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異界轉生 第七十一章

MIT | 2022-05-18 01:02:14 | 巴幣 2 | 人氣 49

連載中異界轉生
資料夾簡介
小說異界轉生,每周固定更新

異界轉生
第七十一章:備其歸處
          「阿卡露伊,我等一下會先回我家裡一趟,晚一點會再過來。」
          早晨,我準備好早餐後遞給阿卡露伊,接著坐在床邊這麼和她說。
          不管怎麼說還是要回去一趟的,之前也沒有在外面過夜而不回家,即便知道我沒有出什麼事,爸媽他們也肯定會擔心的。
畢竟對我來說距離並不是什麼問題,更何況也沒有必要。
          「這樣啊…嗯,只要您方便就好。」
          雖然她嘴上說得很輕鬆,但神色卻不如她所說的那麼輕鬆,想到她之前的狀況,也不難理解,更何況她的視力也還沒恢復。
          「之後的這一段時間我會讓哥雷姆來照顧你,有什麼需要的和它說一聲就行,雖然只能做些基礎的事情,但應該也足夠了。」
          我這麼說後驅動體內的魔力,接著身旁便出現了一個與我外貌相近,但身高約莫一米七左右的哥雷姆。
          「如果無聊的話你可以和森林裡的小動物玩,我會先告訴牠們一聲,但別動得太激烈,知道嗎?」
          「知道,謝謝您。」
          我不厭其煩地再次這麼提醒她,雖然不覺得她會到處跑跑跳跳,更何況照她的身體情況也不允許她這麼做,但既然我沒辦法立刻幫到她,那我也只能再提醒一次了。
          「那我走了,晚點見。」
          我這麼說後站了起來,往門口走去。
          「……嗯,再見。」
          我接近門口時她也向我如此道別,而我的眼角餘光也看到了她想要挽留我而微微舉起的手,但她很快地就將手放回了床上,當作無事發生。
          她也不想麻煩到我,這是她對我的貼心,那我便當作沒有發現好了。
          到了屋外,小動物一如往常地靠到了我的身邊。
          我讓那隻為首的青色小鳥停到了我的手指上,接著揉搓著牠的頭和牠說:
          「房子裡面的那個女孩是我的朋友,你和牠們說一聲,多照顧她一下,麻煩你們了。」
          牠們都很聰明,基本都能聽得懂我說的話,不過牠尤其聰明,交給牠通常不會有什麼問題,況且牠和我很親近,很討我喜歡,目前正在考慮給牠一個名子。
          「對了,和其牠傢伙們提醒一下,要大便別給我在屋內,給我到屋外大,對!就是在說你!還跑啊!」
          在聽到我提起大便的事後,那隻上次在我床上大便的小鹿立刻就烙跑了。
          「真是的…那我先走了,她就交給你們了。」
          小鳥蹭了蹭我的手指,歡快地飛了起來向我鳴叫了幾聲,像是在與我報備沒有問題。
          我點頭後便傳送回到了家門口,取出鑰匙開門進入家中。
          雖然也不是不能直接傳送到家裡,但會嚇到他們,更何況我也還不想讓弟妹他們知道這件事。
          「你回來啦?迦納。」
          「嗯,依絲,我回來了。」
          依絲她正好經過門口,便如此向我打了聲招呼,現在是早餐時間,她的手邊正推著從廚房要送過去的餐車。
          「爸爸他們呢?」
          「都在飯廳裡,你要吃嗎?」
          「不用了。」
          雖然沒有要吃不過還是去一趟好了,畢竟要報備一聲。
          「對了,那個受傷的外地人狀況如何?」
          「嗯,目前狀況還行,現在先讓哥雷姆照顧她,等一下如果沒事我還會再過去一趟。」
          「你會這麼關照其他人還真少見,她是做了什麼嗎?還是你喜歡上人家了?」
          與我相處了這麼久,她很了解我個性這點我還是知道的,不過我家裡的人怎麼凡事只要有點跡象都喜歡往戀愛這方面去想啊?
