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克蘇魯的黎明》0107.真正的師父

佐渡遼歌 | 2021-03-03 20:00:01

連載中克蘇魯的黎明
資料夾簡介
克蘇魯元素的奇幻武俠作品!!

  一夜好眠的李少鋒在破曉的時候醒來,神清氣爽地舒展著身子。
 
  原本以為楊千帆會一夜不睡地進行戒備,不過她似乎挺信任蒼瓖派轄下別院的安全性,只是用著不知名的手段弄來一把水果刀將之放到枕頭下面,挑了靠近窗戶的那張床就入睡了。
 
  客觀來看,自己和校花在同一個房間內單獨相處了一晚。這是光想像就覺得內心麻癢難耐的事情,雖然成為師徒關係之後兩人單獨相處的時間絕對沒有少,然而「楊千帆睡在隔壁床鋪」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氣氛尷尬或必須強忍住內心慾望都在預想當中,不過實際相處下來,李少鋒才發現一如往常……至於滿不在乎地將準備換穿的內衣褲放在床鋪、或泡完溫泉之後浴衣胸口微敞這些天然犯傻的部分則會在第一時間就偏開視線。無論她是沒有察覺還是不介意,自己都不希望做出惹她反感的行為。這個時候,李少鋒才意識到自己比想像中還要更將楊千帆當成真正的師父敬重。
 
  「雖然本來就是真的師父,關於克蘇魯遊戲的常識、知識、武術和真氣有九成都是她教的……」李少鋒凝視著楊千帆清秀的側臉好一會兒才轉開視線,走到房間玄關,趁著楊千帆醒來之前搶先換好制服。
 
  話雖如此,當李少鋒換好長褲的時候就察覺到身後傳來視線,內心疑惑歸疑惑,還是保持背對著床鋪的姿勢繼續換好制服上衣和長褲,這才一邊走回去拿起掛在椅子的斗篷大衣一邊打招呼說:「師父,早安。」
 
  「早上好。」楊千帆端正坐在床鋪邊緣,正色說:「你的體格變得結實多了,總算稍微有點玩家模樣。如果有辦法的話希望可以再胖個二十公斤左右,畢竟也得先有肉才有辦法練出肌肉,手臂和大腿也需要再做一些特別的強化訓練。」
 
  原來剛剛的視線是這個意思嗎?李少鋒苦笑著說:「二十公斤有點多吧?」
 
  「難得你的氣息總量超乎尋常得多,在硬碰硬的場面應該利用這個優點,大幅催發氣息強壓過去,到時候也是需要肌力。」楊千帆說。
 
  「我知道了,今後會努力吃多一點。話說樓月學姊差不多醒來了,師父應該也可以開始盥洗、換裝了。」李少鋒說。
 
  「……為什麼你會知道樓月學姊是否醒了?」楊千帆皺眉問:「即使是感知真氣也只能夠進行定位,很難判斷對方是睡著還是清醒的狀態,那需要相當高度的氣息辨識技巧,尤其你尚未有辦法純熟運用感知這個變化。」
 
  「師父想得太複雜了,只是因為她和燕子學姊同房。」李少鋒笑著說:「我先到走廊去等,請師父換好衣服就出來吧。我猜樓月學姊很快就會過來喊我們集合了。」
  
  

  
  
  玉閣祭第三日。
 
  秦樓月四人先進入蒼瓖城,在一間店名是紅茶店的早餐店簡單填飽肚子,隨即移動到路旁討論今天行程。
 
  「今天我和少鋒一起行動。」楊千帆淡然說完,補充說:「以防萬一。」
 
  「四個人一起行動也無不可,反正清單的物品也大致在昨天就買完了,沒有買到的貨品也不太可能在今天就找到,就放鬆心情到處走走吧。」秦樓月聳肩說完,停頓片刻之後問:「那麼你們有想要去貴賓區嗎?」
 
  「這兩天發生太多事情了,我還真的忘記那張邀請函了。」李少鋒笑著說。
 
  「雖然說是貴賓區,不過我以前也去過幾次。裡面沒有什麼特別珍貴的商品,應該說連商品都沒有,就是一個讓各大門派的掌門和繼承人交流社交的場所。」秦樓月說:「承了殲滅軍的情拿了這張邀請函,怎麼說都得去打聲招呼,原本是打算我單獨進去向殲滅軍的代表問好就行,這段時間,麻煩你們三人稍微找個地方打發時間吧。」
 
