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異界轉生 第二十八章

MIT | 2021-05-23 22:51:50 | 巴幣 0 | 人氣 15

連載中異界轉生
資料夾簡介
小說異界轉生,每周固定更新

異界轉生
第二十八章:心塞
「喂,格蕾,時間差不多了哦。」
因為時間差不多五分鐘了,所以我出聲提醒她。
「好,也道別完了。」
聽到她這麼說後,我就停止了【多人念話】,一種和別人連結的感覺從腦海裡消失了。
「那我們下去吧。」
我用土魔法操作土托盤,讓托盤變成粉塵消失在了空中,這樣也就不用考慮丟到哪裡去了。
我用和上來一樣的方法,做出了土板後就用【念動】和格蕾一起下去了,因為知道了劇院在哪裡,所以也把降落地選在離劇院比較近的地方。
在劇院附近的小巷降落後,就和格蕾直接走到劇院,而且因為快要開始了,所以我們也把走路的速度給提高了。
到了劇院裡後,走到了店員說的第六會場前,因為不知道在哪所以花了一點時間,不過還來的及。
會場的入口站了一個肌肉壯漢,看起來很粗曠,不過身上穿的倒是很正式,感覺不符合他給人的印象。
「請出示票券。」
「給你。」
「…好,請進。」
他稍微沉默了一下,看起來是在確定票券的真偽及保存狀況等,在確定完後他就放我們進去了,意外的很有禮貌。
進到了會場裡面後,會場裡意外的寬敞,感覺能容納上百人,因為有好幾個廳,感覺如果整合起來能容納上千人,是一個很巨大的空間。
「哦~好寬敞啊。」
因為挺意外的,所以不自覺地說了出來,與會場的大小相比,座位的數量其實算是偏少的,所以位子比預想的大,座位、走廊之類的也都比較寬敞,現場還有一個淡淡的香味,不同於香水這類比較刺鼻的香味,感覺是鮮花的那種香味,是一個會讓人感到舒適的環境。
看了一眼票券,確認了位子後就和格蕾一起到了座位上。
總覺得現場意外的冷清啊,座位上也沒有什麼人,明明歌劇都快開始了。
過了一陣子,門口的位子陸陸續續地進來了不少人,大多數的人都氣喘吁吁的,大概都是用趕得過來吧…
總之在人群進來後原本寬敞的會場都顯得有一點的擁擠,不過也變得很熱鬧。
在人群喧譁的時候,台上出現了一個人,穿著很正式的衣裝,看起來彬彬有禮的,手上拿著之前在范思手上見到過的擴音魔道具,感覺是主持之類的人。
「好的!各位觀眾請盡快就坐!表演即將開始,請各位不要大聲喧嘩、不要飲食、不要任意移動位置,感謝各位的配合!」
在他這麼說的時候全場一片寂靜,所有人都安靜且快速的入座,有些人手上拿著食物的也放到了旁邊,感覺都很配合,沒有鬧事的意思。
又過了一陣子,主持人又稍微說了一些,之後就下台了。
同時周圍的燈光也跟著暗了下來,四周開始出現了音樂聲,也隱隱約約地出現了人的歌聲。
在唱到了最高潮的時候,舞台的聚光燈打到了一個金髮的男子身上,長相很英俊,大概是演爸爸的人吧,不過在看過真人後就會覺得和本人比起來真的不是差了一點半點,但這也是本人長的實在太帥的原因…
接下來就很順利地開始演,雖然演的過程都在唱唱跳跳的,不過這也是因為是歌劇,所以唱歌跳舞這些都是很理所當然的事,也沒有特別的排斥,就老老實實地看,全程都沒有說話。
整部劇都沒有特別大的瑕疵,演員都演得很好,音樂下的時機也都很恰當,中間都沒有失誤,即使特別抬高標準來看也覺得很好。
