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克蘇魯的黎明》0106.要睡我們房間嗎?

佐渡遼歌 | 2021-03-02 20:00:01

連載中克蘇魯的黎明
資料夾簡介
克蘇魯元素的奇幻武俠作品!!

  「──樓月姊,打擾了!」燕子用力推開房門,朗聲喊。
 
  秦樓月坐在窗邊,單手捧著一本名為《朱夏色的謊言》的小說閱讀,楊千帆則是盤腿坐在床鋪,閉目打坐。兩人看似都剛洗完澡的模樣,臉頰紅潤、髮尾微濕,穿著房間附贈的浴衣緣故,更是露出不少白皙肌膚。
 
  「發生什事情了?」秦樓月放下小說詢問,順手整理著浴衣衣領。
 
  「笨蛋學弟剛才得知了一些……非常需要討論清楚的事情。」燕子斟酌著詞彙,瞥了一眼楊千帆問:「帆帆正在練氣嗎?那麼去外面講吧。」
 
  「只是在運氣而已。」楊千帆睜開眼睛,問道:「發生什麼事情了。」
 
  「細節就讓笨蛋學弟解釋吧。」燕子坐在楊千帆旁邊,雙手撐在後方床墊。
 
  「好、好的。」李少鋒急忙踏入房間,站在燕子身旁說出剛才現身樹林那人的警告以及自己的猜測,至於為什麼會和燕子前往樹林的部分則是用著「散步」為理由敷衍帶過。
 
  秦樓月三人沒有打斷地聽完,各自低頭深思,沒有立刻發表意見。
 
  「──如果這是某一場遊戲,人家會率先懷疑笨蛋學弟出現幻聽和幻覺了,不過這裡並不是遊戲場所,好端端地站在樹林發呆也不太可能導致精神狀態驟降。」燕子皺眉問:「樓月姊,妳怎麼看?」
 
  「襲擊計畫的部分先放到一旁,那人的身分確實是個問題。有辦法無聲走在外面的樹林,最少也是脫胎境界的高手……不對,就算修為到了脫胎境界,輕身變化不夠熟練也該會發出些許聲響才是。」秦樓月沉思說。
 
  「這點也有笨蛋學弟沒聽到的可能性吧。」燕子說。
 
  「這種情況應該要高估對方的實力。」秦樓月說。
 
  「好吧,確實在舉辦玉閣祭的這段時間,這附近是全台灣聚集最多高手的地區,現在就假設那人真的有辦法無聲走在積滿落葉的林木之間吧。」燕子妥協地攤開手。
 
  李少鋒趁著秦樓月和燕子交換意見的時候移動到楊千帆身旁,低聲問:「師父,可以跟我說說那個『盜日團』和『廷達洛斯』是兩支什麼樣的隊伍嗎……那應該是隊伍名稱對吧?」
 
  「當然。」楊千帆立刻開口解釋:「嚴格說起來,難以將他們稱為克蘇魯遊戲的隊伍,畢竟隊伍是以門派、工房和政府大型企業為基礎,招募且培養新人、習武練氣、以通關克蘇魯遊戲為目標,然而盜日團和廷達洛斯比較接近以『通關遊戲以外為目標』的人們聚集起來的跨國集團。」
 
  楊千帆停頓片刻整理思緒,繼續詳細說明:「身為克蘇魯遊戲的玩家,都會知道四個最為著名的跨國集團,分別是『黑虎』、『雙頭鷲』、『盜日團』和『廷達洛斯』。」
 
  「啊啊,黑虎是以香港為根據地的傭兵團吧!所以其他的那三支隊伍也是傭兵團嗎?」李少鋒醒悟地問。
 
  「只有黑虎和雙頭鷲是傭兵團的性質。」楊千帆簡單解釋:「若是身處東方,想要幫手就去香港找老虎;若是身處西方,想要幫手就去曼徹斯徹找大鷲。這個也是玩家之間耳熟能詳的一句俗諺。」
 
