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4. La Vie En Rose

謊花 | 2021-06-11 00:10:54 | 巴幣 0 | 人氣 34

連載中Silencio
資料夾簡介
關於末日與救贖的小小故事。
最新進度 11. 老鷹

  ……哈哈,被瞪了。
  雖然已經習慣玫瑰帶刺的事實,但故意伸手去碰的話,果然還是會痛。
  那種尖銳而不致命的痛楚,有時候反而更讓保羅覺得自己活著。
  但玫瑰是潤的標誌,花刺自然也同樣不屬於知雨。知雨的行為,就彷彿是將她一縷幽魂的幻影纏裹身上那樣,藉由玫瑰的刺來緬懷凋零的玫瑰。
  保羅並不特別喜愛玫瑰。但若是知雨覺得好的話,那又有什麼不可以的呢?
  保羅也不特別討厭玫瑰。即便玫瑰死後的影子縈繞不去,對他也毫不礙事。
  他獨自陪伴潤的石化過程。等知雨得知消息趕來的時候,潤的身軀早就在處理場化為齏粉。
  那是她的願望。而他再怎麼說並沒有拒絕的理由。

  「我覺得這段只留下伴奏的部分,更能夠挑起觀眾的情緒。再配合燈光……怎麼樣?」音樂總監楊提議。
  「那麼,休息後先這樣排練一次看看吧。」保羅乾脆地回答。
  音樂方面的事務,知雨向來不出面,而是全權交由保羅負責。
  雖然他過去沉淪了好一陣子,但並沒有得罪太多業界裡的人,包括當初提拔他的楊。單單是私生活混亂並不足以讓一名歌手被放逐,甚至還有不少人為他改過自新的形象感到可惜呢。
  「辛苦了,每次都這樣讓你配合。」
  「怎麼會,都是為了更好的演出啊。」保羅笑著說:「而且,我現在不過是把過往的份補回來罷了。」
  楊挑起花白的眉毛:「你已經做得很多了。過往的事情是無可補償的,你還不如注意點不要過勞。」
  「知雨也總想逼我休息來著。」
  「是那個東方臉孔的年輕人?我聽說他第一次來時鬧得不太愉快。」楊聳聳肩:「有些同行就是排外,真不可取。你現在的形象是他的點子吧?很厲害啊。他讓你多休息是對的,就算想有求必應,倒下的救世主完全不像話。」
  「我看起來真的有這麼虛弱嗎?」
  「嗯?你才是,把我們跟你的粉絲混為一談了嗎?」楊哼了一聲:「他們記性不好,但至少我可沒忘——生活節制的人才不會酗酒嗑藥。想恢復破產的信用,可要花上很長的時間。」
  楊大概能跟知雨成為忘年之交吧。但這樣一來,保羅更不想讓他們見面了。
  雖然行為上改過自新,但他內心還是不喜歡說教的。
  「我記得您年輕時也抽得滿兇的?」
  「是啊,所以我才沒辦法通過移民署的藥檢啊!」楊無所謂地說。「現在我已經老到失去資格了,不過我也不後悔。」
  「不後悔嗎?」
  「嗯,可能還是有一點啦!」楊承認。「不過,除了末日將近之外,這裡也沒什麼不好的,不是嗎?現在偶爾才會施行配給制,我小的時候——唉,這樣聽起來好顯老……」
  我不後悔。潤也曾經這麼說過。
  什麼東西?他隨口問。
  我的人生。她說。
  他應了一聲。
  幾秒之後,潤才又說:知雨找到工作了,真好。
  我們可以請他吃個飯。
  是啊,是該這麼做。
  潤到底長什麼樣子,到底是他忘記了,還是他根本沒有記得過?
  他只記得,她總是人群的中心,笑靨如花的主角。
  和玫瑰非常相稱的、鮮艷而不俗的女性。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