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異界轉生 第七十二章

MIT | 2022-05-24 00:33:43 | 巴幣 2 | 人氣 41

連載中異界轉生
資料夾簡介
小說異界轉生,每周固定更新

異界轉生
第七十二章:賜汝新歸
          距離見到阿卡露伊後也過了十幾天,經過這十幾天的治療,她的狀況明顯相較於當初要好上了許多。
          臉色不像當初由於身體虛弱而產生的慘白,雖說仍舊很白,但充滿了健康的血色,臉頰也紅潤了不少。
          靈魂的復原狀況雖然比不上身體,但也比當初好了許多,只要好好治療,那也不會留下後遺症。
          以她目前的身體狀況,我現在正在考慮要不要把她帶回家裡照顧,畢竟小屋這裡我雖然有在整理,但與家裡相比起來還是過於簡陋了,更何況我家裡人也在催。
          他們相當希望我把阿卡露伊帶回家裡,自從他們知道她後三不五時就和我提起這件事,講實話讓我相當頭痛。
          倒也不是不能把她帶回來,但考慮到她的心理狀況,我很擔心會造成不好的影響,就一直推遲這件事了。
          「阿卡露伊,你現在身體也恢復的差不多了,我想把你帶回家裡休養,你覺得呢?」
          我覺得也是時候了,就和阿卡露伊提起這件事。
          她和我現在正坐在一匹鹿的背上,在森林中閒逛,畢竟一直待在室內也很悶,就讓索拉替我問問看有沒有鹿願意載我們兩個閒逛,結果還真的有,不如說還蠻多的,為了爭取載我們的機會,牠們甚至還打了一場,嗯…
          「我願意,只要您想要,無論去哪裡都可以。」
          嗯~她想都沒想就直接回答了,雖然她這說我是挺開心的啦,不過這真的是她心裡的想法嗎?感覺她和格蕾還挺類似的,該說是過於信任我還是該說是沒什麼主見,總之只要我想,那她們都不太會反對。
          「這件事你應該再好好想想,畢竟你之前被其他人虐待,也許你會遠比你所想的還要更討厭、害怕或是憎惡人類,所以你不用現在就回答我,我們還有足夠的時間。」
          聽我這麼說後,她向後倒躺在我的身上,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樣。
          鮮紅的眼瞳中閃爍著思考的光芒,我直視著她的雙眼,無法從中望出一絲的嫌惡,僅有滿溢而出的好意,甚至能稱之為喜愛。
          「請問您,您愛您的家人嗎?」
          「當然,我深愛著他們。」
          我不假思索地回答了她的問題,雖然不知道她為什麼會這麼問,但這個答案無論如何都不可能是否定的,無論如何。
          「那您覺得他們是好人嗎?」
          「當然。」
          他們都是群大好人,本性上就是如此,性格溫和、待人友善、樂於助人,如果這不算好人,那什麼才算好人。
          「既然您都對他們有著這麼高的評價,那我又有什麼好猶豫的?」
          她充滿自信的這麼說道,臉上露出開心的笑容。
          「只是聽從他人的評價就下判斷可是會受傷的哦。」
          聽到她這麼說,我也無意再與她辯論下去,只是輕笑著這麼和她提醒了一句。
          「我相信您不會讓我受傷的。」
          「這倒沒錯。」
          適當的痛苦與磨難能使人成長,但這並不構成讓她受苦受難的理由,所以保護她便是我的責任。
          「不過如果是為了您而受傷,那我非常樂意。」
          「喂,不准說這種話!」
          我語氣嚴肅的這麼和她說,聲音不大但卻充滿壓力。
我平時不會用這種語氣說話,不如說我也沒有用的意思,但我不能接受她說的因為我而受傷這種事,不如說這種事我希望她連想都不要想。
我注意到她被我突然轉變的語氣給嚇到,注視著我的雙瞳顯得有些顫動。
          「你有這種心意我多少還是有點高興的,畢竟這代表你很看重我,但我更不希望妳受傷,你應該要更重視你的身體,所以不要有這種想法,好嗎?」
          我抓了抓自己的頭髮,恢復了平時的語調,撫著躺倒在我懷中她的髮絲,嘗試讓她安心下來。
          「……但,您不也會如此嗎?」
          她注視著我的眼,似是要看穿我心裡的所有心思,嘴巴微張卻未吐露出言語,就這麼過了片刻,接著向我這麼反問道。
          「我當初就是這麼與你約定的。」
          對我而言,我打從心底作出的【約定】,遠比這個世界的【交易】要來的有強制力,因此我絕對不會違反我的【約定】,【交易】可以撕毀,但【約定】絕對不行。
          「對您而言,自己受傷遠比看著珍視的人受到傷害要來的好受,難道不是嗎?」
