:48 | 巴幣 0 | 人氣 28

連載中Silencio
資料夾簡介
關於末日與救贖的小小故事。
最新進度 11. 老鷹

  『你的名字,來自於偉大的使徒保羅。』母親冰涼的手指有力地裹住他的臉頰,捏得他有些痛。『你要像他一樣,傳遞福音,為世界帶來天國的光。』
  每當演唱會結束,接受台下觀眾的歡呼時,保羅的腦中總會想起母親對年幼的他不斷重複的話。她是個虔誠的女人,但他對她的印象不深,只有手指的溫度與力道在記憶中深深地留下爪痕。
  他從來沒有想要實現母親的期望,但終究還是成為了某種意義上的傳教者。
  死前能聽到您的歌聲真是太好了。此生有幸能親眼見到您,死而無憾。
  我們很幸福。群眾融成漆黑無邊的海,集體意志彷彿浪潮,淹沒一切。個人消融無形,差異被浪潮吞噬。那浪潮似乎朝他席捲而來,但終究碰不到他。
  給知雨寄死亡威脅的人,肯定也在這片濃黑之中吧。
  知雨不讓他看那種東西,但他還是知道。那些信被龜毛而整齊地收在書房櫃子的抽屜深處,他過了很久才偶然發現。謾罵與感謝都被珍藏起來,一視同仁,保羅不知道知雨是以什麼心情在整理這些信的。
  巨星的吸血蟲,仗著他亡妻弟弟的身分為所欲為。任性、霸道、揮霍,私生活混亂。打娘胎出生就無可救藥。
  不得不說,比起感謝信,這些惡毒的信極具創意,從用字遣詞到信紙的選擇,皆明顯下了極大的工夫。
  這些信都是匿名的,不過會寫信恐嚇他經紀人的人,大概也是會寫信給他本人的狂熱粉絲吧。彷彿在台下表現出的幸福都是假的一樣,就是那樣強烈的惡意。
  如果他在台上感謝知雨,他們就會相信知雨逼迫他作此發言;如果他在台下和知雨相處親近,他們就會認定,知雨用了不正當的手段獲得經紀人的工作。
  他被視為純然的光,於是醜惡就得由他人承擔。
  當然,知雨現在一點都不親近他,但那就是另一回事了。
  身材清瘦,柔順的黑髮微長,看似柔弱,但工作時總是打理得整潔端正。保羅不記得上次知雨對著他笑是什麼時候了,但肯定是潤還沒死的時候。亡妻的臉在記憶中已經有點模糊,但他記得知雨的笑容,也記得姊弟倆長得很像,笑起來更是彷彿同個模子所刻出。
  其實,就算知雨不這麼無微不至地照顧他,保羅還是會上台的。他甚至能承受比現在更頻繁的表演頻率,看看今天就知道了。他知道今天的表現就跟過去一樣好,昨天在鄰居葬禮幫的一點小忙根本毫無影響。只要知雨能安排,他就能演出。
  「不行。」知雨斬釘截鐵的拒絕掠過腦海。保羅不禁匆匆一笑,而台下的觀眾並未錯過這一幕。他們被實際不屬於他們情緒牽動,些許掌聲如漣漪擴散,他能聽見零落的歡笑聲。
  這樣就能感到幸福嗎?不過,他就是為此才站在這裡的。
  夜已經深了,遠方的地平線在黑暗中曖昧不明。
  他看著眼前深沉的黑色海洋。
  「謝謝你們今天能過來。」保羅微笑,對台下的人致意。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