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異界轉生 間章4

MIT | 2021-06-14 00:36:38 | 巴幣 0 | 人氣 16

連載中異界轉生
資料夾簡介
小說異界轉生,每周固定更新

異界轉生
間章:一個不為人知的影衛
我是一個影衛,如字面意思,是一個在暗處保護別人的人,類似於私人護衛的存在。
我是受到現任國王,凱恩.克朗栽培的人,雖然說是栽培,但只也就是被陛下從貧民窟裡撿來,接受侍衛的訓練而已。
陛下當時是用"向王家效忠後,接受護衛的訓練,保護王族的安全。”作為條件來和我做交易的,相對的就是陛下會提供食宿以及薪資。
對我來說這簡直就是女神大人賜予我最大的恩賜,光是能為王家效力就已經是莫大的榮幸了,而且還能離開那該死的貧民窟,還有什麼比這更好的?
我當時完全沒有猶豫立刻就答應了,在我印象中,陛下當時笑得很大聲,為什麼會笑呢?而且為什麼陛下會一個人跑到貧民窟?這我無法理解,只能想成是陛下有什麼深意了。
當時被陛下帶回王成後被好好的清洗了一番,說是要待在陛下的身邊就必須保持身體的清潔,不然是大不敬,因為這個原因被王城內的女僕帶去硬是清洗了兩個小時,從簡單的清潔到身體的保養,一個不落的全部教給我了。
我還記得當時第一次用肥皂來清潔的時候,肥皂搓出來的泡泡全部都是黑色的,沒看過這種東西以為是吃得所以就一口咬了下去,差點把旁邊的女僕給嚇死,還因為這個原因被訓了一頓。
在這之後就被帶去訓練了,每天每天重複的訓練,從一般的基礎體能、魔法練習到氣息感知、氣息影蔽這些都被訓練了一遍。
每一個訓練都十分的嚴苛,好幾次都以為自己快死了,連走馬燈都看到了,不過訓練我的前輩每次都能恰到好處的把我從死亡邊緣拉回來。
而且前輩真的強到誇張欸,不管怎麼進攻都一副游刃有餘的樣子,而且只要讓她從視線範圍離開立刻就消失了,連氣息都感知不到,每次見識到就覺得自己真的很沒用。
不過萬幸的是前輩是個很好很和善的人,每次我消沉的時候都會來安慰我,雖然安慰的技術很差就是了。
雖然訓練很嚴酷,不過對於這樣對我的前輩我卻沒有憎惡之情,相反的,我對她只有無限的憧憬及敬佩,她要達到這種高度要耗費多少的時間及精力,要經歷怎麼樣嚴酷的訓練,這些我都無法想像,只能不斷的增加對她憧憬的情感。
對於陛下也只有感恩,從來沒有對陛下把我帶來接受這種嚴酷的訓練有任何的怨言。
對我來說,陛下以及前輩是我這輩子最大的兩位恩人,無論如何感謝都不嫌多,只能用絕對的忠誠來報答他們,如果陛下要我立刻自殺,想必我會毫不猶豫地執行吧,因為,我的生命是陛下賦予的。
就這樣被訓練了十二年,總算是多少有點本事了,話雖如此我還是連前輩的毛皮都摸不到啊…之後還是要繼續精進才行!
訓練結束後,我正式的從前輩那裡承接了影衛的這個職位,雖然對於能不能擔任此等大任還有不安,但是也只能硬著頭皮上了。
前輩在離開了影衛的職位後,貌似去做艾希殿下的護衛了,而且聽說是自己請纓去做的,嗯…為什麼呢?不過前輩能找到想做的事情也是好事吧。
在接下影衛的職位後過了四年後,我也變得熟悉這個職位該做什麼了,處理掉叛亂的苗頭,把火種扼殺在搖籃之中,護衛陛下,保證陛下的安全,話雖如此,其實陛下也不太需要護衛就是了,因為王城內的警備已經很森嚴了,能偷溜進來的賊人幾乎沒有,更別說是刺殺王族了。
不過陛下有個很奇怪的習慣,陛下喜歡在周圍沒有別人的時候偷偷地跑到其他地方,而且都會偷偷的拿一瓶酒來喝,不過雖然是跑到其他地方,也不會跑出王城就是了,只是找個安靜的角落躲起來而已,有時後來興致還會邀我一起喝,是因為平時辦公的壓力過大導致的嗎?不過仔細想想,一個看起來和我差不多年紀的人要肩負整個國家,壓力可想而知,雖然我也不知道自己實際幾歲就是了。
我曾經因為好奇而去詢問陛下為什麼當時要去貧民窟和為什麼要選我做影衛,陛下給我的回覆是因為要去找尋能作為影衛的人才,算是王族的傳統了吧,從貧民窟或孤兒院尋找一個有才能的人作為影衛,這相當的考驗王儲的眼光,因為在選定後就不能再更改了,這是要證明作為一位王,有著辨識賢才的能力。
選擇我的原因,陛下說是因為眼神,說我當時的眼神是一種堅韌不拔一種絕不服輸的眼神,是一個"我現在不得志,但我將來必將出頭”的眼神,陛下在看到我眼睛的那一刻,就決定了影衛要由我來當
“話雖如此,假如陛下沒有栽培我的話我恐怕還在貧民窟苟且偷生吧”,當我這麼說的時候陛下只是輕輕地笑了幾聲而已,並沒有直接回答我,不過從眼神來看感覺像是在說”這可不一定哦~”。
在被陛下帶回來後,和陛下相處的時間變的很多,感情也變得越來越好,到現在已經是能夠稱兄道弟的程度了,雖然我有意讓自己保持在朋友的程度,不過陛下似乎將我作為摯友了,這讓我有些許的困擾,不過也很讓人開心。
在我做影衛的日子裡,依舊每天努力的精進自己,現在比起剛做影衛時已經強上了許多,不過感覺和前輩還是沒有絲毫的可比性就是了,感覺還是贏不了她,我估計在王國裡面我應該也已經算是比較強的吧?