          「並沒有,對了,如果假設說我介紹一個森精來做女傭,那你覺得怎麼樣?」
          秉持著反正問問也沒差的想法,我張口向她詢問,但我很快就後悔了。
          「哦~原來是森精的女孩啊~那也難怪了,畢竟森精長的都很漂亮呢~你喜歡人家也是難免的嘛~」
          我為什麼要問她啊……先試著解釋一下吧…
          「你在這和一個十多歲的小孩談什麼喜歡啊,再說如果僅憑外表就決定喜不喜歡,那不就只是靠性癖來選擇喜歡的人嗎?」
          「但你實際年齡肯定不止十歲吧?更何況男人不都喜歡美人嗎?不是都說英雄難過美人關?」
          她這麼說我確實不好反駁欸,這個世界上確實很多大頭管不住小頭的蠢貨,被美女搞到傾家蕩產的也不在少數。
          「…算了,懶得和你爭了,所以你覺得呢?」
          「一切都如你所願。」
          她在這麼說的同時向我行禮,行禮的姿勢相當優美,但她所行的禮並不是這個國家制式的禮,雖然感覺怪怪的但我也不打算說什麼。
          話說如我所願嗎?意思是指她不反對吧,雖然用詞我有點在意,但大概就是這個意思了。
          「是嗎?總之去飯廳吧,在這裡繼續聊下去爸爸他們也沒辦法吃飯了。」
          她點頭後便推著餐車往飯廳的方向走去,我也跟在她的身後一同前往。
          “嗯~”
          "怎麼了?”
          鬼神在我腦海裡一直嗯嗯的發出聲音,聽起來像是在想什麼卻想不起來。
          “總覺得依絲她剛剛行的禮很眼熟呢~但余想不起來在哪裡看到。”
          “你以前不是沒出過東和,為什麼會覺得眼熟?”
          她以前一直都待在東和,那個與世隔絕的島嶼應該不太可能有外來文化流入吧?
          “余是沒有離開過東和啦,不過東海上偶爾還是會有異族過來,他們每次總是會帶點新奇的東西來。”
          “明明叫做東和,但東邊卻還有其他國家嗎?”
          “對你們這片大陸的人來說確實是東邊嘛,再說東和本來就沒有國家的概念,既然你們想了個名子,就拿來用囉。”
          “那異族是什麼?魔族嗎?”
          “對啊~啊!余想起來了,她那個是魔族行禮的方式啦!”
          魔族的行禮方式啊,依絲本來就是魔族所以她會這點不會太意外,但為什麼會對我用魔族禮?
          “而且那個行禮的方式還挺高級的呢~好像只有高官才有資格用的樣子?”
          “你怎麼自己也不確定啊~”
          如果和鬼神說的一樣,那就代表依絲她其實在魔族裡的地位不低?那她為什麼會跑來這裡當女僕啊?…還是不要亂猜好了。
          “都已經過了一千多年了,余怎麼可能記得這麼清楚嘛!”
          一千多年…雖然不亂猜女性的年齡是種美德,但她到底幾歲了啊?
          “……”
          “……”
          鬼神沉默不語,但我能感受到她正瞇著眼睛盯著我,感覺就是不准我去猜她的年齡。
          我索性也沉默以對,反正這種時候裝傻不回話也不失為一種選擇。
          「迦納,你回來啦,坐下來吃早餐吧。」
沉默一直持續到飯廳,爸爸注意到我後出聲向我打了聲招呼,我也出聲回應。
「嗯,我回來了,早餐我有吃過就不用了。」
我坐到了位子上,大哥坐在我旁邊的位子,眼神時不時撇向我這邊,感覺有什麼事想問我。
「昨天發生什麼事了嗎?怎麼沒有回來?」
「依絲沒有和你們說嗎?」
我有拜託依絲替我傳話,他們應該知道了才對啊?
「有,不過我想要聽你自己說一次。」
「就只是替人治療而已,會在那邊過夜也只是因為她的情況比較危險,有需要我在旁邊照顧而已。」
「這樣啊,等一下再詳細說說吧,現在先吃早餐。」
依絲在我們談話的期間把早餐都放好了,一如既往的迅速。
「那我先去客廳等你們了。」
我這麼告知後他們也點頭回應。
我坐到了客廳的沙發上,因為無聊,所以拿出了之前在盜賊團裡搜刮到的東西來看。
首先當然是那把【腐鏽之刃】,雖然那個團長已經有說過效果了,但我還有些想要確認的事情。
我從【道具箱】裡把它拿了出來,伸手想觸碰,但就和上次一樣被一股力量給彈開了。
我記得【鬼神面具】的效果會讓我無法裝備其他的詛咒之物,但我現在卻是連觸碰到都沒有辦法,所以詛咒之物是只要觸碰到就會強制裝備的意思嗎?
