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異界轉生 第二十章

MIT | 2021-04-25 21:14:12 | 巴幣 0 | 人氣 40

連載中異界轉生
資料夾簡介
小說異界轉生,每周固定更新

異界轉生
第二十章:決鬥()
在走到訓練場的過程中,我走到格蕾的身邊對她道了歉。
「抱歉啊,把你當作賭注了。」
「不,我不會在意,不過,能贏嗎?」
對於我的道歉的原因,格蕾她並不介意,反倒是比較擔心我這邊。
「你信不過我的實力嗎?」
「不是,我很清楚你很強,但是你這樣限制你的能力…」
原來是在擔心我給自己做限制這件事啊,也是啦,在格蕾的眼裡我主要還是依靠魔法去戰鬥的,是認為我用這種純白刃戰來當對決方式感到不安吧。
「沒事的,我可不是只有魔法強而已,而且為了保險起見我也說了可以用身體強化。」
「…好吧,你覺得可以的話…」
從語氣來看還是有一些的不安,不過在我估計來看用身體強化就能保證我不會輸給他了,畢竟他會被我用眼神給震攝住,實在不認為他有那麼強的實力,不過如果他是裝的那就有風險了…大不了把身體強化開到最強來打吧…
接下來我們都沒有再說話,彼此之間沉默著到了訓練場。
進了訓練場後把燈打開來,要形容的話其實並不像訓練場,反而更像是競技場,連觀眾席都準備好了,這真的是訓練場嗎…
我們進到訓練場後,先是到了一個類似於休息室的地方坐著,其他湊熱鬧跑來的貴族則是先到了觀眾席去等,你這裡果然是鬥技場吧…
「你們先在這裡休息一下,還有想一下等等要用什麼武器、戰術,我先出去主持會場。」
范斯在這麼說完後就跑了出去,真的是把這次的事給鬧大了啊,不過他是不是把這場決鬥當成了餘興節目了?如果是那感覺還真的有一點讓人不爽。
他把我和橘髮男孩帶到了不同的房間,所以這個房間只剩下我和格蕾,而那個男孩的房間則是只有他一個人而已,真的是挺慘的。
看了看房間裡面,四周擺滿了各種各樣的武器,劍、槍、弓、斧、這種只是基本,鎖鏈、流星錘、槌矛、鐮刀這種武器也有,在一個不起眼的角落裡還有看到老虎鉗…為什麼會有老虎鉗啊?
我在房間看著各種的武器,過了一段時間,格蕾開口說話了。
「你…有什麼擅長的武器嗎?」
「武器嗎…基本上都能用吧,不過都沒有到專業的程度。」
平常都只是做一些簡單的基本練習而已,並沒有特別去訓練某一種武器,不過左手短刀右手長刀用起來手感還不錯。
「那你打算用什麼?」
「嗯…小刀和長刀吧,這兩種用起來最順手。」
現在想了一下,當初和魔獸對打的時候也是下意識就做出了這兩把,是因為前世的記憶嗎?不過也不記得了,是因為前世常用所以下意識做了出來嗎?這樣看來我前世的時候也不是什麼和平的時代啊。
在我這麼想的時候門口的方向突然被”碰”的一聲打開了,因為聲音很大所以我不自覺地皺了眉頭。
「迦納!」
門開了後爸爸、媽媽、依絲三個人一起衝了進來,平常會注重禮節,開關門都不會出太大的聲響,現在竟然沒有注意到這種事情,想必是很著急吧。
「怎麼了?」
「你還問怎麼了,你不是和奈特侯爵的次子開戰了嗎?」
嗯?奈特侯爵?誰啊…啊!那個橘髮小孩啊,雖然對他是侯爵並不感到意外就是了。
「…對啊,怎麼了?」
因為不知道奈特侯爵是誰所以回應稍微慢了一些。
「……你是不是在不知道對方是誰的情況下就和開戰了?」
「不是我找他開戰,是他找我開戰的。」
爸爸擺出了一副受不了的樣子,用手扶著額頭和我說。
「好,那他為什麼會和你開戰?」
「他一直糾纏著格蕾,但格蕾不想理他,他看到格蕾不想理他就一直死纏爛打,我看到了過去和格蕾搭話,他惱羞成怒就和我開戰了。」
在我這麼說完後,爸爸首先看了一眼格蕾,像是要確認我說的是不是真的一樣,就這麼不信任自己兒子嗎?