不過有一個地方很奇怪,那就是【王都戰】的部分,和我記憶裡的內容有著很大的出入,在我印象裡爸爸他對付的明明就是雙足飛龍,但劇裡面演的卻是打魔獸,而且也不是一次一隻,而是一次和至少十隻以上同時戰鬥,很明顯和克萊講的有所不同,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而且在劇裡面,爸爸他不斷地身負重傷,即使身體已經殘破不堪卻依舊在前線作戰,是一邊治療一邊戰鬥的,和克萊說的完全不同,他說的可是爸爸在裡面一路無雙割草,幾乎沒有損傷才對…
這種狀況,如果不是為了戲劇效果來特別誇飾化,就是克萊騙我,而且感覺劇裡演的是真的可能性更高,如果沒有這種程度的戰功,也很難想像會是對王國造成重大影響的人物,更不用說被稱作【王國之劍】,這件事回去要問清楚啊…
在看完後和格蕾走出了歌劇廳,和格蕾的開心不同,我則是愁眉苦臉的,心情很沉重,總覺得難以釋懷。
「迦納!剛剛的歌劇演得好好哦!讓人感覺很…迦納?你怎麼了?」
格蕾正準備開開心心的分享她觀看的心得,不過因為看到我的表情所以換成來關心我。
「不,沒什…嗯…只是…嗯…和我印象中的劇情有出入…」
原本因為不想讓格蕾擔心,所以打算呼嚨過去,不過看到格蕾的表情後就放棄了這個想法,因為她的表情很認真,她很確定我心裡有事,而且在我說之前不會放棄,所以老實地說了。
「不一樣嗎?你是聽誰說的」
「你的爸爸,在以前的時候說給我聽得,雖然是一段時間之前的事了,不過我還記得。」
「爸爸嗎?他和你說了什麼?感覺他說的不會有多正經。」
這樣說自己爸爸沒問題嗎…不過看看克萊平時的所作所為就能知道是他活該。
「不,那次他說得挺認真的,他說的內容和歌劇裡演的內容基本一樣,唯獨王都戰的內容是完全不同的版本。」
「他是怎麼說的?」
「…在他的說法裡,爸爸他是更加的無人能敵,更加的強大,而不是像歌劇裡演的那麼慘烈…」
為什麼會感到煩悶呢?是因為對於爸爸不如我想像般的那樣強大,所以幻滅了嗎?又或是因為對於爸爸以前所遭遇的事,竟然被克萊輕描淡寫的改編而感到氣憤嗎?我也不知道,現在的思緒很混亂,沒有辦法好好理清現在的想法…
「嗯…那回去後問問你爸爸吧?他是當事人,一定知道當時的狀況。」
「…好,回去以後在問問他。」
雖然心情還很混亂,但比起一開始要來的好上不少,果然和別人說說心裡會好受一點。
我和格蕾從劇院的門口離開,慢慢地走在街上,沒有目的地,只是單純的散心散步而已。
不過也快要晚上了,早點和格蕾一起回去應該會比較好吧?雖然有這樣的想法但實際上卻沒有這麼做,而是依舊在街上閒逛。
「迦納,我們去那間店看看吧。」
到了一家像是雜貨店的門口後,格蕾指著店家說想進去看看,難得有想要逛的地方,我自然是不會拒絕。
進到了店裡後,各種各樣的東西擺的到處都是,感覺很亂,但又能感覺到其中有種規律在,是一種很奇妙的感覺。
我隨意地拿著各種東西來看,不過因為思緒混亂的關係所以注意力其實也沒有放在商品上,只是拿起來看但是沒有放心思在上面。
格蕾則是看著附近的商品饒有興趣的看著,她也是因為想要舒緩我的情緒才把我帶來這裡吧,因為她知道我會對新奇的東西感興趣。
「真是的…喂!如果沒有興趣就不要一直拿我的東西起來啊!」
