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異界轉生 第三十一章

MIT | 2021-05-30 23:47:40 | 巴幣 0 | 人氣 52

連載中異界轉生
資料夾簡介
小說異界轉生,每周固定更新

異界轉生
第三十一章:收集數據
嗯…和我想的一樣,醫院睡起來果然不太舒服,雖然也有已經睡了很久的緣故在,不過主要還是藥物的刺鼻味,即使想習慣也做不到,總之就是很煩人。
在差不多七點的時候起來,因為身體已經有了足夠的睡眠所以即便有想要睡回籠覺的心情也睡不著。
在我醒來無所事事過後一段時間,護士小姐推著餐車開門走了進來。
「醒的還真早呢,吃早餐了哦。」
說完就把一張小桌子放到了床上,四支桌腳跨過我的身體,護士小姐就把托盤放到了小桌子上。
「你慢慢吃哦,等一下我會過來收。」
說完她就推著推車離開了這個房間,我看著托盤裡的食物,和之前在聚會上看到的餐點完全不一樣,很樸素,沒有任何多餘的裝飾,沒有特意地去擺盤,只是把食物做完後簡單的裝盛後就送了過來。
吃起來很清淡,就是一個普普通通的醫院餐,沒有什麼特別的亮點。
在吃完後過了一段時間,護士小姐過來幫我把托盤給收走,在離開之前和我說這間醫院有浴室,可以去洗澡,還和我說旁邊的小櫃子裡有換洗衣物。
聽到後我拿著衣服就往浴室裡衝,昨天沒洗澡啊~~
在快速的洗完澡後就回到了房間裡,不過在進房門前聽到裡面意外的喧嘩,是有什麼人在裡面嗎?
我打開門之後看到房間裡多了幾個人,爸爸、媽媽和依絲。
「你回來啦?剛剛去哪裡了?」
「洗澡哦,因為昨天沒有洗所以現在補洗一下。」
我一邊說一邊躺回床上,他們也都拿了椅子在旁邊坐著,除了依絲以外,這就是專業女僕的堅持嗎?
「話說你們怎麼來了?我記得你們今天不是有事嗎?」
「你出事情了來關心你不是理所當然的嗎?至於工作的部分之後在處理也可以,話說你身體應該好點了吧?看你都能下床去洗澡了。」
果然給他們添麻煩了啊…雖然我給他們添的麻煩好像也不只一點就是了…
「嗯,好很多了,感覺今天就能出院了。」
「是嗎?那就好,不過你到底是出了什麼事啊?一般來說不會遇到魔力衰竭這種事才對啊?」
果然會問啊,確實從聽到的原因來看就不像是一般會遇到的事情,不過也不能說得太詳細,說的含糊一點好了。
「這個嗎…我也不是很清楚就是了,戴上面具後就變成這樣了。」
「面具?什麼面具?」
「之前和格蕾出去玩的時候她送我的」
我一邊這麼說一邊拿背包過來翻,當然,只是作作樣子而已,實際上根本就不在背包裡。
假裝從背包拿出來後給爸爸看,他先是仔細的看了看,然後皺起了眉頭。
「怎麼了?」
「嗯…該怎麼說呢…感覺起來這個面具看起來只是一個普通的面具,但是有其他的東西在的樣子…」
不愧是爸爸啊,大概是做冒險者時累積的經驗讓他能感覺到不對勁吧。
「嗯…瓦倫黛爾你看看吧,這你比較擅長。」
「嗯。」
爸爸說完後就把面具給媽媽看,媽媽也和爸爸一樣仔細的看了一次,並沒有發現什麼異常。
不過媽媽又做了另一件事,她把魔力往面具裡面注入了進去,然後表情變得很複雜。
「嗯…這並不是一個普通的面具呢。」
這我知道所以我也沒說什麼,也不知道她了解到什麼程度,所以先不要透露太多訊息好了。
「首先這是一個詛咒之物,不過詳細的效果我並不清楚,但是從這個面具上能感覺到已經和迦納的魔力連接在一起了,大概是把迦納當成寄主了。」
「寄主是什麼?」
「就是裝備了詛咒之物的人,不過實際感覺更像是被寄生,所以我們就這麼叫了。」
“真是失禮啊,余可沒有寄身在你的身上啊。”
腦子裡面突然出現了那個面具的聲音,被嚇到所以身體抖了一下。
「怎麼了?」
「沒、沒事。」
“你原來可以在沒戴面具的時候出聲啊。”
“可以哦~只要是被余認可的人就能聽到余的聲音~”
…之後要做好心理準備隨時會被這傢伙JumpScare了。
“話說我要怎麼叫你啊?”
