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異界轉生 第三十四章

MIT | 2021-06-14 01:07:31 | 巴幣 0 | 人氣 39

連載中異界轉生
資料夾簡介
小說異界轉生,每周固定更新

異界轉生
第三十四章:靈魂
回到旅館後,想說他們會不會先回來了,所以先按了門鈴,不過並沒有人回應,拿出鑰匙開門後發現空無一人,原來還沒回來啊…
把背包往地板上後就躺到了床上,原本還想說繼續逛的說,但是被誘拐犯纏上,原本逛街的興致都沒了。
嗯…看了看時鐘,現在差不多兩點左右,離五點還有一陣子,也沒什麼事做…先休息一下吧,最近發生了很多意料之外的事…
晚點再去洗個澡好了,五點吃飯,到底是為什麼呢?平時都六點左右才吃的,是要和其他貴族吃晚餐所以提早嗎?
……算了,五點就會知道了。
“喂。”
“…怎麼了?”
鬼神突然向我搭話,但是總覺得沒什麼好事。
“余很無聊。”
“……然後呢?”
“你做點有意思的事吧。”
“不要,我要休息。”
“姆…那這樣吧,你做點事情取悅余,我告訴你一些你不知道的魔法,如何?”
嗯…這確實是很有魅力的提案,這個鬼神貌似也挺見多識廣的,如果能獲得更多的魔法也挺有意思的,就算用不到也能打發時間。
“…好吧。”
我這麼說完之後發動了火魔法,不過和平時不一樣,我稍微改變了一下魔力的性質,讓火焰的顏色出現了變化。
先是一般的火紅色,然後漸漸地變成了紫色,在變成了紫色後顏色慢慢地變成了暗紅色,我把火焰給熄滅後便出了藍綠色的火焰,再來是金黃色,然後逐漸變成了純白色,最後是顏色在一瞬之間切換成黑色,在我做這些的同時鬼神一直在我的腦內”哇~哇~”的叫著,這種簡單的小把戲有需要這麼吃驚嗎?
“怎麼樣?”
“姆…還能不能更有趣一點?”
剛才都已經在我腦裡”哇~哇~”的叫了,還不行嗎?
我想了一下後發動了轉移到了一個荒郊野嶺,這裡是從家裡過來的時候經過的一個地點,周圍既沒有人也沒有動物,是一個很適合做實驗的地方。
“你來這裡是要做什麼?”
“你先看著就好。”
說完我就把周圍用一個半圓狀的土魔法給包圍了起來,形成了一個密閉的空間,空氣無法流通,光線也無法照進來…空氣無法流通好像挺不妙的,稍微開點縫隙好了。
處理完後我再一次的使用火魔法,和剛剛一樣,變成了各種各樣的顏色,然後往上方發射,火焰在碰到屋頂後炸裂開來,形成了一副漂亮的光景,鬼神又在一次的”哇~哇~!”叫了起來,而且比起剛剛還要來的更加興奮。
我停止了向上發射,轉而開始操作各種各樣的顏色來形成圖案,有龍、獅鷲、天馬、巨蟒等各種生物,也有做出各種不規則的形狀,那些形狀配上那些生物,讓那些生物的氣勢變得更加強烈。
在我做出這些的時候鬼神沒有出聲,感覺像是看呆了。
我默默的在心裡笑了一下後,收起了這些火焰,然後轉換成了一個故事,這是之前在書上看到過的一個小故事。
我讓火焰變成了故事裡出現的場景,然後默默的變化著火焰的形狀,讓故事持續地進行下去。
我並沒有為故事配音,也沒有去講解,鬼神也只是靜靜的看著,沒有發出聲音,所以整個空間裡出奇地安靜,但卻沒有任何尷尬的感覺,映照著現在的景象,反而出現了一種夢幻感。
對了,這個之後也表演給格蕾看吧,反正她也知道了轉移的事,之後直接轉移帶她出來玩吧。
我把故事給表演完了之後,火焰就消失了,現場只剩下寂靜無聲和無止盡的黑暗。
我讓土魔法做成的圓頂消失後就轉移回了旅店的房間裡,在回到了房間裡後鬼神開始很興奮的說話。
“喂,你剛剛那些是怎麼做到的啊?余活了這麼久,從來沒有看過這些!”