  「那麼盜日團,顧名思義就是以偷盜為目標的集團對吧?」李少鋒問。
 
  「沒錯,那是由玩家組成的大型跨國竊盜集團,將自身修為與武藝全部用在潛入與竊盜方面,他們下手的目標不只有各大門派工房的珍貴道具、外星文明物品、稀有技能書、心法秘笈,也會對身為普通人的商賈富豪下手。有一個說法是人類那些留名歷史、卻在檯面上失去蹤跡的失竊藝術品、美術品,九成都在盜日團手中。」楊千帆說。
 
  「居然敢用『盜取太陽』這麼誇張的稱號當成團名,看來真的對偷盜技術很有自信。」李少鋒說。
 
  「盜日團的團名據說源自於團內的三本奇書。」楊千帆轉而解釋說:「第一本《盜日錄》是招式秘笈,據說將偷盜技巧融入招式當中,詭譎難測、捉摸不定,然而似乎威力不大,通常不太會有人提起;第二本《竊月錄》記錄著各種偷盜、開鎖技巧,算是偏向機關學的書籍;第三本《偷星錄》則是心法秘笈,記載著許多關於輕身、飛縱的衍生變化,這本才是盜日團最有名的心法秘笈,也是他們的團員有辦法順利盜取寶物的理由。」
 
  「果然知名的大門派都有各自不外傳的心法秘笈,但是……那樣不會引來麻煩嗎?克蘇魯玩家的共識應該是盡可能向普通人隱瞞相關消息吧?」李少鋒皺眉問。
 
  「即使盜日團消失了,依然會出現利用自身修為與技術進行竊盜的玩家,屆時,那些單獨行動的玩家缺乏銷贓管道,反而更容易令克蘇魯遊戲的相關物品流到普通人手上,不如容許盜日團坐大,讓其負責管理旗下的盜賊、小偷和扒手,而且若是某些不該偷的東西真的被偷走,受害者的隊伍也有一個明確的對象可以進行談判。」楊千帆說。
 
   「感謝師父的說明。」李少鋒點點頭,暗忖既然傭兵和盜賊都有了,尚未提及的裏世界業務自然所剩不多,猜測地問:「最後『廷達洛斯』該不會是殺手集團吧?」
 
  「正是如此。」楊千帆頷首說:「首先要提及『廷達洛斯的獵犬』其實是一種外星生物,雖然名為獵犬卻勉強只有四足行走這點和狗狗共通……牠們有著堅硬的皮膚外殼、裂成四瓣的嘴巴與能夠吸血的長舌,同時擁有相當麻煩的種族特性,可以自由在九十度以內的銳角穿梭移動,而且對於獵物擁有極為高度的執著,玩家間也謠傳著『如果沒有在遊戲中殺死廷達洛斯的獵犬,牠們遲早會追到地球來』的說法。」
 
  狗狗?李少鋒的思緒一瞬間被這個詞彙全部帶走,沒有聽見後半說明,半晌才急忙說:「是的,我有在工房的圖書館讀過相關紀錄。」
 
  「那麼關於廷達洛斯的獵犬說明就先到這邊吧。」楊千帆說:「回到原本的話題,『廷達洛斯』借用廷達洛斯獵犬的名字,暗喻己方是可以入侵任何場所殺死目標的集團……暗殺玩家的話姑且不論,若是暗殺不諳氣息的普通人──無論是富豪、名人或政要,廷達洛斯宣稱有百分之百的成功率。」
 
  這個時候,一直在注意兩人對話內容的燕子搶先拍了拍手說:「好啦,帆帆也講得差不多了,臨時授課就到先這邊為止吧。」
 
  楊千帆立即停止講解,李少鋒也再度端正站姿。
 
  「首先申明一點,笨蛋學弟的猜測應該是錯的。」燕子露出一個強忍焦躁的神情,咬牙說:「若是人家的……若是那群姓穆的傢伙才不會使用譴人輾轉告知這麼溫和的手段,要做就是直接迷昏人家帶走。這點以前也有過前例了。」
 
