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異界轉生 第二十七章

MIT | 2021-05-16 23:28:50 | 巴幣 0 | 人氣 25

連載中異界轉生
資料夾簡介
小說異界轉生,每周固定更新

異界轉生
第二十七章:王城內的視線
在感受到視線後,我把烤肉放回了盤子裡,然後開始觀察周圍,不過並沒有發現什麼,感覺視線應該是從更遠的地方來的。
「怎麼了?」
看到我在吃之前就把烤肉放回去,格蕾她很困惑地看著我,不過我該不該說出來呢…
「……格蕾,有誰在看著我們,不過從感覺來看大概沒有什麼惡意,也不像是在監視我們的樣子。」
在想了一陣子後我還是決定告訴她,雖然挺擔心她會不會害怕,不過她有權知道,如果她真的會怕那我再安撫她應該也可以。
「是嗎?那是從哪裡看過來的?」
出乎意料的適格蕾完全沒有出現害怕的樣子,相反的還很冷靜,這有點出乎我的意料。
「不太確定,不過你先繼續吃飯吧,那種距離你應該沒辦法看到?」
「…嗯,那就麻煩你了。」
格蕾看起來有點不開心,不過還是老老實實地照我的話做。
結果…我還是什麼忙都幫不上嗎…
「怎麼了?」
「不…沒事。」
雖然隱隱約約有聽到格蕾說話,不過格蕾既然說沒事那我就不問了吧,現在的重點是要先找到是誰在看著我們。
我在仔細感受了視線的方向後把身體轉向了那個方向,不過意料之外的是我面對的地方是王城,也就是說有人在王城裡看著我們?
我強化了視力後往王城的方向看過去,因為大概不會是從低處往上看得所以從上往下開始檢查。
嗯…看到走廊有一個看起來挺年輕的男人,頭上戴著一頂閃著金光的頭冠,頭冠上有著許多種的寶石,不過與這個豪華的頭冠相比,帶著的人卻不像是一個會帶著這種高貴飾品的人,更像是一個因為過度操勞而顯得搖搖欲墜的社畜…不過長相和之前在馬車上時看到的國王雕像有點像,但是該怎麼說呢…雕像上的樣貌看起來少點滄桑感,雕像大概是剛成為國王時的樣子,而現在的這位則是經歷過繁忙公務沖刷的國王吧…
不過國王的身邊竟然沒有帶護衛這類的人嗎?不怕被什麼暗殺者之類的人暗殺嗎?
在我這麼想的時候在國王背後的一個角落裡看到一個全身穿著黑衣的人,看起來並不向是護衛這類的人啊…暗殺者嗎?不對,王城的守備應該沒有這麼鬆懈吧?應該是在暗處保護國王的那類人吧?
那個黑衣人始終保持在國王看不見的地方跟著,看起來也沒有行刺的打算,應該真的是在暗中保護的人吧。
嗯…要不要試著用【念話】跟那個人通話看看?應該也不會被發現吧?
稍微想了一下後還是決定用【念話】去確定他到底是什麼人,因為加護的關係真的有可能會出事…
“你是什麼人?”
“嗯!?是誰在和我說話?”
因為覺得如果要等對方接聽的話很浪費時間,所以很乾脆的直接用【強制念話】來通話。
“我是誰不重要,我要知道的只有一件事,你是誰?”
“…你為什麼想知道我的身分?”
“沒什麼,只是好奇罷了。”
“……”
能感覺到對方十分的無語,一個人突然問自己是誰,而且問原因還是好奇,任誰都會無言吧。
“…那不然這樣好了,你和我做個交易如何?”
因為感覺對方也不會回我的話,所以決定試著提出交易這個要求,這樣對方心裡也會比較有個底,而且也有約束力在。
“你說…交易?”
“對,你說出你的身分,我保證不會說出去,這就是交易內容。”
“…這對我有什麼好處嗎?”
“沒有,不過也沒有壞處吧?”
感覺對方無語的感覺變得更重了,嗯…想了一下剛剛說的話,是我也會無語。
“……那我能追加一個條件嗎?”
