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異界轉生 第二十一章

MIT | 2021-04-25 21:50:54 | 巴幣 0 | 人氣 60

連載中異界轉生
資料夾簡介
小說異界轉生,每周固定更新

異界轉生
第二十一章:決鬥()
走到了進入訓練場前的通道,在快到出口前就出現了巨大喧嘩聲,上面的觀眾席上坐了一堆的人。
粗估大概有幾百人吧,不管是大人、老人還是小孩都有,是會場裡的貴族全跑過來了嗎?
除了貴族以外就是那些女僕和管家了,不如說會場的女僕和管家跟貴族比起來也不會更少,甚至更多,果然是貴族,傭人的量比貴族的量還多。
「人可真多啊…」
我因為人數的關係自言自語地感嘆了一句,不過管家則是發現了什麼,問了我一句。
「阿爾特留斯大人,您不需要武器嗎?」
聽他這麼一說,發現了我忘記拿武器了,平常缺什麼武器就直接做一把,所以根本就沒有帶武器的習慣。
「在開始前提前做好武器不算犯規吧?」
「您要怎麼做?」
還問怎麼做,用魔法很輕鬆地就能做出來了吧?
在這麼想的時候我用土魔法在附近做了幾把的土劍,然後拿了一長一短在手上,剩下的丟到訓練場裡。
看到訓練場突然多了幾把土質劍,觀戰席上的人都嚇了一跳,不過也只是一下,馬上就回復了原本的喧嘩。
做完之後看向了旁邊的管家,他看起來稍微的愣住了。
「這樣可以吧?」
「無、無詠唱?」
又不是階級魔法,本來就沒有詠唱的必要吧?不如說這種要怎麼詠唱?
「這種本來就不需要詠唱吧?」
「……」
他看起來陷入了沉思,我也沒有先出口說話。
「阿爾特留斯大人,您並沒有想要和貴族牽扯太多對吧?」
他沉默了一段時間,開口就問了這個問題,雖然多少能猜到,不過果然是范思他家的人啊。
「嗯,是啊。」
因為是事實,所以回答起來也沒有什麼好遲疑的。
「那麼就當作一個老頭多管閒事吧,在別人的面前,尤其是不認識的人面前不要用無詠唱的魔法,至少稍微假裝一下詠唱,這樣才不會容易惹麻煩。」
他的語氣很沉重,感覺像是把自己過往的經驗說給我聽,不過這樣看來無詠唱並不是什麼平常的事啊,以後要注意一些了。
「謝謝你的忠告。」
「不會,這只是一個老頭子的嘮叨而已。」
在心裡默默地吐槽了一句,就算是老頭子也是一個很強的老頭。
「話說能進場了吧?」
「可以了。」
聽到他這麼說後我就進到了訓練場裡,不出我所料,雖然剛才在通道裡所以視野有受限,不過和我預想的人數差不多。
站到了場中間,眼前是那一個橘髮小孩,他拿著一把劍和一面盾牌,是一個比較穩健的組合,不過因為體型和體力的關係,所以拿的尺寸都小了一些。
劍沒有開鋒,是為了避免沒控制好變成殺死對方的局面吧。
「您準備好了嗎?」
我一邊這麼說一邊把剛才做出來的劍往土裡插。
「好了是好了不過你在做什麼?」
「準備武器,剛剛忘了拿武器過來。」
我再說的同時繼續插劍到土裡,好了,這就是的五把了。
「不是,你的武器是土做的,沒問題嗎?」
「所以我才準備這麼多把。」
不過這些劍的硬度已經被我提升到了和金屬同等級的硬度,所以也不太需要擔心就是了。
我在場上插了了約十組左右的劍,這樣的數量對付他已經綽綽有餘了。
「好,這樣就行了。」
「等一下,你沒拿武器欸?」
正如他所說,我把全部的劍都插進了土裡,包括原本預計要拿在手上的劍。
「我插這些劍只是為了預防萬一,我要空手和您打。」
在我這麼說的時候場外傳來了驚呼聲,而他則是氣得滿臉通紅。
「你是打算汙辱我嗎?」
「沒有,我只是要讓我和您在同等實力的前提下來對決,如果您有實力讓我拔劍,那我自然會去拔。」
換句話說就是我如果不放水那實力差距會太明顯,只好繼續增加限制,如果想讓我拔劍,就用實力來證明。
當然,這除了挑釁以外,還有就是我認為放水到這樣也沒有問題。
「好!我一定會讓你拔劍!然後打贏你!」
「您能做到就儘管來。」
在我這麼說完後,場外傳來了一個聲音。
「好!接下來對決即將開始!迦納選手對於他的實力很有自信,對蘭迪爾希選手進行了挑釁,而蘭迪爾希選手也不甘示弱的反擊了,結果到底會如何呢?讓我們開始吧!對了,賭注區在這裡,如果想要賭的請到這裡下注,不要私下偷賭。」