直到那一天為止,我都一直保持著這種想法。
當時我一如既往的執行護衛陛下的任務,當時陛下一如既往的跑出去偷懶了,作為影衛也許試當地提醒一下才算稱職,不過我並不打算這麼做,因為我不只是陛下的影衛,更是陛下的朋友,所以適當的讓陛下放鬆作為朋友也是能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的。
一股聲音突然的傳入了我的腦子裡,因為已經有過很多次的經驗所以我知道這是【念話】,不過這和我熟知的不同,這不用經過對方的同意就能強制發動,恐怕是【強制念話】吧,不過為何?他為什麼要和我搭話?他是怎麼發現我的存在的?他是從哪裡發動的?一切都是未知,完全沒有辦法知曉,這也讓我感到了些許的懼怕。
他的聲音是和本身實力並不相符的稚氣,能使用【強制念話】的話魔法造詣絕對不會低,而且應該是對魔力量相當有自信才對,不過他的聲音卻是像一個孩童一樣,但是小孩能使用這種等級的魔法並不常見,而且感覺對他來說使用這種魔法並不算什麼。
”你是什麼人?”
他開口的第一句話,沒頭沒尾的,但卻又能讓人知道他是知曉我存在的人,話雖如此,他並不知曉我的身份,也就是說他肯定是在哪裡偷窺才對,但是王城的警備如此森嚴,他在突破了王城的警備後還特意用【強制念話】這種耗魔及高的魔法,這意義何在?不能理解,只能先試探的回一句話。
“嗯!?是誰在和我說話?”
用這一句話來裝做自己還不清楚他的存在,只是感覺到有一個聲音在腦裡徘徊的樣子,這樣應該不至於會惹怒他,而且也能嘗試去試探他。
“我是誰不重要,我要知道的只有一件事,你是誰?”
他的回覆是這一句話,這樣就可以徹底確認了,他確實是在某個地方看著我,不過是從哪裡?
試著從【強制念話】的魔力線來反推位子,結果讓我感到十分的吃驚,他是在天上,而且距離十分的遠,是打算從遠處狙擊嗎?但要是這樣他早就下手了才對,而且他是用什麼手段來飛在天空上的?這應該是做不到的才對…不對,有可能是利用無魔法的【護盾】,用這個來當墊腳石就能做到滯空,不過這需要高度的集中,一個分神【護盾】就會解除,所以實際上也沒有人會這麼做才對,但現在那個人出現了,而且還同時使用【強制念話】,這到底是什麼怪物?
這個事實讓我的思緒變得十分混亂,我一個不注意就脫口說出了
“…你為什麼想知道我的身分?”
這是為經大腦思考就提出的疑問,雖然很好奇,但是並沒有什麼意義,而且有可能會惹怒他,在說出來後立刻就在心中暗自自責自己的愚蠢以及不像樣。
“沒什麼,只是好奇罷了。”
什麼意思?是指他只是在天空上恰好看到我?然後就順口問了一句?又或是問我這些並不是主要目的,而是有其他的目的在嗎?不過要在那個位置順眼看到我,除了要浮在天上,而且還要用魔力強化自己的視力,現在還在跟我通話,這實在是太荒謬了,但以他目前的口氣來看,可能他甚至感覺很輕鬆。
“……”
因為太震驚,思考又變的混亂,一時之間說不出話來,要說什麼?要問什麼?他的目的?他的立場?他的實力?這些在我的腦海裡盤據,但卻說不出話來。
“…那不然這樣好了,你和我做個交易如何?”
