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異界轉生 第三十五章

MIT | 2021-06-21 01:07:38 | 巴幣 2 | 人氣 73

連載中異界轉生
資料夾簡介
小說異界轉生,每周固定更新

異界轉生
第三十五章:歧視者
「里昂公爵說要和我們吃晚餐?為什麼?」
要說的話離聚會也才過幾天,這麼快就說要和我們吃晚餐,實在不知道是為什麼,而且我們兩家的關係也沒有好到要常常相聚吧?
「不知道啊…里昂公爵也沒有說原因,但又不能直接拒絕…」
可以看的出來爸爸他也很困擾,大概是因為上階貴族的權威,所以也不能夠拒絕吧。
「…算了,總之我先去洗澡了。」
「嗯。」
說完我就往浴室裡走了進去,在洗澡的時候鬼神還順便酸了我幾句。
“你們人類的社會還真是麻煩啊~余就沒有這種困擾~”
“…確實挺麻煩的啊…還好現在年紀還小,不用想太多。”
我說出了發自內心的感嘆,現在因為年紀小所以不用做和想太多,而且以後也沒有打算繼承,所以對我來說當貴族也就這個童年的事而已,就這點來說還好當初選擇當次子而不是長子。
趕快洗完澡出去後換了一身衣服,和平時的不一樣,穿得比較正式,讓我這平凡的長相變得稍微上流了一點,果然人要靠衣裝啊~
不過看到父母換完衣服後又再一次的認知到天生就是帥哥美女的人,和我們這些一般人根本就不是一個等級的,即便不依靠衣裝,帥哥就是帥哥,美女還是美女,明明穿的是同一類型的衣服,在他們身上是高級感,在我身上則是樸素感…
在內心裡感嘆完了這些候我們就離開了房間前往吃飯的場所,因為離旅館有一段距離,所以我們是搭乘馬車過去的。
在馬車上聊天上知道了他們在我和格蕾出去玩然後住院的這段時間裡,除了來看望我以外的時間都在參加聚會交際應酬…當貴族果然很麻煩,里昂公爵也是在那時候和爸爸提議吃晚餐的。
媽媽還說里昂公爵湊過來的時候,爸爸的臉都開始抽搐了,果然是不擅長對付他吧。
過了一陣子我們就到了,外觀很符合會開在貴族區的餐廳,金碧輝煌外加極度奢華,是我在這陣子已經看慣但還是不喜歡的樣式,不過通常貴族餐廳餐點的味道都不錯,這我倒是很開心就是了。
我們走了進去後爸爸到了櫃檯去和店員做確認,過了一分多鐘爸爸就走了回來,店員也跟著一起過來了。
「請阿爾特留斯子爵以及其眷屬往這裡走,我將帶您們前往包廂,里昂公爵已經在內等候。」
我們準備跟著店員走的時候,店員突然停下來,面帶微笑的說了一句。
「不好意思,請僕從在外邊等候,感謝您的配合。」
「…為什麼?」
「僕從不能待在包廂內,這是本店的規定,尤其是魔族。」
重點是最後那一句吧,不是僕從不能待在裡面,而是單純的歧視而已,這很讓我不爽,不過我也不能動手…
「能不能看在我們家的面子上通融一下?」
「很抱歉,我沒有權力這麼做。」
看來是沒有打算通融啊,從表情看來與其說是沒有權力,不如說是單純的不想讓依絲進來。
「…爸爸,你和里昂公爵說一聲,我和依絲一起待在外面。」
既然我沒有辦法把依絲帶進去,那至少陪她一起待在室外吧,有個人陪也比較不會孤單和無聊。
「這很難,里昂公爵可是說了想和你見面。」
「那我自己和他說,如果依絲不能入內那我也不想進去。」
「…唉…好吧,既然你這麼想那我也不勉強,不過你要自己和里昂公爵好好說明,那樣才算有禮貌。」
爸爸在想了一陣子後邊嘆氣邊這麼說,看起來很苦惱的樣子。
「嗯,好。」
「…欸?等、等一下!迦納大人,您不用這麼做沒關係的!」
依絲好像是現在才反應過來,,連忙阻止我這麼做。
「這只是我自己想做而已,讓你一個人待在外面,我做不到。」