“唔?叫余?戴上面具吧?”
為什麼連她自己都不是很確定啊…少根筋啊…
“不是這種叫…換個說法好了,你的名子是?”
“嗚…叫余鬼神吧~”
“你沒有名子嗎?”
“不是,不過有個稱號就夠了吧?”
“是可以啦…”
“那就好啦~余要睡回籠覺啦~”
她說後聲音就消失了,真的是一個自由的傢伙啊…
「迦納?」
「怎麼了?」
「看你在發呆叫你一下。」
「哦。」
剛才在和鬼神說話的時候在別人眼裡看起來就像發呆啊,嗯…之後多少要注意一下了。
「那我繼續說了,第二點是那個面具上確實有什麼東西,感覺是一種類似於靈魂的東西,像是寄宿在這上面的樣子,一般的詛咒之物並不會有這種狀況,換一個說法就是這個面具不是一般的詛咒之物。」
「上面有什麼東西?是什麼?」
爸爸這麼問後媽媽只是搖搖頭,表示她也不清楚。
「是嗎…迦納,你在醒來後還有戴過這個面具嗎?」
「有,不過也沒有什麼問題,既沒暈倒也沒有其他的狀況。」
雖然效果上有負面效果,不過加護會抵消掉所以能當作沒有。
「嗯…既然沒有問題那就好。」
在這之後又稍微聊了一下,時間不知不覺的就過去了。
「好,那你就在這裡好好靜養吧,我們就先離開了。」
「嗯,對了,格蕾呢?她應該很擔心我吧?」
不是我在自誇,我有自信我和格蕾的關係很好,我出了這種事她定會擔心我,更何況她還是當事人…希望不要造成她的心理負擔吧…
「格蕾嗎?那孩子今天有事情所以不能來,不過她確實很擔心你,出院後去和她打個招呼吧。」
「嗯,我會的。」
說完後他們就離開了,在他們離開後過了不久,醫生就走了進來。
「和他們講完了嗎?」
「嗯,講完了。」
「麻煩你跟我來一趟吧。」
「是要蒐集數據嗎?」
「對啊,畢竟你的身體已經沒有什麼問題了,數據收集完後手續辦一辦你就能離開了。」
我點頭後就跟著他走了,走到一半的時候我想起來了一件事情。
「對了,有保密契約書嗎?」
「這個在辦理手續的時候也會一起用的。」
說完後我就跟著他繼續走,全程都沒有更多的對話。
話說這個醫院意外的大啊,已經走了有一段的時間了,而且類似研究室的地方也有很多,而且燈光很昏暗…應該沒有做什麼人體研究…吧?
「沒有在做什麼人體研究哦,都是一些正經的研究,連讓人試藥這類的都很少做。」
我露出了一副很不可思議的表情,他怎麼有辦法讀我的心?
「哈哈,說中了嗎?一般來說看到這種景象的人都會有這種想法啦,所以我已經習慣在別人問之前就先說了,畢竟這種環境昏暗又有很多實驗室會讓人聯想到這種事情也是理所當然的吧?」
「確實是啊…」
「好了,到了。」
開門進到了一個房間裡,裡面擺滿了各種的測量器具和一堆看都沒看過的魔道具,該說果然是研究室嗎…
「你先在那裡等我一下。」
他說完後就在房間面弄著各種東西,而且動作快的不可思議,完全不像是一個普通的醫生,更像是爸爸這種冒險者會有的動作。
「好了,你來這裡站著。」
我照著他的話站了過去,他拿出了一個之前有見過的魔道具。
「這個之前不是有用過了嗎?有需要再用一次嗎?」
「之前用的時候來不及測量數據,所以要再重測一次,而且那時候你的魔力量也還沒有回滿吧?」
確實是還沒有回滿,不過現在的量比起昨天不知道高到哪裡去…儀器不會壞掉吧?
