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13. 若望

謊花 | 2021-11-18 10:38:11 | 巴幣 0 | 人氣 38

連載中Silencio
資料夾簡介
關於末日與救贖的小小故事。
最新進度 20. 警鐘

  被物流業把持的K市,貧富差距的情形相當嚴重。貧民窟與鬧區形成強烈的對比,這座城市沒有難民營,但貧民窟的生活環境則比知雨小時候更為嚴苛。如果只是周邊的話還好,不過一旦深入,就能聞到代表了貧窮的骯髒臭味。
  幾天之後,保羅就要在這附近的廣場表演。貧民窟的領袖開出了條件,表示第二場演出要禁止市中心的人來欣賞,至於篩選觀眾的部分,他們可以代勞。
  兩場演唱會要聯絡的對象幾乎沒有重複,貧民窟儼然是獨立於K市的自治區。
  「不過呢,要找稀奇的好東西,反而要來這裡。」楊晃了晃手中杯耳斷裂的馬克杯。杯中的咖啡散發出一股不可思議的果香。「據說是太平洋島聯來的──怎麼樣,有喝過嗎?」
  「……走私嗎?」知雨有些狐疑地看著自己的那份巧克力蛋糕。巧克力平常都是少量配給的珍貴物品,雖然楊說他要買單,不過知雨對於價錢還是有些在意。
  「也有可能是從難民手中少量收購的。」楊聳聳肩,喝了口熱氣騰騰的咖啡:「上次店裡還有西伯利亞的魚子醬……雖然只分我不到半小匙就是了。喔!你來這裡沒問題吧?」
  「是說貧民窟?反正都要在這附近表演了……而且店主是您的熟人吧?」如果事前知道有這份人脈的話,說不定談判可以更順利……不過,既然事情都敲定了,那就算了。
  堆滿物品的陳舊空間意外地一塵不染,毫無搭配可言的桌椅與牆上的剪報和掛毯。咖啡與油炸的氣味滿屋,角落的留聲機發出音質與音量皆不甚理想的樂曲,幾乎淹沒在打牌的聲音與人語之中。窗邊角落,獨自一人的老人邊吃著花生、邊抽著煙斗。
  「要說的話是前代店主啦,不過差不多。」楊說。「我想你大概很急著回去,所以客套話就算了吧。」
  「假的房間與目擊資訊已經放出去了,也有派保全人員……手機我也確認過電量,就算斷電也沒問題。」知雨頓了一下。「不過您說得也對,意外防不勝防。」
  「很萬全哪,不,更重要的是那小子竟然受控。」楊露出不以為然的表情:「我甚至還有幾次親自去找他咧,但還是照樣翹課喝酒,真的是活該延畢。」
  「您太謙虛了,我從沒見過他這麼尊敬一個人的。」在學生時期,楊就已經是保羅少數會提起、而且從來沒有一句壞話的長輩。
  「我看他對誰都一個樣。不過,既然是你說的,我就相信你。」楊直直地望進知雨的雙眼:「我這幾年才聽過你的名字,可是我更早之前就知道你了。我當時想,那小子終於交到朋友了。」
  「他的朋友很多。」
  「你知道我在說什麼,不是嗎?」楊和善地說。「嗯,雖然我對他沒起到什麼實際作用,但旁觀者同時也是見證人。不過,你不想回答的話就算了吧,我沒有打算介入你們之間的事情。」
  「您確實是偏心了吧?對學生。」
  楊嘿嘿地笑了兩聲。「無關本人的想法,天才總是得天獨厚。那種壓倒一切的故事性與表現力!就算是野蠻人也會被吸引……毫無疑問是真貨。又或者文雅一點……『蒙神恩寵』?總之受上天眷顧就是這麼一回事吧?跟這種人作對的話,不好過的可是自己。」
  「……前提是他有投注心力。」
  「這倒是,功課不交的話,也看不出個所以然啊!真麻煩!現在這樣就挺不錯的。雖然我不知道是什麼驅使著他,不過能夠振作,又能夠造福世界,很好啊!這都是你的功勞。要我說的話,你才是那個真正的『救世主』吧?」
  「不敢當,如果沒有他的那份才能……」話語一瞬間噎住了。為什麼?承認那個人是天才這麼困難嗎?還是不想承認他確實得天獨厚?不是很早就知道那個人有他的厲害之處了嗎?能利用的一切都要利用……
  知雨,那個人好厲害啊!雖然我不懂音樂,但是他開始演奏的時候,世界好像都明亮了起來……你能明白我的意思吧?
  現在妳依然這麼覺得嗎,姊姊?
  在生命的盡頭,妳究竟有什麼感受?
  如果這個人是被神寵愛的話,那麼死去的妳又算什麼?
  不該是這——
  「說到謙虛,你也不遑多讓啊。」楊看著知雨。不知何時,略帶慈祥的溫和眼神已經變得銳利,彷彿能看透大腦、如利爪將思緒緊攫住般。
  腦殼微微地發麻。明明知道只是錯覺,被看透的感覺卻揮之不去。
  不知不覺中成為了甕中之鱉。話雖如此,當事人卻對此毫無惡意,甚至毫無意識。
  不愧是師徒。
  「對了,來說說我自己好了。」楊收回眼神,笑瞇瞇地喝了口咖啡。「都說人如其名,我這幾年也開始有這種感覺。你知道『楊』這個名字的由來嗎?」
  「……是來自於使徒若望吧。約翰、楊……隨著歷史與地區,發展出略有差異的變體。您是問這個嗎?」
  「喔,沒錯。我家會上教堂……真奇怪,在這種時候,人反而虔誠了起來。總而言之,聖彼得傳教的同伴、眾多神蹟的見證者,就是那個聖若望。」楊露出懷念的神情。「嗯,小時候我可討厭這些了,但不知道為什麼現在卻……不過,看著世界逐漸毀滅,看到了這般絕望中顯現的光芒,能夠親眼見證到這些,就覺得自己真是幸福的人啊。我們與這顆星球共亡,這難道不是一種特權嗎?」
  「幸福……嗎。」
  「『主是慈愛的』……其實我並不信教,可是這確實是我人生的一部分。」楊說。「在你自我介紹之前,我先問你一下,你不吃蛋糕嗎?不會懷疑我下毒吧?」
  「啊……」知雨愣了下。「我等下再吃,謝謝您。」
  「要趁有機會的時候多用味蕾啊。」楊笑了。「說不定明天、下一瞬間就再也吃不出味道了──你說是吧?」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