  「為什麼不要一起行動?」楊千帆問:「雖然我也沒有全盤相信『那人』的說法,然而小心為上。」
 
  「……這點就牽扯到我們當初搭公車前提到的那個話題了。」秦樓月無奈地說:「客觀看來,瞭望塔是連普通邀請函都收不到的弱小隊伍,想要參加玉閣祭還得親自到花蓮市內的報到處排隊,雖然這次偶然拿到了貴賓區的邀請函,真的踏進去想必還是會受到冷嘲熱諷吧。」
 
  「無所謂吧。」楊千帆說。
 
  「有時候我真的挺羨慕妳的個性。」秦樓月笑著說。
 
  「如果要打聲招呼,其實不一定要到貴賓區吧。」李少鋒開口說:「殲滅軍也有擺攤,我們就去那邊請店員向負責人捎句問候即可,畢竟我也不覺得楚久樘會認真在意我們到底有沒有使用他給的邀請函進入貴賓區。」
 
  「這個倒是一個可行方案。」秦樓月思索著說。
 
  「笨蛋學弟,你動的歪腦筋偶爾也會派上用場嘛。」燕子用力一掌打在李少鋒的腰背,高興地說:「人家本來就不想去那種地方自取其辱,然而樓月姊的個性固執,收到了邀請函就一定會去問候,正困擾著呢。」
 
  「唯獨不想被妳說個性固執這點呢。」秦樓月搖頭笑說:「不過就這麼辦吧,我現在就去殲滅軍的攤位一趟,順便提醒他們注意襲擊。盡早解決掉這兩件事情就離城回家了。」
 
  「不好意思,在離城之前,我想要在去逛一次攤販,看看是否有適合少鋒的心法秘笈。雖然昨天和前天都沒有看到,然而每天擺攤的隊伍都不盡相同,也有一些隊伍會在後續天數才拿出壓箱的商品。」楊千帆說。
 
  「當然沒問題。」秦樓月說。
 
  聽言,李少鋒頓時感到一陣汗顏,暗忖這次瞭望塔參加玉閣祭的主因就是替自己購買心法秘笈,身為當事人的自己卻全想著要找高手幫忙確認自己體內氣息,幾乎忘記了這件事情。
 
  「那麼就是捎完話再逛一圈了……不過總覺得他們攤位不會這麼早開,人家不喜歡白跑一趟,就和笨蛋學弟就在這邊等了。單純打招呼也不需要四個人都過去,這麼浩浩蕩蕩吧。」燕子逕自蹲下,單手托著臉頰說。
 
  「沒有人要陪我嗎?」秦樓月苦笑著問。
 
  「……我也過去殲滅軍的攤販吧。」楊千帆妥協地說。
 
  「感謝千帆,那麼我們去去就回。」秦樓月笑著說完就和楊千帆並肩離開。
 
  李少鋒搖手目送秦楊兩人離開才垂著視線問:「學姊還有什麼計畫嗎?我以為昨晚就告一個段落了?」
 
  「確實,不過因為昨晚那個人的關係沒時間講清楚,等會兒就要搭火車和高鐵,更是沒時間,只好趁現在了。」燕子低聲說:「抱歉了,笨蛋學弟。白河派的事情大概沒希望了……至少在玉閣祭期間都沒辦法了。」
 
  「昨天學姊讓我和師父同房的時候就稍微猜到了。不過事情本來就不會盡如人意,光是學姊的這份心意就讓我相當感謝了。」李少鋒說。
 
  「人家只說這次沒希望可沒說之後都沒希望,你別擺出那種慘淡收尾也無可奈何的態度。」燕子斜眼說:「人家說了會替你解決體內真氣的事情,那麼就會說到做到。就算在今年的玉閣祭毫無進展,之後也會找時間替你安排和其他掌門級數高手的會面。」
 
  「其實真的不用勉……好吧,我就先在此謝謝學姊了。」李少鋒說。
 
  「本來就是人家先欠你的,不用謝。」燕子收回威脅的視線,咬牙說:「真不行還有最終手段,正好期末考完就是寒假,直接飛一趟日本讓人家門派的當家親自確認你的情況。」
 
  「日本?」李少鋒愕然反問,接著才想起來燕子的所屬門派是黑檀流薙刀術,雖然沒有詢問過相關細節,不過從名稱和薙刀這項武器都可以推論源自於日本,追問說:「這麼說起來,我還不清楚燕子學姊的武術門派。」
 