得出了這個結論後我取出了另一把短刀,接著在刀刃上用水魔法覆蓋,接著與【腐鏽之刃】接觸。
如果說只是會生鏽的話,那與【腐鏽之刃】接觸的只是短刀上的水,那刀刃理應不會受損才對。
結果與我預想的相同,只要水成功的阻隔了彼此互相接觸,那刀刃便不會生鏽。
我又在【腐鏽之刃】的劍柄上以土魔法覆蓋,接著伸手想要握住,但還是被彈開了。
看來我無論如何都沒有辦法碰到啊…那如果我讓它直接刺向我,那我會被刺到嗎?
心動不如馬上行動,我用【念動】操控【腐鏽之刃】往我的手掌刺下,結果和我想的一樣被彈開了。
嗯…那接下來換下一個吧。
在他們吃早餐的這一段時間,我就這麼一直對那些收繳的物品做著各種實驗兼整理。
「好了,那我們接下來就好好談談吧。」
爸爸他們吃完後也到了客廳,坐在我對面的沙發上。
「嗯,不過我們還是到書房去談吧。」
大哥他們在的話我沒有辦法全部說出來,畢竟可能會暴露太多東西,爸爸媽媽也注意到了,就順著我的意到書房裡去談。
「你到底做了什麼,現在可以說說了吧?」
「當然。」
我們進到書房後把門給鎖了起來,接著坐到了沙發上開始了我們的對話。
話說依絲也在不知不覺中跟了進來,不過她在倒也沒關係,就讓她待著了。
「我昨天去後山的小菜園採之前種的草藥,在採的時候發現有一股十分虛弱的氣息在附近,基於好奇和確認我便到了那股氣息所在的地方,而在那裡有一個受了重傷的人在那,她的傷十分的嚴重,重到我甚至懷疑她怎麼還活著,而且她的情況比較特殊,沒辦法隨便用治癒魔法,所以我花了很長的時間來治療她,有關於她的事情就這樣。」
「你還有沒說的吧?」
爸爸果然有注意到,畢竟這些事情即便在大哥他們面前說也不會暴露什麼。
「對,她的身分是一個奴隸,而在我醫治她的過程中,那些抓走她的人想要再過來把她抓走,接著就被我殺光了。」
我把事情簡化和稍微改編了一下,雖然與事實不符但實際上也差不多。
「沒有留活口嗎?」
「沒有必要。」
我簡短的回復了爸爸的問題,他應該是想要從那些人的嘴裡翹出他們基地的情報,但全都死了
「好,那接下來呢?」
「晚上的時候那些盜賊又派人過來,我也就順手把他們盜賊團的基地給毀了,對了,這些是伴手禮。」
說完後我把從盜賊團裡搜刮到的贓物全部倒了出來,各種金銀器具就這麼灑滿了書房的地板。
          「……先把這些收起來吧,這些東西之後再說。」
          看著地板上的寶物,爸爸顯得十分頭痛,雖然依照規定這些能規我們家所有,不過相對的就是要提交相關的報告,否則就會被當成一般的贓物來處理。
          嗯~又增加爸爸的工作量了呢~不過提升家裡的臨時收入也不算壞事…吧?
          「那奴隸你打算怎麼處理?我們國家可是沒有奴隸制度的哦。」
          爸爸他注視著我的眼睛這麼向我詢問,他很清楚我已經想好了要怎麼處理。
          「這我當然知道,再說我也不可能讓她繼續當奴隸,我想讓她當我們家的傭人。」
          「我不反對你的決定,但你是想要以後救的每一個奴隸都讓他們成為我們家的傭人嗎?」
          爸爸注視著我,神情嚴肅與他平時溫和的形象差距甚大,甚至產生了種這並非同一個人的幻象。
          「當然不會,但她是個特例,其他人我倒是無所謂。」
          「她為什麼會是特例?」
          他這句話並沒有質問的意思,只是單純的感到好奇而已。
          「直覺告訴我,她在未來會很重要。」
          我老實地說出了我的想法,我確實沒有任何的根據,就只是憑藉著直覺做出了這個選擇,但我不後悔,因為我知道這個選擇沒有錯。
          「其實是因為她是森精美少女~」
          就在此時,剛剛一直沉默不語的依絲突然冷不防地這麼說了一句。
          「呃…迦納?」
          爸爸現在看我的眼神非常傻眼,雖然我能理解他的心情,但事實不是這樣啊!
