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異界轉生 第二十五章

MIT | 2021-05-10 00:02:18 | 巴幣 0 | 人氣 25

連載中異界轉生
資料夾簡介
小說異界轉生,每周固定更新

異界轉生
第二十五章: 吟遊詩人
在聽到聲音後,我把頭轉向了發出聲音的方向,但是並沒有看到認識的人,剛才聽到的聲音也沒有聽過,是錯覺嗎?不…應該不是,因為格蕾也和我一樣看往同樣的位子。
發出聲音的地方是一個穿著綠色衣服的男子,頭頂戴著一個綠色的帽子,因為帽子有點大,所以看不見臉,手上拿著一把豎琴…嗎?感覺很像但長的又有些微妙的不同。
「迦納~數千年前的~一位英雄~不知從何處來~亦不知何處去~」
原來不是在說我啊…不過這個人大概就是爸爸他說的吟遊詩人吧?手上拿著樂器,而且在大街上講著這種像故事一樣的內容,實在很難想到是其他種人。
「格蕾,我們在這裡坐著聽一下再走吧。」
因為對內容很感興趣,所以像格蕾這樣請求,不過格蕾如果拒絕的話我也不會強求,大概會先去和詩人了解一下內容再離開吧。
「那歌劇的事情沒關係嗎?不是還要看歌劇嗎?」
「沒關係的,歌劇還有下午場,雖然人會比上午場還多不過也有眼,所以沒關係。」
「那就可以啊,我們去椅子那裡坐著聽吧。」
在我們說的期間,吟遊詩人也沒有說話,看起來是因為對樂器的音調不滿意所以在調整,不過對我們來說這樣正好,這樣就能聽到完整的內容了。
他調整樂器大概調了五分鐘左右,在調整完的時候好像很滿意,對著樂器笑著點了點頭。
「討伐了七頭威脅世界之龍~卻不求任何獎賞~亦不要求任何回報~無人知其為何如此~」
原來沒有要從頭開始重新講,而是直接繼續啊…是個很自由的吟遊詩人呢。
「其討伐七龍前~無人知其名號~亦不知其名~宛若突然出現之救世主般~陸續剿滅威脅世界之魔~無人知其力量有多麼強大~不過若能舉例~沒錯~肯定是有能夠毀滅萬千世界之力吧!」
在他這麼說的時候,周圍陸續的出現了停下腳步來聽他說的人,不久之後周圍就被圍的水洩不通了。
「有人說~其能使出萬鈞雷霆~有人說~其能放出滅世之炎~有人說~其能招出填世之水~有人說~其能讓大地為之慟哭~有人說~其能颳起掀地之狂風~有人說~其能冰封大地至萬里之外~有人說~其能復生已然死去之人~有人說~其能致人於死而未傷其分毫~有人說~其能無視世間之一切常理~能穿梭各地於分毫之內~能跨越名為時之障壁~有人說~其權能已然比肩神靈!」
說的可真厲害呢,聽得我都要起雞皮疙瘩了…等一下,他剛剛說的那些我好像都能做到類似的事欸…最上級魔法的威力好像就有那麼強欸…
「無人能知其全力~傳聞其一生從未出過全力~傳聞其出全力~便可使萬千世界~於彈指間消逝~」
這個是不是有點太扯了點…不過如果是西羅的話感覺確實能做到呢…畢竟是神靈嘛…
「其於何時出現~其於何時消逝~全部全部都是未知~宛如憑空出現之人~突然出現於世人之眼中~卻又突然消逝於世人之眼中~各地皆有其旅行之痕跡~即便位於蓋亞之上亦有其痕~然蓋亞之魔雖知其人~亦如我等不知其於何地來~亦不知其往何處~………」
「……因其討伐七龍之偉績,後世之人皆稱其為”屠龍者”。」
就這樣講著講著,講到了中午才結束,結果整篇內容簡單來說就是在說迦納有多強和沒有人知道他從哪裡出現,也不知道他最後的下落,基本上也沒有他旅行的痕跡或過程的描述,不過幾千年前的事也很難知道吧,不如說他為什麼能知道這麼久之前的事啊?口耳相傳?
