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異界轉生 第二十二章

MIT | 2021-05-02 23:32:12 | 巴幣 0 | 人氣 41

連載中異界轉生
資料夾簡介
小說異界轉生,每周固定更新

異界轉生
第二十二章:聚會結束
在打完之後,進到了走道裡,看到了那位帶我進來的管家。
「阿爾特留斯大人,恭喜您獲得了勝利。」
「嗯,謝謝。」
雖然表面上是在恭喜我,不過感覺也不是單純的來祝賀我而已,我和他之間並沒有關係好到能讓他特別來祝賀我,不如說也才剛認識而已。
「不過你應該也不是只有要來恭喜我而已吧?有什麼其他事吧?」
「是的,家主吩咐我在結束後帶您去您家人的身旁。」
那還真是幫大忙了,原本還在想要怎麼和他們會合,因為剛才忘了約定要在哪裡集合了…
「謝謝了,那就麻煩你了。」
「是,請跟我走。」
說完他就直接往走廊的後面走去,我也跟在他的身後。
走了大概五分鐘吧,從下方的訓練場抵達了上方的觀眾席,不知道是怎麼設計的,途中基本沒有走樓梯,但是卻到達了上面,是有坡度不大的斜坡嗎?
跟著到了觀眾席後,場面其實還挺混亂的,好像是因為多數的人都壓在蘭迪爾希身上,所以現在場面很混亂的樣子。
不過我並不是很想理會,他們要吵是他們的事,我並不想要惹麻煩。
幸好我的長相並不算顯眼,消除氣息後就不會被現了吧。
在這麼想後我把氣息給消除了,不過管家爺爺馬上就把頭給轉了過來,一臉慌張的樣子。
「怎麼了?」
「…不,沒什麼,不過您把氣息消除了吧?」
果然這個管家不簡單,有注意到我消除了氣息,一般人大概只會以為自己多心了,肯定不會特別去在意。
「是啊,現在的狀況被發現也不太好吧?」
我一邊說一邊用手指比了比周圍,附近完全亂成了一團,鬼知道被注意到會發生什麼事。
「…您說的是,不過還是請您事先提醒我,不然會被嚇到的。」
「嗯,好。」
隨意地這麼說了一下,因為大概也沒有機會再被帶路了,他也注意到我並不是多認真,索性就繼續帶路了。
稍微再走了一下後看到了爸爸他們。
「接下來我自己走就可以了,你先回去吧。」
「是。」
他瀟灑的行禮後就往後走,直接就消失了人群中,就算想找也看不到。
我走到了爸爸他們身邊,格蕾他們也在。
「我回來了。」
我走到了他們的身邊後說了這麼一句,不過除了格蕾和可莉兒以外沒有人被嚇到,在怎麼說其他人也是有戰鬥經驗的人,沒這麼容易被嚇到的。
「哦,你回來了啊,不過你把氣息壓下來是做什麼啊?會嚇到人的。」
我用手指比了比周圍,爸爸就”哦”的一聲表示理解。
「那我們走吧,雖然說時間上也差不多快結束了,不過還是要去會場。」
說完我們就跟著爸爸走回了會場,在回去的途中我問了一下格蕾。
「格蕾,剛才克萊他們為什麼不在你身邊?」
「我想要先來找你,和他們說了一聲後就先一個人走了,不過反倒給你添麻煩了。」
看她的樣子很愧疚的樣子,我趕緊出聲安慰。
「沒事啦,而且這也不是你的錯,你是被糾纏的那一方,是被害者,不如說克萊的膽子還真大,敢只放你一個人在會場裡。」
「我已經不是小孩了,我一個人也沒問題!」
「好~好~」
說出了一句很小孩的話呢,不過她也確實還只是一個孩子而已,平常的行為不太像小孩,讓我常常忽略了這個事實。
話說現在才注意到,這個世界的小孩心智發展是不是有點快啊?目前遇到的好像還都沒有什麼小孩樣,還是說是因為他們是貴族?不過感覺也不像啊…
我們回到了會場,會場裡幾乎沒有什麼人,是因為都還在訓練場吧。
我們回來後陸陸續續的有人回到了會場,不過人數並不多。
過了差不多五分鐘左右,突然一大群的人一起回來會場了…這是下班時間的場景嗎?
