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異界轉生 第三十三章

MIT | 2021-06-07 00:22:23 | 巴幣 0 | 人氣 54

連載中異界轉生
資料夾簡介
小說異界轉生,每周固定更新

異界轉生
第三十三章:誤入貧民區
嗯…還是先隨便逛逛吧,反正不知道這裡是哪裡對我的影響也不大,也沒有需要特別記路,都只是一個轉移的事而已。
說到轉移,我在格蕾的面前用了轉移…之後還是拜託她先保密好了,只要有先說,那她應該就不會說出去了吧。
話說這裡和之前看到的街道比起來破舊了很多啊…採光之類的也不好,很多看起來都是違章建築。
附近的人也少了很多,而且看起來都像是營養不良的樣子,有些則是在吃些不知道是什麼的東西,看起來像是某種粉末…毒品嗎?不過這個國家好像也沒有明令禁止吸毒的樣子,話雖如此正常也不會有人去吃,因為都知道有危害。
總之先繼續走吧,這裡看起來不是什麼好地方,等一下遇到奇怪的人。
「小弟弟,要不要吃點東西啊?」
「……」
這麼快就遇到了嗎…話說回來就算是誘拐犯也要與時俱進吧?這都什麼年代台詞了…
「不用了,剛吃完飯而已…」
總之先拒絕吧,不過他那裡有三個人啊…不對,不只三個,有好幾個躲起來了,大概有六、七個左右吧,是沒有誘拐到就要強綁嗎?
「是嗎?那要不要和大哥哥一起去玩?我知道有很多好玩的地方呦~」
真煩人啊…在不激怒他的情況下打發掉他吧…
「不用了,我等一下就要回去了。」
「是嗎?那要不要去我家看看?我家有很多好康的東西哦~」
…這個人是不是蠢?都說了我等一下就要回去了,還這樣死纏爛打的嗎?
「不了,我真的馬上就要回去了,如果太晚回去會被罵的。」
「沒關係啦!晚一點回去不會怎麼樣啦~走!和大哥哥麼一起去玩吧!」
他一邊說一邊把手往我肩膀放了下來,真的想要把人強行帶走嗎…
「不行,我家裡的人很嚴格的,晚回去就死定了!」
我一邊說一邊用手把他放在我肩膀上的手撥掉,不過沒有成功撥掉,他把放在我肩膀上的手變成用抓的了,還抓得挺大力的。
他看著我,手抓的力氣逐漸變大,然後放開來。
接著他把頭轉到同型人的身上,然後開始跟他講悄悄話,雖然我身體強化了聽力後聽得清清楚楚。
欸,你覺得要怎麼辦啊?
還能怎麼辦?好不容易見到的肥羊,怎麼可能讓他跑了?難得會有貴族的小孩跑來這裡,抓起來和那些貴族要求贖金,不管怎麼樣都能薛一筆大的!
好,就聽你的了,不過要幾個人抓他?
我們幾個抓就夠了,沒必要讓他們出場。
嗯…打算強行抓我了啊…用魔法擊退他們吧。
「大地啊,隨吾心意所動,【地刺】」
總之用地刺把他們的腳刺穿,然後趕快跑吧,沒必要把他們全殺了。
「「「啊!!!!!」」」
在【地刺】刺穿了他們的腳後,他們因為疼痛所以發出大叫,而且腳被【地刺】給固定住了,所以也沒有辦法移動。
嗯…那些躲起來的人移動了啊…有四個人跑到前面去堵我,後面三個則是來封我退路嗎…
「小子,我勸你跟我們走,如果你不反抗的話還可以少受點罪!」
其中一個人先出現在了我的前面,想要勸降嗎,不過就算真的過去了,好一點只是綁起來,慘一點的估計會直接把手腳給折斷吧,更何況我根本沒有必要投降,如果真的沒辦法,那大不了就全殺了就行。
「這句話是我要說的,如果你們現在滾開,那我就放過你們,不殺了。」
我一邊說一邊用手指指了後面的那幾個人,他們還因為【地刺】在那裡哀號。
這算是示威順便表示自己沒有殺人的打算,不過如果他們執意要做的話那我也不會介意就是了。
「看來是沒有打算要束手就擒了啊!兄弟們!我們上!」
他這麼說的時候立刻往我這裡衝過來,不過其他人並沒有出現,而是在影蔽的地方往我這裡移動,想要趁我對付他的時候偷襲我嗎?
不過對我來說並沒有什麼意義就是了。
「誒…那就,大地啊,隨吾心意所動,【地刺】」
在我這麼說完後,附近的土地以及牆壁出現了很多的圓錐狀的利刺,筆直的朝那些人身上插了進去,不過我有手下留情,全都插在手臂或者腳上。
接著就是一樣的狀況,那些人開始發出慘叫,然後因為【地刺】所以又沒辦法移動。
我走到他的眼前,面對著他,小聲地問了他一句。
「怎麼樣?還想打嗎?」
「不、不了!求求您饒了我們吧!我們只是想糊口飯吃!」
呵呵,變臉的可真快啊,不過也沒有打算殺了他們就是了,就這樣放著他們自生自滅吧。
「可以哦。」