「謝謝各位的捧場,如果認為在下講得還不錯,還有望各位多多支持!」
他一邊說一邊把頭上的帽子拿下來,放在地上後就有人去往裡面投錢,是把帽子當成了打賞箱吧。
「現在人有點多,等下再去投錢吧?」
「不投錢也沒關係吧?不是也有人沒投錢嗎?」
格蕾她覺得不投錢也沒關係,我感覺是挺意外的,因為一般來說貴族應該都不會捨不得花這種小錢才對。
「確實可以不投錢,不過我覺得還是投錢會比較好,你不投錢也沒有關係,因為投錢這件事本來就是看個人意願,不過我會投錢就是了。」
我認為有付出就該有收穫,他講故事來取悅人,那給予報酬也是很合理的事情,在我看來這比較類似於交易。
「嗯,不過你現在也投不了吧?」
格蕾她一邊說一邊用手指著周圍,確實,現在周圍的人很多,等一下人少的時候再去投錢也不遲。
「那先在這裡等一下吧。」
「嗯。」
還好現在有椅子可以坐,不然光是維持在人潮裡不被沖走就很勉強了吧,我姑且不論,格蕾感覺很容易會被人潮給帶著走。
在椅子上等了十多分鐘,人潮減少到了可以在人群中站著也不會被沖走的程度。
“感覺可以去投錢了”我這麼想著一邊站起來。
「怎麼了?」
「我要去投錢了,感覺這樣的人數去了也沒有問題。」
「好,那快點回來哦。」
「嗯。」
說完我就往吟遊詩人的方向走了過去,不過人數也還是有不少啊,要擠過去要出點力啊。
在這麼想的時候我加速了體內魔力的流轉,增加到了即使是小孩也能比肩成人的體能後就把身體往人群中擠了進去,為了不被注意到,所以也把氣息給壓低了。
「是誰在擠我啊?」
「不知道啊!不知道為什麼總覺得腳邊被一個東西給撞了過去!」
「是有人在這裡亂丟東西嗎?腳邊一直被撞到!」
周圍一直出現這種聲音,抱歉啊,不過我不會停下來哦~
經過一小下子的推擠,總算是到了能投錢的距離了,不過意外的,帽子裡的錢並不算多,都是一些鐵幣裡面稍微混了一些的銅幣而已。
周圍給他投錢的人也不算多,真的就只是路過而已啊…不過想了一下中午人流量變多了好像也是理所當然的事。
「欸?你是一開始就在聽的那個孩子對吧?謝謝你的捧場啊!不過和你待在一起的另一個孩子呢?」
他會像我搭話我覺得很意外,原本打算投個銅幣就走了,不過他竟然有記得我啊。
「她還在椅子那裡等我,所以我等下就要回去了。」
「是嗎?是個很可愛的女朋友呢~」
「不是啦,只是一般的朋友而已。」
為什麼每個人都認為我和格蕾是這種關係啊?真是神奇…
「欸~你認真?你沒發現…算了…還是不說好了?」
「你是想說什麼啊?」
「這種事還是等你自己發現會比較好哦~不過給你個小提示好了~”多多注意你的那位【朋友】”。」
所以他到底想說什麼啊?沒頭沒尾的說了這麼一句,又不解釋,真讓人煩躁。
「對了,問你個問題可以嗎?」
「可以啊,你隨便問。」
他用一個很隨便的口氣來回答我,而且還把手往旁邊伸,感覺就真的是他完全不在意的感覺。
「你是從哪裡知道這個故事的?」
在我說了這句話後,他收斂起了剛剛那副隨意的態度,把眼睛瞇起來而且露出了極為商業微笑,能感覺到他在警戒我。
「我能說這是商業機密嗎?」
「你不願意說就算了,只是問問看而已,因為有點好奇,不過你這個故事的可信度高嗎?」
在我這麼說後他還是沒有把警戒的表情給卸下來,看來是有什麼隱情吧,不過這也不關我的事,我只是想要知道我想知道的事而已,他的私事我不在乎。
「可信度嗎?姑且還算可信吧~雖然我多少有些加油添醋,不過整體內容沒有變哦~」
「哦,謝謝你啊。」
「不會~」
我道完謝後就走到了帽子旁邊,投下了一枚的銀幣。
「哦~?出手還挺闊綽的嘛~」
「你的演出費和你的情報費而已。」
說完我就離開了那裡,不過又要再擠一次人群啊…
在擠完後,回到了格蕾在的那張椅子那裡,格蕾正坐在那裡發呆。