在經過了一小段時間思考後,他決定試著再提其他的要求。
“可以,你說說看。”
“不管如何,請別阻礙我的任務。”
“我不能保證,不過如果你的任務對我沒有影響那我也不會干涉。”
我不能答應一個基本未知的條件,所以即便有可能會被拒絕還是沒有答應,不過態度也有放軟一些,雖然說的內容還是很模糊,但不管怎麼說已經是有讓步了。
“……好,我答應你這個交易。”
“那交易成立,根據交易內容,請說出你的身分。”
“我是國王陛下的貼身護衛,負責在暗處保護陛下…剛才的交易,希望你說到做到。”
“我知道,我不會毀約的。”
在我這麼說完以後我就把【念話】給掛斷了,雖然本來就沒有要妨礙他的任務的打算,不過自己給自己加條件還是挺不爽的。
雖然這個條件基本上和不存在差不多就是了,而且如果不答應他估計就不會答應這場交易了,那對我來說也有點麻煩。
調適了一下心情,繼續剛才原本的目的,繼續沿著窗戶一個一個地找。
沒有,沒有,沒有…啊,找到了…?
在往下一個窗戶看的時候突然和一個女孩子四目相對,她有著一對淡藍色的雙瞳,給人一種澄澈透明的感覺,不過她的眼神中流露著些許的陰霾,把原先的清澈感給蓋了過去,給人一種心事重重的樣子,總覺得…有點悲傷。
頭髮和眼睛的顏色很像,都是淡藍色的,不過又有一點微妙的不同,眼睛的顏色要比喻的話更像是寶石,給人的感覺是透明的,髮色給人的感覺更像是冰晶,讓人感覺到寒冰的冷冽感。
年紀看起來和我應該差不多,不過她大概是坐著吧,看不到下半身,所以也不知道她的身高大概多高。
整個人的氣質是一種十分冰冷的感覺,雖然已經用火魔法來保暖了,不過還是感覺到了不同於天氣的寒冷感。
房間內部的裝潢給人一種很豪華的感覺,不過王城內的房間如果不豪華那才奇怪,所以我在意的不是這點,而是有一些很像研究器具的東西,不過我也不認識,只能感覺那是很專業的東西而已。
我對著她舉高雙手揮了揮,格蕾看到我突然這麼做有點訝異。
「你怎麼了?」
「打招呼哦,而且也外加確認有沒有搞錯。」
「你找到了?人是在哪裡?」
格蕾她已經吃完了,所以直接把頭抬起來向我提問,感覺她還挺在意的。
「王城的一個房間裡面。」
「是王族嗎?」
「不知道,我和王族又不熟,所以我也不確定。」
雖然知道王族有幾個人和他們的名子,不過因為沒有聽過他們的外觀描述也沒見過面,所以就算在我眼前我大概也認不出來吧。
「嗯…是男生還是女生?」
「女生。」
在我這麼說的時候格蕾身上隱隱約約地浮現了某種類似於敵意的東西,不過很微弱而且也不是針對我,所以還是不要問好了,我的直覺告訴我問了一定很麻煩。
「我們下去吧。」
「欸?為什麼?」
我完全沒有預想道格蕾突然這麼說,所以無法理解格蕾現在在想什麼。
「…總之下去吧,吃飯的時候被別人看著感覺怪怪的。」
確實在吃早餐的時候格蕾有說過她不喜歡在吃飯的時候有人盯著她看,不過離這麼遠也不行嗎?嗯,從本質上來說好像也沒什麼不同。
「別吧,難得都上來了,不然我試著跟她說說看?看她能不能別看了。」
「不要!」
格蕾她反應意外的大,比起一開始的時候又個激動了,不過這次她為什麼會激動我完全沒有頭緒。
「為什麼?」
「……總之我不想要你和她說話。」
是在吃醋嗎?自己的好朋友在和自己出去玩的時候丟下自己跑去和其他人說話,所以不開心,感覺自己被晾在了一旁嗎?