看向發出聲音的方向,范斯在上面做主持人,而且還開放賭博,是想趁機偷撈點錢嗎?不過他也不缺錢吧。
范思的旁邊隱隱約約有一個人影,他看起來受到了很大的驚嚇,原本大概是他要主持,但被范斯給搶了吧。
「開始嗎?」
我把頭轉向了前面的橘髮小孩,也就是剛才范斯說的蘭迪爾希。
「好,那麼,我的名子是蘭迪爾希.奈特,請多指教!」
「…我的名子是迦納.阿爾特留斯,開始吧。」
原本想說要不要乾脆點就不打招呼了,不過既然他有打招呼,那做為禮節就必須要有回應。
我說完後擺出了架式,並用手表示讓他先攻。
「好!」
他說完後就用劍朝我這裡揮了過來,速度還算快,不過也不確定他有沒有用身體強化。
他的攻擊該怎麼說呢…威力看起是有,不過動作幅度太大了,就算不用身體強化也能輕鬆的迴避。
不過只是迴避那也太無聊了吧,我在他把劍揮過來時用手把劍身往旁邊推,改變了劍的軌跡後他的這一擊裡所當然地揮空了。
就這樣來回揮砍了幾次,每一次我都用一樣的方式來卸下他的攻擊,他的表情變得越來不耐煩了。
「你是不是在小瞧我?」
他注意到了我在調戲他,從開始到現在,我的腳都完全沒有移動半步。
「你覺得呢?」
我繼續用言語來挑釁他,用一個輕浮的語氣來回應他。
在我這麼回應後,他變得更加的生氣了,這就是我要的效果,然在生氣的時候往往會變的盲目,動作也會變得更加單調。
「好,那麼我接下來用了身體強化後你就不能從容了吧。」
在說完後他身邊的魔力出現了變化,變的像是被什麼東西給波及到一樣,變的混亂了起來。
看來他的身體強化並不熟練,竟然會讓魔力外放出來,技術真的是不成熟,這樣不僅會讓魔力被白白消耗,而且還會被察覺到,這很明顯並不合格,到底是誰教的啊?真的是失格。
為了防備他的身體強化,我也用了身體強化,魔力的流動變的快速,大概開到全力的三成左右就夠了吧。
在我做完這些事後,他又再一次的攻了過來,不過和剛才的結果一樣,全部都被我給擋了下來。
因為被我激怒的關係,動作變得比原本更單調,動作的幅度也變的更大,而且也許是因為不習慣身體強化吧,動作很明顯的有一些控制不太住。
在我想著這些的時候,做為主持人的范思還是在激情解說,他是不是很喜歡做這件事啊,看他說的很開心的樣子。
也差不多該反擊一下了吧,在我這麼想的時候我把卸掉攻擊外的另一隻手握了起來。
他下一下的攻擊在卸掉後,我順勢往它的肚子上打了下去,把力道控制在了會痛,但是不會受傷的程度。
在我打到了以後,他因為衝擊往外飛了一段距離,大概有三米左右吧…力道是不是沒控制好?
他因為肚子受到了強烈的衝擊而痛苦的倒在了地上。
他現在摀著肚子在地板上痛苦的翻滾著,口裡不斷地發出沉重的叫喊聲,嘴裡也流了些口水出來,不過因為我打的位子是再肚子偏上的部分,所以他的呼吸變的比較不順暢。
「還要打嗎?」
我走到了他的身邊蹲下來看下他,語氣冷冷地問了這一句話。
「誰、誰要認輸啊!」
在這麼說的同時他把握在手上的劍揮向了我,不過因為疼痛和姿勢的緣故所以比起原本該有的威力又少了許多,我在擊中我之前先把身體給後傾來迴避這一擊。
「這就是你的答案嗎…」
我口中呢喃了這麼一句,原本想說如果是抱著玩玩的心態來挑戰我的話在受到了這一擊後就應該會認輸才對,不過看來是我錯了,至少他不是抱著半吊子的心態來和我對決的。
在我想著這些時他艱難的站了起來,不過他還用劍插著地板來輔助站立,看起來是真的很勉強。
我就靜靜的站著看著,他勉強的站著,口裡喘著粗氣,感覺光是忍住疼痛都做不太到。
過了一兩分鐘吧,他重新看向了我,雖說呼吸還是很沉重,不過比起一開始要好多了。
他的眼裡已經沒有了一開始的急躁和憤怒,取而代之的是冷靜下來和絕不認輸的眼神。
「你為什麼不攻擊我?」
「因為沒有必要。」
從剛才的對局來看可以確定他沒有辦法贏我,那我也沒有必要在他虛弱的時候攻擊他,反正都能贏,那我還是選一個能讓他心服口服的方式會更好。
「是嗎…」
他看起來變的很無奈,但他的眼神和表情相反,那是一個在尋找破綻的眼神,是想用對話來讓我放下戒心露出破綻,然後偷襲我嗎。
那就如你所願吧,我裝作放下了戒心,露出了一個不算明顯的破綻。