讓她一個人站在外面吹著冷風,我卻在裡面享受美食,這讓我從心底感到不適,光是用想的就覺得很噁心。
「……如果您願意的話。」
依絲也和我相處了五年,對我的個性也算是了解,所以她也知道我現在勸不動,所以很乾脆地放棄了。
「客人,如果您陪同這位魔族待在外面,那只會自降格調而已,恐怕會降低您們家族的名聲,還望您三思。」
「如果真的因為這種事而讓我們家族的名聲降低,那也只不過是證明了那些說閒話的人心胸有多狹隘罷了。」
那個店員已經直接稱呼依絲為魔族,而不是僕從了,他的眼裡大概沒有依絲這個人,而是只看的見魔族這個種族而已吧。
「不,客…」
「夠了,帶路吧。」
他還想說服我啊…不過他現在說這些只是讓我更不爽而已,所以我阻止他繼續說下去,讓他趕緊帶路。
因為心情不是很好,所以口氣變得比較低沉,用詞也變得比較粗暴了一點。
「…是,請跟我來。」
貌似是發現我並沒有改變意思的打算,所以也老老實實地開始帶路了。
「抱歉啊依絲,你先在這裡等我一下吧,馬上就過來找你。」
「是。」
我在走之前轉頭和依絲這麼說,而依絲只是淡淡地回應我這麼一個字,從表情來看她其實並不希望我和她待在一起,這讓我不經開始懷疑這麼做是不是對的,不過我馬上就打消了這個念頭,畢竟從一開始就不是為了對不對去做,而是因為想不想做而已。
在服務生的帶領下,我們很快地就到了包廂裡,這個包廂即便在這裡也是特別豪華的那一個,大概是貴賓間吧。
不過這對我來說也不重要,反正也沒有打算在這裡久待。
「我們到了,裡邊請,如果有需要的話麻煩按服務鈴,我們會立刻過來服務您們。」
「好,麻煩你了」
在服務員說完後爸爸簡單的說了一句慰勞的話,他則是行禮後立刻就離開了。
在他離開後我們就進到了裡面,裡面坐著四個人,莉蓮娜、范思和另外兩個不認識的女性,他們的背後則是站著四位女僕,大概是每個人的專屬女僕吧。
再看到他們背後的女僕後,我更加的確信依絲不能進來是因為她魔族的身分,這讓我感到更加的不悅。
「范思公爵、麗娜夫人、斯佩爾夫人、莉蓮娜小姐,您們好。」
進去後爸爸先打了聲招呼,我們則是跟在他後面一起進去。
因為對方的爵位比我們高,所以爸爸講話畢恭畢敬的,這種狀況還是不太習慣,因為平時也不太會去和其他貴族接觸…雖然也只有我就是了。
話說原來范思他有兩個老婆啊,嗯…雖然說這個世界允許男性娶妻妾,不過還是第一次見到一夫多妻的情況,可能我認識的人都比較奇特吧。
「雖然只是區區幾天,但對我來說如同隔了幾年啊!我親愛的索爾德子爵…」
范思用一個很噁心的聲音這麼說,話說有需要講得這麼肉麻嗎?話說原來范思他是會講這種話的人啊…不過好像也只會對爸爸這樣…
「久疏問候,范思公爵。」
我在他接著和爸爸講更多肉麻話之前,趕快用打招呼的方式打斷他,不然也不知道他會說多久,而且我這麼做他也不會多說什麼,因為他並不會介意。
在我這麼做後爸爸對我露出得救了的眼神,果然打斷他的話是對的選擇。
「才隔幾天就久疏問候,你太誇張了吧?迦納。」
他用一個和善的聲音對我這麼說,和剛剛那個狂粉狀態簡直判若兩人,果然只有對爸爸才會那樣嗎…真的是辛苦他了。
我的視線望向莉蓮娜,她注意到我在看她後對我微微地揮了揮手,並且對我打了聲招呼。
「迦納,聽說你又出事了啊?和我說說吧~」
「開口就挖苦人啊…等一下再和你說吧。」
我這樣和她說後她只是輕輕地笑了一下,也沒有多說什麼。
「對了,范思公爵,我有一個請求,可否請您應許我?」
「但說無妨。」
在我這麼說後,整個房間瞬間安靜了下來,原本有些歡快的氛圍瞬間消失,范思只是用一個冷淡的聲音這麼說,跟剛剛的態度形成強烈的對比。
原本想說這種氛圍說應該沒有關係才對,為什麼會變成這樣啊?
