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12. 真誠

謊花 | 2021-11-18 10:35:55 | 巴幣 0 | 人氣 17

連載中Silencio
資料夾簡介
關於末日與救贖的小小故事。
最新進度 20. 警鐘

  說起來,像這樣一個人被丟在飯店還是第一次。
  待在昏暗的房間中,保羅呆滯地舉著啞鈴,不知該如何是好。K市的能源主要供企業利用,剩下的能源若不充足便時常限電,就算是高級飯店也一樣。
  如果是在A市,知雨多少會放鬆對他的管制,因此並不會隨時一起行動,但只要是在外工作的期間,知雨跟他幾乎是形影不離,也因此保羅從來不愁沒有說話的對象──有沒有回應是另一回事,他知道知雨都有在聽,看反應就知道了。
  他們認識已經足夠久了,數年來累積的相知相處,讓他們對彼此都相當了解。也是憑著這份了解,知雨才能為他量身打造出這般人設,並讓他心甘情願地聽從。知雨所成就的這一切,包含他本人的存在,都是奠基於過往的成果。
  過去終究無法抹消,而知雨必然也清楚自己的矛盾。很憤怒吧,甚至為此感到屈辱也說不定,雖然試著把矛頭對準了保羅,但卻無法造成分毫的傷害。真實的情感往往最為致命,而未經雕琢的謊言則顯得疲軟無力。將虛假當作武器,是種需要經過努力才能獲得的才能。
  「我討厭虛偽。」那是大學時期的事情了。知雨還沒入學。
  歌聲沒有問題,但是你的形象不正確──這樣不會受歡迎的。
  這就是份以他人的喜愛維生的職業。音樂家不會耕作、不會預判天氣、無法維護保全系統,沒有任何實際的用處。
  熱情!
  這是會表現在外的。
  或許這一切都毫無道理──說教的價值並不比酒精還高,音樂會和交纏的氣息相比,也沒有更富藝術性。他感覺對一切都厭倦至極。他逃離了自己的出生地,越過了荒漠來到了全然陌生的城市,但一切都是徒勞。他依然感到窒息。不管哪裡都是一樣的,無論是誰都用層層表像包裹著未必有價值的真心,卻在心靈深處渴望自己是特別的。
  「是嗎?」楊隨意地踢開宿舍房間內的空酒瓶前進,甚至無視了桌上散落的藥物。「全然真誠的人是不存在的,我想你也不認為自己很率真吧。」
  頭痛在眼角處形成一片暈影,鈍擊著他的太陽穴。保羅停頓幾秒,但終究無法集中心神。「其實您不用特別關照我。」
  「我對你可沒有特別的期待。對於學生的未來,我從不去猜測。」楊直勾勾地看著他:「我的關心可不會削你的肉。」
  「難道血淋淋的關心還算關心嗎?」他語出譏諷。
  「當然。」楊說。「就算表現的形式各異,背後的情感依然真實。」
  「……那還真可悲。」簡直像是在說母親真的在乎他似的。
  「我不知道你的過去。」楊隨手撿起空瓶來看:「不過要我說的話,我看你是怕了吧。藍海豚2號?這種難喝的玩意下次就別喝了吧,比政府發行的安麻還糟。」
  保羅不記得對話是怎麼結束的了,他那時還處在宿醉的狀態。
  不過,2號直接喝的話,確實難喝得要命,要說的話就是度數很高,還挺方便的。
  楊偶爾會讓他想到父親。不,並不是真實存在保羅記憶中的人物,而是「父親」這個概念。不過,當保羅與楊面對面,面對楊銳利的眼神時,這種想法總是很快消失無蹤。
  不,這個人──終究與他是無關之人。他們感情還不錯,但是他們永遠不會是家人。他跟母親的感情一言難盡,但他從不否認母親是他的家人。
  他尊敬楊,但僅此而已。他的生命中不存在真正的父親。
  與母親結婚的那個男人,還有站在教堂前方講道的那個男人。
  他怎麼會如此盲目?
 
  知雨在晚餐前回到飯店房間。就在知雨進門前五分鐘,電力才剛回來。
  保羅盡量不著痕跡地嗅了嗅──似乎是沒有喝酒的樣子。聽說楊現在偶爾才會喝上一杯,難道是真的嗎……不,是因為知雨拒絕了吧?雖然他的嗅覺一向不怎麼樣,就連知雨幫他挑的香水也不一定聞得出來。
  「你在聞什麼?很噁心。」知雨嫌惡地說,走到電視螢幕前。「好了,你休息夠了吧?該來開檢討會了。」
  「距離第二場演唱會還有三天吧?」
  「所以呢?」
  「你可以先休息……噢。」知雨無比精準地調出他在演唱會分心的片段。說是這麼說,其實他自己也看不出來到底哪裡分心了,只覺得看著大螢幕上的自己總是有點尷尬。
  「這裡,你的眼神飄走了吧?」
  保羅認分地端詳起自己高畫質的大臉。「……我想是有一點點。但是知雨,你這次不是在後台忙嗎?應該只能聽到我的聲音吧?」
  「我還沒說完。」知雨不高興地說,螢幕上的保羅同時開始說話──假的,被創造出來的形象。「這邊停頓了一下。」
  才半秒,不,根本不到吧,要不是知雨指出來,保羅還以為自己只是在呼吸。
  你看,你這不是很了解我嗎──雖然他還是這麼想,不過當然不會說出口。保羅還沒有這麼不會看人臉色。
  「這個,流暢而連續的口條是聖人的必備條件嗎?」
  「不是,但是跟平常的表現有所不同。」知雨乾脆地關掉影片。「如果是細心的粉絲,說不定會覺得異常。」
  「基本上,因為不能在城市間隨意移動,很少有人能夠參加很多場演唱會吧?」也沒有公開演唱會的影片。偷拍雖然防不勝防,不過因為要經過安檢,也不容易夾帶高級的錄影設備進來,針對外流的片段,也有能夠立刻處理的技術人員。「應該沒有這麼多了解我的機會?」
  「他們可能不了解私底下的你,可是對於台上的歌手保羅,他們都有一番自己的見解。雖然不能面面俱到,但確實要考慮到粉絲的感受。」
  「自欺欺人……」保羅喃喃。
  「他們對你的愛是貨真價實的。」知雨普通地回應,意思就是普通地臭著臉回應。
  「……」保羅心情複雜地看著知雨。
  「幹嘛?」
  「不,我只是在想,你今天跟楊處得如何。」知雨臉色一沉,看起來就要罵他不專心。保羅趕緊接下去:「演唱會還有什麼問題嗎?」
  他偷偷地在心裡發出嘆息。
  果然還是不希望他們碰到面啊。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