  「關於這點,那人應該也和草屯秦家無關。」秦樓月苦笑著說:「因為我早上有看到認識的師兄,若是真有危險,他們大可親口告知。說來汗顏,立場方面是我主動避著他們,他們隨時都可毫無罣礙地過來找我。」
 
  既然秦樓月、燕子兩邊線索都斷了,李少鋒的目光自然往楊千帆移去。秦樓月和燕子也隨之轉動視線。
 
  沐浴在三道目光當中,楊千帆思索片刻才說:「我覺得應該也不是師父的熟人……師父的行事風格經常引來麻煩,雖然確實認識很多人,然而其中仇家的比例應該遠遠高於朋友。」
 
  「畢竟是會隻身闖到蒼瓖派說要看不外傳的心法秘笈,然後就大打出手的人呀。」燕子苦笑著說。
 
  「師父說過踢館也是一種正當的比試手段。」楊千帆正色說。
 
  「嗯,如果維洛妮卡小姐那麼說的話……」燕子搖頭苦笑,沒有接續話題。
 
  「少鋒,你真的不曉得那是誰嗎?」秦樓月再次詢問。
 
  「只聽聲音真的認不出來。」李少鋒說:「不過我認識的人本來就少,侷限在克蘇魯遊戲的關係者就更少了,應該不會出現想不起來的情況,應該真的就是不認識的人。」
 
  「只要運氣鎖住聲帶,改變嗓音其實不是難事。」楊千帆說。
 
  「那樣我就更不可能認出來了吧。」李少鋒苦笑著說。
 
  「世明他們依然留在台中,也沒有收到相關聯絡,那人大概也與他們毫無關係……那麼若不是片桐老爺子的熟人,大概就是想要趁機賣草屯秦家或卡萊爾集團一個人情了。」秦樓月托著臉頰說:「另外,可能與此事有關也有可能無關,不過我剛才詢問了櫃檯人員,意外得知一件事情。說是我們瞭望塔工房的申請了整整十天的時間。」
 
  「等等,居然不是老師幫忙訂的房嗎?人家還以為那是給樓月姊的驚喜。」燕子皺眉反問,接著醒悟地說:「難道幫忙訂房的人就是向笨蛋學弟警告的那個人?」
 
  「不一定是同一個人,然而極有可能是同個團體的成員。」秦樓月說。
 
  「但是這樣有什麼意義嗎?」李少鋒不解地問。
 
  「在這座別院訂了房就可以某種程度把握我們的動向。以結果而言,她也覷準你單獨在外面的時間給出警告,若是我們依照原本計畫住在花蓮市的旅館,這麼做的難度就大增了。」秦樓月說。
 
  「不過若是那人的修為真的高到那種程度,即使是人潮擁擠的地方也有辦法制住笨蛋學弟的要害,然後要他傳話吧。」燕子聳肩說。
 
  「都講這麼多了,妳還是不相信那人的修為夠高嗎?」秦樓月搖頭苦笑。
 
  「……若真的可以踏在落葉上面卻不將之踩碎,何必故意找笨蛋學弟傳話?隨便找在場其他一個人都比笨蛋學弟更有決定權,而且那些內容也顯得莫名其妙,威脅不像威脅,忠告也不像忠告。」燕子冷哼。
 
  「就是忠告吧?」李少鋒疑惑反問。
 
  「倘若真是忠告哪有必要藏頭藏臉的,而且什麼前因後果都沒有講。」燕子訕然說。
 
  「嗯……」李少鋒無法反駁,轉而問:「這麼說起來,學姊們看起來似乎不太擔心那人提到的襲擊事件?」
 
  「玉閣祭是台灣玩家的一大盛會,每年想要製造騷動、趁亂混水摸魚的人都不在少數,那人說盜日團和廷達洛斯的成員都涉入其中,然而反過來講,若是他們兩個集團沒有派人參加玉閣祭才不可能。」秦樓月說:「儘管如此,這兩個集團也都得給蒼瓖派幾分面子,除非今後都不打算涉足台灣,否則為了一件委託惹上台灣最大的門派沒有任何好處,真要偷盜、暗殺也會等目標踏出蒼瓖城,甚至離開花蓮才下手。」
 