「嗯,不好意思。」
隨便拿被老闆警告了,老闆是一個看起來隨時都有可能猝死的老奶奶,不過給人的氣質卻是有著一種強橫的感覺,完全不符合外觀給人的感覺。
「…你是有什麼心事對吧?看你心不在焉的。
「……」
雖然表現得挺明顯的,不過被一個不認識的人直接這樣說就代表我表現得太誇張了,要收斂一點才行。
「不回答嗎…切,所以說現在的小鬼真的是越來越目無尊長了…不過我這麼和你說吧,心裡有什麼煩惱別憋在心裡,憋久了會出問題的。」
「嗯…好。」
雖然是這麼說,不過現在的思緒還是很混亂,所以其實並沒有聽進去。
「…嘖,所以說小鬼就是麻煩啊,總是喜歡假裝大人,把自己的痛苦往心裡吞,還自以為帥氣,真的是…蠢斃了…」
聽到這裡我不自覺地皺起了眉頭,雖然說她只是在自言自語,不過我很清楚她是在指我,所以即使心思並沒有放在上面,但是身體依舊做出了相應的動作。
我也不是找人抒發心情,但思緒混亂的情況下講出來也一定是一片混亂,既然如此那乾脆不講還比較好,不然有講等於沒講,那就是在浪費時間。
「我也知道啊,不過即便想說也不知道要說什麼,思緒一片混亂,講出來的也只是沒有意義的隻言片語而已,這只會造成別人的困擾而已,那還不如不要說…」
雖然心裡沒有想要說,但是嘴卻不自覺地說出了這些話…不,也許我心裡是想說的,只是這種心情被我刻意的忽視了,讓我以為自己並沒有這種想法…
「所以才說你只是小鬼啊,就算只是隻言片語那又怎樣?至少能夠抒發心情,等到你真的整理好思緒的時候你也沒有必要說了,因為你的心裡早就調適好了,那才是真的沒有意義,如果你整理好思緒的時候才去說,而且還感覺心裡更舒暢了,那代表你根本還沒有整理好思緒,你只是自以為已經整理好了而已,小鬼。」
雖然她開口閉口的都是小鬼,不過說的也確實有她的道理在,但是雖然有道理,覺得不爽還是會覺得不爽。
「那,你覺得,我該做什麼?」
「什麼該做什麼?根本就沒有該做的事,你可以暴飲暴食,可以到處去玩,可以大睡特睡,也可以買些東西來破壞,這些都是你們年輕人的特權,你們還年輕,還沒有背負什麼不得不去負擔的事,所以儘管去做吧!大不了後悔!對了,如果想買東西來拆的話我這裡有賣沙包,在裡面自己去拿,啊記得付錢啊。」
前面還在認認真真的說教,結果到後面就變成了推銷啊…該說不愧是商人嗎…
「不了,買你的沙包還不如用我自己做的標靶。」
「切,對自己的標靶很有信心嘛…算了,那你要不要買一些小飾品或其他的東西送你女朋友?」
結果還是在推銷啊…不過這到底是第幾個了?怎麼每個人都認為我和格蕾是男女朋友的這種關係啊…不過賣點東西送格蕾確實也不錯,小女生應該都不討厭小飾品這類的東西才對。
「…她還不是我女朋友,不過你有什麼推薦的嗎?」
「呵呵,還不是嗎?【準】女友是吧,好,那我就幫你挑點東西吧。」
總感覺她的話中有話,不過並不能理解她話裡的意思,所以也只能作罷。
「來,這瓶藥如何?」
「……這是該給我這個年紀的小鬼用的東西嗎?」
我看了一眼裡面液體的顏色,而且從沒有完全密封的玻璃頻聞到了揮發藥物的味道,以及這種酥酥麻麻的感覺,讓我確定了這東西絕對是媚藥這類的東西,雖然有負面狀態免疫,但是催淫貌似並不算負面狀態,不過好像還是有抗性的樣子,之前調藥來玩的時候有做出類似的東西,在我身上作用的效果其實並不好。