會場又回復到了一開始的狀態,不過也快結束了吧?
「唯,唯,好,這次的聚會也要到尾聲了,雖然途中發生了一些事情,但還是圓滿的結束了……」
范思又和剛開始時一樣的開始用魔道具來說話,他演講的內容很官腔,不過又稍微加了一些今晚發生的事,總之比起一開始的要好了不少。
「……感謝各位今晚的配合,聚會現在圓滿落幕。」
演講結束後,他鄭重的行禮,不管怎麼說他的行禮都很瀟灑呢,總之不是我能模仿得來的,是一種和氣質有關的感覺。
「嗯…結束了呢。」
我自言自語的說了這麼一句,因為沒有講得很大聲,所以也理所當然地沒有人回應。
接著聚會就結束了,我們到了會場的門口去等馬車,在等的時間我和格蕾小聊了一下。
「話說格蕾,你住在哪裡啊?」
想說之後自由時間去邀格蕾出去玩,但不知道她住在哪裡,所以先問了一下。
「嗯?和你一樣住在貴族街的旅館啊?索爾德叔叔沒和你說嗎?」
我把頭轉向了爸爸,他裝作沒有注意到繼續和別人談話,我繼續盯著他看。
「怎、怎麼了?」
「…不,沒什麼。」
格蕾看起來像是擔心自己說錯了什麼話一樣,我馬上換一個話題來轉移他的注意。
「話說明天你有什麼事嗎?」
「沒有。」
「那你明天要不要和我出來逛逛?」
「嗯!好!」
格蕾她看起來很開心,是很想出來玩嗎?
「那明天早上我會去找你,可以嗎?還是約中午?」
「早上就可以了。」
我點了點頭,原本考慮到她還是小孩,多一點睡眠時間會比較好,不過她說可以那就照她的做吧。
說完後格蕾的馬車來了,在道別後她就做上馬車離開了。
再等了幾分鐘後就看到依絲駕駛著馬車過來了,果然是一個很萬能的人啊,在車陣裡自由地穿梭,技術實在是很厲害。
上了馬車後,爸爸一臉嚴肅的看著我,是有什麼事嗎?
「…迦納。」
「怎麼了?」
在經過了一小段時間的沉默後,爸爸他開口說話了,不過從語氣和表情來看大概不是什麼值得高興的事。
「你剛才的對決放水了,對吧?」
雖然很想說放的不是”水”是”海”,但一定會被唸得更慘,所以不說。
「嗯,對。」
我點了點頭然後說話表示沒錯,因為是自己做的事所以沒有打算掩飾。
「對一個認真的人來說被放水是一件很恥辱的事,更何況你還調戲他,對他的決意來說實在不是什麼好事。」
我靜靜地聽著不說話,因為我很清楚他指的不是我空手這件事,而是故意不閃避只是不斷用手卸掉對手的攻擊這件事,他很清楚我是在玩弄對手。
「我很清楚你很強,不過這不代表你可以這樣玩弄對手,對於你的對手要有一個基本的尊重。」
我點頭表示理解,不過我還是沒有說話,因為在這件事上我確實沒有可以辯解的地方。
「你做的事情不只是對於對手的汙辱,更是一種自負,你的這種掉以輕心會害你喪命,他用盾牌攻擊你的那一下,原本你能擋住,但因為你的輕敵,所以你被打中了,對吧?」
「嗯…對…」
當時雖然是一個意料之外的攻擊,但是也不是擋不下來,是因為輕敵而導致思考出現了延遲,這種模擬戰還好說,如果是實戰確實會致命。
「…算了,也不是特別要唸你,只是提醒你以後要注意一些,不然真的會死。」
「嗯。」
雖然很想說”這不算唸嗎”,但說了就是找死,所以不說。
說完後媽媽就靠了過來,在我耳邊小聲地說。
「你爸爸他也是擔心你才這麼和你說的,他是真的沒有要唸你的意思,而且他本來就不是很喜歡玩弄對手的行為,所以才會特別和你說。」
「我知道。」
雖然媽媽她有壓低音量,但從爸爸的表情來看他絕對有聽到。
在這之後我們聊了一下在聚會裡遇到的事,不過大致上來說是聽他們吐苦水更多,話說和小孩說這些沒問題嗎?不會有情操教育的問題嗎?