          「……」
          我沉默不語,她的問題我無法回答,我想要保護我重視的人,無論付出何等代價,但我從未想過我所付出的代價是否會讓他們感到受傷…我從未想過。
          「我不希望您受到傷害,無論如何、無論何種,所以請您答應我,不要因我而受到傷害好嗎?」
          她的語氣懇切,似是請託但更似祈禱,她無比殷切的期望我答應她。
          「這樣啊──但我無法答應你,我很強,但絕非萬能,保護自己和保護他人所需支付的代價無法劃上等號,所以我無法答應你。」
          「不,是我勉強您了,抱歉。」
          她原先注視著我的眼望向了別處,瞳中似事有一層陰霾壟罩其中,表情也顯得沮喪,能看出她相當的失落。
          「我無法答應我做不到的事,但我答應你,我會盡力不讓我受到不必要的傷害,這樣可以嗎?」
          「嗯,這就夠了,謝謝您!」
          聽到我向她如此承諾,她眼中的陰霾也隨之消散,臉上浮現了她那昭示喜悅的笑靨,長長的耳朵也隨著她的喜悅不斷跳動。
          看著她那副開心的模樣,我撫摸著她的銀白長髮,但看著她那跳動的耳朵,我產生了別樣的心思。
          我伸手搓揉她的耳朵,我記得她之前說過,撫摸耳朵會令她感到安心,也就是說摸會讓她覺得舒適吧。
          耳朵被觸碰到的瞬間,她的身體突然抖了一下,是被我突然的舉動嚇到了吧,而在我開始搓揉後她發出了放鬆的呼吸聲,表情看起來相當舒服。
          「對了,你打算什麼時候來我家裡?」
          就這麼搓揉了一陣子,我想起來這件事還沒和她確認,就這麼和她問了一句。
          「隨時都~可以~只要您~方便就好~」
          因為耳朵被我搓的相當舒服的緣故,她聲音輕飄飄軟綿綿的,相當放鬆,是一種與平時溫和的語調不同的可愛。
          「嗯~那就後天吧,畢竟也多少要準備一下。」
          要先告知家裡的人她很快就要住進來了,然後要把她的房間準備好,畢竟總不能讓她和我住同一間…雖然她絕對不會在意。
          「嗯~嗚姆~」
          她並沒有察覺我心裡想的,只是繼續發出感覺到舒服的聲音。
          ◆◆◆後天◆◆◆
          今天我就要把阿卡露伊帶到家裡了,現在正準備去接她。
          自從前天和家裡的人說要把她接回家裡後,他們各個都興奮得不得了,搞的就像是我要娶老婆了一樣。
          他們為了阿卡露伊房間的事情展開了激烈的辯論,一邊覺得要把她的房間單獨立出來,屬於這一派的人有媽媽、諾奈姆、阿爾瑪斯還有卡斯托爾他們兩個。
          另一邊則認為直接讓他住我房間就好了,真就把她當媳婦來養了…這一派的人有爸爸、依絲、布蘭、大哥這幾個人。
          他們就抓著這件事討論了整整一天,從早上到晚上,連吃飯都在談。
          最後在我的強制干涉下,他們接受了把她的房間設在我隔壁的選擇。
          他們還打算給她辦個歡迎派對,雖然就我對她的理解,她應該不會想要派對這種東西,但制止無效,他們執意要辦那我也沒辦法,畢竟他們也是基於好意嘛,不過她來說可能就會稍微辛苦一點了。
          就結果來說我也被拖過來一起準備派對了,畢竟家裡會處理飯菜的除了我、依絲、布蘭和媽媽以外也沒有別人了,而且媽媽她是把神經刀,煮出來的東西不是大好就是大壞,所以這次我們讓她幫忙準備其他東西了。
          既然要辦派對,那就準備的豪華一點,基於這種想法,我把之前囤在【道具箱】裡的食材給拿出來用了,雖然布蘭很困惑怎麼會有不是這個時節的食材出現,不過在我說是用冰魔法冷凍保存到現在的藉口呼嚨過去後她也就不在意了。
          為了處理那些食物,我從中午一直忙到快四點多才弄完,不過拜此所賜,準備完的食物種類十分的豐富,連之後要給村民的份都弄完了。
          「阿卡露伊,你準備好了嗎?」
          我在床頭旁問向她,她正躺在床上看我之前拿給她的圖畫書,她看不懂這裡的文字,所以給了她圖畫較多的書來讓她打發時間,也讓她有辦法嘗試理解這邊的文字,雖然說很難啦,所以也只是試試而已,之後還是會正式教她。
          「嗯,隨時都可以。」
          她闔起了手中的書本,動了動身體,讓身體坐在床緣邊。
          「那把手伸過來,我帶你走。」
          我握住她的收,將她從床上扶起,接著用傳送將我們移動到了家門口。
          「真神奇,一下子就到了。」
          她因為一下子就到了而感到神奇,看來畫面的瞬間切換並沒有讓她產生恐慌或是暈眩,這倒省去了不少麻煩。