  「黑檀流薙刀術是不存在日本正史當中的武術流派,乃是由克蘇魯遊戲的玩家所發明、針對殺死外星生物特別強化、不曾被世人知曉的流派。」燕子隨口說明。
 
  「好像有不少門派都是這種情況對吧?」李少鋒問。
 
  「這個情況其實在西方比較明顯,工房和祕密結社本來就是保持高度神秘感的組織,內部的知識、紀錄與招式自然不會輕易流傳到表面社會。東方則是因為文化歷史的關係,門派通常會成為地方民眾的信賴對象,積極參與地方活動、廣招門徒的緣故也相較於西方更容易讓相關情報廣為人知。」燕子解釋說。
 
  「畢竟西方也發生過狩獵魔女之類的歷史事件。」李少鋒頷首說。
 
  「那個也是一個理由,但是再扯下去就太遠了,回到原本話題吧。」燕子說完,停頓片刻問:「……剛才講到哪裡了?」
 
  「提到黑檀流薙刀術的歷史開端,不過真的只是開端。」李少鋒說。
 
  「講得太深入也是被你秋風過耳地聽完就忘,浪費人家口水而已,而且你真正想聽的也不是那些吧。」燕子沒好氣地說:「直接把時間點拉到近期吧,那是人家的父……那是卡萊爾集團的老闆穆展鵬還只是一介學生的事情,他在日本留學時意外結識了黑檀流的少主佐久間刀馬,兩人意氣相投,他也是因為佐久間刀馬才會知曉『克蘇魯遊戲』的世界與相關事情。」
 
  換句話說,卡萊爾集團接觸克蘇魯遊戲這個世界的時間其實並不長。李少鋒忽然理解到這點,暗忖自己一直以來將「草屯秦家刀」和「卡萊爾集團」視為地位齊平的相似團體,其實兩者的差異頗大。
 
  草屯秦家刀是歷史悠久的門派,參加克蘇魯遊戲超過數百年的時間,擁有大批弟子與不外傳的獨門心法、刀法,在台灣中部擁有舉足輕重的地位。
 
  卡萊爾集團卻是董事長穆展鵬白手起家、一人創立的大型集團,雖然近幾年在台中擁有響亮的知名度,然而在克蘇魯遊戲的玩家看來卻是類似暴發戶的存在,沒有專屬心法、沒有專屬招式、也沒有門下弟子,唯一的優點只有雄厚資金……然而克蘇魯玩家最不缺的就是錢。
 
  燕子停頓片刻,繼續說:「畢業後回台的穆展鵬創立了卡萊爾集團,事業蒸蒸日上,其後高薪聘請了黑檀流擔任集團的護衛一職,同時也邀請已經接任當家之位的佐久間刀馬來台暫居數年。人家的薙刀術雖然不是直接跟刀馬當家學的,卻也受過他不少指點。」
 
  「所以現在……還是有黑檀流的成員待在台灣嗎?」李少鋒問。
 
  「如果契約內容沒變,隨時都會有十名以上的弟子待在台中,擔任卡萊爾集團與穆家的護衛。刀馬當家的修為有到第六重的返老境界,本身也是經驗豐富的玩家,絕對可以搞清楚你的情況。」燕子說。
 
  李少鋒雖然覺得因此就飛去日本有點太過誇張,然而也知道自己無法說服燕子,只好低頭說:「那麼到時候就麻煩學姊了。」
 
  「嗯。」燕子哼了一聲回應,接著忽然高舉起雙手伸起懶腰,轉而說:「人家想吃那邊那個炸蛋蔥油餅,你要一份嗎?」
 
  「不用了,感謝。」李少鋒說。
 
  燕子沒再說話,逕自走到不遠處的小攤前面點餐。
 
  李少鋒站在路旁,注視著燕子的背影。
 
  雖然早就知道她相當厭惡自己家人,然而始終沒有機會好好詢問細節,這種事情除了本人之外也不好向瞭望塔的其他成員探聽。
 
  由於李韶涵的失蹤事件和日後的雙親離異,李少鋒在國小與國中時期都盡可能與他人保持一定距離,不會去窺探他們的內心也不會讓任何人窺探自己的內心,因此總是獨來獨往,身邊也沒有足以稱為朋友的人。正因為如此,李少鋒雖然想要知道更多關於燕子的事情卻總抓不好距離感,最後都以沉默結尾。
 
  「原本以為自己只是『不想』和其他人打交道,並非『不能』,沒想到加入瞭望塔之後才意識到自己的社交技巧其實挺差的……不過剛才燕子學姊也是拿蔥油餅強硬轉移話題,就更別提幾乎看不懂氣氛的師父了,這麼看來,克蘇魯玩家裡面也是社交障礙佔多數吧。」李少鋒暗自苦笑,接著突然聽見一個清脆的嗓音響在耳畔。
 
  「──昨晚已經警告過了,為何還不走!」
 
 
 
 

264 巴幣: 1228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