“只是稍微改變了一下火魔力的性質而已,並不是什麼困難的東西,只不過是一點小把戲而已。”
之前在嘗試讓火魔法在密閉空間裡面空燒,發現只要持續的往裡面灌輸魔力那火焰就不會消失,而是持續的燃燒,增加魔力的量還會變得更旺盛。
仔細了感受了火魔力的性質後,發現火魔力貌似在轉換後被分成了三個部分,一個是控制溫度,一個是控制燃燒物體的本質,一個是單純的助燃物,不過用魔力助燃的效果比起單純的燃燒要來的更好,也不知道是什麼原因。
我在剛剛的表演裡控制了溫度和燃燒物體的本質,這就是為什麼剛剛的表演裡我不會熱而且顏色很多變的原因,我把溫度給降到了常溫。
燃燒的物體我也不知道是什麼東西,就是一種單純的感覺,"感覺把魔力給這樣改變會變成這個樣子",之前抱持著這樣的想法,然後就變成相應的樣子了,不過也不是只要想像了就會出現。
這東西好像有有某種規律的樣子,不過我還沒找到規律,畢竟魔法這種東西真的是全憑感覺,要解釋出來比使用出來還要難。
而每一個部分並不能單獨存在,只要其中一個出現那剩下兩個也一定會出現,現在還沒辦法讓其中一個部分單獨分離出來,有點可惜。
火焰燃燒的顏色並不會影響到實際的效果,之前做了一點小實驗證明了這點,用同樣的魔法在改變了顏色後射向一模一樣的冰塊後得出的結果完全一樣。
“姆…雖然你說的好像很簡單一樣,但是在余看來這是一件很了不起的事。”
“嗯?為什麼?”
在我看來這真的不是什麼很困難的事,所以她說很了不起我覺得很困惑。
“余存在這個世上少說幾千年了,不過余卻從未聽聞火魔法有有這種用法,余原本以為余已經通曉了魔法,不過看來是余自負了。”
“……算了,你不是說有魔法要教我嗎?”
雖然說我不覺得希羅會有魔法沒有教我,不過聽聽總歸沒有壞處。
“哦,對了,是有這回事來著。”
“……”
我安靜地不發一語,無聲的抗議著,鬼神也慌忙地開始了她的講解。
“你、你有沒有聽過靈魂魔法?”
“靈魂魔法?”
魔法不是只有火、水、冰、土、風、雷、光、暗、無這幾種嗎?靈魂魔法是什麼?這已經不是沒聽過的等級了,希羅也沒有和我說過啊?
“對,靈魂魔法,這是余以前研究光和暗魔法的時候發現的,即便是神靈,知道的估計也不多。”
“為什麼其他的神靈會不知道?”
“嗯…這不好解釋呢…簡單來說即便是神靈也是基由一般系統來使用魔法,只不過神靈多了一個東西,【權能】,所以用到魔法的機會相對比較低,更別說去研究了,余只是因為無聊才會去研究這些東西。”
“【權能】?那是什麼?”
“…以後再說,你先簡單理解成神靈特有的力量就行了。”
嗯…如果我的猜測沒有錯,那大概就是一種只有神靈獨有,像是固有技能這樣的系統吧,不過和我沒有關係呢~
“對了,那你怎麼會不知道火魔法性質的事?”
“姆…余沒研究到嘛!”
她很大聲地叫了一下,好像是刺激到她的自尊心了,她的語氣變得很不開心。
“欸…抱歉。”
“…姆,算了,我們繼續吧,先從基本的開始說吧,靈魂魔法的基本是光和暗魔法,如果沒有這兩種魔法的適性的話那基本就別想了,應該會沒有辦法使用。”
“如果把其中一種練到極致也不行嗎?”
“這余也不確定,因為神靈的魔法適性都是全適性,不會有你們這些生物的適性問題,不過就余的推測應該是不行的”
雖然是我問的,不過我也沒有辦法去實驗,因為我也是全適性,結果只會和鬼神相同。
“光和暗魔法其實也是一種靈魂魔法,這兩個都是直接干涉靈魂的魔法種類,光魔法可以治療別人對吧?那是干涉靈魂讓靈魂認為【自己沒有受傷、自己受的傷回復了】的這種感覺,所以才會只能治療傷口而無法治療疾病…”
“等一下,那為什麼可以解毒?”
“因為疾病是由生物所以引起的,而只要是生物那體內就會有魔力迴路,會干擾別人魔法的使用,就像是你不能直接讓【地刺】在別人的體內生成一樣,而毒物不是生物,所以自然也沒有這種問題。”
“哦~好的。”
難怪寄生蟲這類的也沒有辦法依靠魔法解除,原來是因為這個原因啊。
“暗魔法則是干涉靈魂,讓靈魂認為【自己受到某種東西的侵蝕、自己的身體變得容易被什麼什麼傷害】這種感覺,所以暗魔法是給與人負面狀態,而光魔法是給與人正面狀態或是回復的。”
之前從來沒有從根本去思考過這些東西的原理,原來運作方式是這樣的啊,從靈魂去做干涉…不過這樣靈魂能承受得住嗎?
“靈魂被反覆的干涉,那不會有承受上限這類的問題嗎?”
“這不用擔心,靈魂是有分層的,首先是表層,表層就是掌管身體的部分,能被光、暗魔法干涉,平時靈魂有受損通常也僅止於這個部分。”
好像也對,表層聽起來就是一種很容易被干涉的感覺,不過掌管身體的部分被干涉,是指一般的治療這類的吧。
“接著是中層,掌管著記憶、人格等精神層面的部分,通常在轉生的時候這個部分會被干涉,會被洗掉也就是重製,變成一片白的狀態,這個部分也能被光、暗魔法影響,不過相對於表層能被影響的部分有限,而且也更難。”
確實,如果想使用干涉精神的魔法那最低階的也有中級,原來是因為這個原因啊。
“最後是裏層,那是一個個體最核心的部分,是絕對不能被干涉的部分,假如被干涉的話,那靈魂便會直接消失,和表層跟中層不一樣,裏層沒有容錯的空間,只要被干涉了,那就連死的機會都沒有了,即便是神靈也不例外,不過裏層也沒有這麼容易被觸碰到就是了。”
“那裏層掌管什麼部分?”