交易?什麼交易?我和他有什麼交易可以做?他能從我這裡取得什麼好處?他想從我這裡取得什麼好處?又或是說我能夠提供他什麼好處?在他不知道我身分的情況下他也不可能是要國家的機密情報才對,那我對他而言的價值是什麼?
“你說…交易?”
無法理解他的想法,只能愣愣地重複了一次他的提議。
“對,你說出你的身分,我保證不會說出去,這就是交易內容。”
要我說出身分?就這樣?他真的只是因為好奇才詢問我?還是說在得到我的身分之後有什麼好處嗎?我不覺得我有這種值得他大費周章的價值在,也就是說目標不是我?那會是誰?前輩?王族?又或是陛下?以我這個不為人知且有些許敏感的身分去要脅他們?不行啊,唯獨他們因為我而受到傷害是不被允許的。
“…這對我有什麼好處嗎?”
我試著大膽地去問這個有可能惹怒他的話,他現在對我的身分感到好奇,又或是需要知曉我的身分,那他現在不可能會對我出手才對。
“沒有,不過也沒有壞處吧?”
不可能是沒有壞處吧?但是他說的像是理所當一樣,感覺他更本就沒有想到那些地方去,而是單純的感到好奇,就像孩童對未知的事物會想要嘗試是一樣的意思,更何況從聲音聽起來他確實就是孩童。
但是也不能完全放鬆警惕,也有可能只是有著童聲而已,而且也有可能只是裝作單純,總之不能放下警戒心。
“……那我能追加一個條件嗎?”
總之我無所謂,唯獨陛下必須保護好,在這種心情下我向他提出了追加條件,如果他願意接受,那就能在一定程度上保證陛下的安全了。
但假如他不願意接受,那我也只能保持死的決心向他發起攻擊了,雖然我並不覺得我能贏的過那種怪物。
“可以,你說說看。”
得到了他肯定的回覆,這讓我鬆了不少氣,這樣我就不用去和這個怪物拼命了,能用交易來解決真的是萬幸。
“不管如何,請別阻礙我的任務。”
雖然很模糊,但我也只能這麼說了,一旦說出了確切的任務,那他也就能夠推測出來我的身分,也就是說就沒有必要和我交易了,所以即便是這種模糊不清的條件,我也只能這麼提,但願他沒有注意到吧。
“我不能保證,不過如果你的任務對我沒有影響那我也不會干涉。”
但是現實對我很殘酷,他注意到了,不過他沒有完全拒絕,這也算是有著交涉的餘地在吧?而且說是對他沒有影響,那也就是說只要他不是和王家或叛臣有關係,那就沒有理由來干涉。
如果他和王家有關,那他理應知道我的身分,如果和叛臣有關,那早就叛亂了才對,畢竟有著這種怪物…總之他應該和這兩個都沒關係…不過也不能肯定,但也只能賭了,而且從語氣來看他並沒有打算要退讓。
“……好,我答應你這個交易。”
經過短暫的思考,我還是決定答應了這筆交易,雖然還是有風險在,但是風險很小,我的運氣應該不至於這麼衰…好像也不能肯定…
“那交易成立,根據交易內容,請說出你的身分。”
他這麼說的時候聲音並沒有起伏,感覺就像是在照表宣科一樣,以一個兒童的聲音用這種語氣說話,不得不說十分的詭異,這又讓我對他產生了更多的警戒心,他真的是小孩嗎?
“我是國王陛下的貼身護衛,負責在暗處保護陛下…剛才的交易,希望你說到做到。”
我依照交易的內容說出了我的身分,不過把身份換成了一個同樣性質,但聽起來比較不敏感的詞彙,因為只要求我的身分,但並沒有要求要很詳盡,所以我稍微鑽了漏洞。
在最後我還是不放心的在提醒了一次,雖然因為是交易的關係,他理應不會毀約,但我還是很擔心,所以不自覺的多嘴了一句。
“我知道,我不會毀約的。”
他的語氣很肯定,而且比起一開始要放鬆了不少,像是知道了什麼然後放心了一樣,但為什麼會感到放心?
在我詢問他之前他就把【強制念話】給關閉了,我來不及向他詢問更多的問題,他的身分,他的目的,他的一切都還是謎團,除了本身魔法實力很強以及聲音聽起來很年幼以外並沒有別的資訊,基本上一切都是迷,但是有一點能確定,那就是他很危險,如果與他為敵可能會產生很多變數,但也不知道他的實際身分啊…就算要暗中下手也沒有別的資訊…總之先動用關係去調查一切的可能人選吧。
雖然有嘗試去再和他取得聯繫,但是【念話】並沒有辦法鎖定到他,所以也沒辦法再取得聯繫。
啊…自從在影衛做習慣後已經很久沒有這麼胃痛過了啊…之後去問問看前輩的意見吧…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