          「她確實是一個美人沒錯,但不是因為這個原因。」
          當我這麼說的時候,媽媽抓住了我的肩膀,接著把我轉向面對她,一臉正經的這麼對我說。
          「迦納,雖然你也差不多到了想談戀愛的年紀,但你已經有格蕾了,就別這樣到處尋新歡了好嗎?」
          怎麼就突然談到格蕾了!?媽媽現在怎麼好像比我還混亂的樣子!?
          「不是,你們是了解我的,我不是那種會靠下體來決定事情的人吧!?」
          我頭痛的這麼對他們喊道,雖然我知道他們腦子一定都匯往情愛這方面想,但這也太嚴重了吧?
          我努力地安撫著這足以被稱之為混亂的狀況,同時死盯著那個始作俑者,還給我吹口哨啊!
          「…總之就是這樣…你們了解了嗎?」
          耗費了三十分鐘,我總算把他們給安撫了下來,明明才一大清早,怎麼就得經歷這麼累人的事啊…
          「呃、嗯,當然。」
          爸爸愣愣地回答了我,媽媽則是還在愣神,嘴裡還念叨著「迦納不是會腳踏十條船的孩子…」,總覺得媽媽的想法有點怪怪的…暫且不管了吧。
          「那我之後會把她接過來住,沒問題吧?」
          「可以,今天嗎?」
          爸爸雖然表情還是有些愣神,但思考倒是已經恢復了。
          「大概會再過個幾天吧,她現在的身體不適合亂動。」
          而且考慮到她的精神狀態,確實先讓它繼續待在小屋裡會比較好。
          「這裡比那邊舒適,讓傷患在這裡復原會更好吧?」
          「但這裡陌生的人太多了,這會給她壓力。」
          阿卡露伊會信任我是因為情況特殊,如果情況好的話可能只是變的不信任人類,但如果情況糟的話可能會出現PTSD…她目前的狀況不能再承受更多壓力了。
          「行,那就照你說的做吧。」
          爸爸知道他並不算了解詳情,所以決定照我的判斷來做。
          「既然沒事的話那我再過去陪她了。」
          爸爸點頭後我便傳送回到了小屋裡,裡面一如既往…並沒有,裡面擠滿了各種小動物,全部都圍在阿卡露伊的身邊。
          阿卡露伊被動物們所簇擁,看起來就像是住在森林中的森精公主般,場面十分的夢幻。
          「阿卡露伊,我回來了,你還挺受牠們歡迎呢。」
          我語氣笑笑得這麼和她說,動物會本能地遠離本性險惡的人,即便我有先拜託過,但能被動物喜愛成這樣,這也能代表阿卡露伊是一個善人。
          「歡迎您回來。」
          注意到我回來,她露出了無比美麗的笑靨,那是發自內心,不經過任何修飾偽裝的,最為純真的笑容。
          受到她的感染,我不自覺地露出了微笑,而那隻青色的小鳥也飛到了我的肩頭上,像是想要我誇讚牠做得好似的歡快鳴叫,同時磨蹭著我的脖頸。
          「好~好~你做得很好。」
          我用手指搓揉著牠的頭,語氣溺愛的這麼對著牠說。
          「對了,給你個名子吧…就叫你索拉吧。」
          索拉雖然不理解我為牠取名的含意,但牠仍因為獲得了名子而感到開心。
------------------------------------------------------------------------------------------------------------------------------------------
嗯...拖稿了呢...雖然有因為最近比較忙的原因,但拖稿了呢...
雖然說是明後天左右會交稿,但半夜還算在range內嗎?...只要我還沒睡那就是同一天!嗯,沒錯!
總之之後會盡量不拖稿的,而且大概後天我會再上傳一個阿卡露伊的短篇,所以這次脫稿就當沒有吧!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