「呵呵,看的出來啊?開點小玩笑而已,就算你說要也不會賣你的,等你成年後再來買吧。」
說完她把瓶子放回去架子上,然後繼續翻東西,不過我想我就算成人應該也用不到就是了。
「來,你看看怎麼樣?」
她手上拿著一串項鍊,上面串著許多的玻璃珠,每顆玻璃珠的顏色都是藍色系的,從深藍到淺藍,甚至到幾乎是白只是淡淡的藍也有,上面的珠子少說也有幾十顆,不過每顆的紋路都不同,而且全部串起來也彰顯了不同的美感,絲毫沒有不協調感在,能感受出來是一件很用心的作品,感覺是專門去製作的一項商品,這種東西價值絕對不低。
「這很好,我也很喜歡,拿來送給格蕾感覺再適合不過了,但是…這麼精細而且精緻的項鍊,不便宜吧?」
「是啊,不過你是貴族吧?這點錢你應該還是有的。」
「…你怎麼看出來的?」
「穿著、儀態、教養,這些都能看的出來,如果想裝平民就裝的徹底一點,別只裝一半,應該要說你們身上散發出來的氣質就不像是平民,你姑且不論,那個女孩怎麼看都是一副貴族的樣子,雖然沒有像那些腐敗的貴族趾高氣昂就是了,你們的成長環境很不錯吧~」
【我姑且不論】是怎樣…她對我是不是特別不客氣啊?雖然對自己的長相之類的還是有點認知就是了…
「嗯,總之那條項鍊多少錢?」
「七枚銀幣加九枚銅幣和九枚鐵幣。」
好貴啊!這已經比我和格蕾的歌劇票錢還要貴了…試著殺價看看吧…
「太貴了吧?算我七枚銀幣吧。」
「喂,你這樣直接把銅幣和鐵幣全部砍掉不太厚道吧?七枚銀幣加八枚銅幣。」
「你這才是不太厚道吧?對一個小孩收這麼多錢,你好意思嗎?七枚銀幣加一枚銅幣。」
「不會喔,這是交易嘛,本來就是雙方互相的啊,七枚銀幣加七枚銅幣。」
「對啊,你如果是在貴族商區肯定能賣掉,那裡最不缺的就是高價商品了,但是你是在平民商區賣,那肯定要親民一點嘛,七枚銀幣加兩枚銅幣。」
「話雖如此,如果每件商品都這樣賣的話會虧本的啊,七枚銀幣六枚銅幣。」
「但你這種貴重商品在這裡賣的話那也是滯銷吧?我這也算是幫你消化庫存吧?七枚銀幣四枚銅幣。」
「…算了,也懶得繼續跟你砍價了,七枚銀幣加五枚銅幣,不要拉倒。」
「好,成交,給你。」
我把手伸到背包裡,用老方法拿錢出來。
「諾,給你,真是的,像你這樣殺價的小鬼還是第一次見。」
「就當你在誇我吧,謝了。」
「誰在誇你啊,小鬼。」
這麼說完後她就做回去櫃台裡了,我也把項鍊放到了背包裡,雖然是一次荷包大失血,不過把這個送給格蕾她應該會開心吧?如果她會開心,那這就是有價值。
「迦納,你剛剛和老闆在說什麼啊?」
「沒什麼,只是買了點東西而已。」
確實是買了點東西,所以不算說謊,雖然沒有全說就是了。
「是嗎?嗯,老闆,我要結帳。」
格蕾雖然有點疑惑,不過也沒有繼續追問,而是和老闆結帳。
「哦,我看看,這樣三枚銀幣。」
「好,給你。」
「…果然這才是正常小孩嘛,你這個狂砍價的果然不太正常。」
在老闆這麼說後格蕾把頭轉過來看像我,表情有點無言,不過我買的東西價格很貴,砍價也是理所當然的吧?
「對了,迦納,我午餐錢是不是沒給你?」
好像是有這回事來著,都忘了有這件事了。
「嗯,三枚銅幣和三枚鐵幣。」
「嗯,給你。」
這樣格蕾就沒有欠我錢了,雖然我並不介意這點錢就是了。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