「…好,我準備一下就要開始用了哦。」
我點頭後他就做了和昨天一樣的事,手臂上綁軟管,胸口貼圓盤,脖子黏貼片,然後就是儀器啟動後那種酥麻的不舒服感…果然不是很喜歡這種感覺。
「……欸?奇怪了?怎麼不顯示了?」
不會吧,真的壞掉了?不至於吧…剛剛隨便想的欸…
「你、你等我一下,我去搬另一台過來!」
他說完後立刻用跑的離開了這個房間,在十幾秒後就搬了一個一樣的儀器回來,話說回來他的體能還真不錯,這個儀器的重量護士小姐是用推的欸…
他回來後馬上把我身上的這些東西卸下來,換成另一台的,動作比剛才的速度還快,很著急嗎…
然後理所當然的,上面還是沒有顯示。
「……」
他不發一聲地把我身上的東西拿下來裝到自己的身上,然後儀器上顯示了醫生的數值…
「……你的魔力量好像超出了這台儀器的上限呢…」
「…要不要試試一次用兩台?」
「不了,這樣測量不會準,就寫超出測量上限吧…」
能感覺到他很傻眼…這不怪我吧?
「好吧,接下來你握著這根棒子。」
他遞了一根棒子過來,上面刻著某種術式,不過我看不懂。
「然後呢?」
「往裡面灌輸你的魔力,這是要測你的魔力流通性。」
我照著他的話往裡面灌輸魔力,不過要全力灌嗎?
「…要出全力嗎?」
「…出全力吧。」
聽到他這麼說後我全力的魔力給灌輸了進去,然後…爆炸了…從裡到外的直接【啪機】一聲的炸開了,醫生被嚇傻了,我則是已經有心裡準備了,因為剛剛那根棒子就已經開始抖動了,所以我才和醫生先確認…
「……」
「……」
「…總之就寫超出測量上限吧…研究經費啊…」
總覺得有點對不起他了,不過這我也沒辦法嘛…
「好,下一個,魔力操作精度。」
他這麼說後就拿了一個像是遊戲箱的東西過來,箱子的四周是木頭色的,頂層則是一片透明,裡面有著像是迷宮一樣的小牆壁,其中的一點放著一顆刻著術式的小球。
「你把魔力注入那顆小球,上面刻著【念動】的術式,移動那顆球去到最後的那個點,過程不要碰到底和牆壁,然後越快越好。」
他一邊說一邊用手指比著箱子裡面,不過這看起來更像是迷宮就是了,光是找到正確的路都要花一點時間了。
「我能先看一下嗎?」
「嗯,可以。」
原來沒有要測驗瞬間判斷能力,害我稍微擔心了一下。
我看了一陣子判斷了正確的路徑後就和醫生說了一聲,然後就開始測驗了。
過程僅僅花了十幾秒就結束了,也沒有碰到牆壁和地板,因為既然沒有要考驗瞬間判斷能力,那就和我平時做的訓練差不多,不如說我平時做得更複雜。
「怎麼樣?」
「…太快了吧?」
不會吧,又出問題了?
「呃…沒有什麼問題吧?」
「…沒、沒問題,總算有一個能收集的數據了…」
聽他說的好像心很累的樣子,雖然實際上心也確實很累就是了,測試了三個現在才出現能測量的數據,要不心累也難。
在這之後也陸續地做了幾個測試,只要和儀器有關的一律無法測量,如果有需要全力灌輸魔力的全都壞了,只有這種不用全力灌輸魔力的能測量…
「你是怪物吧?」
「喂!」
「阿,換個說法好了,你是超人吧?」
「……」
嗯…感覺他的內心已經崩潰了…他的精神大概已經到極限了。
「呃…我能走了嗎?」
「嗯,可以了,謝謝你的配合,我帶你去櫃檯吧。」
他打起精神和我這麼回答,說完就在前面帶路,一路上都沒有講話,感覺他的心情很複雜。
到了櫃檯後辦了一些手續,也把保密協定給簽了,不過需要父母處理的部分已經處理完了,爸爸他們提前先處理好了吧,不愧是他們。
在處理完後,聽著背後醫生的嘆息聲,我離開了這家醫院。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