「我恐怕無法和您們共度晚餐。」
「為何這麼說?」
雖然表情和語調跟剛剛一樣,不過能感覺出來他確實很困惑。
「我們家的女僕,因為魔族的身分而被拒絕在門外,禁止進入這個包間,只能獨自在外吹冷風等待我們,但是因為這裡的規定,我沒有辦法讓她進來,這讓我感到很難過,我能做的只有在外面陪同她一起等待,所以還望您應許我的要求。」
「…為何要為了一介隨從做到這樣?」
這是一個很正常的問題,正常的貴族根本不會在乎隨從的感受,因為對他們來說這是理所當然的事情。
如果只是一個臨時的護衛之類的我也不會在乎他們的感受,但是依絲和我相處了這麼久,早就已經不是毫不相干的路人了。
「因為…對我來說她並不只是隨從而已。」
「是嗎?那麼對你來說她是什麼?」
「…家人。」
我稍微思考後這麼回答,如果問對我來說依絲是什麼,那家人就是最合適的答案了。
「……是嗎,如果你這麼認為的話那我也不阻止你了。」
「謝謝!」
在經過了一段時間的沉默後,范思答應了我請求。
「不過,我有一個問題。」
「什麼問題?」
該問的應該都已經問完了才對,還有什麼問題?
「你剛剛說因為魔族的這個身分不能進來對吧?」
「是的,請問有什麼不對嗎?」
「嗯…因為這個餐廳並沒有禁止魔族入內的規定啊?」
「蛤?什麼意思?」
沒有禁止魔族入內?那服務員說的是什麼?
不是只有我困惑,爸爸他們也露出了一個很不可思議的表情,這可以證明不是我聽錯。
「因為我的僕從也有魔族,不過並沒有被阻攔下來啊?」
「欸?蛤?所以我們被騙了?」
「嗯…這個直接確認更快吧。」
他這麼說完後就按下了桌上的服務鈴,服務員很快地就走了進來,不過和剛剛帶我們進來的不是同一個人。
「您好,請問有什麼吩咐?」
「我問一下,你們這裡有不能帶魔族進來的規定嗎?」
「請問您在說什麼呢?本店從開店以來就沒有設過這種規定,請問您是從哪裡聽說的呢?」
看服務員的表情他也很困惑,好像從來沒有聽說過有這件事一樣,這讓我感覺很奇怪,難道真的沒有嗎?那倒底是怎麼回是?