「對了,為什麼格蕾他們那麼晚到啊?」
剛才因為急急忙忙地,忘了問格蕾這麼晚到的原因,話說出現這些事的一部份原因就是因為他們晚到吧?
「…因為克萊那個蠢貨把邀請函放在旅店裡。」
「……」
爸爸他用一個非常無語的語調這麼說,雖然確實像是克萊會幹的事,但這麼馬虎真的沒問題嗎?
一瞬之間車子裡面被寂靜給填滿了,只剩下馬車的”喀拉喀拉”聲。
「…話說可莉兒她…也沒有注意到嗎?」
我想了一下,從喉嚨裡把這個問題給擠了出來,因為以她的性格應該是不會出這種問題的才對,應該說她根本就不會讓克萊負責這種事。
「…你也知道女人整理儀容的時間比起我們男人還要來的更久吧?」
爸爸在說這句話的時候還特意把頭靠了過來小小聲地說,看來是很怕得罪另外兩位女性。
不過從媽媽的表情來看絕對被發現了,依絲的話不確定,因為是背對著我們的關係,但我的直覺告訴我很有可能被聽到了。
話說爸爸和媽媽他們為什麼會認為在車子裡面講小聲一點就不會被聽到了,不如說把身體靠過來悄悄說本身就很顯眼,就算小聲的說別人也會特意去聽吧?
「親愛的,你剛才說什麼?」
「沒、沒什麼!」
媽媽她現在的表情很可怕,明明看起來是笑的,但卻一點都沒有笑的感覺,不如說這種表情比起生氣的表情還要更恐怖。
「迦納,你爸爸他剛剛說了什麼?」
欸,不是,你把炮口轉到我這邊做什麼?雖然很想這麼說但要是真說了就真的會死,所以絕對不說。
「爸爸他說媽媽原本就很美,在經過長時間的打扮後又變得更美了。」
總之把爸爸說的部份的話只取用一部分,剩下的部份用好聽話來包裝,這樣至少不會惹人生氣……吧?
「是嗎?親愛的?」
大概是沒有聽清楚一開始爸爸對我說的話吧,沒有發現我只說了一部份,剩下的都是瞎說的。
「嗯,是啊!」
在爸爸這麼說後媽媽的表情變得有點懷疑,但又感覺有一點相信了。
「那你剛才為什麼慌慌張張的樣子,而且問你也說沒有?」
「…直接說會害羞啊。」
媽媽的表情變的緩和了很多,看來是相信了爸爸的說辭了。
想了一下我用【念話】問依絲她有沒有聽到。
“…怎麼了?”
大概是因為我突然對她用【念話】的原因吧,她稍微等了一下才回話。
“依絲,剛才我們說的話你有聽到嗎?”
“…沒有。”
“那你怎麼遲疑了?”
“…只是隱隱約約聽到一點而已。”
“好,剛才我們說的話你不要太在意,不是在說你的壞話。”
“…是。”
為什麼說話都是停了一下才說的啊?是因為她有聽到的關係嗎?
想了一下,在結束【念話】前稍微捉弄一下依絲她好了。
“對了,在結束之前我說一下,依絲你今天很漂亮哦。”
“什……”
我在她說完之前就把【念話】給停止了,剛才的話雖然是在捉弄依絲,不過也是我實際的感想。
依絲她因為我剛剛說的話所以顯得很慌張和混亂,從我這裡可以看的到,不過她並沒有把頭給轉過來,是因為要安全駕駛嗎?
我看著依絲現在的樣子,不自覺的笑了一下。
「怎麼了?」
「不,沒什麼。」
被爸爸這樣問之後,隨意的敷衍了過去。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