他發現後立刻朝我砍了過來,不過被我給化解了,他擺出了一副”可惡阿”的表情。
該說是因為他回復冷靜了嗎,他的攻擊變的比起原先要來的更加的犀利,多餘的動作也變少了。
「動作變得像樣了啊~」
「那還真是謝謝你了啊!」
我繼續出言挑釁,他大概是發現了我在挑釁吧,他在回覆我的同時用劍砍了過來,我還是把劍給卸掉了。
不過這次有一點超出了我的預料,他在揮劍後我卸掉的空檔把盾牌砸了過來。
因為沒有想到所以只能緊急的受身來降低損傷,不過來是多少受了點小傷,肚子被砸到了現在多少有點隱隱作痛,不過還在能忍受的範圍內。
「怎、怎麼樣?」
「做得還不錯。」
他氣喘吁吁的這麼對我說,我也老老實實地稱讚了他,因為一直沒有用就忽略了那面盾牌,導致現在些微的負傷了,這是他戰術上的勝利。
我在稱讚完後我就走到了劍堆旁,把劍給拔了出來。
「接下來我會開始用劍,您可以接受吧?」
「正合我意!」
說完他就朝我衝了過來,不過接下來我就沒有在放水了,我在用小刀把劍給彈開後就立刻用長劍往他的側邊砍了過去。
他來不及用盾防禦也來不及受身,完完整整的承受了我這一次的揮擊。
雖然有把劍鋒給做的圓滑一點,不過來是擔心會打太大力,所以在打到前力道多少有收斂一些。
他又再一次的飛出去倒在了地上,而且因為這次不是徒手而是用劍,所以出現了傷口,因為只是控制在不會死的範圍,至於受的傷有多重我也不確定。
「嗚…啊…」
他倒在地上開始呻吟,側腹的部分則是出現了一片的瘀青,果然即使是在有防護服的情況下還是稍微大力了些嗎?
「怎麼樣?還打嗎?」
我再一次的確認,不過他的答案還是和之前一樣。
「怎麼可能認輸啊!」
他又再一次的硬撐了起來,不過這次及使用劍撐著也還是顯得有些搖搖欲墜。
我走了過去用小刀的刀背往他的劍上敲了下去,他的劍直接脫手飛了出去,他倒了下來,雖然想站起來但是卻站不起來。
「可惡啊!如果能用魔法的話…」
「能用魔法你只會輸的更慘哦。」
對他說出來的話我簡簡單單的說了這麼一句,不過他看起來還是很不服氣,在說完後他就倒了下去,看起來是陷入了昏迷的狀況。
「公爵大人,現在已經算我贏了吧?他已經沒辦法戰鬥了吧?」
我對著主持台上的范思大喊,他看起來在思考的樣子,在過了一分多鐘,他說了他的決定。
「好,我宣布,這次的決鬥,勝者是"迦納.阿爾特留斯”!」
在他宣布了以後場外傳來了比起原先還要更加巨大的喧嘩聲,而我則是走到了蘭迪爾希的身邊蹲了下來。
「多少還是給您治療一下吧…」
在我正準備發動魔法的時候我想起了管家爺爺說的話。
「嗯…【光之力啊,賜予此人憐憫,中級治癒】。」
果然詠唱什麼的還是很羞恥阿,不過為了平穩日子,還是要裝一下。
觀眾席的觀眾並沒有注意到這裡,所以沒有人對我會用魔法這件事感到驚訝。
在光魔力的包裹下,蘭迪爾希的傷口在逐漸的恢復,原本是想用上級的,不過感覺會被懷疑所以還是換成了中級。
「嗚…欸?不痛了?」
他從昏迷狀態下醒來,對於身體的狀況感到困惑。
「是我治好您的。」
我輕描淡寫的這麼說了一句,他感覺很訝異。
「嗚,結果如何?」
「我贏了,您剛才已經昏迷了。」
大概是剛從昏迷狀態下醒來,腦子不是很清楚,他問了這個顯而易見的問題,我也如實的回答他。
「嗚,如、如果能用魔法贏的就會是我!」
「剛才我也說過了,那只會讓你輸得更慘而已。」
對他的話我再一次的去否定,他則是擺出了一副很不甘心的模樣。
「那我們再對決一次,這次換成魔法!」
真是煩人啊…這種時候用實際行動來讓他閉嘴會比較快吧?
「【浮游之靈啊,依我所願,控此世之物,念動】。」
在我這麼想完後立刻就發動了【念動】把原本場上插在土裡的土劍給移了過來,然後用全部的劍對準他。
「您覺得這樣贏的了嗎?」
他被我給嚇傻了,嘴吧開開闔闔,但卻說不出話來。
看到他變成這樣我就把【念動】給解除了,在解除的那個瞬間土劍就一起往地上掉,發出了一個沉悶的聲音。
在土劍全掉下去後他倒坐在了地上,我則是轉身往走道裡走去。
好了,既然打完了也應該去找爸媽和格蕾他們了。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