「格蕾,我來了哦。」
「你回來了啊!不過怎麼去了這麼久?」
「沒什麼,只是和吟遊詩人問了點事而已。」
「…嗯,那我們走吧。」
格蕾她看起來還挺在意我和吟遊詩人說什麼,不過並沒有多問,所以我也只是簡簡單單的說了一句。
「不過現在也到中午了啊…格蕾你會餓嗎?」
雖然要去其他地方,不過現在也到正中午了,吃完午餐再去其他地方也不遲。
「還好,不會到很餓。」
她說不太會餓其實我並不意外,因為早餐本來就比較晚吃,現在不會餓很正常。
「那要不要先去劇場看看?先把劇的票買好也比較好規劃吧?」
現在買下午場的票可以先選一些好一點的位置,而且也能確定戲劇開始的時間,除了要跑兩趟以外基本上也沒什麼缺點。
「嗯,好啊。」
「那就跟我走吧。」
說完就往劇場的方向走,雖然其實並不清楚劇場的位置,不過在天上的時候有看到類似的建築,那個大概就是吧。
「格蕾,把手牽著吧,這樣比較不會走散。」
「嗯!」
我邊說邊把手伸到格蕾那裡,格蕾也馬上就抓住了我的手,而且看起來很開心。
走到了劇場門口後,看到了上面掛著一個很大的招牌,上面寫著”希爾特劇場”幾個大字。
「就是這裡了吧。」
說完就走了進去,走到一個像是櫃檯的地方後,我出聲向服務員打招呼。
「那個,你好。」
「是…?沒有人啊?」
阿…忘了櫃檯的高度比自己的身高還高了,用土魔法做了墊腳石後重新站上去打招呼。
「你好,我想要買兩張票。」
「好,請問您需要哪部劇的呢?」
露出了商業笑容,就算發生了剛剛的那件事也沒有影響到她的表情,是專業的服務員呢…
「…有哪幾部劇可以選?」
「目前有”不死的魔女、黃金之路、喜德、王國之劍……”。」
「就”王國之劍”了。」
我在她把全部的戲劇說完之前就提前打斷她的話了,因為我已經確認到我要的確實有在上演。
「好,”王國之劍”嗎?這部將於下午兩點開始上映,請問是兩位嗎?」
「對。」
「請問位子要坐哪?」
說完她就遞了一張紙過來,上面畫著座位表,有幾個位子已經被劃掉了,不過剩下的位子還有很多,我選了偏中間的兩個位子。
「好,這樣兩位對嗎?有需要加購什麼商品嗎?」
「不用了。」
「好,這樣收您五枚銀幣。」
好貴!還好之前有多存點錢,不然絕對不夠用…有點低估了歌劇門票的價格了。
我把手往背包伸了進去,再用【道具箱】拿出之前放著的錢幣。
「好,給你。」
「是,這是門票,時間到後請到第六會場。」
我伸手拿走門票後看了下懷錶,離兩點還有兩個多小時啊…
格蕾她坐在旁邊的長椅上等我,我拿著票向她走了過去,她也注意到了,所以從椅子上站了起來。
「好了嗎?」
「嗯,你的票我先幫你收著,可以嗎?」
把票集中收著比較好管理,而且我有【道具箱】所以完全不用擔心會不見。
「好,不過那張票多少錢?」
「…我請你吧。」
這票的價錢是真的貴,同樣的價錢都不知道能吃幾餐了,帶她來還讓她花這麼多錢實在不太好。
「不要,你早餐都已經請過我了,連票錢都讓你請也不好吧?」
「歌劇是我說要來的,所以我請你是理所當然的吧?」
「嗚……」
她看起來很不甘願的樣子,如果繼續這樣跟她說下去大概會拖很久吧。
「這樣好了,這張票的錢我請你,等一下的午餐你請我吃吧。」
「嗯!好!這樣可以!」
雖然午餐錢和票錢比起來便宜很多就是了,不過這對格蕾也比較好,所以就不多說什麼了。
「那我們就去吃午餐吧!」
「剛剛你不是說不會餓嗎?」
「…現在會了!總之我們去吃飯吧!」
「好,好,去吃飯吧。」
看來是對能請我吃東西感到興奮啊,看她很開心就不說其他事情來潑她冷水好了。
她在前面拉著我的手跑出了劇院,我們就去買午餐了。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