說完我就打了個響指,那些尖刺就全部都消失了,不過變成尖刺的土堆上沾滿了血跡,這可以證明剛剛這裡有流血事件。
在消除了【地刺】後,我轉身準備要離開,但我感覺到背後有魔力的流動。
仔細地感受一下,是那個剛剛被我放過了的男人發出來的,是準備要用魔法來攻擊我嗎?不過這手法可真夠拙劣的呢~
「紅蓮的怒炎啊!吞噬吾之敵人!【炎彈】」
他說完後一顆寬度和這條小巷差不多的火球往我這裡飛了過來,話說回來詠唱聽起來這麼強,結果只是【炎彈】啊?台詞錯了吧?
火球在靠近我身邊的時候我立刻用土魔法造了一座土牆,為了保險起見我把土牆給略為的加厚了一點,這樣即便他往【炎彈】多灌輸了一些魔力也能夠擋下來,雖然我不覺得他會這麼做就是了。
和我想的一樣,【炎彈】的威力沒能成功打穿土壁,不過他好像以為成功殺死我了,在那裡沾沾自喜,話說不是要抓我去勒索贖金,現在想殺了我是怎樣?
「成、成功了嗎?呵…呵、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再瞧不起人啊!什麼叫【怎麼樣?還想打嗎?】,這不是就被我殺了嗎?呼哈哈哈哈哈哈!」
好像很開心呢~靠偷襲殺了一個小孩子這麼開心啊~雖然也沒殺掉就是了~
「怎麼了?你說誰死了啊?話說回來你很開心哦?」
我一邊說一邊把土牆給解除,在土牆消失的時候我看見了他毫無血色的臉,一副恐懼到了極點的表情,和剛才雀躍得意的神情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你、你,怎麼可能你剛才應該被【炎彈】擊中了啊!怎麼可能一點是都沒有!」
「但事實就是這樣,還有我剛剛說了吧,【還想打嗎?】,你可是說了不打的哦,還要我饒你一命,呵,我大發慈悲的饒過了你們所有人哦?結果你反而偷襲我,而且還沒成功,呵呵,怎麼了?想笑死我嗎?」
我用一個沒有情感的聲音這麼說著,臉上一直保持一個淺淺的微笑,說的途中在發出一些淡淡的笑聲。
他原本就已經毫無血色的臉變得更加鐵青了,他的身體也發出了劇烈的顫抖。
「對了,如果剛才你想要確實的殺了我,你不應該用【炎彈】這種飛行速度緩慢的魔法,而是【炎槍】才對。」
我一邊說一邊射出【炎槍】,【炎槍】穿過了他剛剛被【地刺】刺穿的手臂,完美的從那之間飛了過去,但是因為【炎槍】本身攜帶的熱量,讓原本還在流血的傷口瞬間就焦掉了,這也算是變相的幫他止血吧。
他在被燒到後想要抱著手臂放聲大叫,不過他把手往傷口碰的時候因為餘溫被燙的縮回了手,變成一個想抓住手臂但是不行的狀態,只能不斷的慘叫。
我看著他,再重複放了幾次【炎槍】,每一發都是從傷口穿過去,只是燒焦傷口但是沒有產生新的傷口。
看著他從站著想抓住手臂,變成一動不動躺在地上,只是不斷慘叫的物體,心裡只覺得礙事而已,算了,給他下最後通牒吧。
「這下子你懂了嗎?這就是你和我之間的差距,我只要想要隨時都能殺了你,我最後再問一次,你,還想打嗎?」
這次他沒有回答,只是有氣無力的搖了搖頭,不過看起來光是搖頭都用光了他全身的力氣,他的瞳孔已經開始渙散,感覺隨時都要暈倒了。
雖然這麼做感覺起來就是酷刑…不對,這就是酷刑,雖然是為了殺雞儆猴所以才下這麼重的手就是了。
在他射出【炎彈】的時候,他的同伴原本就已經想幫他了,不過看到【炎彈】確實的往我這裡飛後就沒有要出手的意思了,大概是認為我死定了吧。
不過,很抱歉我並沒有死,而且還把那個人給好好的折磨了一頓,他的同伴也還在旁邊看著,所以全部都不敢有動作,只是默默的一邊流冷汗一邊旁觀。
「是嗎?那我就走了,我下個最後通牒,沒有下一次機會了,再敢這麼做,那我就把你們全殺了,而且我會把你們的組織也一併解決掉,一個都別想跑!」
在我這麼說的時候那些藏起來的人都震了一下,應該是發現自己已經被我注意到了吧。
說完後我往其他條的巷子走了過去,然後靠著【漂浮板】飛了起來想著看一下看看這裡到底是什麼地方。
……果然和我想的一樣,這裡是貧民區,雖然還不深入,不過我竟然跑到這種地方了啊…
話說我運氣也太衰了吧?從位子看來獸人街和貧民區只隔了一條街,我則是在恍神的時候直接走了進去,而且馬上就遇到這種事…算了,不要想這麼多好了…
總之先回去吧,因為這件事的關係都沒有逛街的興致了。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