「剛剛聽這個孩子說的,他說因為你們有這個規定,所以他的隨從現在在外面站著吹冷風。」
范思說的口氣雖然很溫和,但是卻能從中感覺出一些責備的意味。
「…能請您描述一下那位和您這麼說的服務員的長相嗎?」
服務員在聽到後轉過頭來向我詢問,我則是把我記得的長相描述給他聽。
「不好意思,我立刻讓他過來和您們解釋。」
「好,你去吧。」
在范思這麼說後服務員立刻就離開了,過了一小陣子,那個服務員和帶我們進來的那一個服務員進到了這個房間裡面。
「請問您找我有什麼事?」
「你是不是有和他們說魔族禁止入內?」
范思這麼問之後那個服務員沉默不說一句話,看起來像說什麼但不敢說一樣。
「……」
「我在問你話。」
范思用一個不悅的語氣對著他說,他則是嘴巴微開,像是要說什麼的樣子。
「我…我是要替這間餐廳排除害蟲才這麼做的!竟然讓下賤的魔族進來,這簡直是在汙辱我們這些高尚的人族,您們能理解的,對吧?」
他越說越激動,能從口氣來看感覺是把這種思想當成了信念,態度強烈到了接近癲狂的地步。
「留點口德,愚民,你的這種主張只會讓我們感到可笑。」
范思以一個極為冷酷的語氣對他這麼說,而那個服務員也對范思的語氣感到害怕,轉而將視線對向我這裡。
「咕…孩子,您能懂得,對吧?您能理解那些賤種是有多麼的骯髒吧?」
可能是因為發現在場的人除了他以外沒有人歧視魔族,他把矛頭轉向思想尚未成熟的小孩,用一個接近洗腦的語氣這麼對我說,很可惜的是他找錯了對象,這裡對他最不滿的就是我,他的話語只會加深我對他的怒意。
在我這麼想完後,我發現我竟然意外的冷靜,沒有一絲的憤怒、憎惡、厭惡之類的負面情緒。
不過我隱隱約約有一種感覺,我現在的精神狀態絕對不像我所想的那樣平淡。
「…你說完了嗎?」
在我這麼說後,整個房間瞬間變得安靜下來,所有人都看著我,尤其是那個服務員,他從一個尋求同類的眼神,轉換成一個極度憤怒的眼神來盯著我。
「您、您是什麼意思?您無法理解嗎?您難道認可那些卑賤的魔族嗎?您難道無法理解我們人族是多麼偉大的存在嗎?」
鬼神的面具不知道在什麼時候出現在了我的臉上,眼前的視線受到了阻擋,變得只能看到那個人,那個人的表情從憤怒變成困惑,最後變成了恐懼。
「痾、啊、怪、怪物!」
「這就是你的遺言嗎?」
在我這麼說的時候爸爸注意到了我的異常,伸手抓住了我的肩膀。
「喂!迦納!冷靜!」
在聽到了爸爸的喊叫後,我的大腦並沒有變的冷靜,只是伸手想要把他的手給撥掉。
「迦納!」
爸爸的手抓得更用力了,從原本的只是有被握住的壓迫感變成了些微的疼痛。
這些微的疼痛也讓頭腦變得稍微冷靜了一些,我趁這頭腦變得稍微冷靜了一點的時候趕緊深呼吸,試圖調整精神。
在我調整精神的時候面具也逐漸消失,視野變得越來越寬敞,就在快要完全冷靜下來的時候,服務員又說了一句話讓我剛剛的行動付諸東流。
「果、果然只有怪物,才會當下賤魔族的飼主啊!」
「你說誰是飼主啊!?」
面具瞬間再次浮現在了我的臉上,同時我也跳起來往那個人的臉上打了下去。
因為沒有身體強化,所以只是一個小孩子打人的威力,但是因為是往臉直接打下去的關係,所以那個人在受到衝擊後直接往後倒了下去。
「迦納!」
爸爸看到我打人過後立刻過來把我給抓住,我則是沒有意識到自己被抓住,試圖再往那個人身上打,但卻發現揮不出拳。
「迦納!冷靜!」
爸爸再一次的這麼說,但是發現沒有什麼效果。
「接下來爸爸會處理,冷靜下來,好嗎?」
他把我的身體轉了過來,從原本架著的姿勢變成抱住的姿勢,聲音也從剛剛的嚴厲變成了溫柔的聲音。
「……好。」
在我冷靜下來後緩緩地這麼,爸爸在聽到後抱住我的力道變得放鬆,我也從他的懷裡慢慢的離開。
我默默的坐回了位子上,沉默的不發一語。
爸爸則是和范思一起把那個服務員給帶了出去,在他們把他抬起來的時候我才發現那個人已經暈倒了。
過了一陣子,爸爸他們回來了,依絲也跟在他們旁邊一起走了進來。
在所有人都坐下後,我們的晚餐在一個有點尷尬的氣氛下開始了。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