「那…你和她說話可以嗎?你和她來溝通看看?」
既然是覺得朋友和別說話會不開心,那讓她自己來說不就行了,而且也許兩人還能成為朋友,那對格蕾也不錯,不管怎麼說朋友還是多點要來的好。
「我嗎?但我既看不到她也沒有辦法用【念話】。」
「【念話】的部分我會幫你用,你只要負責溝通就好了。」
用【多人念話】就可以了,而且也可以把我的聲音給消除,她們的對話聲我也能關掉,在她們談話的期間我也能吃我的烤肉,都快涼掉了…
「嗚…好吧…」
「那你需要心理準備一下嗎?」
讓她突然和一個陌生人說話會不會太勉強她了,雖然有這種想法,不過既然格蕾說沒有問題那就隨她的意吧,而且和年齡接近的人說話也比較不會有壓力吧。
「不用了。」
「好,那【多人念話】。」
在【念話】連接了以後我先是確定格蕾那裡的音訊有沒有問題,然後是確定那個淡藍髮的女生加入【念話】了沒,在她加入後我馬上就把我的聲音給切掉,接下來就是格蕾的事情了,我該做的已經做完了。
【多人念話】只會消耗施術者的魔力,而且根據連接對象的人數,魔力的消耗會成倍增加,所以也不能一次一堆人來連線,魔力消耗會吃不消,不過三個人的魔力消耗也還好,所以我也不是很介意。
我重新拿起了烤肉,雖然已經變得有一點涼,不過也還好,所以不用重新加熱,但是肉的口感變得比原本還要韌,比較不好嚼。
肉本身的味道基本沒有變化,還是很香,不過變得比較難嚼倒是挺讓人難受的,不過也有點懶得重新加熱…
在我吃烤肉的其間格蕾在和那個女孩子對話,因為【念話】並不需要說話,所以過程完全沒有聲音,只能靠格蕾的表情去判斷狀況。
對話的過程表情變化的很豐富,不過看起來還挺開心的…嗎?表情多數時候開心,不過有時候會發出敵意…嗯,還是別管好了。
不知不覺間烤肉已經吃完了,接下來是小菜…這啥?看起來是某種東西被油給用高溫炸過,切成了塊狀,整塊看起來黃黃的,而且表面有些皺褶,不過我不知道他是什麼東西,是這裡的特產嗎?在村子裡沒見過。
抱著一個忐忑的心情,我把它給拿起來放進了嘴裡,雖然看起來賣像並不差,不過對於吃自己並不了解的食物還是會有點不安,就像是給一個沒有吃過海鮮的人吃蝦,他會感到排斥是一樣的。
放進嘴裡後,首先是感覺到了一股微微的甜意,然後是極為濃厚的鹹,它的鹹還帶有一股像是起司的味道,其實很好吃,可惜不知道是什麼。
我注意到旁邊有一個小碟子,看起來像是某種沾醬,顏色是紅色的,是番茄醬嗎?還是說是辣椒醬?
我把手指沾到醬汁裡,然後放進了嘴裡,不過味道並不像是我想的那樣,而是一種像是奶油的味道,有點鹹甜鹹甜的。
我把黃色方塊沾到紅色醬汁裡,吃起來的味道很好,原本只有剛入口時會甜,沾了醬後甜味持續得更久了,後續的鹹味也變得更濃厚,在味道上是加成的作用,不過如果吃太多感覺會很膩就是了。
我在把它吃完後,看向盤子,沒了啊…難怪感覺肉好像微妙的有點多…
算了,那接下來就吃冰淇淋吧!
我把手伸向冰淇淋,發現少了一隻,看來格蕾已經吃掉了,看到格蕾的盤子裡,果然都吃光了啊…
冰淇淋的外觀是白色的一球,下面是圓錐狀的餅乾,和我印象中的冰淇淋一樣,感覺應該是牛奶或是香草口味的。
吃下去後果然和我預想的一樣,是熟悉的味道,不過甜味不太夠啊…糖加的不夠多嘛…
看了一下錶,時間差不多了啊…不過格蕾看起來聊得很開心,先提醒她一下吧。
「格蕾,時間差不多了哦。」
「嗯,那我再說一下就好。」
「嗯。」
再等個五分鐘吧,這麼久大概夠了吧。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