既然表層和中層都有掌管的部分,那裏層也會有吧?
“裏層掌管的是個體的存在以及本性。”
“本性?這個不是應該被中層掌管嗎?”
本性這個屬於精神類的吧?那應該是屬於中層才對,為什麼會在最核心的裏層?
“嗯…一般來說一個人的個性形成是依照環境對吧?不過還有一個影響因素,那就是靈魂的本性會一定程度的干涉一個人個性的形成,一個本性是聖人的人,那不管環境有多惡劣,他也一定會成為聖人,相反的,如果一個人的本性是惡人,那不管周圍的環境有多完美,他依舊會成長為惡人,這些是刻在靈魂裡的,不管轉生幾次都一樣,不過這種例子比較少見,更多還是善的成分多一點,又或是惡的成分多一點這樣,不過善惡也是你們這些生物自己訂的規矩就是了。”
“嗯…那靈魂魔法呢?不是說不能干涉裏層,但是只是要干涉表層和中層光、暗魔法就足夠了吧?”
“對,所以靈魂魔法最大的價值在於能夠在不干涉裏層的情況下去移動整體的靈魂,當然,也能干涉裏層,不過裏層其實有所謂的自我保護力在,所以即便要進行干涉,也要依靠靈魂魔法外也要有極高的技術力來輔助。”
“移動整體靈魂?什麼意思?”
“像是把自己的靈魂移動到某個物體上,我就是把靈魂移動到了這個面具上,也能把別人的靈魂移動到別的地方,一般的器具、哥雷姆、屍體這一類的,都能當作移動的目標。”
“話說你為什麼要把靈魂附在這個面具上啊?還有你能自己離開嗎?”
“姆…我會付到這個面具上的原因要說起來有點複雜,之後再說吧,至於能不能自己離開,很遺憾的是不行,現在我的靈魂依附在面具上,等同於沒有肉體來承載魔力迴路,所以現在也用不了魔法,即便有,靈魂魔法是一種很耗魔力的魔法,半吊子的肉體也沒辦法提供使用的魔力,而且當時也是因為這個原因才逃過一劫…
她在最後好像說了什麼,不過還是不要去探聽好了,之後她想說自己會說。
“對了,【時間操作】這個魔法能讓人死而復生對吧?”
“嗯,能把人的肉體倒回到尚未受到致命傷害的時候,流的血、受的傷、當時的記憶都會消失,對吧?”
既然受的傷、流的血、經過的記憶,一切的一切都變得和原來一樣,那麼人也理所當然的會復活吧?
“要說死而復生的說法其實不太對,因為靈魂沒有回來,所以也只是一塊沒有靈魂的行屍走肉而已,不過利用靈魂魔法就能讓死者的靈魂重新回到肉體裡了,不過不能拖太久,如果靈魂離開了,那就真的沒救了。”
“什麼意思?”
傷口回復,身體回溯到原本的狀態,靈魂也應該能依靠靈魂魔法搞定,那應該不會有問題才對啊?
“拖太久的話,靈魂會直接進入下一段的輪迴,又或是回歸世界的本源…”
“世界的本源?”
“……很複雜,不想解釋。”
“……”
聽不出來她是真的懶得解釋還是不想讓我知道,不過這東西她不說我想破頭也只是猜測,那不如別想好了。
在我和鬼神講話的時候,房間的門被打開了。
我雖然專心地在和鬼神講話,不過我還是有注意到。
「你們回來了啊。」
「嗯,身體怎麼樣了啊?」
「沒問題了。」
爸爸首先第一個進來,一進來就問這個問題嗎?不過我也才剛出院,被問好像很正常。
「那你稍微洗個澡準備一下,我們要去吃飯了,雖然你剛出院,不過還是辛苦你一下了…」
爸爸的聲音聽起來有點無可奈何和愧疚,是因為覺得對不起我嗎?
「嗯,好。」
看了一下時鐘,差不多快四點了,原本就打算這個時間去洗個澡。
“鬼神,靈魂魔法的事之後再說吧。”
“嗯,不過你下次幫余一個忙,好嗎?”
“什麼忙?”
“下次再說。”
“…那我也下在說。”
要我幫忙也不先說一下,那我怎麼會知道是什麼,既然不知道是什麼那也不會答應,下次知道後再給她回復吧。
“姆…”
聽她的聲音是在生悶氣,不過這這我也沒辦法嘛,誰叫她自己不說要我幫什麼。
「對了,今天為什麼提早吃?」
「…里昂公爵提議和我們一起吃一頓晚餐。」
「……蛤?」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