          「之前我就是用這種方式送你到小屋的,不過對於視力恢復的你來說確實是第一次呢,好了,我們進去吧,他們都等地不耐煩了。」
          我不等她回應我,逕自拉著她的手進到了家裡。
          「「「歡迎!!」」」
          在我們進了房門的那刻,房內傳來了所有人的歡迎聲,全部人的聲音都疊加在了一起,簡直震耳欲聾,阿卡露伊整個人都傻掉了。
          「我回來了。」
          相較於因為完全沒有受到通知而被這碩大的陣仗給嚇到待在原地的阿卡露伊,我雖然被遠超預估的音量給嚇到,但也不怎麼在意,只是打了招呼後就把阿卡露伊拉了進來。
          「阿卡露伊,初次見面,我是索爾德.阿爾特留斯,是迦納的父親,以後他就拜託你了。」
          爸爸他走了過來和阿卡露伊打了聲招呼,面容和善語氣溫和。
          不過阿卡露伊在爸爸走過來後反而躲到了我的背後,看起來相當的緊張,果然還是會害怕吧。
          「會怕嗎?」
          「…有點。」
          她把頭低了下來,看起來很沮喪,不過這也不能怪她,畢竟之前的遭遇,哪怕她憎惡人類都不過分,所以我只是摸摸她的頭來安撫她。
          「迦納,你們在說什麼?」
          爸爸他困惑的這麼向我問道,因為平時講得太理所當然,我都忘了他們之間有語言隔閡了。
          「爸爸你們也知道阿卡露伊之前被人類虐待這件事,所以她現在有些怕人,你們之間語言不通這件事我忘了,等一下我會替你們翻譯她說的話。」
          我向爸爸解釋阿卡露伊為什麼會怕他們,還有和他們提醒語言不通的事。
          「這樣啊,那我剛剛說的話你替我翻譯給她聽吧。」
          我點了點頭表示了沒問題,接著就和阿卡露伊講了一次。
          「對了,我還沒有和你介紹我的家人,他是我的爸爸,索爾德.阿爾特留斯,她是媽媽……」
          我就這麼和她介紹了一遍我家人的名子還有和我的關係,她聽得很專心,感覺她還挺有興趣的,而且在我介紹的時候她的害怕感也減少了不少。
          「怎麼樣?有比較不害怕了嗎?」
          「嗯。」
          她有力的回答了我,雖然仍舊能從她血色的雙瞳中感覺到她的害怕,但相較於一開始已經好上了許多。
          她緊緊的握住了我的手,接著與我一同走到爸爸的身前,舉起右手想要與他握手。
          爸爸也注意到了她的想法,便舉起右手有力的回握她,臉上掛著燦爛溫暖的笑容,不得不說帥哥笑起來的威力和一般人差的真多。
          「好了!走吧!再不走等菜全部涼掉就不好吃了!」
          爸爸與她相握完後收回了手,接著拍了兩下,並催促我們該開始我們的派對了。
          他們在爸爸的帶領下走進了拜改造成會場的飯廳,我們也緊跟在後面。
          而在走的過程中,我用雙手將阿卡露伊的手給握住,接著這麼和她說:
          「我在這裡重新歡迎你一次,阿卡露伊‧阿芙蘿拉,歡迎你來到阿爾特留斯家,還有,這裡以後便是你的家,我們所有人,都是你的家人。」
        我臉上充滿了溫和的笑容,語氣溫暖且鄭重的這麼向她說道。
        「嗯!」
        她有力的這麼應了一聲,臉上掛滿著無比艷麗且喜悅的笑靨。
------------------------------------------------------------------------------------------------------------------------------------------
嗯...又拖稿了呢...嗯...
原本想說昨天就能搞定了,所以就沒發公告了,結果沒能來的及...一週連搞三張還是太難了嗎...
來聊聊本篇內容吧!
【交易】在這個世界對於所有人都有著極高的強制力,雖然也不是不能毀約,但沒人會這麼做。
原因是他們相當重視誠信這件事,就連盜賊強匪都不會將此捨棄,沒有信用,那沒人會相信你的一切,當然如果準備這票幹完就歸隱山林的也是有,所以還是要有所防範。
不過還有一個原因,這個世界的人相信如果違反【交易】的話,便會遭受神罰,雖然聽起來很神棍還挺玄乎的,但貌似有著足夠的文獻能夠指出確有此事哦?
【約定】是迦納自己在心中的一種制約,他絕對不會違反自己所立下的約定,沒有人知道他為何會如此執著於【約定】,連他自己本人也不記得,不如說他根本就沒有察覺。
但所有人都很清楚,迦納在對待【約定】上,遠比【交易】要更加可靠,熟識他的人絕對不會與他用【交易】而是【約定】。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