  「確實是這樣比較合理。」李少鋒同意說。暗忖剛才被那人的氣勢直接嚇傻,居然將聽到的內容照單全收,這點確實是需要反省的部分。
 
  「再者,我們原本就預計要待三天,明天晚上就會離開花蓮了。」秦樓月說。
 
  「對耶!」李少鋒猛然醒悟地驚嘆:「這樣那人豈不是多此一舉?」
 
  「聽起來那人試圖表現出一切情報盡在掌握的自信態度,用詞遣字都信誓旦旦,不過光是這點就露了馬腳。」秦樓月說:「盡管如此,明天還是稍微留點心,注意周遭吧……若是有發現蛛絲馬跡,臨走前向蒼瓖派提醒一聲也是好的。」
 
  「好的。」李少鋒說。
 
  「知道了。」楊千帆也跟著頷首。
 
  秦樓月點點頭,接著問:「少鋒,那麼今晚要睡我們房間嗎?」
 
  「……為什麼會突然出現這個問題?」李少鋒愕然反問。
 
  「雖然你說那人沒有展現出敵意,然而你被盯上的事情依舊沒有改變。在不清楚對方計畫的此刻,我身為你所屬的工房隊長、身為你的學姊,有必要保護你的安全。」秦樓月笑著說。
 
  「我也和燕子學姊同房間,應該不太需要擔心吧。」李少鋒急忙說。
 
  「燕子的身手當然值得信任,不過千帆看起來似乎打算貼身保護你,只有我一個人住在雙人房也頗寂寞的,不如就大家熱熱鬧鬧地住同一間房間吧。」秦樓月笑著說。
 
  「嗯……」李少鋒光是想像和她們三人一整晚就不住湧現翩翩綺想,然而那些桃色想法尚未具體成形就被更加現實的困擾打散,暗忖反正燕子的睡相那麼差,今晚也不可能睡得好,不如乾脆就四個人同房,看是要聊天或聽楊千帆的長篇大論講稿都行,點頭說:「如果學姊們不介意的話……」
 
  「那樣讓笨蛋學弟和帆帆一間房吧,人家睡樓月姊這裡。這樣也是分得剛好。」燕子忽然說。
 
  「……咦?」秦樓月不禁發出錯愕的聲音。
 
  這樣倒是一個最好的結果,畢竟自己和三位異性同房也是頗為尷尬,而且如果和燕子分房就可以一覺安穩了。李少鋒一想到此,立刻出言贊同,接著在被秦樓月狠瞪之前說著要幫忙把燕子的行李拿過來,匆匆踏出房間。
 
 
 



266 巴幣: 1040

創作回應

秦思
我誤會是跟他分開,不是在一起。(/▽\)
2021-03-03 00:21:17
佐渡遼歌
0w0
2021-03-03 01:43:17
Ddpaul
我全都要
2021-03-03 05:52:56
佐渡遼歌
小孩子才做選擇!!
2021-03-03 10:47:01
Ddpaul
老師的臉都綠了
2021-03-03 10:49:33
佐渡遼歌
wwww
2021-03-03 11:02:17
Ddpaul
欸不是!前幾個禮拜我們還在遊戲裡差點掛掉,然後前幾天我們還在參加祭典,啊怎麼今天突然變成旅館+浴袍,而且還一次三個⋯⋯此處應有本,日更使人墮落
2021-03-03 11:06:46
佐渡遼歌
這個就要期待強大的繪師大大出本了(诶
出了請聯絡我,我一定直接買自用、宣傳、保存最少三本XDDD
2021-03-03 11:31:12
Ddpaul
請作者詳細說明工房的位置,話說我讀一中三年都不知道我們有人在崇拜冷蛛,我要不要去校友會群組問問
2021-03-03 11:09:09
佐渡遼歌
冷蛛教團之後也會有戲份,還請期待後續XDD
0w0
2021-03-03 11:30:59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