格蕾注意到了爸爸的視線,點頭表示肯定,爸爸把視線轉回我的身上,不過沒有立刻說話,像是在思考什麼。
「……那你為什麼會答應?依你的個性你不會答應這種事吧?」
不愧是我爸,果然對我得個性有了解,如果這次沒有出現意外我也不會答應這場對決。
「因為他汙辱了格蕾。」
我語氣冷靜地說,雖然我並不清楚在別人看來這算不算是汙辱,不過我感覺他是在汙辱格蕾,雖然她本人並不介意,但我不能接受,就算這只是自作多情,我也不能接受重要的朋友受到汙辱。
「就因為這樣?」
爸爸的語氣只是很單純的在確認,完全沒有其他的情緒在裡面。
「對。」
「…你會後悔嗎?」
「不會,也許當時我不夠冷靜,也許當時有更好的解決方式,但這都只是也許,我並不會因為這件事感到後悔。」
在我說完後,爸爸他陷入了沉默,房間裡寂靜無聲。
「是…嗎…既然如此,那你就盡力去做吧,有任何的問題我會替你解決,你專心的處理你的事情就行了。」
「謝謝。」
這麼說完了後我往他的身上抱了上去,現在我的心裡充滿了感激的心情,只用言語無法完整的表達,用行動會更容易去表達。
「!不用謝,這是我該做的,你只管去做你想做的事就夠了,不過你要做前還是先和我說一下吧,不然每次都這樣還是挺嚇人的。」
「嗯……」
他說完了之後苦笑了幾聲,不過我也沒有辦法控制嘛…
「嗯…你會這麼直接的表達心情還是挺少見的。」
「有嗎?」
一直在旁邊安靜看著的媽媽突然說了句話,她突然說話我是沒有想到。
「有哦,你以前到現在雖然會口頭道謝,但抱上來或是撒嬌這類的都沒有呢。」
我想了一下好像真的是這樣,在怎麼說心智也不是小孩子,不會做和一般小孩子完全相同的事。
之後要不要增加做這種事的次數…還是不要好了,還是挺害羞的。
「好像是欸。」
「對啊,所以你剛才抱上去我是真的嚇到了,你也是吧,索爾德。」
「是啊,會被道謝是有想到,不過抱上來是沒有想到。」
難怪剛才抱上去的時候震了一下,原來是嚇到了。
「好,話說回來,你也是覺得有勝算才答應決鬥的對吧?」
爸爸把表情給收斂了下來,轉而用一個比較認真的表情看向我。
「對,不過為了避免意外出現,所以我還有加規則是不能用除了身體強化以外的魔法。」
雖然身體強化實際上應該也不算魔法就是了。
「不過對方是騎士世家,而且對方的年紀比你大了兩三歲左右哦。」
原來比我大兩三歲嗎?還想說只有一兩歲左右而已,不過影響不大就是了。
「沒問題。」
「既然你覺得沒問題那就行,瓦倫黛爾,我們觀眾席吧。」
「嗯,迦納,等一下決鬥加油哦。」
我點頭後他們就離開了,不過依絲還沒有離開。
「依絲你不走嗎?」
我對依絲沒有離開感到困惑,所以問了一下。
「…不,我會在觀眾席替你加油的,等一下決鬥加油。」
「哦。」
說完她就離開了,不過總覺得她有什麼話想要說,錯覺嗎?
