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18. 拜訪

謊花 | 2021-11-18 10:45:57 | 巴幣 0 | 人氣 35

連載中Silencio
資料夾簡介
關於末日與救贖的小小故事。
最新進度 20. 警鐘

  換好衣服,噴上淡香水,今天保羅很早就被知雨趕出門了。大概是不想被他從窗邊盯著看除草的樣子吧,不過他也只是看著,也沒有去打擾知雨,有什麼關係呢……
  「請坐,有什麼特別想喝的嗎?咖啡、果汁、茶……啊,剛好有不錯的大吉嶺,請您務必試試。」穿著剪裁俐落、要價不斐的白衫長褲,姿態優雅的青年落落大方地微笑,領保羅前往豪宅的會客室。
  陽光從落地窗灑入,木質地板鋪著柔軟厚實的地毯,牆上掛著數幅畫作;樣式復古的老爺鐘安穩地佇立,深綠色的布面沙發毫無髒汙。待保羅坐下後,年輕的屋主對在一旁待命的傭人親切地點點頭,傭人立刻了然地轉身離開。
  窗外是異國風情的庭園造景,有著池塘與細心修剪的庭園樹木。保羅叫不出那些植物的名字。
  「那麼,保羅先生,趁此機會,請容我再向您自我介紹一次。」坐姿端正的青年微微頷首:「我的名字是漢斯,職業是畫家──同時也是您的經紀人、知雨先生大學時代的後輩。請多指教。」
  保羅看著眼前貴族般的青年,很難把他和幾個禮拜前的模樣連結在一起。
  「很驚人。」保羅頓了一下,平淡地承認。「不過,還是麻煩你隨便點吧,那種說話方式我可學不來。」
  「就這樣吧。」漢斯乾脆地應道,但就連此刻的他,看起來都還是很有教養。「至於說話方式嘛──我想你肯定能學會的,只要學長指示你去學的話。你說是吧?」
  保羅沒有回應這個問題。「你今天還挺客氣的嘛。」
  雖然漢斯的態度如何,對保羅來說都沒差。
  「畢竟我可不是找你來吵架的。」漢斯打量客人:「你換了香水──謝謝,剩下我來就好,你先出去吧。」
  傭人放下茶水與點心,離開了房間。保羅望著漢斯倒茶的動作,毫不拖泥帶水。
  「我還以為有錢人處理家事都用機器人。」
  「是啊,直到上個世紀都還是這樣,現在真的就只是民間傳說。其他地方我不知道,但是在邦盟裡面,我們基本上會配合大方向的政策。」漢斯說。「要我說的話,雇用普通人還挺不錯的,起碼你還可以試著說服自己他們忠心耿耿,不會把你的祕密傳給市政府資料庫。」
  保羅聳聳肩,拿起茶杯喝了口茶。熱茶的溫度剛好,不會燙口,大概是在端來前經過了適當的降溫。至於味道,他本來就毫無品味可言,對他來說茶水只要能喝就好了。
  「你找我?」保羅決定直接進入重點。
  「是啊。」漢斯將手平放在茶几上,就在糕點的不遠處。「我調查過你。」
  「是嗎?」保羅放下茶杯,不為所動。「多詳細?」
  「還算可以吧。」漢斯謙虛道。「從你真正的出生地到取得身分的手段,之類的。」
  那可真是很詳細。「隱私權已經不算基本人權啦?」
  「如果想要讓每個公民都舒舒服服地迎接末日,那可不能太在乎所謂隱私。」漢斯露出活力四射的笑容,但諷刺意味十足:「況且,這應該輪不到你來說。」
  「你有不滿的話,跟知雨說就好。」
  「怎麼會呢?這是學長的選擇,我當然支持他。」
  「他說過他不畫畫了。」
  「啊,看來你很在意?」漢斯拿起一片餅乾。「我只是表達期望而已。如果你看得懂學長的畫……那是貨真價實的藝術,帶有力量的創作。那些畫會說服你世界依然美好,勾出人們對於生命的希望。我想可以說,這是種虛假的鄉愁──集體幻覺,卻又真誠實在。」
  「真肉麻。」保羅淡淡地說。這或許是進門以來他說過最真誠的話。
  「我忘了,你們不這麼說話的。」漢斯笑了下,把餅乾放進嘴裡,一點碎屑都沒掉。「會讓你們覺得高高在上。」
  「所以,」保羅頓了一下:「你想說什麼?」
  「我在稱讚你。」漢斯再度把手放回茶几上。這次,他手掌下的那塊桌面透出一陣機械式的光,同時間窗簾拉起,燈光暗下,保羅完全看不到外頭的景色──想必外頭也是如此。
  離他們最近的牆面突然亮起影像,保羅皺眉,並不是很喜歡這種花俏的驚喜。
  「我在稱讚你,真的。」漢斯重複。「學長需要你這種連人都敢殺的傢伙。」
 
  「還要再一杯嗎?」漢斯問,指指空茶壺。「我可以再讓人去泡。」
  「……不了,我很快就走。」投影已經關閉,柔和的燈光再度點亮。不知道是為了隱私還是照顧習慣了黑暗的雙眼,完全遮住外頭的窗簾分毫未動。
  「好。有問題嗎?」
  「這個計畫有多久了?」
  「一年多吧,算運氣不錯,沒有碰到要從零開始準備的東西。」漢斯說。
  「你能因此得到什麼好處?」
  「沒有,甚至到了實行階段,我絕對沒辦法全身而退。」漢斯微笑:「不過,我很滿足,這就夠了。」
  「滿足。」保羅重複。
  「犧牲奉獻帶來的自我滿足。你沒有那種粉絲嗎?當然,我不打算變得太過激。」漢斯等了一下。「今天到此為止?」
  「到此為止吧。」
  「我送你到門口。」漢斯站起身來。
  直到玄關,漢斯握住門把的那一刻,保羅突然出聲。「最後一個問題。」
  漢斯收回手,彬彬有禮地轉向他,看著他。保羅突然明白,漢斯確實討厭他,而這種厭惡跟保羅自己的情感比起來,並沒有比較高尚。
  他瞬間放鬆下來。
  「你那天也可以採取今天這種態度。」保羅說。
  「不,恐怕我沒辦法。」漢斯客氣地說。「我生來對氣味特別敏感,在外頭總是心神不寧──今天學長幫您換了香水,也是出於這個原因。」
  今天的香水不同──說起來,好像確實有這麼一回事。
  「那你們怎麼不約在這裡就好?」
  「可以嗎?」漢斯反問,但不等保羅回答,他便打開了門,準備好送客人離開。「今日感謝您撥冗蒞臨,祝您身體健康,再會。」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