在依絲也離開後,房間內又安靜了下來。
「人都離開了呢…」
在我這麼說的時候,門又被”碰”的一聲打開了。
「才過了這麼一下子你就惹事了呢~果然你的身邊會出現有趣的事呢~」
「莉蓮娜!?你怎麼會在這裡?」
原本預想已經不會再有人來了,所以並沒有想到莉蓮娜她會過來,不如說她為什麼會…啊,范思說的吧,不過也有可能是貴族之間在閒傳,被偶然聽到也有可能。
「聽到有人要決鬥就過來湊熱鬧了,不過聽父親說是你就跑來休息室找你了。」
原來兩種都有啊…不過貴族之間傳閒話的速度還真快,不過也有可能是因為和范思有關才傳這麼快吧。
「迦納…她是誰?」
剛才一直沒有說話的格蕾突然出聲說話了,原本想說她比較認生,應該不會主動說話才對。
「她是莉蓮娜.里昂,也就是里昂公爵的女兒。」
「什麼時候認識的?」
「就在剛剛啊。」
「為什麼直接叫她的名子?」
「她說可以就這麼叫了,怎麼了?」
「…沒事。」
奇怪了,這種被盤問的感覺是什麼?而且為什麼莉蓮娜會在那裡偷笑?完全無法理解。
「…算了,話說莉蓮娜你為什麼會來?」
感覺格蕾的話還是不要過問會比較好,直覺告訴我繼續問下去會變得很不妙。
格蕾說完後就不說話了,因為沉默所以我繼續開始話題。
「嗯?朋友要決鬥了過來看一下不是很正常嗎?」
「你這麼說也對,不過我和你算朋友嗎?才剛認識欸?」
在我這麼說完後她露出了一副很不可思議的表情,我說錯了什麼嗎?
「交朋友和見面的次數沒有關係吧!?」
「好像也是。」
"朋友”好像確實也沒有一個明確的定義,如果她認為是那就是吧。
而且我也就你這麼一個朋友了
「蛤?你剛才說什麼我沒聽到。」
「沒、沒事啦!」
怪了,明明就有聽到她說話的聲音啊?而且格蕾為什麼會用一個責備的眼神看著我?
因為她們兩個離得比較近所以有聽到嗎,她到底說了什麼啊?
「真的沒事嗎?」
「對啦!」
語氣很激動,而且格蕾責備的眼神感覺又加重了,嗯,還是別問好了。
「嗯,好哦,所以你下來只是想看我而已嗎?」
「還有要給你加油啦,不要說的我好像只是想見你才跑下來的。」
「哦,那不好意思哦。」
「…不知道為什麼,但總覺得感覺很不爽。」
「錯覺啦。」
她的語氣聽起來真的有一點不愉快,不過表情看起來倒是挺開心的,口嫌體正直嗎?
「好啦,總之你加油啊,我會在觀眾席上替你加油的。」
「哦。」
說完後她就走向了門邊,不過在離開前她先向格蕾說幾句悄悄話,說完後格蕾震了一下,看起來有一些害羞,莉蓮娜她則是看起很愉快地離開了。
「話說格蕾你不先上去嗎?決鬥也快開始了,你消失這麼久克萊他們也會擔心吧?」
「……嗯,我先上去了,決鬥要加油哦。」
「我會的。」
說完格蕾就一邊小幅度的揮手一邊離開休息室了,我也揮手向她道別。
她離開後稍微的伸展了一下筋骨,如果上場的時候因為筋骨沒有伸展好導致動作出現問題那就麻煩了。
「請問是迦納.阿爾特留斯大人嗎?」
「對,我是。」
在我伸展過了約五分鐘,一個看起來有一些年紀的管家走了進來。
雖然外表看起來只是一個單純有了些年紀的老人,不過能從他的身上隱隱約約地感覺到一些壓力在,感覺他一定不是什麼一般人。
「等一下要上場了,請準備好。」
「好。」
我停止伸展筋骨,從休息室裡走了出來,跟著管家往訓練場的地點走去。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